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冷战

    更新时间:2018-10-05 07:00:00本章字数:3842字

    早晨被一阵口渴搅醒,昨天虽然酒喝的不多,但是忙了一晚上水也是没怎么喝过,想着姚琪应该更是难受,赶紧起来去看看她,一出来就看见姚琪在帮老妈端早饭上桌,看见我出来对我招招手:“你还真是会踩点,阿姨刚把早饭做好。”我应了一声,转身去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坐在桌前开吃了,我坐下抓了个包子:“嗯,一吃就知道不是你包的,昨天干嘛去了,晚上回来一个都没在。”

    老妈瞪我一眼:“昨天去你姥家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这就是你姥包的。”

    我赶紧低头喝粥,权当没有听到过电话的样子。突然想起来昨天吃饭的那一桌子人,和那个满脸稚气的时恒,问老爸说:“市府办是不是有个叫时恒的?”

    老爸喝着粥呢被我冷不丁的一问惊了一下:“是有这么个人,你怎么知道的?”

    穆皓的事儿还是别让老爸知道了,于是说:“在学校听人说的,好像挺厉害是吧?”

    老爸端起粥吹了吹,悠悠的说:“他是市府办年龄最小的,红四代,爷爷在北京是司令级的人物,叔伯舅父基本都在中央当职,他爸早些年被调到咱这儿,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回北京,几年前升职去了成都,时恒进市府办的时候刚过二十岁,所有人都觉得他是靠的家族背景。”老爸说着喝了口粥,继续道:“这孩子打小就聪明过人,连跳几级,高二的时候就参加了高考,家里本来是想让他试试,谁知这小子竟然直接考进了中央人民大学,20岁连研究生都读完了,就跑回这个小地方进了市府办,估计也是他爸授意的。”

    我还在心里捋着他的家族关系,姚琪惊叹:“哇塞,叔叔,你知道的真多!李夕,原来时恒这么小啊,我看他穿的跟个老干部一样,还以为就是看着年轻呢。”

    我赶紧瞪了一眼姚琪,老爸已经看了过来:“你们见过他?”

    “也不算见过,就是他来过学校一次。”我敷衍了一下,赶紧跟姚祈吹嘘着转移话题:“我爸厉害吧,我爷更厉害,检察院退下来了,哪天带你见见。”

    姚琪两眼冒光的直点头,吃完早饭我俩在家待了一会,临近中午姚琪接到了穆皓的电话约她吃饭,她非要拉上我一起,我说:“你是真不记得,还是装失忆?”

    “不就是踢了他一脚吗,我知道,他活该。”姚琪说的相当轻松,我对这小妮子是刮目相看,“去吃个饭呗,我让他给你道歉。”道歉?这是个好活儿,我点头应了。

    要不说穆皓是个老江湖呢,竟然还约了家西餐厅,小城本来就不大,更是没几家像样儿的西餐,这家西餐厅从装潢环境到菜品服务在我们这儿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上次过来还是占了土豪同学的光。穆皓看我进门惊讶里带了点厌恶,转瞬换上一张笑脸,很热情的招呼我俩坐下,说吃什么随便点。我也不客气,把店里最贵的菜都点了一遍,穆皓也不是缺钱的主,全程笑脸陪着,姚琪更是当做没看见,任由我点单。

    从坐下到上菜谁都没有说话,穆皓到是把姚琪伺候的无微不至,姚琪也只是笑笑没有答话。喝完汤穆皓绷不住了,问姚琪:“你昨天去哪儿睡的啊?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姚琪扬了扬下巴指指我,依旧没说话。我跟姚琪相视一笑,继续低头吃饭。

    “哎呦,你们能不能说句话啊?”穆皓哀嚎,又转头看着我:“大姐,昨天挨打的可是我,我都没说什么,你怎么还摆起架子了!”我这个来气,什么叫我摆架子,刚想开骂就看见姚琪打了个眼色,硬是用汤把到嘴边的话冲了下去。

    穆皓见这样我都不吱声,又转而求姚琪:“姑奶奶,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姚琪放下刀叉,说:“你昨天做错的事儿,是不是也该给我们道个歉?”

    “我做错事?我做错什么事啦?带你们吃饭有错啊?挨打的是我,是我好吧?”穆皓越说越激动。

    姚琪淡然的看着他,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也不讲话。穆皓从愤怒变成无奈,叹了口气说:“好吧,姑奶奶我道歉,虽然我不知道哪儿错了,我道歉。”

    “不知道哪儿错了,道什么歉?”姚琪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切着牛排,语气冷的要命,连头都没抬,这姑娘的气场是越来越强大了。

    穆皓扔了刀叉,难得的失态,靠在椅背上看着我们:“我不就说给你俩开个房间睡觉吗?怎么了?那么晚了,你又喝成这样,开个房间怎么了?昨天,是不是她,是不是她踹的我,我胆汁都吐出来了,你管过我没有?我是你男朋友好吗?”能听出来他有多生气,在拼命的压着自己的怒气,压着声音跟姚琪争辩。

    “开个房间?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弱弱的补了一句,姚琪依旧吃着牛排,没有说话。

    穆皓一听就炸了:“你闭嘴!”又转向姚琪:“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每次出来玩,就是李夕,李夕,李夕······你关心过我没有?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跟谁谈恋爱。昨天你替我说过一句话没?你连扶都没扶我一下,我就不明白了,她既然这么重要,你还找我干什么?”

