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旧事重提

    更新时间:2018-09-11 07:00:00本章字数:3193字

    进了家门连头都不敢抬,老妈做了一桌子菜,好大的阵仗,客厅里老舅跟老爸正坐着喝茶,挨个问安以后,老爸铁青着脸问:“上次你同学被小混混打,你不是说跟你没关系吗?”

    旧事重提?这事不是翻篇儿了吗?老舅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咬牙死撑:“跟我没关系啊,我就是替朋友问问。”

    “是是是,跟她没啥关系,是那几个……”老舅想替我辩解,被老爸硬生生地打断:“你别说话,要不是她招惹那几个小混混,能连累人孩子挨打?”

    “我冤枉啊!这回真不是我,是他们先惹我的!”我辩解。

    “你站起来,我送你去学跆拳道的时候跟你说过什么?”老爸厉声问。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没本事才有脾气。”我站在一边,小心的答复这句我从小到大念了无数遍的话。

    我脾气急,特别容易发火,小的时候,遇见不公平的事就喜欢出头,三天两头的跟人打架,后来就被送去学了跆拳道,练了跆拳道以后不但没有修身养性,反而变本加厉,爸妈陪了不少不是,终于在我打破了一个孩子的头以后,老爸爆发了,用皮带狠狠的抽了我一顿,满地打滚的那种,身上的皮带印子足足半个月才好,打完以后让我跪在墙边,然后丢给了我这句话,让我想明白了再起来,那年我9岁。

    “你如果能忍过去,你那个同学就不会挨打。”老爸说,“你给我去那边站着,想明白了再吃饭。”

    我退到墙边站好,先是生气,随着体力的消耗,气儿也慢慢消了,加上饭菜的香气,几乎快要承认错误了,这是老爸的惯用手段。正咽着口水,老舅凑了过来:“之前你妈问过一回,没说有你的事儿,你爸这回不知道哪听来的,你赶紧认个错,吃饭去吧。”

    我说上回咋跟没事儿似的,我喊道:“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知道错了?1000字检讨,还有给那个孩子送点东西,道个歉。”老爸冷冷地说。

    “不用道歉了,他是师傅的师侄。”我继续喊着回话。

    “那正好,哪天喊你师傅他们一起吃个饭吧,你先过来吃饭。”老爸发了话,我赶紧跑过去开饭。

    “你脸怎么了?你是不是喝酒了?”屁股还没坐稳,老妈又突然发难。

    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忘了这茬:“没有,前两天过敏。”我装的若无其事。

    老妈抬起我的脸看看:“脑袋呢?也是过敏?”

    “打球摔的,都快好了。”我从小受伤不断,这点伤太正常了,看着老妈一脸的怀疑,我接着说:“哎呦,全市各大医院遍布您的眼线,我要是有事儿你不是早就听到风了。”

    老妈想了想,转身给我盛汤去了。呵呵,老子进医院的时候肿的跟猪头似的,还全身紫红认得出来我才怪。

    这事过去才没几天,老爸就电话催了好几次,问什么时候约简一吃饭,我嘴上答应的痛快,一次也没约过,都借口说简一有事给推掉了。

    终于老爸来电话喊晚上吃饭,居然约的是家酒楼,这排场很正式啊,进了包厢师傅和简一都在,还有老舅作陪,我是最后一个到的,老爸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在外人面前数落我,虽然来晚了,他也没说什么,让我坐在了师傅身边。

    菜齐了,老爸端着酒杯跟师傅喝了起来,还不时的询问一下简一的情况,不得不说简一这厮深谙人情世故,颇得长辈的欢心。

    老爸说:“简一啊,学校事情这么多吗?让李夕喊你这么多次都没时间,我看我家李夕天天闲的不行。”

    简一跟我对视一眼,我暗道不好,这是要露馅儿啊,算他还讲义气,回话说:“我下学年要去实习了,学生会还有学校好多事情要安排,时间就挺紧张的,对不住啊,叔叔,这杯我干了,给您陪个不是。”说完一饮而尽。

    老爸是乐得合不拢嘴,连忙说:“呦呦,这孩子,实在。上次李夕连累你挨打的事儿,叔叔也跟你打个歉。李夕,你表个态。”

    一口肉差点没噎死,这都哪辈子的事儿了,表什么态啊。老爸瞪着我,简一则一脸傲娇,我端着杯子站起来:“嗯……那个,上次的事儿,不好意思了!”

