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开学

    更新时间:2018-09-04 07:00:00本章字数:3136字

    9月10日正式上课,姚琪每天都很认真,认真的做笔记,认真的写作业,认真的搜集资料;我还是喜欢跟男生们混在一起,他们的相处方式更简单,更直接,更适合我;我始终都想不明白女生们那些莫名的愤恨和嫉妒都来自哪里?

    姚琪就是个菩萨一样的存在,笔记永远一式两份,一份自己的,一份留给我;每次打完篮球,她都拿着水在场边等我;宿舍的卫生永远是她打扫;赖床迟到永远都有早餐……我每天都晃晃悠悠,偶尔上上课,偶尔打打球,偶尔旷旷课,偶尔也会在球场上遇见简一,球是打的不错,就是嘴太贱,每次都要一脸坏笑的跟我怼上两句,姚琪总是手足无措的拉着我的衣服,让我少说两句。当然了,我也经常陪着姚琪,图书馆,自习室,还有超市……

    “下周有个小论文要交,今天去图书馆吧?”姚琪问。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啥论文?啥时候留的?”

    姚琪说:“法律逻辑学,上周就说了,3000字,很快的.”

    我说:“快?那是你,我就不知道还有这门课。”

    “所以让你去图书馆啊,快点下来.走了。”姚琪抱着书走向门口。

    夏天的图书馆可真是个好地方,安静凉爽,在这浓厚的学习氛围里,我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梦见我躺在一艘小船上,在阳光下的大海上飘着,姚琪躺在我身边,我们闭着眼睛晒着太阳,暖洋洋的感受和煦的海风,突然狂风大作,小船起伏摇晃,眼看就要翻了,我抓住姚琪喊:“抓紧我!船要翻了!”睁开眼就看见了简一这个扫把星。

    简一戏虐:“睡挺好啊,这儿空调不错吧。”

    我斜睨他一眼:“还行吧,没有你在就更好了。”

    “我也想不在啊,你这呼噜打的,我想装不在都难啊。”他说着抖抖胳膊上的红袖箍,周围一阵窃笑。

    姚琪抱着书,拉着我往外走:“别吵了,走吧。”还不断的跟周围的同学点头道歉。

    我瞪着简一:“你给我记着。”愤愤的走了。

    一路上姚琪什么都没说,我知道她生气了,故意打岔:“呦,妞,怎么不高兴啊,陪爷喝一个。”

    姚琪打开我伸过去的手:“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每天就是打游戏,打球,能不能好好的上上课,写写作业,不要什么都指望我。”

    我看着她,有点愣神儿。

    接下来的一周姚琪总是早出晚归,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图书馆也不经常去了,我也已经好几天没有早饭吃了。

    一天晚上,都熄灯了她还没回来,我坐在桌子上看着她的床,姚琪轻轻地开了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我问。

    姚琪吓了一跳:“吓死我了,你坐那儿干什么?”

    我说:“等你啊。”

    姚琪说:“等我?马上要校运会了,我们宣传部在处理些宣传报名之类的事儿,最近有点忙。“

    我惊道:“宣传部?你什么时候进的宣传部,那你不是在那个贱人手底下打杂!“

    姚琪嘘了一声:“你小点声,我上个月就跟你说过了,你耳朵干什么使的!“

    我说:“你还说我,进宣传部这么大的事,不用跟我商量吗?”

    姚琪哼了一声:“商量?我为什么要跟你商量,如果他不是简一,你会这么介意?”

    我哑口无言。姚琪看看我说:“早点睡吧,明天我会早点回来。”

    我爬上床,一晚上都迷迷糊糊,也许真的是我太较真儿吧。

    接下来的几天姚琪依旧很忙,直到一周以后,她扔给我一份校运会的报名表说:“大班长,校运会开始报名了,这个是赛制,规则,项目和每个班的名额,都写在上面了,你召集一下大家报名吧。”

    我直接翻到项目那页,跳高,跳远,100米,200米,400米,4*100,4*200米接力,这些我都可以啊,刷刷刷地写上了名字。

    姚琪一本书砸了下来:“你能不能先把正事儿干了。”

    我抱着头:“知道了,额娘。”

    下午上课我就召集了班会,报名者寥寥,没办法,把平时跟我打球的几个男生点了出来,强制报名,连哄带骗带动员的凑够了人数,连宿舍的陈芳倩都上了接力,陈美雪挺着小腰板含糊:“运动这种事儿真的超不适合我,我最受不了出汗了。”

    我把报名表扔给体委:“人都交给你啦,看好场地,别漏赛。散会。”

