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韩美雪

    更新时间:2018-09-05 07:00:00本章字数:3138字

    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不招人待见的小贱人,他们要么喜欢以讹传讹挑拨离间;要么喜欢搬弄是非打小报告;要么喜欢搔首弄姿排挤同学。很幸运我们班只有一个,很不幸她跟我一个宿舍。

    夜聊,是每个女生宿舍的必备项目,我们宿舍也不例外,虽然这几个天南地北拼凑起来的货,永远驴唇不对马嘴,幸在每次韩美雪的一句铿锵有力的尬聊冷场之后,陈芳倩都能力挽狂澜的兜回一城,加上姚琪几声恰到好处的呵呵,话题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扩展开来,竟还有点要海枯石烂的劲头。

    “你们高中的时候都谈过恋爱吗?”韩美雪永远最关注我们的私生活,

    “没有”姚琪说。

    “也不算是谈恋爱,就是有个男生跟我关系挺好的。”陈芳倩回道。

    “呵呵”我高中班主任是母上大人的同学,对我特别“关照”,恋爱?我也得敢啊,而且高中开始就已经没有能打赢我的男生了。

    韩美雪又开启了炫耀模式:“我高中的时候,很多人追呢,有个男生每天给我送一只玫瑰,送了一个学期我都没理他。还有每天给我买早饭的,帮我打水的,还有我们班长,长得可帅了,篮球打得特别好,也给我写过情书呢。”

    陈芳倩:“那后来呢,你答应了吗?”

    韩美雪:“哎,那时候马上高三了,怕耽误学习,我就说你要是能跟我考到一个学校,我们再说呗。”

    陈芳倩:“然后呢?”这妹子是属猫的吗?平时不说话,怎么一到晚上就这么精神,连八卦精神都觉醒了。

    韩美雪又叹一声:“可惜他发挥失利,只勉强上了本科线,他说明年再考,一定来找我。”

    陈芳倩:“哇,好痴情啊!那他明年考过来,你俩就能在一起了,真好!”

    韩美雪:“哎呦,你也太天真了,明年还不知道他能不能考上呢,再说了这一年的时间,我可保不准会发生点啥?”看,一秒冷场技能,永远听不出客套话,别人给搭好的牌坊,她一定得亲手拆了才安心。

    陈芳倩:“我觉得你们肯定能在一起的,他那么好,你又这么漂亮。“

    姚琪:“我也觉得,呵呵呵,倩倩,你有喜欢的男生了吗?“

    韩美雪抢着说:“她天天带个眼镜灰头土脸的,就算有,人家也看不见她呀,哪天跟姐姐好好学学化妆,也打扮打扮。“

    ……

    听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要抽她的冲动了,每天都是这么没营养的话题,她们真的不腻吗?此时装睡是我能最快逃离这种扩展式聊天的方式了,接下来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不要做任何回应,而我那震惊四野的起床气此时对我有救命之恩。

    “妈,现在上大学谁还没有个电脑啊……哎呦,法律系怎么了,法律系不做图还不写论文吗?好几万字的论文,手写,多慢啊,还得查资料,多耽误事儿啊!……妈,别啊,妈……”

    “又失败啦?”姚琪幸灾乐祸地问。

    我说:“哎,老佛爷说如果今年能不挂科,明年就给买个电脑,心好累。走吧,去网吧。”

    “不去,我去图书馆。”姚琪果断拒绝。

    我软磨硬泡了半天,姚琪面不改色的走了,呵呵。

    到了网吧,刚找到个机位,电脑还没开开呢,一只手搭在了肩膀上,“兄弟,让个地儿吧。”

    我抬头瞟了一眼,抖了抖肩膀,把那只手抖掉:“你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这地儿是我的。”黄毛说。

    “你是在这儿撒了尿做了标记吗?”我头都没抬的回他。

    “少他妈废话,给我闪开。”黄毛上手拉我,我一个擒拿把他按在了凳子上,黄毛大叫求饶。我松手,他骂骂咧咧的走了。

    “师兄教的这两招还挺好用。”我窃喜。

    ……

    “就是他,给我弄死他。“黄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撒腿就跑,门口四五个人拎着棍子就冲了进来,没有门可以走,我顺着窗户就翻了出去。

    黄毛带着他们也追了出来,突然一个人影闪进人群,就看见黄毛捂着肚子缩成一团。我一看有人出手相助,扔下他跑了不仗义啊,背信弃义会遭雷劈的,于是转身冲了回去,我这黑带也不是白练的,两个人三下五除二打扒了他们。刚要道谢,抬头一看:“怎么是你?”

