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饭局

    更新时间:2018-10-04 07:00:00本章字数:3287字

    自从我知道了姚琪谈恋爱,穆皓来接姚琪吃饭总是叫上我,每次吃饭都只听到我跟穆皓吵的不可开交,姚琪只是默默的看着我们笑,吃了几次我实在是不适应饭局多了一个人,之后就总是找借口推掉,姚琪到是很明白我的心思,也就不再叫了。

    一天正在宿舍百无聊赖刷剧度日的时候,姚琪回来了。她一进门我惊讶了一下:“今天周几啊?你咋回来了?” 

    “今天周六,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又没回家。”姚琪回怼我,接着蹲到我旁边说:“我今天回来是有事求你。” 

    “呦喂,大小姐还有事求我了,来来来,说来听听。”我把笔记本一合,转过身去看着她,饶有兴致的等她继续说。

    她顺势趴在我腿上卖起了萌,看来这事儿不小,姚琪眼巴巴的看着我说:“今天晚上穆皓让我陪她去跟朋友吃个饭,好多人呢,你陪我去好不好?”

    “不好!”我果断拒绝,跟穆皓吃饭我都脑袋疼了,更别说还有他朋友。

    “求你了,人太多了,我害怕。”姚琪可怜巴巴的抱着我的腿求道。

    “这是多少人啊?把你吓成这样。”虽然她去酒吧工作以后皮了不少,但是陌生人太多,她还是犯怵,我有点动摇了。

    “反正就是很多人,你知道这种场面我不行的,你就陪我去吧,我求你了。”连撒娇都用上了,这以前可都是我干的事儿。

    最后我还是没能扛住,点头应下了。

    五点多钟穆皓的车就停到了楼下,竟然换了辆路虎,还一改往日的随意装扮,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还穿了件休闲衬衫,深咖色的休闲皮鞋擦得一尘不染,鞋带系的工工整整。看来今天这饭局真是不简单,说实话,见到穆皓的一瞬间我就想临阵脱逃了,这么大的阵仗可不是我这条破洞牛仔裤能HLOD住的。姚琪到是平静的很,傻乎乎的一路跟着我,面带微笑,从容淡然,真是佩服了这种无知无畏的精神。

    我有点心虚,调侃着打探:“呦,今天捣扯这么立整,是要跟谁吃饭啊?”

    穆皓一脸懵逼的看着我,除了最后一句,估计其它的是一个字儿都没听懂,愣了一会儿才笑着回答:“就是我的几个朋友,今天还带了几个政法界的前辈,所以想着叫你们一起吃饭,如果以后留在这儿还是很有用的。”不得不说到底是商贾之家长大的贵公子,这人脉圈子,关系脉络计算的是门儿清。

    “您老人家都穿成了这样,我俩是不是也得换身衣服啊?”输人不能输阵,死撑也得撑啊。

    “你俩还有其它衣服吗?”通过的他的表情我看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怀疑。

    “没有!”我毫不犹豫的上了车,死就死吧,反正也没别的路走了,要不是大学没有校服,我今天还真就准备穿着校服去震慑一下这群小王八蛋们:老子未成年,你动我试试!

    没有校服穿了,才发现校服是个好东西,酒说不喝就不喝,人我想怼就能怼,年轻就是比较容易被原谅。

    到了酒店,嚯!本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豪华套间,硕大硕大的桌子,稀稀拉拉的坐着6个男人,年长的不过三十五六岁,年轻的最多也不过穆皓的年纪,加上我们仨,这个能足足坐下十几人的桌子也就围了半圈都不到,这种级别的宴请如果不是老爸有重量级宾客,我家是断然不会包下这件房间的,有钱果然很任性啊。

    穆皓简单给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在座的果然都是大罗神仙,个个年轻有为,气宇不凡,不是法院,公安局就是房管局,招商办,竟然还有一个在市府办的,别人都是年纪大了往年轻了打扮,他到是个特例,面相稚嫩,偏偏要西装笔挺,西装款式也是中规中矩,举手投足更是一板一眼,虽然戴着眼镜,却挡不住眼神里的冷峻,满脸的笑意,仍旧有股拒人千里的气势。介绍到最后一位的时候穆皓卡住了,边上那个市府办叫时恒的男孩站起来介绍说:“这位是我的朋友,经侦队队长余澄。”余澄看起来不到30岁,身材健硕,衬衫的袖子被一身的肌肉蹦的略紧,却长了张瘦长的脸,颧骨微微凸起,鼻梁高挺,眼神柔和而坚毅,温润里带着点匪气,长了张刑警的脸却干了经侦的活儿。

    我们挨个打了招呼就座,姚琪悄声问:“经侦队是啥?”

