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突发事件万分险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1:36本章字数:2157字

    我莫名的想起那个叫墨辰的男人,如果他在私下还帮着方圣的话,也许可以解释这些。

    我多少对这个男人有着无形的恐慌感,心头赫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如果方圣的死是他推动的,那么这背后的事一定很复杂。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我心里有些害怕,可我不敢奢望苏彦婴可以陪我,所以只能说,“我可以叫默默出来陪我吗?”

    手不能控制的颤抖着,我心中默念没什么好害怕的,不过都是猜想而已,或许不是呢!

    但我就怕我的预感有时候会很灵敏。

    苏彦婴一把将我抱住,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别害怕,一切有我,没事的。”

    我被他抱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也不知道为何,每次这样都会有种莫名的心安。尽管前一刻,还因为他的话而感觉受伤,但此刻却因他的一个拥抱而消失无踪了。

    最后苏彦婴还是带着我一起去了现场,但嘱咐我不能下车,就在车上等他。

    我点头答应,深呼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胆小,但方圣的死引发出来的那种不好的预感,却逐渐充斥占满我的心头,我只有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只是我想太多了。

    肾明医院后门是一幢老式公寓楼,据说是很久之前就存在了,因为现在医院的人越来越多,所以院方买下那幢大楼,准备翻新给来进修或者实习的医护人员居住。

    现在这里正在施工重修,而方圣就死在围栏的旁边,据那些好事的大妈们说,人是被上面落下的钢筋砸死的,还砸中了头部,头都扁了一半了。

    “我看那人是不安分要进去偷东西,才会被砸死的。”一个大妈这么说道。

    另一个反驳说,“谁要去那里面偷东西啊!要偷也去医院偷呀!那里面有什么。”

    之前那个大妈不服气了,大声说,“你没看到那个男人的打扮,现在这个天有谁又戴墨镜又戴帽子还捂着口罩的?一看就是不安分的人。”

    因为车窗是摇下的,所以她们的对话听得特别清楚,尤其是那个大妈在描述死者的打扮时,我更加确信之前死者就是我在电梯口遇到的人。

    只是他怎么就会死的?真的只是被钢筋砸下意外身亡吗?

    这种巧合的几率有多少我是不知道,但这份不明背后引发的不详却无时不刻的在充斥着我。

    我坐在车上听着苏彦婴的话等他回来,到底是怎样,他一定会给我消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马路对面,王默默穿着工作服,手腕上被包扎着,一边走一边在打电话,没有发现我。我愕然王默默怎么受伤了,准备叫她时,就看到另一个身影朝她大步走去。

    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不算高大,却为修长。这样的人我应该是不认识的,可是他在接近王默默的时候,突然回头看向了我这边,然后朝我微笑。

    我心陡然被吊起,梗在喉头,快速的跳动,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男人——顾墨辰。

    他从背后接近王默默,然后伸手接近王默默。我看的清晰,他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突然拿了出来,露出了手中寒光凛冽的刀。

    彼时王默默走到马路的拐角处,我心砰然加速,死命打王默默的手机,可是一直是在通话当中。

    “小姐,你要去哪里?”

    司机在背后叫我,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担心王默默会有危险。她是我唯一的好友,帮助了我太多太多,而我不能因为自己让她受到伤害。

    如果我一开始不详的预感是来自顾墨辰,那么此刻即便明知道是在引我上钩,我也不得不去,因为我放心不下王默默。

    那个男人的危险是我由心而发的,我知道自己如果有可能一定不想再和这样的男人接触,可是这一次我却不得不去。

    就在我跑到那个转弯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很大的一阵“砰”的声音,像什么突然爆炸了一样,然后是许多车子的警报声和哭天喊地的哀叫声。

    眼前早已没了王默默的身影,我下意识的转身朝后看去,才发现苏彦婴的车子爆炸了,警报满天响,火焰燃烧着车身,形成团团烟雾随风飘着,也有好些人因此受了伤。

    我心头狂跳,十分的后怕。

    从下车到这里,也就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最多十几秒,却是生死相隔的瞬间。

    我至今还会想起,如果那个时候不是顾墨辰的出现,我是不是早就随着那一场爆炸死去,也就不会经历后面的太多太多。

    眼泪不知怎么的就流了下来,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只觉得浑身冰冷,双脚发抖。

    “这么容易就哭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

    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同时,一把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嘴,我却连挣扎都没有做出来,是身体早已被那突来的变故吓住了。

    顾墨辰低低的笑声在我耳边徘徊不断,“是不是要感谢我呢?要不是追着我,你可就死了哦!”

    意识稍稍恢复,顾墨辰说的没错,如果不是追逐他过去,我肯定会死。可他这么说,是不是早就知道有这一出的?

    我嘴巴被捂住,只能呜呜的发着简单的音色,大意是,“你知道?”

    “谁知道呢?”顾墨辰和我打着马虎眼,看向前方。

    因为突来的变故,在不远处调查的警方已经转移过来,疏散人群准备救治。

    苏彦婴叫停车的地方是马路边的最空处,虽有人走来走去,但并不是很多,所以当车子爆炸,除了几个大妈被波及到了一些外,就只有车上的司机没能下来。可以说伤亡不是很严重。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苏彦婴从那边冲了过来,大叫着我的名字要冲进现场,却被警察给拦住了。

    “放我进去,我的妻子在里面。”

    “对不起先生,你现在不能靠近,请你冷静。”

    “你要我怎么冷静!”我从没看到苏彦婴这样不顾形象的愤怒和慌乱,他死命的想要往里面冲,可是警察就是不让他过去,最后的呼唤只剩下我的名字,随着那份撕心裂肺的沙哑感漂浮在空中。

    “子羽,子羽!”

    眼泪瞬间布满整张脸,我听着他的呼唤,每叫一声,我的心就痛一次。就算之前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虚假,至少在这一刻他那样真心的叫着我的名字,对我来说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