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一夜五万

    更新时间:2018-10-21 23:02:14本章字数:3158字

    洗完热水澡,舒服的睡了下去,第二天我俩谁都没能逃过感冒的命运,我挣扎着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上班。

    下班回来去看看胡泊,我俩并排坐着,抱着纸巾擤鼻涕,嗓子已经哑的说不出话了,陈帆拿出几片药,给我俩分分,还不忘消遣:“家里好久没这么清净了。”

    几天的重感冒,让我头昏脑涨,工作效率大打折扣,同事看着心疼,都多多少少的帮我分担掉一些工作,胡律师板着脸扔给我一盒感冒冲剂,让我熬不住就回去休息。

    看吧,这个世界上温暖始终多过寒冷。我们都为了生活为了梦想努力着,及时漂泊异乡,也无比坚定的走在路上。

    “阿嚏!阿嚏!啊!”我连打两个喷嚏。

    小张抽了张纸给我:“没事吧?”

    我擤着鼻涕摇摇头。

    她拍拍我:“你咋感冒这么严重,一个礼拜了还没好。”

    我就把那晚的悲惨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谁知四面八方探出无数个脑袋。

    小乐平时就嘴快,说话都没标点符号的,这时候跟个机关枪一样:“那么晚你还回公司真可怜,胡律师看着挺好的怎么干这种事,真的是!”

    小王也附和:“是啊,让一个女孩大晚上回公司找资料,真变态。”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我一听这语气不对啊,这不是我要表述的重点,赶紧说:“没有没有,胡律师挺好的,还给我送感冒药呢。”我摇了摇手里的感冒冲剂。

    小茜拿过感冒冲剂翻看保质期,说:“还不是因为他你才重感冒的,打一巴掌给个枣呗。”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说开了,我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暗暗的想:让你嘴欠。

    晚上到家还没打开门,胡泊就冲了过来:“走走走,今天万江哥他们酒吧活动,去玩玩。”

    我累的都要吐血了,实在不想去跟他鬼混,开门进屋,踢掉鞋子窝进沙发里就再不想动了。胡泊跟了进来:“走吧,走吧,你不是一直想去嘛。阿嚏!”他揉揉鼻子。

    “我最近超级忙,好累啊,你放过我吧,找你家老陈去。”我有气无力的回答。

    “他最近也忙,今天加班呢,你陪我吧。”他开始抓着我撒娇。

    真的,一米七八的内蒙大汉对着你卖萌,简直不能忍,可又没力气跟他争:“阿嚏!你看就咱俩这状态,还是别出去嘚瑟了,而且我也不能喝酒。”

    “去吧去吧,去吧,我都答应万江哥去捧场了,今天可是专场。你不去给书晴姐捧个场吗?”他苦苦哀求。

    专场!我虽然不懂他们行业里的门道,但是也知道专场有多难,今天要是没人捧场,以后怕是再没机会了吧。于是咬牙爬起来,答应了。

    我俩到酒吧的时候座位几乎坐满了,喝酒的,划拳的,人声鼎沸,万江和书晴站在台上唱着歌。胡泊兴奋的对他们摆摆手,他俩笑着对我们点头回应。

    胡泊要了啤酒,我点了杯橙汁,环顾四周,压根就没有几个听歌的,万江哥还在卖力的唱着,突然就觉得好凄凉。胡泊到是很开心,忘着舞台跟着节奏还挥起了手,很有点小粉丝的样子。

    我俩边喝东西边打喷嚏边擤鼻涕,跟周围笑闹着的人群很是格格不入。一首歌唱完,我和胡泊拼命的鼓掌叫好,胡泊还响亮的吹了声口哨。周围的人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俩。

    第二首歌想起,胡泊叫来服务员,花了588买了一束花,让送给书晴姐。我看着他数出去的那些钱,差点就抬手给他俩嘴巴子让他清醒清醒:“你家还真是有矿啊!588!你是有病吗?”

    胡泊用力的擤个鼻涕:“是啊!我有病啊!”然后就喜滋滋的看着服务员把花送上去,得意的鼻涕都淌了下来。

    几首歌以后,万江和书晴走下台稍事休息,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胡泊把他们一顿猛夸:“万江哥,书晴姐,你俩唱的太好了,超好听。”竟是小迷妹的嘴脸。

    书晴姐把花放到他面前:“你是钱多吗?这儿的花多贵啊,你一学生,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你花这钱干啥!”

    我接话说:“没事,他家有矿!”

    胡泊飞我一记眼刀,跟书晴撒娇:“书晴姐,我是特意来给你们捧场的,你看这儿人这么多,我不得给你撑撑场面吗?”说着还靠到了书晴肩上,他最近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书晴一把推开他,看着我问:“你说说你挺好一姑娘,你都看上他啥?这磨磨唧唧的。”

    我笑着挤兑胡泊:“他家有矿啊!”

