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永不放过

    更新时间:2018-08-31 19:26:33本章字数:2038字

    刚刚我瞄到了秋月和他的男仆,让夏侯冽跑到他们背后用手刀将他们打晕,然后扛上扔到荒草中。

    我把两人的衣服脱掉,留了个心眼让他们分开的很远,离开时,再将我呕吐的地方覆上一层土掩埋痕迹。

    夏侯冽一介武功高手被我使唤,没有任何抱怨之色,行动的迅速又镇定。

    我精心找了一个地方,让他帮我把温明给叫醒。

    “温明,温明!”我拍了拍温明的脸,他迷糊地睁开了双眼。

    “小姐?”他问道,左右看了看,一脸茫然:“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刚才你搀扶着我走着走着忽然就晕倒了,我废了好大劲儿才把你扶到树下。”

    温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嘀咕道:“我的酒量应该没这么差啊……”

    我再次瞪着他,他立刻站起来搀扶着我往迎新阁走,“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不会晕倒了。”

    我们走了好一段路,忽然迎面而来阿娘一群人。

    我眼珠一转,低声对温明道:“你记住了,我们出来的时候是走南边小苑方向的,不是走北边。”

    温明怔了怔,没来得及说话,春花就气势汹汹地骂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还有脸出现在阿娘面前!”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温明同是一脸茫然。

    “春花姐,你在说什么,什么奸夫淫妇?”

    “哼,装!你就给我装!我的男仆都看到你们在荒野中偷情了!”春花双手插腰嚣张地说道,阿娘一脸阴森地看着我们。

    偷情?

    我和温明面面相觑,都从双方眼里看到一抹疑惑。

    我不客气地呛道:“春花姐,你可别冤枉我们,我可不像你喜欢干那种事!我和温明是清清白白的!”

    春花立刻涨红了脸,怒骂道:“你在狡辩,刚刚你和温明干什么去了?!”

    我直视她:“我们什么地方都没去,一从醉心阁里出来,我和温明就走去南边的小苑了,走着走着我有些晕,让温明扶我在树边休息了。”

    我指着温明躺过的那颗大树,春花想也不想地回道:“你撒谎,你明明是从北边走的!”

    “你污蔑我,我们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从北边走的?”我也学她那样骂着,泼妇一回。

    春花被我一噎,死鸭子嘴硬:“那你也不能证明你们是从南边走的!”

    “够了,都给我住嘴!”

    阿娘大喝了一句,冷冽的目光扫了我们三人一眼,然后看向春花,面无表情道:“你不是说男仆在草丛里看到有人偷情吗,我们先过去看看。”

    春花气愤地想要说些什么,阿娘一个眼神扫过,她砸巴着嘴什么都不敢说了,恨恨地瞪着我。

    我不甘示弱地瞪回了她,有十成把握我是被春花陷害了,真是气煞我也!

    如果没有夏侯冽帮我,我可能就会如她所愿从此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夏竹和冬雪看着我们,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一行人急忙快步走入了禁地。

    “嘶——”看到荒草中的场景,夏竹倒吸了一口凉气,是秋月!

    春花也呆了,仲席跟她说打晕了媚烟和她男仆,秋月怎么会在这里?

    阿娘眉头一竖,命丫鬟把两人的衣裳给穿好,再一盆冷水泼下去,秋月和他的男仆都醒了。

    如我所料,秋月和她的男仆也是一脸茫然,阿娘说有人看到你们发生了私情,秋月慌地跪在了地上,大叫:

    “阿娘,我没有!我是被人打晕的,一醒来就看见你们了!”

    他的男仆也跟着下跪求情。

    阿娘盯着他们半晌,又认认真真地打量了我们在场每一个人。

    炎炎烈日,太阳毒辣地挂在了天上,所有人都汗流浃背地站着,等候阿娘发话。

    不知过了多久,阿娘声音微冷地警告道:“不管是谁策划了这件事情,下不为例!这次我放过你们,下一次还发生这种事,全体一起被贬为奴隶!”

    所有姑娘脸色一变。

    离开时,阿娘特地叫秋月和他的男仆过去。

    秋月哭得眼睛都肿了,她害怕阿娘惩罚她,我特地把她抱住安慰:“你放心去吧,阿娘应该只是证明一下你的清白有没有丢而已。”

    “既然你什么都没做,你怕什么,不用怕!秋月,你怕了,就落到某些人的陷阱里!”

    我说这话时是对着春花说的,春花气的走前来:“媚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昂了昂头不屑地看她:“应该说你是什么意思,是你说你男仆看到了这里有人发生私情,你男仆又不是不认识秋月,要是看到了她们为什么不把她们分开而是跑掉?”

    “春花,我看你就是故意要看秋月笑话的!”我大声地说道。

    “我没有!”春花急忙反驳,不过这反驳在我义正言辞的话语下是多么的弱势。

    夏竹和冬雪两人拉着我们,怕我们要打了起来。

    秋月红着眼眶,临走时凶狠地瞪了春花一眼,那眼神充满着刻骨的仇恨。

    我知道,她一定是相信我说的话了。

    我的心里闪过一抹愧疚,不过很快就抛掉了。

    秋月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也是最不可能懂得男女之情的,阿娘验明她的清白后,不可能怀疑她。

    反倒是我,如果今天躺在地上的人是我,我就很有可能被发配出去接客!

    我盯着走在前面的春花,眼睛一片幽暗,这是个残忍的世界,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

    秋月这件事影响了所有人的心情,整个迎新阁都沉闷无比,似是憋着一股气。

    直到秋月安全无恙地顺利回来了,这股沉闷的气才散了。

    秋月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春花的被子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她的动作做得一气呵成,等我们回过神来,她正要往春花脸上扇第二个巴掌。

    我们赶紧拉住了她,春花气的眼睛都红了,尖叫:“你凭什么扇我!”

    秋月嘶哑着声音说:“春花,我男仆被阿娘活生生打死了,你满意了吗?”

    话语一出,众人皆怔。

    “他死了,死后会化为厉鬼找你报仇,我更加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