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升职

    更新时间:2018-10-27 22:53:16本章字数:3068字

    刚进办公室就看见大家围成一圈,走近才看见小茜抱着一盒纸巾,哭的稀里哗啦的,眼泪带着眼线和着睫毛膏淌下来,在厚厚的粉底上留下几道泪沟。抽抽搭搭地控诉着什么。

    我小声问:“这是怎么了?”

    小乐拽了拽我,“别提了,她昨天给胡律师整理了一份委托人的资料,竟然漏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今天谈和解的时候被对方问住了,还好胡律师有准备不然当场就得完蛋。回来就被胡律师训了一顿,在这儿委屈呢。”

    小乐还是快人快语,多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一口气就说完了原委。看着同事都在安慰小茜,安慰这事儿我虽然不擅长,但是办公室政治这几个月我是学了不少,所以再不擅长还是要表态的,于是拍拍小茜的肩膀:“别难过了!”

    小茜突然就抓着我的手哭诉:“李······李夕,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你上······上次就是被他害的重感冒,我这个资料昨天······昨天做到好晚,而且今天事情都解决了,用得着这么凶······凶吗?”听着她抽抽搭搭的吐槽完,我又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些啥。

    小乐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没事儿,亲爱的,胡律师就那样别理他。”

    我正犯愁怎么抽身,胡律师站在办公室门口喊:“都干嘛呢?不用上班了吗?”众人皆惊,做鸟兽散。

    胡律师对我摆摆手:“李夕,你来一下。” 此情此景受诏于领导,心下一惊,脑子里盘算着我最近干了些什么,自从上次的事儿以后,我做事都很仔细,资料应该没出过错,也没迟交过,而且每次都会发个备份到胡律师邮箱,实在是不记得有什么问题啊。

    进了办公室:“胡律师,有什么事吗?”

    胡律师示意我坐下,说:“小茜这个事儿你知道了吧?”我点点头,他又问:“那这个事儿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这话问的,我大脑飞速运转盘算,说胡律师不对,我肯定是不敢的;说小茜不对,无疑是落井下石,人品不行。愣了一会,豁出去实话实说,爱咋咋地吧。

    我故作冷静,“胡律师,我这人也不太会说话,我就实话实说了。首先小茜资料没做好,是她工作不到位,但是我觉得小茜也挺努力的,也加班那么晚努力做完了,可能会有点错,我觉得也不能······”说到这儿,突然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太计较?太凶残?实在想不出个合适的。

    胡律师接着说:“你是觉得我太严厉了?”

    恩,好词儿。我还是虚伪的摆摆手:“也不是说严厉,就是觉得小茜也挺辛苦的。”

    胡律师叹口气:“小茜是付出了很多时间,但我要的是结果,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再多的时间精力都是浪费。而且小茜出错不是一次两次了,能力不足可以培养,态度不端正任谁也救不了。你虽然比她入行晚,但是自从上次我说过你一次,你就没有再出过差错,而且工作完成的质量非常好,这个是我认可的,现在小茜我是肯定准备换掉了,想让你去顶替她的位置,做我的专职助理,以后那些杂事你不用再做了,薪资也会相应的增加,想问下你的想法?”

    我惊呆当场,这活儿要是接了,无疑是与小茜为敌;要是不接,说实话我不甘心,而且我刚考上研究生,钱自然是多多益善的;可是还要上课做作业,我又怕时间不够用,纠结。

    我犹豫着说:“那个,胡律师,因为我刚刚考研,平时还有些课业,怕不能达到您的要求。”

    胡律师点点头说:“我知道你考研的事,但是你这段时间工作和学习不也平衡的挺好吗,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你是值得一试的。你也不用现在答复,回去想想,明天下班之前给我个答复就可以了。”我愣愣地点点头出去了。

    晚上我摊在沙发上发呆,想着今天胡律师说的事儿。

    胡泊洗完澡,见我目光呆滞,坐在我旁边把湿漉漉的头发一通乱甩,我瞪他一眼,拽过他脖子上的毛巾把水擦干,也没理他。

    胡泊搭着我的肩膀:“呦,妞儿怎么了?兴致不高啊,来,跟爷说说。”

    胡泊这家伙一共上班才俩月,能有什么好办法。陈帆从屋里走出来倒水,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叫住他说了原委,陈帆也有点左右为难。胡泊却拍着大腿说:“必须答应啊,你说你努力工作为了啥?不就是升职加薪吗?你这次不顶替她,下次也得顶替别人,而且这事儿是你领导说出来的,就算你不答应,肯定也得换别人。”

    哎呦我去,平时看着吊耳拉当,关键时刻到说的头头是道。陈帆也点头赞成。我又问:“但是我毕竟跟她是同事,有困难的时候也帮过我,人家一有麻烦你就踩着人家上去,这人品是不是有点次啊?”