    “滚!”胡泊怒道。

    万江哥一直笑着看我们吵闹斗嘴,他跟胡泊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喋喋不休,一个惜字如金。一根烟的功夫,俩人又上了台。胡泊在台下扯着嗓子欢呼,带着浓厚的鼻音,还夹杂着喷嚏和吸鼻涕的声音。

    歌唱到一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走上台,抱着一个硕大的花篮送给书晴,书晴收了花,客气的鞠了一躬,可是我分明看到万江狠狠的眼神。

    这个半秃顶带着大金链子的胖男人估计是喝了不少,拉着书晴往台下走,书晴推脱了半天,还是跟了下去,虽然客气的笑着,但看得出极不情愿。

    洋酒这东西我不懂,但是远远的看见书晴一杯接一杯地喝,皱着眉很难受的样子。万江突然放下了吉他,冲下台拉过书晴,然后抄起一个酒瓶就砸在了胖子头上,胖子的几个朋友一愣,胖子喊了句什么,挥了挥手,几个人就挥拳冲了过去。

    我和胡泊连忙穿过人群往那儿跑,他们已经乱成了一团,有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的磁场有问题,走到哪儿都有架打。这几天生病状态不好,虽然也没费多大功夫就打趴了他们,但是明显觉得自己的力道不够。

    胖子被我这架势镇住了,半晌才捂着脑袋问:“你,你,你是要干什么?”

    出了身汗,突然就觉得神清气爽,打了几个喷嚏:“我,我不,阿嚏,干什么,拉个架,阿嚏,而已。”

    胖子看着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更懵了,完全摸不清情况:“白书晴,我这天天来给你捧场,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书晴已经有点晃悠,勉强走过来说:“王哥,对不住,王哥,俩小孩不懂事儿,您别往心里去,”说着有端起一杯酒,“哥,妹儿给你陪个不是,今天的都算我的。这个我干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孩子一般见识。”说着一饮而尽。

    胖子不依不饶:“孩子?他万江也是孩子?”说着指指头上的伤,又疼得倒吸一口气,“你说咋办吧?”

    书晴说:“王哥,我给您道歉,对不起!”一个深深的鞠躬,“王哥,您上医院,医疗费多少,我出,真对不住,万江就这臭脾气。这哥几个,也对不起了,医药费我也包了。”

    胖子生气,万江看着书晴低声下气的更生气,我则暗自心虚:怕不是惹祸了吧,这得赔多少钱啊?

    胖子冷哼一声:“你赔,你赔得起吗?我也不欺负你,我也不多要,5万块,咱这事儿就了了。”

    我一听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我混迹医院这么多年,这点伤哪用5万。书晴刚要说话。

    一直默默站着的胡泊上前一步说:“5万就5万,明天晚上你来拿钱。”这话一出,举座皆惊。连万江这么面瘫的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胖子一听也没有了借口,愤愤地说:“好,明天要是没钱我再跟你们算账。”临走又跟书晴说:“跟这么个没出息的货,你不如考虑下跟着我。”

    万江把牙咬得咯咯作响。

    今天这么一闹,怕是没有活儿可以接了。万江收拾了东西,我们扶着书晴回家。书晴已经意识模糊,万江干脆把她背在了身上。

    走了很久,万江才开口:“胡泊,那个钱我恐怕不能那么快还给你。”

    胡泊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拍拍胸口:“这事儿是我答应的,你还什么,动手的也不止你一个。”

    一听到跟钱有关,我顿时紧张起来:“你不是要让我给钱吧?我最近都没钱。”

    胡泊嫌弃的说:“最近?你啥时候有过钱?这钱爷出了,花钱买那傻子闭嘴。阿嚏”说着还掐起了腰。

    万江赶忙拒绝:“不行,这不是个小数目,不能让你出,我会慢慢还你的。”

    我帮万江把书晴往上扶了扶,说:“没事儿,他不差钱。他家······”胡泊瞪大了眼睛,我把话吞了回去。

    万江也沉默不再言语。

    把书晴送进了屋,我俩告辞出来,陈帆端着碗面在边吃边看着我们:“咋地了?”

    胡泊抢着说:“没事儿,书晴姐喝多了。你晚上没吃饭啊?”

    陈帆回:“都忙死了,哪有空吃饭!我跟你说,我今年年终奖有三万多呢。”

    胡泊欢呼:“真哒,你太厉害了,么!”直接在陈帆脸上亲了一口。陈帆笑的心满意足,也许正盘算着要怎么安排这笔奖金。

    我看在眼里,这个一挥手就没了五万块的家伙,陈帆,你要怎么养?

    转身回屋,胡泊又跟了进来,回回来我这儿都跟进自己家一样,从不敲门,要是门锁了,他就自己在窗户下的砖缝里抠钥匙,我投诉他男女有别,人家振振有词的告诉我:“我对你这类人是不会有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