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挡箭牌

    更新时间:2018-10-18 23:45:58本章字数:3169字

    胡泊帮我收拾了房子,铺上毛茸茸的廉价地毯,放上二手的沙发茶几,陈帆送了我两幅挂布,帮我挂好,胡泊盯着挂布看了半天,突然跑出去,抓了一串小灯泡,用透明胶仔细的固定在墙上,通电开灯,小房间瞬间就温馨了不少。

    收拾停当,我俩摊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那面白白的墙,听着彼此的肚子咕噜噜的叫着,愣是谁都没有动。陈帆推门进来,看着我俩一副要死的样子,气得直笑:“怎么不饿死你俩!”转身就去给我俩下面去了。

    周六上课,一进教室就迎来了各色目光,我俩茫然落座,在彼此身上看了又看,确定没啥不妥,问坐在边上的吴菲什么情况,吴菲笑出了后槽牙,问:“你俩在一起啦?”与其说她是问出来的,不如说是喊出来,一见有人带头,大家呼啦一下炸了锅,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了一堆问题,我瞟了一眼林超国,这事儿准是他传的,肯定没跑。

    胡泊有点尴尬,我很大方的拉过他的胳膊:“是啊是啊,在一起啦,怎么了?是还有人须臾我的美色吗?”引来一片嘘声,笑闹了一阵,几个要好的同学非要讹我们请客吃饭,胡泊这个二货傻呵呵的就应下了。

    我小声说:“要请你请,老子可没钱。”

    胡泊拍拍我让我放心。

    晚上就见胡泊领着几个同学浩浩荡荡的进了院子,陈帆拿着锅铲怔在寒风里,颇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质。

    同学们见我也站在门外“迎接”,又哄闹起来,吴菲抓着胡泊逼问:“说,你俩在一起多久了?啥时候同居的?保密工作做挺好啊。”

    胡泊苦着脸哀求:“没同居没同居,我住这屋,这个是我表哥。”他指着陈帆介绍。

    “表哥”俩字一出口,我一个激灵,紧张的看着陈帆,他竟然笑眯眯的跟大家打招呼,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后来才知道对外他俩一直这么称呼,好让自己显得没那么特别。

    几个女生围着陈帆叽叽喳喳的直夸他帅,陈帆应对自如,没有一点初见时的扭捏瑟缩。

    今天人多,陈帆做了个羊肉锅,张罗大家坐下,几个女生边吃边夸,还不忘给陈帆夹菜,胡泊气得把那碗好好的白米饭都快捣成了浆糊,我暗地里拍拍他的腿,暗示他收敛,他却干脆的撂了蹶子,上演了一场无微不至的关怀,那表演的叫一个行云流水,天衣无缝,不停的给我夹菜,一口一个亲爱的,叫的我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下掉。

    别别扭扭的吃完这顿饭,几个女生依依不舍的走了,送她们出了门胡泊转身就板起了脸,我还不明就里,陈帆已经开口求饶,哄了半天,他愣是没松口,我见架势不对,赶忙请辞,被胡泊拦住,“不许走!在这儿陪我。”

    “明天陪行不,今天真累了。”我对陈帆使了个眼色,找了个空档偷跑了回去,胡泊想跟我回家,被陈帆一把拽住。

    我们这两间房之间是用一层青砖隔断的,隔音效果并不好,胡泊吃醋大吵的声音直刺耳膜,真没想到这孩子嗓门儿能这么大。听着胡泊无理取闹的控诉,着实为陈帆心疼了一把。刚才那顿饭吃的我神经都快绷断了,时刻留意着胡泊,生怕他一个不高兴掀了桌子,现在肚子已经打起了鼓,干脆开了包薯片窝在沙发里乐呵呵地听着他俩吵架。

    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陈帆在挨骂,全程都只听见胡泊的嚎叫,陈帆在······讲道理?

    “刚才他们围着你,你可开心了吧,嘴都咧到耳根子了!”

    “我哪有,你看你朋友来,我是不是得招待好。我不得给你撑面子吗?”

    “撑什么面子啊?你又不是我女朋友,那几个女生给你夹菜的时候,你看你笑的,哼!”

    “你看是这样,在她们眼里你跟李夕是一对,我是你表哥对不,那我对你应该是······普通好,然后李夕对你应该是特别好,是不是?”

    普通好?听着陈帆说话,我都笑得抽成一团,他俩吵了得有两袋薯片的时间,突然“啪”的一声,像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地上,然后世界归于平静。半天没有响动,我有点坐不住了,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什么情况?不是出人命了吧?”

