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全场压制

    更新时间:2018-09-07 17:53:19本章字数:3376字

    第九章 全场压制

    凌天风出手不凡,打法强势,但相比他的实力和打法,都不如他那强硬的态度。

    本来,当下局势复杂,随便换做谁,都不会在这当口站出来,强行出风头。

    谁都知道枪打出头鸟,越早上场,越容易暴露破绽,也就越容易被针对。

    而且,似凌天风这般,猖狂强硬的表现,其实很容易吸引众人的仇恨。

    但就是这般愚蠢的做法,凌天风偏就去做了,这让黑东原等人费解。

    他们甚至认为,凌天风这般急不可耐地上场,就是为了一展雄风,一鸣惊人,让别的武者刮目相看。

    但是,这其实大可不必,只要有实力,还怕出不了头吗?

    做人当隐忍低调,越深藏不露,别人就对你越发忌惮。

    对于这些人的想法,凌天风又何尝没想过,但今非昔比,凌傲天的消失,直接让整个凌家都失去了主心骨。

    这个时候,凌天风只能自己站出来。

    他不仅要展露令人吃惊的实力,还要表达出一种强硬的态度。

    他笃定,自己的表现越是狂傲,别人就会认为他越有底气,而其底气的来源,就是凌傲天。

    而当这种感觉越真切时,别人也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凌傲天虽然没露面,但仍然活得好好的,并没有出事。

    正是基于这种心理——

    凌天风一改以往的性情,他决定在武会上出尽风头,让别人误认为凌家不仅没有出事,甚至还能重新崛起的假象。

    而这一切,其实仅仅只是凌天风利用了反向思维唱空城计。

    是,凌家的实力是空虚。

    但外人都不知情,这时候,凌天风只要表现出无惧无畏的狂野,自然会打消其他势力的猜测。

    果然,场外的武者纷纷被凌天风狂猛利落的打法及目中无人的态度慑住了心神。

    没有人去想,凌天风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觉得他好强,好狂,好生猛。

    就连黑东原等人,也是出现了瞬间的失神:“凌天风什么时候这么强了?如果家主知道此事,肯定会高兴坏的。”

    至此,那些对凌天风还抱着“平庸无能”印象的武者,亦开始重新审视评估起来。

    而这时候,凌天风继续保持着高昂的战斗姿态,他战意高涨,目绽精芒。

    “铁血门的江红,他不行,现在是本少爷来守场,后天八重的,尽管来战我。”

    这话就狂得有些没边了,居然指名道姓说江红不行,指名道姓这也就罢了,偏偏前面还要带上铁血门三个字。

    一时间,铁血门的人全都坐不住了,纷纷怒目而对,就连铁血门的几个长老,都一脸恼火的迹象,恨不得将凌天风碎尸万段。

    而其他势力的武者,则是目瞠口呆,无言以对。

    见过狂的,却没见过这么狂的。

    凌天风一见众人的脸色,心里却是叫苦不迭,看似自己是爽了,但对于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却是没多少谱,眼下只得硬着头皮上,不求拿下对手,只求不输得那么惨。

    “姓凌的,我来战你,看看是你的口气大还是你的命大。”

    这时,其他势力的武者压根就没打算上来当试刀石,他们乐得看好戏呢。

    而铁血门正在气头上,他们甚至都没商量,就又走出一人,颧骨高耸,提着两根短枪,手臂似猿,长得有些过分。

    “袁仓,来得正好。”

    凌天风眉毛一掀,拖着棍就冲了上去。

    袁仓是铁血门老二,后天八重修为,仅次于陈锋,擅使双枪,出了名的狠辣。

    如果说陈锋是一柄冰刀,那这袁仓,就是一条双头毒蛇。

    据传闻,袁仓曾参与剿盗,一夜削首三十七人,甚至连小孩和女人都不放过。

    可想而知,他的心是多么地冷酷无情。

    袁仓的上场,立时就引爆了在场武者的热情,黑东原等人也全都紧张起来,生怕凌天风出事。

    而两个二级势力的九重武者万别清和黄子滔,亦是一脸凝重,他们虽修为强过袁仓,却并没有胜之的信心。

    白昆和洪东,同样很紧张。

    袁仓的狠辣是出了名的,他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打起架来就是个疯子,不要命。

    所以,这场比武,若换做他俩对付袁仓,也铁定不好受。

    秦明一见情形不对,又有别的士兵介绍,知道袁仓是个狠角色,这时也停止了吃喝,表情微微认真起来。

    至于陈锋,森寒的脸上倒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如果袁仓都拿不下凌天风,那就真是太让他失望了。

    这场比斗没有前奏,凌天风直接是拖棍杀了过去。

    轰!