    大学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运动会除了大一新生,参会者寥寥无几,连场边呐喊加油的都没有几个,到是有几个学长在赛场边来回溜达,专门挑女子项目,还时不时的窃窃私语,一脸猥琐,一看就知道动机不纯。

    我回神继续热身,准备下一场比赛,跳高已经比完了,只拿到第二名。接下来还有100米,200米和跳远。体委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诶,班长,你后面的100米和跳远撞时间了呀。”

    “撞时间?”我一脸懵逼。

    “你看啊,11点你这两项都要去报道拿号,然后准备初赛。”他指着参赛表跟我说。

    我去,还真是,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没事儿,我先去100米报道,再去跳远,100米很快的,我肯定来得及。”体委一脸狐疑。

    100米很顺利的被排在了第一场,跑完这边跳高应该还没轮到我,我暗自窃喜。一声枪响我奋力冲了出去,眼看就要到终点了,突然从跑到侧边冲出来一个熊孩子,我去,我一边急刹减速,一边往隔壁道闪躲,跟隔壁道的女生撞在了一起,我下意识的斜了斜身子,侧身着地贴着熊孩子滑了出去,身体跟塑胶跑道摩擦在一起,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半个身子都火辣辣的。周围的同学都围了过来,一个男生背起我送到了医务室。

    医生一看我说:“又是你,你这俩月都来多少次了。这次又怎么弄的?”

    男生回答说:“肢体不协调,跑步摔的。”

    我抬眼一看,又是简一,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怎么又是你,你是扫把星变的吗?怎么遇见你就从来没有过好事。”

    简一笑的更欢脱了:“我已经是第二次救你了,对救命恩人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我还没答话,医生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对简一说:“你去让她同学给她送件衣服,我要给她上药了。”简一做了个鬼脸走了。

    医生剪开我的衣服,后背、胳膊、腿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好在没伤及筋骨,双氧水往上一倒,疼的我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无比漫长的过程,我紧紧抓着椅背,咬着牙,以前淘气受伤,怕回家挨骂,都是这样咬牙挺着,装作没事的样子。姚琪赶到的时候我刚擦完红药水,在医务室趴着。

    姚琪贴心的给我带了件衬衫,说:“怎么回事啊?怎么摔这么严重?”

    我抬头看看她,她的眼角竟然有泪光,我一时竟有点不知所措,我对别人的情绪变化特别不敏感,特别不能干这种安慰人的事儿,连忙跳起来:“没事儿,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就是点擦伤。”我接过衣服,衣服一沾上伤口疼的我不自觉的咧咧嘴,姚琪小心翼翼的帮我穿上,系好纽扣,我抬起另一只手臂搂着她:“你最好了!我们中午吃什么?”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上辈子是净坛使者吗?”姚琪嗔怪着。

    “世间唯美食与美景不可辜负,有美女在也是可以的。”我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被她一把打开,搀扶我走出了医务室。

    正午的阳光无比刺眼,但是我们总要面对。

    跳远,100米,以及当天下午的200米,400米,我都被姚琪和体委勒令退赛,看,一个体委都爬到班长头上了,这就是放权的代价。

    第二天短跑决赛结束,下午是最后的集体项目,4*100米和4*200米接力,因为人数实在不够,我死活赖着上了场,第一场4*100米,虽然成绩不错,但是刚刚开始有点结痂的伤口全被挣开,汗水流过伤口,一阵阵刺痛,有丝丝血水渗了出来。于是4*200米我又被禁赛了,斜倚在操场边的长凳上百无聊赖。

    简一走过来递给我一瓶水,我用手遮挡着阳光,抬头看着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简一把水放到凳子上,顺势坐在了我旁边:“干嘛?怕我毒死你啊?”

    我拧开瓶子,猛灌了几口,想转转身子,有点儿力不从心。简一看着跑道上奔跑着的人问:“我哪儿得罪你了,你咋就那么不待见我?”

    我诧异他竟问出了这个问题,大笑:“没有啊,你特别好。”

    简一侧头看着我:“这么好,做我女朋友吧?”

    “噗……咳咳咳……你,大爷。”一口水呛的我咳嗽不止。

    “你考虑考虑啊,哈哈哈哈……”他笑着扬长而去。

    我把剩下的半瓶水扔向他,喊:“简一,我去你大爷,老子总有一天要废了你。”然后是伤口撕裂的疼痛,和呛水后肺活量的打压。

    姚琪站在跑道边,不远,能看见我们;我坐在操场边,太远了,看不清她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