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差距

    更新时间:2018-10-29 23:47:04本章字数:3141字

    不知道是被人宠坏了,还是真就听不出好赖话,小王见胡律师给她“撑腰”,更加的不依不饶。

    见我道歉,哭得更凶了:“胡律师,我今天有事,让她帮个小忙,你听她说的那些话,狗仗人势。”

    胡律师眉头微皱,脸上闪现过厌恶,语气冷静,听不出喜怒:“小李话是说的过了,但是也道过谦了,你也别跟她一般见识,我昨天让你做的资料做好了吗?拿给我一下。”

    小王听到这儿,哭声一下就憋回去了一般,小声说:“还差一点,本来是想让李夕帮我做下收尾。但是······”

    胡律师厉声打断她:“我不管你们谁做的,资料昨天交给你了,今天你就应该做好了给我。这是你的工作。”

    小王小声抽泣了几声:“我现在去做。”

    胡律师冷着脸:“尽快给我。”又转身跟我说:“李夕,我让你做的资料呢?”

    我赶紧把两本资料递到胡律师手里:“文档已经发您邮箱了,这些资料已经分好类,针对疑点问题已经找当事人做了补充说明。”

    胡律师不置可否地说:“你跟我来一下。”

    这是又要挨顿骂吗?我似乎都听到了同事的窃喜声。

    胡律师绷着脸,没有一丝笑意,翻了翻资料说:“不错,很详细。工作适应的怎么样?”

    我回话:“还行吧,很多工作还不是很熟,速度有点慢。”

    胡律师头都没抬,一直翻看着资料,不时地点点头,再“啪”地一声合起资料看着我,脸上总算有了点笑意:“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受了不少委屈,可能很多事情不是你的错,但是他们毕竟是你的前辈,而且大家都是同事,我觉得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处理事情的方法。”

    我点点头,对于胡律师我还是佩服的,无论什么时候,手里有多少案子,脑子里的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思路清晰,逻辑严谨,想问题全面,喜怒不形于色的劲儿更是让我羡慕的不行,不会像我这种人,喜怒哀乐都刻在了脸上。

    从办公室出来,本来都要下班的大家,竟然都乖乖地坐在位置上,我问小乐:“你们怎么还不走?”

    小乐盯着word文档删删减减,目不斜视的回答我:“他们为啥不走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因为活儿没干完。”抬起眼皮瞟了我一眼问:“你呢?”

    我拿着几本资料在她眼前晃晃:“之前交接的资料还没看完,白天没时间,就加班整理一下喽。等我把流程处理好老子就解放了,哈哈哈。”我做了一个动感超人的招牌动作。

    小乐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我是问你进去聊的怎么样了?”

    我哦了一声:“没啥事,挺好的,就是问问我最近工作怎么样?”

    小乐点点头把声音压低说:“你今天这架吵的牛逼啊,看你平时不声不响逆来顺受的,还以为是个软柿子呢。”她说着话手却没停,还在飞快的修改着文档。

    我笑笑,我觉得胡泊有毒。

    加完班到家已经十点多了,陈帆还没回来,胡泊抱着个笔记本电脑坐在茶几上摆弄。

    我眼前一亮:“你啥时候买的电脑?”

    胡泊轻蔑的看我一眼:“爷是有钱人好吗?以为都跟你一样穷吗?”

    我也懒得理他,拿过他的电脑翻看,一个发着光的亮晶晶的苹果,赫然缺了一口。我不住称赞:“这电脑看起来挺不错啊,多少钱?贵不贵?”

    “贵!”

    “多贵?”

    “你买不起的那种贵?”

    “切,一个破电脑能有多贵,还我买不起的贵,知道姐这个月工资多少吗?说吧,多少钱”我傲娇的想炫耀。

    “九千多。”胡泊淡淡地说。

    我瞪大眼睛:“家里有矿是不一样哈。”

    在小城里,我的家境算是不错了,来到北京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算了,今天心情好,不跟他闲扯淡,去厨房盛汤。

    胡泊好奇地看着我:“捡钱啦,心情这么好,还哼上小曲儿了。”

    我把今天在办公室吵架的事告诉了他,说完又想起胡律师的交代,问胡泊说:“胡律师说我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对,你觉得有啥问题?”

    胡泊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说:“你有啥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我小的时候看我爸做生意,如果这个人是前辈,那么不管他们多讨厌,我爸都特别客气,他说用人用长处。”

    用人用长处?我更迷茫了:“你不是让别做软柿子。”

    胡泊叹口气:“你咋这么笨,柿子只要看起来不软就可以了。你见过柿子跳起砸人,然后告诉别人我不软的吗?”