    姚琪身体一震,不知道哪句话激着了她,姚琪默默的放下餐具说:“李夕,走吧,我请你吃火锅。”我一看这气氛诡异,赶紧把最后半块牛肉叼在嘴里跟姚琪走了,身后传来砸桌子的声音。

    虽然四川最不缺的就是火锅店,但是这家的生意也是不一般的火爆,好在已经过了吃饭时间,稍微等了一会就有位了,姚琪点了一堆的菜,服务员跟我们确认了三遍,我们两个人这么多菜是吃不完的,已经点的菜不能退。姚琪都无比坚定的点点头,就像刚才在西餐厅吃牛排的人不是她一样。

    菜呼啦啦的上桌,盘子叠着盘子,姚琪看起来似乎很轻松,我有点吃不准她现在的状态,试探着问:“你没事儿吧?你是准备化悲愤为食欲,然后撑死自己吗?”

    姚琪瞪我一眼:“你就想吧,我准备撑死你!”说完笑了,真的像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看着她大快朵颐,我都饿了,不自觉的就跟着吃了起来,我本就是个不敏感的人,见到吃的,大脑更是瞬间萎缩,打个喷嚏就能顺着鼻子喷出去,姚琪看我吃的欢,痴痴地笑着。

    “你看我干嘛?你是不是受刺激傻了?”她笑的坦然,我看的毛骨悚然直哆嗦。

    “你好看呗,穆皓的事儿你不用太当回事,没啥大不了的,最多也就分手呗。”姚琪边说边往嘴里塞了一块肥牛。

    我诧异,实在是想象不出这话是从姚琪嘴里说出来的,这还是那个在校门口跟人吵架都憋得脸通红的姑娘吗?还是那个跟在我后面唯唯诺诺的姑娘吗?为什么就觉得带着女流氓的气势呢?我再次试探着开口:“你跟他发展到哪一步啦?”

    她停下筷子,很认真的看着我:“恋爱不是吃饭,逛街,看电影,恋爱应该是拥抱,接吻,上床。”看着我惊呆的表情又说:“我们只到牵手!呵呵呵···”她笑得花枝乱颤,竟没有半点苦涩。

    “姚琪,你大爷!”我沉声骂了一句。

    这顿饭我们从下午两点一直吃到晚上六点,为了抢着买单她差点撕了我,她搂着我的脖子从店里出来,说是搂着不如说是她挂在我身上,我因为吃的太多挺着肚子,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一路往学校晃悠。

    “呦,两位美女散步呐?”余澄隔着老远跟我们打招呼,边上跟着个小男生。

    走近一看,这不是时恒吗?换上了运动服,抱着个篮球,说是高中生都有人信。看到我们他略带羞涩的笑笑,没有了西装革履的伪装,人似乎也跟着和善了很多。姚琪松开我的脖子,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我一边打量着时恒,一边回话:“这是准备去打球,还是打完回来了啊?”

    “准备去呢?你们这是刚吃完?”余澄看着我的肚子。

    “刚吃完午饭,消化消化食儿。”我顺势揉了揉肚子,这一路走回来,硕大的肚子已经小了一半。

    时恒听完笑出了声,鼻子好看的皱了起来,余皓也跟着笑,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儿。我看看姚琪说:“反正你今天也不准备去上班了,去玩会吧,好撑啊。”姚琪犹豫着点点头。

    跟着他们去了体育馆,竟然还预订了室内篮球场,我鄙夷的说:“就你们俩人来打什么球,练投篮吗?”

    余澄哈哈一笑:“不是还有你嘛,在这儿随便喊一嗓子就能攒出来个篮球队。”说着对着场边动员起来,还真就让他凑齐了两支队伍,姚琪虽然不会打,但是看的多啊,记个分数还是没啥问题的。

    随机分组,我跟时恒一组,余澄去了对面,余澄本来就高,加上一身的腱子肉,跟学校那些猥琐发育的男生可不一样,把我压得死死的,硬拼是一点胜算都没有,时恒看起来文质彬彬,瘦瘦弱弱,好在年轻体力好,速度快,几个球下来也算是磨合出点默契。正准备带球闪过余澄,突然左腹一阵剧痛,疼的我直接蜷缩起来躺在了地上,余澄吓坏了,趴在地上问我怎么了,姚琪也冲过来抱着我问哪里受伤了,我费劲的摆摆手:“岔气儿。”

    余澄又笑起来,和姚琪一起把我架到场边休息,因为少了一个人,余澄就说要休息休息退了下来,跟我在场边坐着看比赛,我按着肚子深呼吸,虽然经常运动的时候岔气儿,这次可能是吃的太多,严重了一点,半天缓不过。余澄拿了瓶水拧开瓶盖递给我,我接过水调侃道:“看着五大三粗的,还挺细致啊。”

    余澄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每次都是毫不吝啬的裂开大嘴,笑的很是爽朗,心无城府的样子。跟时恒比起来他就显得热情多了,也不知道这俩货是怎么玩到一块儿的。我俩在场边闲聊,可能是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傻叉学生让他比较轻松吧,到是有的没的说了不少,完全没了那天晚上的紧张劲儿。

    正聊着时恒跑过来要换他上场,时恒自己满头大汗的坐在场边喝水。我这岔气儿缓了不少,突然想要逗逗他,转身笑眯眯的盯着他看,他先是用余光瞟我两眼,最后实在忍不住扭头问我:“你看着我干嘛?”

    我拖着下巴说:“想看看小天才跟我们有啥不一样。”

    他举着水瓶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又继续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你怎么知道?”

    我回转身子,看着认真计分的姚琪,这货今天有点兴奋啊,看着看着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每次看到姚琪“冒傻气”的样子就莫名的觉得幸福,有种“得友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看的入神竟忘了回答时恒。

    他又问:“你笑什么?我很好笑吗?”看着他一脸严肃,我竟一时语塞。

    “你这混领导班子的,咋能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智商跟西装一起放家了吗?”我目不斜视的蒙混过去。

    他到很是温和的笑笑,笑的明媚干净,没有任何的防备,头一次觉得这家伙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