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短兵相接

    更新时间:2018-09-09 18:00:00本章字数:3424字

    第十二章 短兵相接

    星月洒辉,张仙岭一片迷蒙夜色。

    张仙岭,是位于千机镇百余里外的一座高山,地处偏蔽,人迹罕至。

    其主峰更是地势凶险,三面险崖陡峭高耸,壁立千仞,是以别称坠骨崖。

    凌天风等人趁着月色奔行,一路之上,无人说话,大约半个时辰后,来到了一片山谷。

    “此处离张仙岭还有几里路,诸位摸过去后,务必将山脚的暗哨清理干净。”

    季林勒马吩咐后,就找了棵树把马给系上了。

    其他人见状,亦是纷纷效之,取好各自的兵器,朝前方摸去。

    这时,十七个势力也都摆开了阵形。

    四个三级势力都是单独行动,而剩余的二级势力则彼此结盟,也组成了四批。

    八批人再加上季林这批军士,个个不发一语,屏息凝气,趁黑摸到了山脚。

    大约花了一柱香的工夫,众人摸清了暗哨分布,除了已经进小屋休息的,外边共有六人,都在不同的地方。

    季林挥了下手,示意出手。

    立即就有六名先天武者,悄悄摸了过去,并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六名暗哨。

    随后几人潜入了小屋中,正休息的暗哨都没发出惨叫声就死在了睡梦里。

    本来,武者修炼真气接触到一些身体奥秘后,是具备一定的夜视功能的。

    尤其是先天武者,视力更佳,可以看清数丈内的情形。

    但这些喑哨,大多是后天五六重的武者,夜视能力不比常人强多少,所以没有及时发现有人潜入。

    解决暗哨之后,众人并没有放松,因为在山腰附近,还会有一批喑哨戒备。

    张仙岭三面高崖,而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藏在一处密林后,极为的隐蔽。

    好在这些情况在之前就被军队的人探清。

    众武者没浪费半点时间,就找到了上去的山路。

    一路飞纵,悄无声息。

    众人除了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外,就是周围的虫鸣声,至于那些容易发出撞击声响的兵器,也早就用布包了起来。

    没多久,山腰上的喑哨亦被利落解决。

    至此,事情仍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着。这让大家都稍松了口气。

    掠至山顶,众人隐藏身形,纵目观察远处的情况。

    凌天风也在认真观察。

    这时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地方隐蔽,只见盗寨所处的位置,正落在山顶形成的巨大盆地内。

    而盆地的存在,导致寨中的灯火都被周围的石墙轻易遮挡,哪怕是在夜里,都无法在山外看到火光。 

    此刻盗寨内,不少地方都有火光亮起。

    借助光亮,众人将盆地内的情况看了个大概——没有大门,没有围墙,甚至连栅栏都没有。

    盆地内的建筑存在不少,都是木石结构的房屋,大约四十多处,从距离来看,明显分成内外两环。

    很显然,住在内环的都是盗寨的重要人员,外环的则多是小喽罗这样的角色。

    高山之上,晚风阵阵,借助着呼呼风声,季林开口了。

    “你们八批人,分八个方向进攻,我会安排两名士兵跟在每批人后边督战,剩余的士兵,则守住路口,绝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

    这个攻打计划提出后,没有人表示反对。

    接下来,季林开始安排八批人的位置,凌家负责攻打的,是正南方向。

    很快,八批人迅速分散开来,来到了事先交待的位置蛰伏起来。

    而那两名尾随来的士兵,居然有秦明在内,这倒让凌天风有些出乎意外。

    只见秦明露出一脸怪笑,并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意思是不用管他。

    凌天风点点头,趁着还没进攻,再次观察起盆地南方的情况来。

    首先是外环,共有五处房屋,其中两个屋的门开着,里面传来大笑声。

    另还有一座箭塔,箭塔上夜里一般都没人,但附近正有个三人巡逻小队路过。

    内环则总共只有九处屋落,最大的那处在最中央,其他每个方向都有一座。

    凌天风看好了情况,眉头微皱,低着嗓子道:“等会大家一起行动,先解决那三个巡逻的,再一个个杀掉。”

    盗寨内共有近三百名武者,估计他们在外环要对付的,约有二十多人。

    从人数上来看,凌天风这边只有五人,大约只有对方的五分之一。

    但盗匪向来良莠不齐,实力再高也高不到哪去。

    而凌天风五人,除了一位先天武者,其他四人也都是后天九重,算得上精兵强将。

    “等下,那些盗匪发现不敌,就会逃到内环去,和里边的强者汇合。”

    “所以,要最大程度的削减外环盗匪的数量,黑叔先别出现,否则轻易就把他们吓跑了。”

    “最好黑叔先躲起来,我有信心,只要先天武者不出,我们四人都能对付。”

    凌天风言语平静,但语气中那股悍然的自信,不由让人侧目。

    黑东原闻言,也诧异地看向凌天风,完全没想到后者说得头头是道,有勇有谋。

    于是点了点头,低声道,“行。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千万别去追人,我怕到时你把自己追丢了。”

    就在这时,天空上飞起一道不太明亮的火光,这是季林发出的进攻信号。

    分处八个方向的八批人马,不由握紧了手中兵器,开始行动。

    “黑叔,你先和秦明一起在后边看着,外环的敌人交给我们就是。”

