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五彩枯生蟒

    更新时间:2018-09-10 18:29:46本章字数:3500字

    第十五章 五彩枯生蟒

    凌天风的想法很简单,趁着对方老巢空虚,来个避实击虚,给其杀个回马枪。

    眼下张仙寨内几乎全部的盗匪都出动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杀入其老巢,必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跟随在凌天风后面的六人略微思索,很快明白了凌天风的心思,一个个恍然大悟。

    “居然可以这样?!”六人不禁感叹。

    对于凌天风的急智,众人打心底佩服。

    佩服之余,六人都打起了精神。生死在此一举,不容半点疏忽。

    七人一路飞奔,很快就来到之前的打斗处稍作整顿。

    “想必你们都弄清了我的计划,现在大家跟着我杀入里边,不要留手,杀光所有碰到的敌人就是。”

    凌天风脸色很凝重。

    此番举动,太过冒险,他也不知道后果会如何,但事已至此,已别无选择。

    黑东原六人都没思考就点头同意,毫无异议。

    一路飞奔,进入了内环,凌天风便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死人,还有些受了重伤的盗匪。

    这些人丧失了战斗力,只能在此休养治疗,有缺胳膊断腿的,也有肠肚破开的,都是重伤之人。

    当然,盗匪自不会把他们单独留在这里,而是派人留守此地,照顾这些伤患。

    留守的人数量不多,只七八个,都平常得很,其中修为最高的是个负了轻伤的先天初阶武者。

    当凌天风等人出现时,这些留守的盗匪和伤患都惊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不是都往山下逃了吗,怎么这里还有?

    面对他们的愕然与困惑,凌天风自然不会给他们解释。

    他挥手,七人便如饿狼般一拥而上,杀向了这些幸存者。

    黑东原乃先天九重武者,他冲向那个先天境盗匪,只花了数剑,就将其刺了个透心凉。

    其余的盗匪,也很快被解决,秦明更是提着柄大锤,将一人的脑袋敲碎。

    那些重伤垂死的盗匪,见此纷纷流露出绝望之色,有的更是直接闭上了眼。

    凌天风等人当然不会心慈手软,几乎连眼都不眨下,就迅速将这些人给送归西了。

    登时,除了七人外,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地尸体,浓烈的血腥味夹杂在风中,被吹向远方。

    内环共有九处屋落,除了最中间的那座仿似宫殿的屋子外,其他八处呈众星拱月般,分在八方。

    此刻外边这几处屋子里,都有女人的眼睛在偷偷看着凌天风等人,似乎很害怕。

    凌天风只瞥了一眼,就不再管那些人,当下自身都难保,他又岂会多管闲事?

    “这间房子就是大当家住的,大部分的财富应该都在这里面,我们速度快点,把里边能够带走的宝贝都带走,务必抓紧时间,等下再把这里烧了,那些盗匪发现自家失火,肯定会匆忙赶回,到时我们再趁机下山。”

    凌天风略一沉吟,便将计划和盘托出。

    六人闻言眼睛一亮,顿时觉得这计谋不错,眼里更是放出了光芒。

    凌天风首当其冲,直接一棍子砸开了那厚实的木门,其他人紧随而入。

    当几人闯入,顿时就有女子的尖叫声响起。

    宋瘦子耳朵尖,分声辨位,一把就将躲着的女人揪了出来。

    居然是两个长得不错的漂亮女人,穿着鲜艳的衣服,化着艳丽的妆容。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两个女人一脸恐惧,直接跪地求饶起来。

    凌天风摆了摆手,沉声道:“想活命,简单,只要带我们去取寨子里的宝贝就行。”

    两个女人一时间犯了难,这要是让这群人取走宝贝,两人肯定活不了,张雄楚必定做了她俩。

    见二女迟疑不决,宋瘦子直接是一把飞刀就压在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刀刃更是抵进了皮肤。

    “我数三下,三下过后不会再给机会。”

    秦明这时亦举起了那牛头大的铜锤晃了晃。

    两个女人顿时就花容失色,忙道:“不要杀我,我这就带你们去。”

    来到后堂,女人打开了墙上的几个机关,顿时就出现了一个暗门,嵌在分开的墙壁内。

    “这门我们不知道怎么打开,我那次偷看,记得寨主是在门上拍掌,各个地方都拍,足足拍了十几下,然后门就吊上去了。”

    这个暗门是道沉重的石门

    凌天风等人顿时脸色难看,恐怕不是那么好开的。

    “我来。”

    秦明举起大铜锤,双臂肌肉鼓成一块块,猛然一声低喝,便狠狠砸了下去。

    砰!

