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恋爱

    更新时间:2018-10-03 07:00:00本章字数:3121字

    “姚琪,快快快,楼下有个帅哥送你的,那人是谁啊?是我们学校的吗?好帅啊!”刚回宿舍,隔壁的小札就抱着一大束玫瑰冲进来,举着玫瑰塞给姚琪,追着问了一大串问题。

    “这个是送我的?”姚琪疑惑的问。

    “是啊,那帅哥还在楼下等着呢,你要不要下去看看?”小札满脸期待。

    “我下去看看。”姚琪回头就把玫瑰塞给了我,下楼去了。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玫瑰炸弹中没回过神来,姚琪已经夺门而出,我甩下玫瑰跟了出去,我到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挖墙角挖到了老子头上。我尾随姚琪,远远的躲在楼梯口,宿舍门口停着一辆大红色牧马人,敞着篷子,一个男生盘腿坐在车前盖儿上,面向宿舍大门,带着墨镜,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头发不长但打理的整齐,几缕散碎的头发掉在额前,穿着白色T恤,能隐约看到衣服上的素色印花,浅蓝色牛仔裤,一双帆布鞋,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简单干净,有着简一的影子,好感度顿时提升了不少。

    见到姚琪过去,他马上摘了墨镜从车上跳下来,挂了一脸的笑容,眼睛弯弯亮亮的,露出一排漂亮的牙齿。姚琪似乎跟他很是熟络,两个人站在那儿就聊了起来,引得进进出出的女生纷纷侧目,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在窃窃私语:“那个男生是谁啊?好帅啊。”“看着姚琪平时不怎么说话,不声不响的找了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我听得一阵心烦。

    姚琪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突然跑了回来,我在拐角处一把拉住她,把她吓了一跳:“你躲这儿干什么?吓死我了。”

    “那男的是谁?你跟他很熟啊?”我抓着她的胳膊问。

    “撒手,疼!”说着挣扎了一下,我才意识到用力过猛松了手。“他叫穆皓,是我们酒吧的老板。”

    “老板?他几岁啊,就当老板?”我惊讶。

    “是不大,才24,他自己有个投资公司,他爸也是做生意的,有钱呗。”姚琪边解释边拉着我往宿舍走。

    “诶?不是,他是在追你吗?”我突然意识到我跑偏了,赶紧问回正题。

    姚琪低着头,没有说话,良久才回道:“我们在一起了。”

    晴天霹雳!我的小姚琪就这么被人扔根骨头就牵走了吗?那一瞬间眼盲耳鸣,连世界都停住了,自己花尽心思养大的小兔子突然被人做成了干锅,这兔子还告诉你它是自愿的。

    “喂,喂,你想什么呢?”姚琪推了推我,“穆皓是来接我上班的,我收拾一下就走了哈。今天不回来了,你摆平楼妈。”

    “哦。”我目光呆滞,大脑放空,已经当机了。看着姚琪出门我才想起来追出去:“我也要去。”死皮赖脸的跟着姚琪上了车,坐在了副驾上。

    “你叫穆皓是吧?”我冷眼打量着他,没好气的问。

    “是,你是李夕?”他礼貌的微笑,我点点头,他继续说:“我家姚琪经常提到你。”

    “你家?”我重复着这个词看向姚琪,她脸色骤变,隐隐的打了个寒颤。“感情不错啊,你俩谈多久了?”

    “没多久,刚谈。”姚琪抢着说。

    我看了姚琪一眼,这里肯定有猫腻,我又问:“穆皓,你怎么追上我家姚琪的?”重点强调“我家”,宣示主权不能示弱。

    “就···”

    “你别说话,我问穆皓呢,谈恋爱不上报家长,回去再跟你算账。”我打断姚琪的话,看着穆皓等他回答。

    穆皓笑的更开心了,露出一排大白牙,说:“你还真是挺好玩的,姚琪老是提起你,说你很照顾她,我还想着哪天请你吃饭,好好感谢感谢。”

    “自己家的娃自己疼,不用谢,先回答我问题。”我盯着他毫不妥协。

    “我追了很久呢,又送花又放炮的,要不是上次帮她挡了一下子,她到现在都不松口呢。”他笑着看向后视镜,姚琪红着脸低着头。

    说话间到了酒吧,酒吧还没开门,一进门就听着服务员此起彼落的问好声:“老板,老板娘好!”姚琪一脸的尴尬,不停的摆手,穆皓到是一脸的享受。

    我一屁股坐到了吧台,看着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开门。那天跟我打听姚琪的小哥在吧台里认真的擦着杯子,我把他叫过来要了杯果汁,小声打听:“你不是要追姚琪吗?你这啥情况?”

