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濒死变成小神仙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6:10本章字数:2373字

    方子音又打过来电话,她问梦羽睡觉了没有,她听到田梦羽问起谋杀老板的事情后,怎么也睡不着觉了,想再与梦羽闲聊一下。

    “如果说是谋杀的话,我越想越觉得是关征的问题”,方子音说,“她这个人,跟着老板,就有别的目的。”

    田梦羽清楚,在谋杀现场出现的人不是关征,但是她不能够给方子音讲,只能说,“关征跟着老板的时间比较长了,从我开始认识老板的时候,她就在老板左右了。”田梦羽又想起了那次在峨眉山出的车祸。

    “梦羽,你比我先到集团来,你来的时候,关征就已经跟在老板左右了?”

    “你听说过我被车撞死那件事没有?”田梦羽问方子音,“你猜,那次撞上我的,是谁坐的出租车?”

    方子音听田梦羽说起过车祸的事,她知道,田梦羽一般不向别人讲车祸这事。因为这关系到方方面面,若不是很好的朋友,梦羽无论如何也不会向她透半个字。今天,梦羽问到车祸之事,方子音也想听个仔细。

    “就是你认识老板以前出的那场车祸?”方子音随口问到。

    “你咒我呀,我还能遇上几次车祸,还能死几回?鬼丫头!”梦羽也顺口骂到,“那次车祸要不是遇上老板,我早就到月亮上去了。”梦羽不想说下地狱见阎王去了,要说升天堂吧,她还没有信奉西方的基督教。

    “我听你说起过那场夺命车祸。当老板救你时,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

    “那你后来怎么知道是老板救你的?”

    “子音,你觉得奇怪不,从那次车祸以后,我就有了特异思维中的许多能力了。”梦羽沉浸在刚才那深深的回忆之中。

    “哦,我还以为是后来参加思维科学培训班时,你才出现了那些功能呢。”方子音若有所悟,“原来是濒死以后出现的呀。那还不快说,是怎么回事。”

    “后来有了功能,我自己就能够追看到车祸当时的情景。是老板救的我……。”梦羽接着说,“那时,关征就已经跟随在老板左右了。”

    “这么说,关征也知道是老板救的你哟?那她也参加了抢救吧?”方子音听说有关征在车祸现场,更有了兴趣。

    但梦羽不想依着她的思路去回答,便简短地说,“快睡觉了吧,再讲下去,到天亮都睡不着了。”

    方子音一听又没有戏了,“梦羽,你总是吊人胃口呀,不想说就睡觉吧!”她说,“不过,我还想问你的是,既然老板能够救你,怎么不让老板救一下你的小妹?”

    这一问,田梦羽可真是睡不着觉了。

    是啊,这个问题,田梦羽不是没有想到过,不过因果报应,孽障、孽力是跟随人一辈子的,要想消除,那可不是一下子解决得了的。这是梦羽在去佛教圣地寻访中,经过那次夺命车祸以后,所感悟到的。车祸当时,田梦羽才只有19岁,大专刚毕业不久,那时年轻,能知道多少呢。

    她在那个小医院的急诊室里醒过来后,只听见出租车司机把医生找来,又找不到那中年男人和女士,急得又是直跺脚。倒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给出租车费,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这点车费比起他们的恩德来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只是他还未问及那中年男人和女士的姓名,这样的活神仙,以后总有需要求到的时候,到时候,打起灯笼都难找到呀。不过,他还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车费还没有给呀!”

    医生见到田梦羽睁开眼,甚为惊奇,以为是自己当初诊断失误,忙给梦羽仔细检查。左听右看,竟然没有一点被车撞过的痕迹,超声波和脑扫描结果,显示心脏、大脑一切正常,就连梦羽头上原来被车撞破出血的地方,也完全找不到一丁点伤口和疤痕。医生想起,他当时是翻看过梦羽的眼睛,瞳孔已经开始放大了才下的结论。现在竟然出现了奇迹。不过,究竟是奇迹还是误诊,在那群年青的小护士间,叽叽喳喳地传得五花八门,太影响他的形象了,无论如何得把这女病人留下来观察一两天情况再说。

    梦羽在那小医院里躺了两天,可把那个医院折腾够了。

    梦羽觉得,不过就是让汽车给撞了一下嘛,现在已经好端端的,啥事没有了,这医院还不让走,怎么回事?她要上峨眉山上去找长老呢,白给耽误在这医院里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还把自己的老婆叫到医院里来照顾她,上上下下地跟着,真是要命。

    出租车司机的老婆告诉梦羽,“你是让我那个背湿的(倒霉)老公撞死了的嘛,他屙了屎要我来擦沟子晒。(擦屁股)”,(四川话)“你默到起,(以为)我就想跟到你嗦,你没得事嘛,我那个背湿倒灶的(指老公)就少蹲号子,少赔钱嘛。”

    在医院的当天晚上,梦羽闭着眼睛还未睡着,突然看见眼前出现了一只牛眼睛在看着她,她吓得把眼睛睁开,什么也没有了。当她闭眼时,又看见那只牛眼睛大小的眼睛望着她,一眨一眨的在动。她吓得叫了一声。她这一叫,那个出租车司机的老婆,就得去叫值班医生来。

    另一个值班医生来了,看来看去,一切正常。就这样反复折腾了几次,值班医生不耐烦了,吼了起来,“明天去神经科检查一下!”那值班医生给值班的护士交待,“这个病人车祸后受了惊吓,今晚给她打一针镇静剂。到我办公室来拿处方!”

    田梦羽这一次看见的是那个值班医生鲜红、鲜红的心脏在跳动,但是跳动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她脱口而出地说,“医生,我没有问题。是你的心脏有毛病吧?怎么跳的一会儿快,又一会儿慢呢?”

    医生一听,愣住了。她这几天都有心率不齐的毛病,怎么让这个病人给说准了?

    田梦羽此时看见的,是那值班医生家里在办丧事,是半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又一看,是那值班医生的母亲去世了,一家人哭哭啼啼的。这一些都像是彩色电影一样在眼前播放着。

    田梦羽问值班医生,“半个月前,你母亲去世了吧?是不是这原因影响到你的心脏哟?”

    这一说,神了!值班医生惊奇异常,回答说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她今天来值班前,还服下了点药呢。

    值班医生觉得,救这个女子的人像神仙,被救的病人,也成小神仙了,怎么什么事她都知道呢?!

    这一下热闹了,这个科的,那个科的,医生、护士,都先后挤到田梦羽的病房里来看望她了。他们问这问那,有关于病情的,有关于过去的遭遇的,也有的问运气的,问调动工作的,问自己的老公还升不升官的,问发不发财的……。总之,田梦羽得不到休息。

    现在该田梦羽想自己的事了。她也想知道这场车祸是怎么回事。于是,“电影”又出现在额头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