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简一

    更新时间:2018-09-09 07:00:00本章字数:3289字

    天台之后,陈芳倩像变了个人,开朗了很多,经常能看见她穿梭在各种同学之间,笑魇如花,话也变多了,对于那天的事情我们都默契的绝口不提,我看着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进进出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只希望她是真的快乐。

    “诶诶,你们有没有发现芳倩最近怪怪的?”陈美雪这种人真的是一天好脸都不能给,分分钟灿烂出一片花海。

    “哪里怪?开开心心的,有啥问题?”我冷冷地问 。

    “就是因为最近特别开心啊,而且话还变得好多,经常看见她跟不同的男生聊天,那样子,真是……啧啧啧”韩美雪一副嫌弃的样子。

    “你啧什么啊?聊个天让你给说的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天天这么搬弄是非,死了是要下拔舌地狱的。”我瞪了她一眼,想到了那天哭得撕心裂肺的芳倩,可能她哭的不是姚琪,不是简一,仅仅是她自己,是她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这么多年的求而不得。

    “你怎么说话呢?老这么尖酸刻薄,你才应该下拔舌地狱。”韩美雪从凳子上噌地站起来,指着我说。

    “都少说两句,李夕,你不是要去打球吗?还不快走,我跟你去。”姚琪打着圆场,推着我出门。

    “芳倩最近是开朗了很多,但是说不上来,总觉得怪怪的,她以前都躲着江海,现在不但不躲,还主动跟江海聊天。”姚琪突然说。

    “所以呢,开心不好吗?”我淡淡的问。

    “没啥不好,看你挺关心她,随口跟你说说。就是怕她有啥事儿,你不知道,她最近对简一特别热情,就是特别好的那种,哎,算了,可能我想多了。”说完姚琪沉默了,若有所思。

    有事儿?会有事儿吗?小白兔变腹黑女?这么狗血的剧情真的会发生吗?这不是扯淡一样的吗?但一想到她那天的眼神,愤怒仇恨似乎就要撕裂她,从她体内喷涌而出的样子,我竟在这和煦的春风里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整场球我都打的心不在焉,丢了几个球以后被赶下场休息,简一凑过来问:“你今天怎么了,颓啦!不在状态啊?”

    我一心想着陈芳倩的事儿,也没太理会他在说什么,敷衍的“嗯”了一声。

    “哎呦我去,竟然连嘴都不会还了,你怕不是中邪了吧?”说着伸手摸我的额头。

    他手一碰到我,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啪”的打在他的胳膊上,疼得他一顿猛揉:“干嘛呀你?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们宿舍的人咋都这么怪怪的?”

    “什么叫我们宿舍都怪怪的?”我想在简一这儿套点消息。

    “陈芳倩怪怪的,她最近天天给我买早饭,晚上到图书馆给我送各种茶,反正就是各种……无微不至?哎呀,反正,你懂的。还有姚琪,什么鬼啊,那天你跑了之后,她也怪怪的,突然就不怎么理我了,你说我堂堂宣传部部长是欠你们的吗?”简一又习惯性的搭住我的肩膀,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消耗了太多精力,跟他争吵都觉得浪费力气,我俩就这么坐在球场边互相靠着,各自神游。

    “你怎么没打球呢?我还想过来看看呢,这个是给你的。”陈芳倩递给简一一瓶冰镇的可乐,瓶子上还挂着白色的霜,隐隐约约地冒着寒气,我莫名的抖了抖。

    “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也在,就买了一瓶。”芳倩不好意思的跟我解释。简一倒是利索地把可乐递给我:“来来来,你喝你喝。”

    我连忙躲开:“别别别,喝不起喝不起。”

    姚琪出现的极是时候:“你喝吧,她喝这个,她最近上火。”姚琪递给一瓶蜂蜜柚子,坏笑着跟简一说。又转头瞥了我一眼:“去吃饭吧,你最近好像都不咋饿啊,是身体长完了吗?”

    我一听,赶紧借坡下驴溜之大吉:“我们先走了,你们慢聊。“

    路上我问姚琪:“你们部长说你最近都怪怪的,你最近为啥不理他?”其实我也觉得姚琪最近有点怪,到也说不上来啥,就是觉得她最近跟我说话老是酸酸的,可我死活想不起哪里得罪了她。

    “我不理他?你为什么不问陈芳倩为啥对他这么好?”姚琪突然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我,眼神透着愤怒,像是能穿透我的身体直接击中心脏。天台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姚琪,但是此刻我有种她什么都知道的感觉,让我隐隐的心虚。

    我连忙若无其事的打趣:“这有啥好问的,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呗!不是,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又不是你男朋友,你管人俩呢!”