    “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我压低声音说,“这一桌子人可值了老鼻子钱了。”

    服务员拿了瓶红酒上来,给穆皓看了看,他点头,我扫了一眼,红酒这东西我不懂,但是1988这个数看起来就不便宜。凉菜热菜陆陆续续摆上来,桌子大,盘子更大,菜更显得格外的精致,除了那几个有形状的鱼虾蟹鳖,其它的我也没认出来几个,管他呢,反正这帮人介绍完我就已经放弃挣扎了,就当自己是小透明,吃饱抓紧走人。服务员拿上醒好的酒,给我们挨个倒上,暗红色的液体沿着杯壁缓缓淌下,杯子闪过晶莹的光,剔透诱人。穆皓端起杯子敬酒,看来这桌酒席是他摆的了,我端起杯子小抿了一口,虽然不懂酒,入口之后有一股很强烈的灼热辛辣,但是也能感受到细腻丝滑的口感,回味还有点清新甘甜,好东西是不一样,竟然有点意犹未尽。姚琪紧张的拦住我:“你别喝了,又该过敏了。”

    我举起杯子里仅有的3cm左右的酒液,对姚琪说:“就这点,就喝这点,肯定没事。”说话间,穆皓跟余澄已经聊了起来,两个人精一个经商,旁敲侧击的打探,一个从政,装傻充愣的敷衍,竟也聊得眉开眼笑。姚琪听得入神,这群大神聊天,没有两把刷子还真就是看不懂了,别看他们都年纪不大,官场的做派到是一点不差,该说的不该说的,即使是酒过三巡,也绷着根筋,尤其是那个时恒,面面俱到却又点到即止,从头到尾都礼貌的微笑着,不留半点间隙于人。我开始还看的津津有味,渐渐的觉得脊背发凉,这群家伙比老爸那辈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酒宴热热闹闹的结束了,个个都喝了,个个都没多,我是沾酒就脸红,喝了点陈年老酒已经红到了腰,不过仅仅是发红而已,没过敏,也没喝醉,只是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这个在医学上好像是说少了种什么酶,反正就是分解不了乙醇的意思。

    姚琪就不太好了,全程都仰着脸听他们聊天,东西没怎么吃,酒估计是没少喝,加上红酒后劲儿大,现在已经有点打晃了,穆皓扶住她,说:“今天太晚了,我在这儿给你们开两间房吧?”

    我一听开房,这还了得,不管他要干什么,拒绝就对了,我一把拽过姚琪:“不用了,她跟我回家。”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可能是我反应过激,穆皓惊了一下,酒劲也有点上头,声音高了八度:“你干什么?我女朋友,你天天占着,有意思嘛你?今天她就不跟你走了,你能怎么样?”说着把姚琪抢了回去,还伸手指着我。

    所以说酒是个害人精,一瞬间我的理智完全清场,我一只手扳住他的手指,一只手拉过姚琪,一个侧踢正中穆皓的肚子,穆皓当时就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哇哇的吐开了,吓得他几个朋友齐齐上去扶着她,一面惊恐的看着我。姚琪靠在我身上看着穆皓,一言不发。

    “想占便宜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我撂下这句话带着姚琪走了。

    要不说五星级酒店就是烦,出了大门还要穿过一大片花园广场才到马路边,到这儿的计程车本来就少,这个点儿更甚,我扶着姚琪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别说车了,连个人都没有。

    “我给你们叫了酒店的车,你们等一会儿。”回头看见时恒追了出来。

    我对穆皓的朋友已经好感全无,瞪了他一眼:“不必了,我自己叫车。”一边费劲儿的扶住姚琪,一边到处找手机,姚琪就晃晃悠悠的从我肩上滑了下来。

    时恒快我一步扶住她,说:“你就别再犟了,这个点儿叫车得什么时候才能来,你还是先送她回去再说吧。”这人还真是恒定不变,劝人的话也说的冷静异常,不带半点感情,既听不出关心,也听不出厌烦,倒像是冷冷冰冰的客套话,却又觉得他是发自内心不偏不倚。

    “你多大?”话一出口他脸上现出一丝诧异,一闪而过,又回归平静,量是没想到我会没头没尾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我也是看他城府极深的样子不吐不快,不问不快。

    他竟破天荒的低头叹了口气:“二十二。”

    “二十二!靠!”我惊讶,“你是刚毕业就进了市府办吗?怎么可能?”

    他脸上挂起一丝笑意,终于有了点跟他年龄相符的嚣张自豪之气,却只淡淡的回了句:“车来了。”

    车门一开,余澄坐在里面对我们挥挥手:“上来,先送姑娘们回家,咱俩的车今晚就停这儿吧,明天再来拿。”

    时恒低头想想,也估摸着自己是开不了车了,跟我们一起上了车,虽然我不太情愿,但车毕竟是人家叫的,出于礼貌我也没多说什么。

    路上时恒向余澄打听穆皓怎么样,余澄大笑:“没事没事,大男人能有什么事儿,他几个朋友给他开了个房间,今晚就住这儿了。”转而对我说:“小姑娘厉害啊,练过吧,这一脚踢得他胆汁都吐出来了。”他大声的说笑调侃,我下意识的低头看看姚琪,已经靠在我肩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