    携着巨大的冲击力,凌天风长棍横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直接是朝着袁仓拦腰扫过。

    袁仓脸色一变,短枪适合横格,却不适合竖挡,凌天风的长棍又是携势而来,他根本拦不住。

    无奈之下,只得向后跃去,他有信心,只要躲过这招,后面的节奏就会掌握在自己手里。

    然而,他很快就证明自己错了。

    凌天风的棍招虽平常,但棍法却行云流水,如影随形,从一占据进攻的主动权后,就再也没停下来过,完全没有别人所说的劲力用老一说。

    面对凌天风大开大阖却又势大力沉的长棍,袁仓丧失了主动权,一直忙于防守,不断地后退。

    有时还要处理长棍挥出的真气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其击中。

    他这时才发现,凌天风的真气不仅精纯,而且雄浑,十分地难缠。

    “怎么会打成这样?”

    “你们不是说袁仓很厉害吗?不是说他不要命吗?怎么打到现在都还没还过手?”

    “天啊,袁仓居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凌天风是有多强?!”

    一时间,场外的武者纷纷热议起来,有说袁仓垃圾的,有说凌天风太强的,也有眯眼安静思考的。

    而铁血门的人,个个脸色难看得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压根不会相信会是这样的结局。

    “袁仓,你就这点能耐吗?拿出你的实力,拿出你的狠劲。”

    凌天风越打越猛,嘴里更是不闲着,不断地说着刺激袁仓的话。

    袁仓面色发苦,他吗的你还能更无耻些吗,一直采取强攻手段,都不带喘的,你要是稍微减缓下进攻节奏,看我不弄死你。

    袁仓从小到大,从没打得有这么窝囊过,即使是和陈锋切磋,也都是你来我往的,绝不至于无法还手。

    凌天风见对方心态失衡,接近崩溃,长棍舞得更是狂野起来。

    按理说,自己和袁仓的修为不相上下,但一打斗起来,却是自己占尽了上风,凌天风有些想不懂。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

    一来,棍法容易练出效果,他修炼的又是黄阶上品武技《狂蟒棍法》,威力不俗。

    二来,兵器不凡,这根玄铁齐眉棍不仅重,而且极为坚硬,仿若无坚不摧一般。

    兵器之利加上威力不凡的武技,再就是利用了长棍的优势,使得凌天风从一开局就掌控了局势。

    轰轰轰……

    也没有多余的变化,凌天风只是使用快挥,疾扫和猛劈三招,反反复复地用,将袁仓打得渐渐喘不过气来。

    上百棍后,袁仓最终力气耗尽,被一棍砸出了二十米远,伤势比江红还重,直接是昏厥了过去。

    如果有人上去查探的话,就能发现,袁仓的两柄精钢铸炼的短枪表面出现了无数裂缝,袁仓的两个虎口更是被震裂。

    解决了袁仓,凌天风也并不好过,不论是真气还是肉身力量,都消耗了大半。

    不过,他此时仍在守场,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而场外的武者,却是在此时喝彩了起来,这都是些被铁血门压迫的势力武者,如果说铁血门是刑场,那袁仓就是其中的一个刽子手。

    见到刽子手被打趴了,这些人自然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颇有种扬眉吐气的舒畅感。

    这次的喝彩,足足持续了小半响。

    至此,再也没有人敢小看凌天风,因为他们打心底认可了凌天风,肯定了他的实力。

    “父亲,你看到了吗?孩儿不是弱者,孩儿可以保护住凌家。”

    “还有谁要战我?”一阵低语后,凌天风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强势,睥睨四野。

    全场顿时陷入了沉默,最终没有人敢上场。

    开玩笑,凌天风能把袁仓压着打,那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眼见无人上场挑战自己,凌天风内心松了口气,他虽然表现地很强势,其实真正的实力并没有别人想象地那么厉害。

    “既然无人战我,那本少爷就算是守场成功了。”

    凌天风微微一笑,抬眼看向铁血门的长老,道:“凌某连胜两场,当得黄金六百两。”

    按照规矩,胜一场是黄金二百两,胜第二场则是黄金四百两,加起来就是六百两。

    铁血门的几个长老脸色难看——

    本来这次是铁血门借此耀武扬威的,却不想陡生变故,一开始就杀出个凌天风,这让他们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慢着,我还没上场呢,你就想走?”

    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却是铁血门大师兄陈锋。

    “你?哈哈,你也不够格。”凌天风哈哈一笑。

    “废话少说,你敢不敢?”陈锋激将道。

    凌天风正要答话,这时,黑东原站了起来,不无讥笑道:“原来铁血门不止强在人多势众,还强在车轮战,倒是让我等大开眼界。”

    此话一出,全场哄然。

    “是啊,凌天风已守场成功,完全可以下场,铁血门拦住不放是什么意思?”

    “好一个车轮战,照你们这个打法,就是头铁牛也扛不住,我的乖乖哟。”

    “哈哈哈,铁血门坑人不成反被坑,好玩,好玩。”

    瞬间,铁血门就完全陷入了被动。

    凌天风见此,自然是顺势下坡,今天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出手,于是道:

    “山不转水转,改日奉陪,定要好生讨教。”说着还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大庭广众之下,凌天风也真是够了,在下场前不仅放下狠话,更是做出如此不友好的动作,直让人感到他的狂已经到了无边无际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