    凌天风低语一句,便和另三名凌家武者跳到了盆地内,几个兔起鹘落,很快就进入了盗寨的外环。

    “听我命令,等那三个巡逻的人到拐角时,我们再动手。”

    几人都是穿着黑衣服,脚步很轻,悄悄猫着腰来到了一处屋角。

    这时,凌天风再次扫了眼其他三人带的兵器,古胖子是柄斩刀,宋瘦子身上带着许多飞刀,手里也捏着几把,另一个黄姓大汉则是一柄青铜短矛。

    四人屏息凝气,真气贯注于双臂,身体都藏在阴影里。

    隔壁屋内的大笑声仍在传出,听内容似乎是在行酒令,里边还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几人都稍松了口气,既然喝了酒,精神怕是不会太清醒,战力也会跟着大打折扣。

    “狗*日的李浑,居然把老子带回来的女人抢走了,要不是仗着你老子是第一后天武者,老子早就揍趴你了。”

    忽一人骂骂冽冽地走来,听脚步声便知道喝醉了酒,应该是从行酒令那屋出来的。

    那人转过屋角,忽觉得尿意急不可耐,一拉裤带就要到凌天风藏着的阴影里方便。

    凌天风眼神一冷,旁边的黄姓大汉见状,身子如狸猫跃起,一柄短矛直接扎穿了那人的脖子,让其半点声音都发不出。

    短矛抽回,那人的伤口处犹自喷着血沫,眼神却迅速黯淡。

    一阵风吹来。

    “有血腥味?!”

    那三人正走到屋角,但还没现身,就闻到了风中带着的血腥味。

    三人神色一变,急步循了过来,一眼便看到阴影内正流出一滩血迹。

    顿时几人打了个冷颤,身子后退,嘴里更是大喊:“杀人了。”

    好在声音不是太大,只传到了附近几间房子,想必这三人也不想惊扰到内环的高层人物。

    一时间,附近几间屋内都传出了动静,有兵器撞击的声音发出,还有武者提声喝问,“发生什么事了?”

    凌天风叹了口气,身体第一个奔出,其余三人随后跟上,宋瘦子更是射出两柄飞刀。

    砰砰!

    飞刀被打落在地,三人见到刺客现身杀来,转身就跑,但凌天风等人修为不凡,又怎会让那只是后天五六重的巡逻武者跑掉。

    几个呼吸不到,凌天风等人就追了上去。

    凌天风凌空一棍,携带刚猛地劲力,直接一棍子砸塌了其中一人的右半身,那人顿时委顿在地。

    古胖子则在三丈之外猛地甩出那把斩刀,斩刀旋转着掠过一人的脖子,便见一颗脑袋高高跳了起来。

    黄姓大汉则大步奔飞,整个人如一头莽牛,撞了上去,直接带着短矛穿透了最后一人的身体。

    不到十息时间,这三人就接连命丧黄泉。

    咻!咻!咻!

    忽然三支利箭从身后破空而来,凌天风四人耳朵一动,都来不及转身去看,就朝一边扑跃出去。

    三支利箭走空,但是这才刚开始——

    又有箭接连射来,射地很准,直接把四人逼地不断躲藏,最后更是都逼入了阴影内。

    凌天风四人借助掩体,朝远处看去,却见一对长得很像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各持一副大弓,弦上还搭着箭。

    似乎只要他们有所异动,这箭就会毫不留情地飙射而来。

    这时,有火光照耀了过来。

    只见十几个人擎着火把提着兵器来到了那两个弓手前,其中好些人都醉眼朦胧。

    这些人一阵低语,接着就拿目光朝凌天风等人藏身的阴影处看了过来,其中一人像是地位不凡,四五十岁的样子,提了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气势惊人。

    中年人手一挥,这些人就持着兵器举着火把逼了过来。

    咻咻咻!

    宋瘦子甩出三柄飞刀,其中两柄被打飞,另一柄角度不错,刺中了一人的小腿。

    “无胆鼠辈,滚出来。”

    那中年人见状,一脸愠怒,爆喝出声。

    凌天风点了点头,与古胖子、黄姓大汉走了出去,至于宋瘦子则继续躲在阴影里,伺机下手。

    “爷爷在此,无胆退去,狗胆上来纳首。”

    凌天风一脸平静,脸上丝毫没有惧色。

    那些盗匪见只有三人,且都是后天境,也就不再担心,反而是听到了凌天风的话,都被气得脸皮抽动。

    “给我上,全宰了。”

    中年人刚发出命令,那些没醉酒和醉得不是很厉害的盗匪就全冲了出去,共有九人,但后天九重的只有一个。

    凌天风大喝一声,笑道:“来得好,正巧手痒难耐。”

    说罢,三人就主动迎上了那九人,凌天风展开狂蟒棍法,借着玄铁棍的重量,一棍横扫逼退四人,接着两记猛劈,直接将其中一名七重武者打飞。

    古胖子亦是不凡,虽然身形移动不是很灵活,但那把斩刀晃动迅速,轻易就砍下一人的胳膊。

    黄姓大汉横眉冷眼,一柄青铜短矛使得炉火纯青,且他招招致人要害,打法又猛,角度又刁钻,故而三五下就将来人逼得节节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