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 章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10本章字数:1097字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的一个初秋之夜,湘西南边陲古城金石镇,河边街的木板平房里,王敏之和倪小艳仰躺在床上。倪小艳匀称而丰腴,玉峰高耸,摇着毛了边的破蒲扇,喃喃道:“弟弟新屋已经完工,等几天就要摆酒,送礼的钱在哪里?”王敏之似乎没有听见妻子的喃喃声,一只手像条蛇似的溜向那高耸的玉峰。倪小艳“哼”一声,翻转身体,横陈的背脊就像一道冰墙。

    自从瓷厂停产,倪小艳下岗,一直跟王敏之闹别扭,白天没个好脸色,晚上也不让亲近。王敏之心里烧着一团火,哧哧地冒烟,噼噼啪啪爆裂。那种焦躁,像针刺,像虫蛀,像吃了蛤蟆过敏,说不清道不明的痛和痒。突然,王敏之像支失去强力控制的弹簧,蹦了起来。他要发泄,痛快地发泄。然而,立马又瘫倒下去,胸脯急剧地起伏,难熬的痛苦将五官都扭曲了。如此反复多次,弹簧又被强力完全控制住,再也没有蹦起来。他静静地躺着,像烧红的炭窑,猛然封住窑门,一团烈焰硬生生堵在里面,慢慢地熄灭……

    “哐啷”一声门响,王敏之被惊醒。妻子赶早去贩香蕉,他也不能再睡,喊醒女儿小芹,开灯进了厨房。漱口时,牙膏瘪瘪的挤不出来,在杯子里撒了把盐,胡乱漱了。捧水洗了脸,把冷饭热了,架起铁锅来炒菜。可是,锅冒起了青烟,刺鼻的油烟四处弥漫,却没找到可炒的东西。将发红的铁锅提在手里,四处张望,目光落在旮旯里,眼睛顿然一亮。立即放下锅,走过去揭开酸罐子就抓。一只手捉鱼似的捞了半天,除了一手的白醭,只抓到一个热水瓶塞般大小的萝卜。将萝卜头洗净,拉成细丝,佐上葱子、味精、酱油,搞了一锅酸汤儿。

    王敏之给小芹盛了一碗饭,淘了酸汤送过去。小芹嘟着嘴,没有接。王敏之叹了口气,蹲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把饭吃了。然后锁了门,带女儿穿过几条狭窄阴暗臭气熏人的小巷,来到解放路。清晨的街道宽阔而温柔,车辆稀稀拉拉,多是出租的三轮摩托,偶尔一辆豪华轿车或营养良好的面包车,闲庭信步般轻悄悄地驶过。梧桐的枝叶被晨风摇曳着,树荫下,排满了卖早点和吃早点的。穿着各色校服的学生娃,背着沉甸甸的书包,握着包子或油条之类的东西边走边吃。

    小芹要吃凉拌米粉,王敏之没有同意,给买了三个包子,嘱咐小芹一直到学校去,不要在路上逗留。小芹却愣着不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怎么啦?”

    “要交五十块钱。”

    “上次不是交了五十?”

    “那是校服费,这是资料费。班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没交。”

    “你不知道问妈妈要?”

    “妈妈不给,说卖香蕉的本钱都进肚子了。”

    小芹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着泪光。王敏之口袋里只有几张零碎钞票,便对小芹说:“爸爸等两天回来一定给你钱。”

    小芹走了,望着女儿无精打采的背影,王敏之又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近年来,王敏之染上了喜欢叹气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