    姚琪眼睛里突然有点哀伤,眼神散开再凝聚,像冬天里飘飘洒洒的雪,飘落的时候散落一地,再一片片收集起来凝聚成一股寒冷的风,拂过你的每一寸肌肤,冰寒彻骨:“是啊,我管得了谁呢?”默然转身。

    “诶,所以你也喜欢简一是吗?”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我是没长脑子吗?

    “简一?哼!“姚琪冷笑了一声:”你关心的人是不是太多了?”这回真的走了,头都没回。

    晚上我找了个没人的教室,坐在里面发呆,我不明白姚琪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到底哪儿错了?

    “你在这儿干嘛?”是陈芳倩,看到我发呆过来打个招呼。

    “修行。”我开了个玩笑岔开话题:“你最近状态不错啊,怎么?跟简一成了?”

    “没有,那天你走了以后,我在房檐上坐着,我看到了我爸妈,我哥哥,简一,你,姚琪,江海……一直在我面前闪过,我想了很久很久,我觉得你说的对,我身边有很多对我好的人,很多人值得我好好的活着,还有简一,我对他好是因为我喜欢,不是为了什么,对他好会让我开心。虽然我知道他最后可能也不会选择我,可是有人告诉我,感情不是交易,不能等价交换。”她笑得明媚。我也笑了,还是小白兔就好。“你知道吗?那天如果我想不通我可能就跳下来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跳空了一拍,惊恐地看着她,她微笑着抱抱我:“谢谢你,我是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我会开开心心的活下去的。像你一样,洒脱的活下去。”我还没从受宠若惊中走出来,陈芳倩已经走出了教室,潇洒坚定。

    “洒脱?”我自言自语。

    “你怎么在这儿?”简一的声音:“自己跑这儿坐着,有啥想不开的,说出来哥帮你分析分析?“

    我一阵心烦,这大晚上找个没人的地方咋就这么难:“你怎么在这儿?“

    “陈芳倩说的,姚琪说你俩吵架了?”他问。

    “没吵架!我说你跟我们宿舍的人还挺熟的哈!”我厌恶。

    “还行还行,人格魅力吧。”他嬉皮笑脸,我反倒没什么心情跟他斗嘴,他接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简一吗?因为我爸妈说,人活着有很多事要做,很多责任要背,很多人要照顾,既然姓了简,那就活的简单点,一辈子做好一件事,照顾好一个人就可以了,简简单单的就好了。”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睛弯成了月亮,柔柔的据着一捧月光。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他,很安静:“姚琪喜欢你吧?还有芳倩?”

    他愣了一下:“姚琪有喜欢的人了,我也有。”

    “姚琪喜欢的不是你?是那个江海吗?”我紧张的从桌子上弹起来,今晚收获的意外太多,我有点消化不良。

    简一抿抿嘴唇:“该说的时候她自然会说的。”说着揉了揉我的头:“姚琪特别好,对你也好,可是人都是很奇怪的动物,喜欢因为习以为常就视而不见。走吧,要熄灯了送你回宿舍,好好睡一觉,就都过去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场雨,空气里散落着小小的水珠,包裹着泥土的气息,微风带着它们细细密密地划过肌肤,雨夜微凉,简一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身上,顺势揽着我,衣服上有他的味道,很干静的香皂味儿,突然就觉得很安心,突然就觉得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烦心。

    接下来的几天,姚琪没有主动跟我讲过话,没有帮我打过饭,没有来看过我打球,没有帮我做过笔记……就算是我主动搭话的时候,她也只是嗯啊的回应几句便不再多说,我连求一个原因的机会都没有。

    倒是芳倩帮简一买早饭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一份,给简一送水的时候顺便帮我买一瓶,简一受的倒是不情不愿:“你天天这么拿人家东西,你不亏心吗?”

    “不亏心啊。我跟你可不一样,我给了钱的。”我看着简一错愕的脸大笑。

    “那我怎么办?拿吧占人家便宜,不拿吧她又天天磨着你。”简一叹了口气。

    “实在不行你就从了她吧,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卖身抵债吧。”我调侃。

    “你信不信我抽死你,这样,你替我劝劝她,不行我也可以给钱。”简一拉着我小声说。

    “我为什么要替你劝她,我就觉得芳倩挺好的,哪配不上你啊?”我不屑。

    “我再说一次,我有……”

    “喜欢的人了。翻来覆去这一句,你喜欢的人搭理你了吗?人,要向前看。”我揽过他的脖子,指向远方。

    “据我所知姚琪还没搭理你吧?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开导开导她呢?”简一抠着指甲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成交!”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握了握。

    “对了,我提醒你一下,别在姚琪面前老提陈芳倩,最好也别对她太好。”简一种重重的握了一下我的手。

    “为什么?”我追问。

    “天机不可泄露。”简一仰望天空回答。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