    “除了我谁还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你?”简一说着抬手揉了揉我的头。

    我一跳两米开外:“扫把星,耍流氓吗?”说完赶紧往学校走。

    简一追过来:“诶,你怎么老这么忘恩负义,我都救你多少次了,你不肯以身相许就算了,道次谢你能死啊?”

    我站定:“我们先说好,这次你是出了手,但我没求你,这么说吧,不管怎么说你这次算帮了我一半,跟上次运动会那次,还有上上次图书馆那次,咱就算扯平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欠,告辞。”

    简一说:“你还有没有点人性,讲不讲点道理啊?图书馆那次确实是你先打呼的。”

    还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我继续走我的路,他继续在后面跟着,絮絮叨叨:“你身手挺不错啊,是不是也练过?”我没回话,他继续絮叨:“他们就四五个人,你自己应该能应付啊,你跑什么?“

    我一记眼刀:“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外地人知道什么?这种小混混长期在这一块儿混,最难缠。看你今天帮我一把的份儿上,劝你最近别在这附近晃,过阵子他们就忘了你长啥样了。“

    “呦,看不出来还挺有经验啊。“简一诧异里带着调侃的劲儿,很是烦人。

    摆脱了简一,回了宿舍,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吵吵嚷嚷,听的我脑瓜瓤子一阵疼。推门就看见陈芳倩满脸通红,韩美雪叉着腰趾高气昂。

    “又怎么了?全楼道就听你俩在这儿吵吵了。“我问。

    陈芳倩一屁股坐到凳子上,气鼓鼓地指指韩美雪:“你问她。“

    韩美雪翻了个白眼:“切,就是之前我问她借作业,然后今天交的时候我就忘了带她的,老师就给她记了一次未完成。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都道过歉了。“

    “道歉?你那也叫道歉吗?我昨天还跟你说记得带,你还嫌我烦,作业明明是我写的,凭什么是我被记未完成啊。你一句忘了就完事儿了吗?”陈芳倩一脸的委屈。

    “那你还想怎么样,交都交了,记都记了,我能怎么办?”韩美雪真的是一点自责没有啊,我看的都想扇她两巴掌,哎,我咋就这么烦她。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韩美雪,你去跟老师解释一下,就说是你忘带了;法制史那老头特别好说话。“我劝道。

    “我不去,她自己都去解释过了都不好使,我去有什么用。“韩美雪转过身子闹别扭。

    我说:“好歹也是你忘带的,你也得有点道歉的诚意吧,好不好使你是不是得先试试。“

    姚琪推门进来,一看这架势,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大概跟她说了下事情经过,姚琪说:“倩倩,你把作业给我吧,我下午去帮你问问老师。”

    陈芳倩一脸惊喜:“真的?姚琪,你能帮我跟老师说说把记录取消了吗?”

    姚琪说:“不敢保证,但是沈老师挺好说话的,我可以去问问。”

    我打趣道:“学习委员是不一样啊!挺有面儿啊。“

    说着陈芳倩已经把作业递到了姚琪手里:“谢谢你,姚琪,你太好了!”

    韩美雪瞪了一眼她俩:“切,装什么大瓣儿蒜!“

    姚琪默默的没有回话,我是很不乐意:“你说什么呢?人家替你擦屁股,不说谢谢就算了,人话都不会说一句吗?“

    韩美雪也炸了:“我说什么了?她就是装蒜啊,什么事儿都要插一手,怎么着,显摆自己有本事吗?“

    我说:“人家就是有本事啊,学习好,长得好,脾气好,班里是学习委员,学生会是宣传部干事,不像某些三八天天就知道传八卦聊是非。”

    韩美雪直接冲到我面前指着我:“也比不上你这个贱人,弄的跟个男人似的,天天跟着男生鬼混,还成天跟在姚琪屁股后头转,怎么?我说她你心疼啊?”又转身走向姚琪说:“你也别以为她天天围着你就是为你好,看着是对你千好万好,实际动的什么心思大家都知道,听说你喜欢你们部长啊?可你知道你们部长正在追她吗?平时看着俩人不对付,刚才可看见他俩一起从校外回来,不知道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韩美雪,我去你大爷!“我从桌子上跳下来,伸手要去抓她。韩美雪吓得连连后退,姚琪冲上来拉住我跟陈芳倩说:”倩倩,你快点带美雪出去。“

    吓蒙了的陈芳倩才回过神儿,拉着韩美雪逃了出去。

    “你别闹了,你今天动了手,她明天就能让全校都知道,打架会记大过的。“姚琪用力把我推了回来。

    我气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韩美雪这个贱人。

    转身看着姚琪:“你是喜欢简一吗?“

    姚琪愣了愣:“这都哪儿跟哪儿啊!韩美雪说话你也信?那简一是在追你吗?“

    我叹了口气,坐到桌子上,人心这东西就是这么真真假假的,谁又能说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