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31 16:34:24本章字数:3286字

    今年我三十岁了,从小就学会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认识我的人对我的印象,恐怕都绕不过懦弱这两个字。但我并不排斥它,反而视它为人生的底色,安心于做个简单快乐不敢出色的人。

    在我二十八岁那一年,我迎来了孩子,取名为小艺。怀胎十个月我基本从头吐到尾,从小见到打预防针都会害怕的人竟然期待孩子的出生,似乎生孩子不会痛一样。

    生孩子的那一段终身难忘。

    早上去医院产检表示宫口还没开,下午就去超市买了很多火锅材料,期间感觉肚子一直隐隐痛,晚上早早吃完自制火锅就去了医院。因为头胎非常紧张,到了医院也忘记了挂号,而是直接去了产科。医生护士都非常好,检查发现宫口依旧没有开,但听到我说肚子很痛后,医生就安排我坐在产房的休息室,帮我做胎心监测随时查看小朋友的状况。在这同时,产房里面有个难产的妈妈,上了产床好几个小时都不能生产,所有的医生都建议转剖腹产,这位倔强的妈妈就是不愿意,强烈要求自己生,但她边哭边用力的声音响彻整个产科,吓得坐在产房隔壁的我浑身发抖,尤其是两条腿,完全不受控制,抖到根本停不下来。我害怕往前走下去,不敢想象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幸好,当时有个刚实习的小护士,当晚她值班负责照顾我们这些出现初始症状的产妇,她一直安慰我,握住我的双手教我深呼吸放松。但我太紧张了,突然胎儿检测显示胎儿没有心跳了,护士大喊胎儿没有心跳后所有人瞬间向我涌了过来,顾不上脱鞋脱外套,就被医生护士七手八脚地抬到了一张床上,好几只医生的手在我肚子上按来按去,还拿着仪器不断地调试,并给我马上接氧。有医生翻着我产检的手册好熟悉我的情况,但当时连续两分钟都显示胎儿完全没有心跳了,医生于是建议马上进手术室剖腹产,避免胎儿窒息。当时我好想哭,我害怕的已经不再是我个人的安危了,而是我的孩子。怀孕满四十周了的孩子怎么会没有心跳了呢?我在心里呼唤:宝宝快呼吸快呼吸。过一会会,我就听到医生大叫了起来,说有心跳了有心跳了,心跳恢复了。然后,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有个年长的女性医生还对着我的肚子说了句:调皮的宝宝。当时我的双腿还是一直在抖,医生帮我轻轻按住它们,宽慰我冷静冷静。大概再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冷静了。

    因为出了这个事情,医生当场就给我办了入院手续,并在走廊过道里给我加了个床铺,叫我等在医院随时检查。当时送我去医院的有老公和公公婆婆,医院的停车场都满了我家的临时车位不安全,老公以为宫口没开还需要很久,就安排婆婆留下来陪我,他和公公俩人回家停车并休息,第二天早上来换婆婆陪我。按照我懦弱的性格,虽然我心里很想老公陪伴左右,但我答应了。等他们走后,我和婆婆两个人睡在走廊的单人床上挤成一团。婆婆特别爱睡觉,平时没有熬过夜,尽管单人床很拥挤婆婆还是很快就入睡了。当我的阵痛一阵阵袭来时,我想的是如果老公回来之前我要进手术室无人签字怎么办,内心更加焦虑。且因为不断要上洗手间,我只能去公共卫生间,肚子大了不能顺利坐下去,就要求婆婆陪着扶着,这时候已经完全顾不上见外了。一边承受着身体的各种不适,一边开始在心里埋怨老公不靠谱,扔下我和目不识丁的婆婆,无人帮我签字护我周全。因为阵痛越来越频繁,后面我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多想了,阵痛来的时候就掏出纸笔记录下时间,阵痛结束后马上秒睡补充体力。