    他抬眼瞟了一眼穆皓,说:“我跟人家哪比的起,人家爸可是大老板,公司都开到北上广了,我们这些都是小喽啰。”我暗笑,很有自知之明嘛。

    “那你知道他俩怎么好上的吗?”我继续试探。

    “你不是姚琪好朋友吗?你咋会不知道。”他眼里透着惊讶和警惕。

    我喝了口果汁安抚他说:“自从她来这儿打工,我见她还没你多,我这不还没来得及问吗?”

    看着他镇定了很多,说:“他俩好一阵子了,上个月吧,店里来了几个外国人,你说咱这小地方啥时候来过外国人,我们没一个听懂人家说啥的,姚琪过去就跟人家聊上了,最后人还给了不少小费。你们混文凭的都这么厉害吗?”我低头偷笑了一下没回答,他继续说:“就那次老板看见了,还开会夸了她,后来老板就老到店里来,以前一个月都不来一次,现在没事就来跟姚琪聊两句,我们老板也是留学回来的,在美国读了个什么什么学院,他俩每次都聊得特开心,开始大家只觉得老板喜欢她,后来老板就开始给姚琪送东西,什么进口的巧克力啊,小娃娃啊,小首饰什么的。”

    “她都收啦?”我惊讶的问,这可不像姚琪的风格。

    “开始没收,后来不知道老板咋跟她说的,就收了,收了就都给了我们。那时候老板还是一厢情愿。”说着他把擦好的杯子一个个摆回去,开始摆弄酒瓶,“有天来了几个人,喝多了,非要拉着姚琪跟他们喝一杯,姚琪开始不同意,后来硬着头皮就喝了一杯,喝完就更不得了了,这伙人非要姚琪陪着喝,老板看见了,就过去护着姚琪,还跟客人吵了起来,被砸了一酒瓶,当时那血流的,我们赶紧上去帮忙,最后还报了警,那之后他俩好像就好上了。”哼,我就说这么龙蛇混杂的地方肯定没好事。

    姚琪换完衣服从里面出来:“你怎么还在这儿,道馆没课吗?”

    “等你给我个解释啊。好了这么长时间也不上报,怎么着,还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吗?”我问的横,姚琪也不怂。

    她瞪了一眼吧台那小哥,说:“上报什么?男未婚女未嫁,谈了个恋爱你还要把我上交国家不成。”

    哎呀,这小妮子是在外面混太久,越来越横了,我调侃说:“我说你这身匪气搁哪儿学的,挺横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说呢?”她看着我坏笑。

    对着姚琪真的是生不起气来:“行了,不说就不说吧,你自己小心,我去上课了。”我把杯里的果汁喝完,走到门口正遇见穆皓,让他出来聊几句。

    “你怎么追上姚琪的我不管,但是姚琪是个好姑娘,你不能欺负了她,你要只是想玩儿玩儿,就给我趁早拉倒,要让我知道她受了气,我可不管你是谁的儿子。”我说的平淡,但语气坚定。

    他笑了,伸手揉了揉我的头:“放心吧,我哪舍得欺负她。”我一把打开他的手,一个后旋踢把边上的一块破木板踢成两段,穆皓一惊,姚琪冲了出来,惊慌的看着我们。我冲他们笑笑,走了。

    一路上都在寻思着穆皓的事儿,始终不放心,给老舅打了个电话,想打听打听这人。老舅简直是江湖百晓生一样的存在,但凡在我们市能作出点儿动静的,他都能说上个一二,我一说穆皓,老舅马上就从穆老板的发家史到家族生意,活活儿的给我说了一路,总结起来就是靠山吃山,在矿产最辉煌的那几年,穆皓他爸靠着倒腾煤炭赚了点儿钱,接着就在成都投了家旅游公司和一点儿房子,随着旅游业的开发和房价的飙升,穆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穆皓是穆家的独子,这小子从小争气,学习不错,数学更是出类拔萃,高中没读完就考进了沃顿商学院,在美国待了几年,今年才刚刚回来,手里有个小投资公司,酒吧纯粹是业余爱好,他不经常回来,长期是在上海待着,现在已经慢慢的回去接手家里的生意了。

    难怪不经常到店里,不过这条件是真的不错,以姚琪现在的情况,如果他俩真能在一起,对姚琪也没啥坏处。可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姚琪至少还得一年半才能去实习,他还能在这小城里待上这么久吗?

    想着这事儿,上课的心情都没有了,打起精神上完课,再急急忙忙的往学校赶,赶在楼妈查寝前进了门,关了灯,替姚琪遮掩了过去,大二有大把的同学夜不归宿,楼妈见惯不怪,只是旁敲侧击的提醒女生得洁身自好,貌似效果也不甚理想。不过在这一点上,我对姚琪到是相当的有信心的,连换个衣服都藏着掖着的人,能浪出什么花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