    我似乎有点懂了。

    自从上次吵过架,同事再也没有把他们的工作丢给过我,看到我也客气了很多,小王和小茜自然是不约而同的统一了战线。不过这样小家子气的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也懒得花精力在他们身上。

    随着夏天的到来,今年的设计课程已经过半,我还在一笔笔的勾画着设计稿,胡泊的电脑制图已经玩的很溜了,等老师要求电脑绘图时胡泊已经游刃有余,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们的差距。

    下班给胡泊打电话,拜托他帮我弄个电脑:“亲,亲亲,帮我想个办法啵,我需要一个电脑啊。别太贵。”

    边说边走,挂了电话,身后有个声音叫住我,回头一看,是王国仁。

    他笑着跟我打招呼:“给男朋友打电话啊?”

    我也笑笑:“是啊,学校要学电脑绘图,让他给我配个电脑。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他摇头叹气:“本来约了个客户,结果他临时有事,改约了。你呢?好长时间没遇见你了。”

    我说:“最近事情多,老加班,今天算比较早的了。”突然想起上次搭他车回家,还没有回礼,从小到大爸妈都不让我占别人半分便宜,人情不是随便能欠的。

    我试探着问他:“那你今天晚上还有事吗?上次搭你的车还没谢谢你,你要是有空的话请你吃个便饭吧。”

    他似乎有些惊讶,客气说:“顺路载你一段不用客气了。”

    我说:“你要没啥事儿就走吧,就随便吃点,我也有点饿了。”

    他犹豫了一下问:“你男朋友去吗?”

    看着他纠结的样子,莫名有点好笑:“不来,他有事要忙。”

    他像松了口气一样,点头答应了。

    我俩找了个小馆子,一个铜锅呼呼的冒着热气,羊肉切得薄薄的端上来,这种手切羊肉还是北京的好吃,虽然胡泊老说有些馆子的羊肉不正宗,我也不明白羊肉有啥正不正宗,不是正宗的羊肉就不是羊肉了吗?

    王国仁很贴心的给我打好调料,虽然我顶吃不惯这个芝麻酱蘸羊肉,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过来。

    吃了一口,羊肉的膻味儿和着芝麻酱的黏腻香气,让我这个吃四川火锅长大的孩子实在崩溃,肉在嘴里翻过来调过去的嚼了半天,死活是咽不下去。

    王国仁到是细心问:“怎么?不好吃吗?”

    我硬生生的把肉吞了下去:“没有,挺好吃的。”

    估计也是看出我脸色不对,他尴尬地问:“你是不是不吃芝麻酱?”

    我也尴尬:“不怎么吃,但是吃点也行。”

    他连忙把我的碗收了过去,重新打了一碟川味儿的调料碟给我,还连声道歉:“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四川人了,我们北京人的口味你肯定吃不惯。”

    我礼貌的笑笑,向来直爽的我居然也被社会磨圆了棱角,现在的我已经揽起了锋芒,在陌生人面前活得小心翼翼,而人们把这称之为“礼貌”。

    吃饭最大的难题就是聊天,而吃饭和聊天这两件事在我的大脑里是不兼容的,向来都只能二选一,所以如果我要跟人谈正事,是断然不会选择吃饭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我智商归零,而就目前的状况,我恐怕只能放弃吃饭了。

    我问起王国仁:“你是北京人啊?看着不像。”

    他抬起头笑了,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哪里不像?”

    停了筷子,脑子里飞快的搜索着不失体面的回答:“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打车,觉得那个师傅特别贫,跟说相声的一样,特别有意思,你吧,就是每次见你都感觉很有修养,很礼貌的样子,印象里没见你贫过。”

    他笑出了声:“那是因为咱俩还不够熟。”

    我耸耸肩:“来日方长。你现在的公司就是你爸妈的那间是吗?”无意试探,别人的事我向来也不关心。

    他换了副严肃的表情:“严格来讲是我的。”见我疑惑继续说:“我并不太认可他们的传统模式,我大学的时候很看好电商模式,就跟同学合作了这个公司,开始只是做个尝试,但是越做越觉得前景非常好,所以就坚持试一下。”

    “你不是说你爸妈让你回去接手公司吗?”我好奇。

    “是的,但是我觉得传统模式会受到电商的打压,所以他们也同意我先放手一试,如果有更好的模式,也是可以去考虑转型的。”说起公司的事他变得异常认真。

    虽然我还听不太懂他所说的“传统模式”和“电商转型”之类的话,但是隐约能感觉到他的眼界和格局是我不能想象的。

    我还在琢磨着他刚说的话,他突然问:“刚才听你说你需要台电脑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