    正准备过去敲门,就听见隐约的呻吟声,我赶紧贴紧了墙面,墙的那一边传来呻吟喘息之声,声音微弱也辨不清是谁,顿时觉得自己脸红心跳,连忙缩了回来,这俩人像知道我听墙根要给我个惩罚似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胡泊的娇喘和称赞,我只觉得喉咙发干,身上燥热,吞了吞口水,不禁想起了余澄,可能是羊肉吃得太多,狂饮了一瓶水定了定心神,拍着墙喊:“你俩再大点声,我就要过去观战啦!”隔壁瞬间没了声音,我也抓紧洗漱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就被敲门声吵醒,我刚打开门胡泊就端着早点走了进来,我脸没洗牙没刷,蓬头垢面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干嘛呀?一大早的,我脸都没洗呢?”说着重新躺回了被窝。

    “怕什么?咱俩是不洗脸也能见面的交情。”说着把我被子一掀,“起来起来,今天可是礼拜天,爷带你出去逛逛。”

    “我才不要,又当电灯泡。天天拿我当幌子,老子今天要休息,劳动人民还有双休呢,我呢,就是传说中活得不如狗的那个。”我一边抱怨一边闭着眼睛摸被子。

    胡泊干脆收了我的杯子往沙发上一扔,然后打开了窗户,我冻的一个激灵,坐起来对着胡泊大喊:“胡泊!是不是我昨天晚上搅了你俩的好事儿,你今天专门来报复我的?”

    他紧张的看看窗外,连忙关了窗户:“姑奶奶你小点声,别人可都已经起来了!”

    我指着被子:“被子还我!”他没动,我又喊:“陈帆!管好你媳妇,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把他······”一床被子压了下来,胡泊将我死死的压在了被子下面,他虽然力气不大,体重还是在的。

    “别喊了,别喊了,今天我妈来北京看我,你陪我去跟她吃个饭就行。”胡泊边说边把我从被子里扒出来。

    “你跟你妈吃饭,我去干什么?”被他这么一闹,我睡意全无,干脆起来刷牙去了。

    胡泊说:“你是我女朋友啊,你当然得去!”

    一口水差点没呛死,“咳咳,我去······咳咳······你大爷,你妈怎么知道的?”

    “这事儿说来话长,你就陪我去吧,我求你了,我包你一个礼拜零食。”他抱着我的肩膀哀求。

    “说来话长?那等你说明白了我再考虑吧!”我刷着牙也懒得跟他废话。

    他马上立正,站了个标准军姿一本正经地开始汇报:“报告长官,知子莫若母,我高中的时候我妈就发现了我跟陈帆的关系,做为老母亲她表示不能接受,一哭二闹三上吊逼我俩分手,我俩商议后决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次她听说陈帆也在北京,担心我俩旧情复燃,就决定赴京看我,我被逼无奈才说我有个女朋友的,汇报完毕,长官!请求支援,长官!”说着还敬了个礼。

    我吐掉漱口水问:“陈帆这么一根筋的脾气能答应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咋这么不信呢!”

    他又说:“是这样长官,那晚跟他约谈,请他考虑我的建议,他本来是不同意,决定要跟我分手的,后来打了个分手炮他就同意了,汇报完毕,长官!请求支援,长官!”

    对于他的汇报我表示震惊,一直以为是只小白兔没想到这么腹黑。我顺势洗洗脸,以显得镇定自若,说:“不去!”

    胡泊直接就跪坐在地上,抱着我的腿哭诉起来:“妹子,求求你,帮帮哥吧,哥情路坎坷,跟老陈是一步一个坎儿的走到今天,说出来都是一部血泪史,你就陪哥去吃个饭吧,哥求你了!”

    这货把整个重量都压在我腿上,我费了半天劲愣是没挪动一步,抬起手握紧拳头:“你给我撒手,再不撒手我动手了啊!快,1、2······”

    “3!你打死我吧,你不帮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装哭就算了,现在还闭着眼睛咬着嘴唇,把脸递给了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瞬间笑了场:“松开!老子去换衣服陪你赴宴。”

    这货一蹦三尺高,跳着就出门了:“打扮漂亮点啊!”

    “诶!说好的一个礼拜零食啊!今天就得兑现!”我把拖鞋朝他扔了过去。

    虽然过了十几年的假小子生活,但是这半年来也在不知不觉的去成为对方心目中的样子,白色的毛衣搭了件驼色大衣,穿上高跟长筒靴,细细地梳好头发,还画了点淡妆,胡泊在门外催了十几次之后,我才收拾好走了出来。

    一开门胡泊“哇”的惊叹一声,陈帆夹着烟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俩人瞪大眼睛看着我,胡泊率先冲过来:“哇塞,你怎么这么美,平时都没见过你穿高跟鞋,还画了妆。”

    我拍了一下他的头:“老子每天上班都这样,你每天早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当然没见过。”其实我平时上班不穿高跟鞋,因为会赶不上公交,导致挤不进地铁;也不化妆,因为会没时间吃早饭。

    陈帆看着我们笑,我问他:“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