    简一假惺惺的端着杯子,脸上乐开了花:“小事儿小事儿,别放心上。”

    吃完饭,我骑上车准备回学校,简一屁股坐在了后座上:“走走走,顺路。”

    “我顺你大爷!下去!你还要不要点脸了?”我推搡他。

    这货回头喊了一句:“叔叔阿姨,师伯,李夕载我回学校了,我们先走了哈。”

    老爸摆摆手:“走吧走吧,路上慢点。”

    我气的猛踩车子,简一猝不及防,连忙抓着我的腰,一把实实在在的痒痒肉:“我靠!”车还没出酒楼大门就摔在了水泥地上,简一摔成什么样我不知道,我是没啥大事,但就是死赖在地上不起来,简一看我不动,连忙起来扶我,长辈们也一路小跑聚了过来。

    我扶着腰摆摆手:“没事没事,他抓我腰上了。”

    师傅上去就给了简一一脚,结结实实的一个鞋印子:“那是能随便抓的吗?”

    简一脸都憋红了,慌忙摆手:“没有没有,她骑太猛我一下没坐稳,我不是故意的,叔叔阿姨,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老妈扶着我:“怎么样?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这种时候不睬他两脚,我都对不起自己,我跨上自行车跟简一说:“没事没事,上车送你回学校,哎呦。”我继续装作受伤。

    “你下来,你下来,我来骑。”简一赶紧把我掺到后座,又对我妈说:“阿姨,我送她回去,我们先走了哈,对不住了。”

    “你们慢点,不行就打个车吧。”老妈在身后喊,我们已经骑了出去。

    看着简一汗流浃背,我心里满是阳光灿烂,乐出了一片葵花田。

    简一一直把我送到宿舍楼下,一群女生看向我们,窃窃私语,他下车问:“你要不要去医务室?”

    我继续装:“不去了,上去躺会就行。”

    他点点头,交代了几句就走了。陈芳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你们俩为啥一起回来啊?”

    “我从家回来,他是路上捡的,别瞎想啊。”说完溜之大吉。

    古人云:三个女人一台戏。女生宿舍就是一出空间绝后的大型现代校园情感偶像狗血连续剧,还是不带剧终的那种。

    转眼大一就结束了,考试完后又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简一意外的约我和姚琪吃饭,没错,就我俩,动机十分诡秘。

    他没有选学校附近,而是选了个市区的馆子,开了几瓶啤酒,自己满上,喝了几杯以后说:“我暑假就要去实习了,哥要走了。”

    姚琪问:“去哪儿?已经联系好了吗?”

    简一点点头:“嗯,哥是什么人啊,简历一出去都抢的好嘛!我先去上海的一家事务所看看,来,敬哥哥一杯。”姚琪给自己倒了杯啤酒,陪简一喝了几口,自从我上次过敏以后,姚琪是不再让我碰一点酒的,我喝着汽水看他俩干杯。

    眼看着几瓶酒见了底,简一已经有点吐字不清,他指着我问:“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

    “不是报道那次吗?”我反问。

    他一摆手,差点趴在了桌子上:“不是,那次是第一次确认你是女的,哈哈哈。”他打了个酒嗝继续说:“两年前,我就见过你,那年我刚大一,刚来这儿,有一次坐车,有个人偷我的钱包,记不记得?就是你把他抓住的。”

    我努力回忆,好像是有这么件事儿,但是打的架实在太多,具体的实在是想不起来。

    简一坐到我身边,搭着我的肩膀继续说:“那时候小偷想削你,我还想去搭把手呢,就看见你一脚把他踢翻了摁在地上,我当时就觉得这小子不赖啊,但是听你说话吧又觉得你是个女孩,反正就是觉得你特别有意思。”

    姚琪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看着我们傻乐:“嘿嘿,我知道我知道,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特别帅。”

    “对,特别帅。”简一说着揉揉我的头附和,“后来我在校门口迎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你了,一路跟着你们,我就想看看你是男是女,哈哈哈。”

    “对对对,我当时知道她是女的,我都惊了,这女的身材也太差了吧,哈哈哈哈。”姚琪开始撒酒疯,只能怪我自己交友不慎,生无可恋。

    简一跟着起哄:“超级差,哈哈哈,但我就是觉得你特别,特别特别,跟你吵架我都特别开心,我就是特别想见到你,特别想跟你在一起,哥要走啦,没机会啦。”然后我看着他偷偷的擦掉眼泪,姚琪已经睡着了。

    看着已经睡熟的姚琪,想岔开话题,偷偷问简一:“你就不跟姚琪说说话?你跟我撂句实话,她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你?”

    “不喜欢,不喜欢,不是我,不是。”简一说话已经开始含糊,身子摇摇晃晃,眼睛都快闭上了。

    我赶紧摇醒他:“你知道的挺多啊,说说呗。”

    简一眯着眼睛,含含糊糊:“不说,不能说,发过誓的。”然后就彻底睡了过去。

    时间就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会带给你一些东西,也带走一些东西,可是失去了那些拥有的东西,生活也并不会回归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