    等我发现阵痛间距越来越小基本要1-3分钟就要阵痛一次的时候,看到老公出现在眼前,没有力气多做解释和说明,立马要求他带我去产房检查,他不知道情况,还以为我是活蹦乱跳的,拉起我的手就像平时一样的节奏向前走。我喊停说自己腿迈不开,一定要慢慢走。然后两个人慢慢从走廊的床铺走到了产房门口,老公被拦截下来,要求产妇单独进入产房接受检查。进去后我发现门口到检查室还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我真的体验了寸步难行的感受,当时无人帮忙,我一个人扶着旁边的护栏一步步走向了检查室。进去后被要求躺下检查宫口,阵痛了一个晚上且没有吃任何东西,浑身无力的我艰难躺下再艰难起身。护士说宫口开了进待产房准备生产,并给我指定了一张床休息。我进去的时候,发现已经有2位准妈妈在待产。她俩一直在嚎叫,不断央求医生进行剖腹产,以求早点结束分娩之痛,可医生非常负责任,耐心而坚定地一遍遍告知两位准妈妈她们完全有条件顺产,鼓励她们继续加油。我知道哀求嚎叫是没用的,于是发挥自己的本色,忍耐忍耐再忍耐,头发湿透了衣服湿透了,不断的自我激励,在心中一次次默念加油。期间不断有医生护士检查胎心和产妇的情况,另外两个妈妈陆续被推上产床接生。我接过医生递过来的病号服默默地换好躺下,接受一轮又一轮的阵痛轰炸。突然,走到我身边的一位医生大喊哎呀头发都出来了,快快快进产房。又再次戏剧性地我被医生护士包围,连拉带拽地送上了产床,等把手脚固定好,医生教我呼吸,用了2-3次深呼吸,不到10分钟,我就感觉到肚子一下子全空了,小宝宝就这样出生了。跟很多妈妈见到小宝宝第一眼热泪盈眶的激动不同,我是开心地朝她笑了。我在心里跟她互动好样的我们一起闯过了一个生死关,余生请多多关照。

    在医院待了2天,因为恢复地好就顺利出院了。月子里心情非常愉悦,虽然婆婆和妈妈都在,但孩子还是自己带的多。特别稀奇她的所有事情,出生的时候非常瘦小,身上没有多的肉,都是皮包骨。我很心疼她,总是给她喂母乳,担心她吃不饱,后来她就越来越胖了,成了一个小胖妹。不管职业女性在上班的时候压力有多大,我都坚持给她背奶,晚上亲喂给她最好的安全感。现在过去20个月了,我回到家她就能吃上甜甜的母乳。

    从她出生开始,我的心里眼里都只有她,多少次想过要离职回家全心全意带她,但生活的现实和竞争的残酷让我贪心地幻想她也许需要的不是一个时时刻刻陪伴在身边的妈妈,而是一个有自己的工作,爱好和朋友圈的积极向上的妈妈;多少次我在面对她分离焦虑大哭大闹的时候我也哭了,上班的路上一直抹眼泪。朋友门戏虐我有颗玻璃心,其实我有的只是对她更多的关注,如果这也算一种懦弱,那我大概也是极其懦弱的。

    最近她20个月了,开始出现抢玩具和打架的情况,是和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之间的,小伙伴是个男生,比她大2个月。有一天她带着我,小伙伴带着他的妈妈一行四口人来到了游乐场。他俩玩的很开心,妈妈们全程陪护也很放松。她坐上了一俩玩具车,正饶有兴致地假装要开车,这时小伙伴看到了也想要玩,就突然冲到她面前,大手抓着她的脸用力地捏起来,我当时看到了,但我最开始的想法是随孩子们自己处理,但可能小伙伴用力太大她当场就哭了,脸上也抓出了3条痕。我立马分开她和小伙伴,带她到一边玩了。事后小伙伴的妈妈虽然批评了小伙伴,但是言语间还是轻描淡写的。我回家发现她脸上的痕都轻微破皮了,就涂了几次药。等到第二天跟小伙伴妈妈闲聊的时候说起了前一天打架的事情,我如实说出她的负伤情况,小伙伴妈妈就表示我不该这么重视搞得她很有压力。我就不明白了,受伤的是我的孩子,我们是受害者,我咋就不能表达我的观点和陈述事实呢?如果换作平时是我自己的事,我吃亏什么的都无所谓,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掩藏自己的真实情绪,经常为了附和别人随大流而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多这一件不多。对于小伙伴来说,他这么小表达自己的能力有限,当他通过打别人来获取利益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作为父母不能说因为打了别人,别人的父母多说几句都要反被嫌弃啰嗦的吧。我不管小伙伴妈妈是否能够接受,我当时就痕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让对方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不能对我们动手,如果还有下次那我们也会还手的。为此小伙伴妈妈不开心了,我正视这份不开心,孩子是我们的宝贝,我们需要教会她如何去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像我这么懦弱的人,凡事都要留几分。但是遇到了那个我们爱的人,就要奋不顾身去保护。不管是从经济上还是精神上,我们都需要她知道,她是我们心中值得爱的那个人,她有权力维护好自己的利益,当她被伤害时她绝对有资格还击,而不是忍气吞声任人摆布。

    她的背后,虽然是懦弱的我,但也是坚强的我。为了她,我从来不懦弱,怀孕的时候是,生产的时候是,养育的时候更是。也许社会总给我们贴很多标签,也许通过努力我们还是小人物,可那又怎样呢,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我的爱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