    陈帆想了想说:“这倒不是人品的事儿,办公室里只要涉及到升职,就会有人看你不顺眼,尤其是那些资历老的老油条们,处处给你下马威,说你人品次不过是给自己欺负你找个借口。”看来陈帆升职到项目组长,也没少受这闲气。

    这俩货分析完,跟没说一样,我急了:“所以是干还是不干啊?人家明天等答复呢!”我一大天秤,妥妥的选择障碍,优柔寡断啊。

    胡泊刚要说话,我厉声道:“你闭嘴,我想听听陈帆的。”

    陈帆皱着眉,想了一会说:“我觉得吧,胡泊说的没错,咱这么起早贪黑不就是为了升职加薪吗?而且升职是你自己干得好,你心虚啥呢?你那同事是因为自己做错事儿,也不是你害的,你怕啥!挺直腰杆,该干嘛干嘛,咱也不欠谁的,是吧?”

    胡泊紧跟着附和:“对对对,还是我家老陈说的对,咱靠本事吃饭,怕他个锤子!”一句南腔北调的四川话,瞬间就把我和陈帆逗乐了,我心里也有了答案。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应了胡律师的安排,胡律师把我和小茜叫进办公室,让我们做工作交接,安慰了小茜几句,让她不要多想。说是让小茜做第二助理,其实就是变相降级。小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眼底里有千年寒霜,只一眼就能将我稳稳冻住,一阵恶寒直逼心底。

    胡律师当着大家的面儿,把我升做专职助理的事儿宣布了,并没有提及小茜降职的事儿,办公室里一片掌声,听得出只是出于礼貌的拍拍手,胡律师刚转身进屋,大家就都收了笑容,坐回了座位上,变脸速度这叫一个快。

    小茜坐回座位,没多一会就开始抽泣,几个同事围上去安慰。我尴尬的不行,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整整一天除了小乐跟我道了声贺,其他人愣是没理我。

    跟小茜的交接工作更是一步一个坎儿,问她的问题翻来覆去就只会回答:“资料里不是都有吗?”“自己不会看吗?”我也索性不再问她,等她把所有东西堆积在我的办公桌上和邮箱里,我默默的独自整理。办公室就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虽然有战友,但有的时候你仍然需要独自战斗。

    晚上9点多,胡律师从委托人那儿回来,看见我还在加班,走过来问:“怎么还在加班?你跟小茜交接完了吗?”

    我摇摇头:“还没有,还有些东西我要再整理一下。”

    胡律师看了看我桌面上堆积如山的资料,说:“我知道让你一个新人升职一定会有人不服,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毕竟别人的闲话不能当饭吃,对你来说没有什么营养价值。”说完在我肩上重重的捏了一下,像一个郑重的嘱托。

    不知不觉快十一点了,跟胡律师打过招呼,我赶紧收拾收拾去赶末班地铁,再晚估计就赶不上换乘了。电梯开门,王国仁站在里面,四目相对,大家都有点尴尬,硬着头皮上了电梯,对他微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么晚才下班啊?”王国仁开口。

    我回话:“今天有点忙?你也才下班?”

    他点点头,再也无话可说。

    10:55,我从电梯里冲向地铁站,不幸的是与末班地铁擦肩而过,从这里打车回家我是绝对不肯的,车费太他妈贵了。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办公室将就一晚,一辆白色轿车停在面前,车窗摇下,又是王国仁。

    “没赶上车吗?我送你吧,我顺路。”他伸手招呼。

    他竟然有车,难道家里真的是开公司的?

    我摇头:“不用了,我打车回家,我男朋友接我。”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男朋友更好使的。

    他又说:“上来吧,他在哪儿接你,我送你过去。”看我扭捏,他干脆下车,推着我往车里塞,“你还怕我卖了你不成?”我嘴里说着不好意思麻烦他,心里想的是:怕啊。

    上了车,给胡泊打了个电话:“喂,亲爱的,我没赶上地铁,搭王国仁的车回来,你到大门口接我一下吧。”

    胡泊很痛快的答应了。

    跟王国仁说了地址,车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