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意外偷听到的话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1:36本章字数:2142字

    苏彦婴说当时手机开的是震动,加上警方又在录口供,所以除了他没人知道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个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我的人救了你的女人,你是不是该回报我些什么?”落尾是方钰。

    当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话脱口而出,“顾墨辰真的是方钰的人?”苏彦婴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就径自往下招了,“那晚我就觉得奇怪,总觉得顾墨辰和方钰之间有种过分的协调,没想到真的是这样。”

    因为苏彦婴不喜欢住在医院里,所以在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就准备回家。

    之后我才从李书逸嘴里知道,苏彦婴有遗传的心脏病,虽然这些年一直控制的很好,但是介于他从不记得乖乖随身带上急救药,这种情况下发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觉得方钰不是好人?”苏彦婴反问,意思很明确,要听我的答案。

    我给他收拾东西准备出院,边说着,“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和顾墨辰设计好的,也许是为了方家产业?我在网上看到,据说方老爷是有意把家业交给方圣的。方家一共四个孩子,死了一个,方老爷又不喜欢女儿,所以最有可能接手的人就只有方圣和方钰,但方老爷偏心方圣,就算把家业交给他也不是很奇怪。方钰这个人心思缜密,我看过他策划的几个案子,看得出来是个有心人,只是得不到认可。这样的人还生在这样的家族里,有一些念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果顾墨辰是他安排在方圣身边的线人,那么方圣所做的事就都是他们早安排好的。”

    因为上次苏谦的话,事后我对方家从网上有过一些了解,毕竟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对于那些有名的家族,多少八卦是不断的。

    但说完我才发现苏彦婴和李书逸纷纷看着我,谁也不说话,那种感觉就像是说了不该说的话,有些难堪。

    我顿时觉得脸上发烫,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苏彦婴突然将我搂在了怀里,笑容温暖,却也夹杂着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他手摸着我的脸颊,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化作一声叹息。

    “子羽,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苏彦婴握住我的手,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低头看着被他握紧的部分,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一连两次遇到的都是生命的危险,他身为一个男人却失了两次保护我的机会,多少心里会不舒服。

    两枚钻戒散发着同样的光辉,耀的眼睛有些发涩,我别过了脸,吸了吸鼻子,深呼了一口气。

    “苏彦婴,我其实很怕死,但我不能死,我放不下我爸爸,我可以不要你的钱,只求你放我离开,我胆小懦弱,帮不了你,求你答应我好吗?”

    手上的力道有过片刻的僵硬,最后是他无言的放手。那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像是被抽离了很重要的东西。

    我忍下心头的思绪万千,这种危险我不能陪他去冒,纵使我不为自己,也要为我爸爸考虑,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事实叫他怎么去承受?

    所以不管苏彦婴会怎样想我,这一次我都必须拒绝。

    苏彦婴转身走到柜子那边,“现在放开你,就是眼睁睁看你送死。子羽,若是你还信我,就选择留下。”

    他说的也没错,走到这一步,事实已经摆在台面上,我已经被对方盯上了,不管怎样都会有危险。

    如果我只身离开,苏彦婴势必就保护不了我,若是我因此死了,那么我的爸爸该怎么办?

    虽然留在苏彦婴身边也同样会有危险,至少他依旧会遵照契约保护我,所以我只有唯一的一个要求。

    “答应我,我爸爸不能有事。”

    苏彦婴盯着我的眼,眼眸漆黑毫无边际,“你们都会平安的,我苏彦婴用生命起誓。”他扬了扬手里的水壶,笑着对我说,“帮我去泡壶水好吗?我渴了。”

    我点头,然后拎着水壶就出去了。

    才走出去,就被一个小孩子冲过来撞了一下,左手腕的一条链子勾在了他的衣服上,孩子用力一扯,绳子就断了,珠子滚了一地。

    我放下水壶,转身去捡珠子,虽然这东西不值钱,但也不能这么的扔着不管,等我在苏彦婴房门口捡珠子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李书逸严肃的声音。

    “不跟她说实话真的好吗?”

    李书逸的话叫人起疑,我一愣,苏彦婴还有事情骗我?

    因为门没有被关上,还留着一小道缝隙,我离得近,所以听得清楚。心下一动,我下意识的躲在了门口,打算偷听。

    “书逸,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周之内,我要杜家彻底消失。”

    苏彦婴声线里透着令人发寒的狠戾,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毛孔,散发着阵阵恐慌。

    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因为他的这番话,开始不安的加速跳动,害怕他言语里带动的那抹寒冷,更害怕他说的事实。

    杜家。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杜薇清的家。

    这件事难道和杜薇清有关系?而不是方钰或者顾墨辰做的?那方钰的知情又怎么解释?

    李书逸沉默了一下才回答说,“你确定是她?”

    “这还需要确定吗?这种事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苏彦婴冷笑,声线里泛着森寒的冷漠。

    “这件事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毕竟这还只是猜测,万一是方钰刻意安排的呢?”

    “砰”的一下,是杯子碎裂的声音,“那你要我怎么做!她差一点就被炸死了!一而再再而三,已经第三次了!我对自己的女人竟然错失了三次,这种事你叫我怎么接受!”

    即便看不到,我也能感觉得到苏彦婴的愤怒。这样的愤怒,却是因为我吗?

    李书逸沉默不语,我心下也有些乱。

    我清楚地记得他说的是三次,可是我也只是两次受到危险而已,那么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头突然开始疼起来,我有些无力站立。

    “给我三天时间调查清楚。”李书逸最后叹了口气,“你要是乱了阵脚,就会着了他们的道,这几天你也好好冷静一下。我先走了。”

    “那个被砸死的人有些熟悉。”这是苏彦婴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李书逸已经走到门口,我只能离开,以至于没听到后续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