• 第55章 他给我戴上戒指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1:36本章字数:2053字

    车窗摇下,我才看到那个人是一个穿着工作套装的中年女子,戴着副无边框眼镜看上去很精明。

    她双手捧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朝苏彦婴递了过来,“苏先生,您的东西,请查收。”

    “好。”苏彦婴接过盒子,然后打开,我看到里面是一对钻戒,戒指很漂亮,璀璨光辉熠熠生光,在光线下泛起着五彩光辉,一看就是价格匪浅。

    他很自然的拿起男戒戴上,还放在眼前看了看,表示很满意。

    我看着那戒指,有些强迫自己移开眼神,那肯定是他买给他妻子的戒指了。

    忽然想起那天苏彦婴对我说的,他的妻子才是陪他一辈子的人,也只有真正的妻子才配得上和他戴同款型的戒指。

    心下有些隐隐不适,就像是有什么在心头抓挠一样,不明原因就有些烦躁。我装作无所事事的转头看着窗外,去忽视那一对戒指的存在。

    也许,我该为了自己去终止和他之间的关系,因为在遇到苏谦和杜薇清之后,我真的开始害怕背叛出轨的这种关系。

    我不管苏家发现之后会怎么看,至少不能让我爸爸知道。

    所以是要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

    为此,钱我也可以不要。

    “你觉得着戒指漂亮吗?”

    眼前光辉一闪,苏彦婴拿着那枚女戒放在我的面前,询问道。

    我看都没看,低下眸子,随意的说,“好看。”

    “好看就好。”

    下一秒他就将那枚戒指很自然的套在了我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伸手握住我,与他左手的戒指相握。

    我惊讶的睁大眼睛,带着不可思议,可那女人已经笑出了声,“苏太太手指纤细,戴着非常好看。”

    “嗯。”苏彦婴点点头,“钱,我一会就转过去。”

    “多谢苏先生。”

    “怎么发呆了?不喜欢吗?”苏彦婴亲昵的揉着我的头发,让小伙子启动了车子。

    我还是发愣的看着手指上的戒指,那光辉刺得我眼睛有些发疼。

    有人说,当一个男人愿意主动把戒指戴在你的手上,就说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至少他是动了想娶你,想要照顾你一生一世的念头,而且赋予了行动。

    但前提是这个男人不是一时冲动,头脑发热。

    我相信苏彦婴不是这样冲动的一个男人,虽然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会找小三,可是对一个小三做出这样的举动,并不是他应该去做的事。

    所以第一反应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尽管心下早已乱了节奏。

    “苏彦婴,这个给我的?”

    苏彦婴嘴角微笑,很平静的点头。

    我只觉得心跳加速不减,有什么东西梗在心口难以平息。

    我承认那一刻除了震惊,我还被深深的感动了,因为从没被这样对待过,所以在真的遇到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无法言喻。

    但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后悔,为什么一年前我遇到的人不是他。

    可最后我还是拿下了手指上璀璨光辉的钻戒,低眉垂眼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我怕一看,所有的坚持都会化为乌有。

    “苏彦婴,我很庆幸你可以对一个小三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也不好玩。你我有着各自的家庭,纵使是出轨,也不该忘记了初衷。你有你的妻子,而我,而我也爱着我的丈夫。所以东西请你收回去。”

    苏彦婴盯着我手心的那枚戒指许久才有了动作,虽然这个许久不是很久,但对我来说却很长,紧张的手心都冒着冷汗。

    直到他拿起戒指重新套入了我的无名指当中,声线平稳,毫无波澜,宛若他一本正经的时候。

    “给你这个是用来堵住一些人的眼,为了保护我的妻子。而你只管假装就好,等这件事过去,我会给你一笔钱,然后终止现在的关系。苏家那边,我会安排好,不会让你被发现的。”

    原本的惊喜和挣扎随着这句话全部消失,原来我在他眼里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利用的对象。

    他爱他妻子,为了保护她,不惜牺牲另一个人。

    而我一开始就是为了钱,为了我爸爸答应他的要求。原本就有了终止的念头,甚至不要他的一分钱,只想脱身。

    可现在他给我终止的机会,只要完成这最后一件事,还可以拿到钱。

    嘴角苦涩微露,我忍下心头的隐隐不适,努力让自己瞧起来满不在乎,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去做的样子。

    “需要多久?我丈夫就快回来了。”

    “不会很久了。”苏彦婴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偏偏响了起来,他接电话,突然语气焦急起来,“你说什么?我马上就到。”然后他对我说,“你先回去。”

    “怎么了?”

    “方圣找到了。”他抿嘴蹙眉,眼眸深处有着一丝狠戾飘过,“但他死了,就死在肾明医院后门。”

    我心下骇然,方圣死了?

    这怎么可能。

    “死因还不明,我过去看看,你先回家。”苏彦婴叫停车,他在这里就准备下车,“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我被他弄得有些紧张兮兮的,方圣怎么会死在肾明医院后门的?

    赫然想起刚才医院里的那个男人,背脊有些发凉,下意识的抓住他下车的手,有些哆嗦的问,“医院那个黑衣人是不是方圣?”

    苏彦婴微愣,然后低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摸着我的头,安慰道,“没事,别想太多。”

    虽然仅是接触了那么一次,但我还是觉得那个人的外形有些和方圣相似。如果是方圣的话,倒也可以解释今天的事。

    他伤了我,被人通缉,这无疑是苏彦婴做的。他本就讨厌苏彦婴,因此心生恨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他是想找到我再次威胁苏彦婴,更是非常符合他想法的事。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那就是偷走王阿姨手机打电话给我的人不太可能是方圣。

    就算他有可能偷走手机骗我回来,但他绝对不会再把手机还回去。纵使那个手机可能是小孩子无意中看到然后交给护士的,可是在同一楼层怎么看都觉得蹊跷。

    所以,也许这之间并不是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