    巨响传出,石门震动,附近的墙壁和地面亦是如此。

    但石门却丝毫损伤都没有。

    众人当即阴沉着脸。

    “我来。”

    黑东原抢过大铜锤,他毕竟是先天武者,肉身力量不俗。

    砰!砰!砰!

    黑东原接连砸了十几下,但石门只是出现了裂缝。

    而那柄铜锤,却损坏得面目全非,整个都塌陷了,已然不能用。

    “怎么办?”七人陷入了焦燥。

    凌天风也十分着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那些盗匪到底什么时候归来,没有谁知道。

    这种情况,越多耽搁一秒,就越多一份危险。

    每个人额头都冒出了豆大的汗水。

    “去找,找大家伙砸开。”

    凌天风吼了一句。

    其他人立即就分了开来,凌天风则是逼问那两个女人。

    “有没有大家伙,几百斤重的那种。”

    “有,有,有。”两个女人点头如捣蒜,立即就带着凌天风来到了一个地下室。

    一打开地下室的门,顿时就有一股炎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凌天风一看,原来这是一个打造兵器的地方,有熔炉,铁锤,风箱,还有许多制造打磨兵器的工具。

    “就是这个。”

    两个女人指着角落里的一颗脑袋大的铁块。

    凌天风定睛看去。

    铁块形状较规则,像是一椭圆,表面长着一些细微繁复的纹路,更有黑色的金属光泽微微涌动着,质感十足。

    “这是什么铁?”

    凌天风低语一声,走上前俯身双手一抱,顿时双肩一沉。

    这哪里是寻常的铁块?居然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重量。

    “好家伙,这绝对是个宝贝。”

    凌天风一脸惊喜之色,就这么大一块铁,居然至少有八百斤的重量。

    他猛然提气,凭他的力量,居然有些举不起来。

    无奈之下,只得动用真气,连同肉体力量,这才勉强把它抱了起来。

    抱着铁块出了地下室,一路无法飞奔,只能小跑着返回后堂。

    其他人已将能找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仍是没有找到理想中的大家伙,都很焦虑地走动着。

    这时见凌天风抱着一铁块出现,不禁都围了上来。

    “黑叔,你试试!”

    黑东原瞥了眼铁块,不以为意地伸出手,双手在铁块上猛然一搭,然后便见他眼睛瞪圆,一脸的惊讶神情。

    “居然这么重。”

    他亦动用上了真力,这才举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黑东原忍不住问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块玄铁,不过它里面蕴含的杂质很多,剔除杂质,真正的玄铁应该没有现在的一半大。”凌天风道。

    其他人顿时眼睛一亮,这绝对是个好宝贝啊。

    如果拿它来做兵器,必将是个大杀器,一记砸下去,就是近千斤重量。

    当然,这东西是凌天风发现的,算是已经有了主人,他们是没这个福分了。

    黑东原运起浑身真力,举起铁块就朝石门疯狂砸了下去。

    砰砰砰!

    只三下猛砸,石门表面就出现了大量裂缝,再经受几击,整个石门四分五裂。

    几人面色一喜。

    忽然,女人的惨叫声传来,凌天风回头一看,却见宋瘦子搓了搓手,而那两个女人,则倒在了血泊中,胸口各插着一柄飞刀。

    “唉。”

    凌天风暗叹一声,尽管他已经决定放过这两个女人,但后者还是免不了死亡的下场。

    他没有怪宋瘦子,当前的情况不允许出现一丝纰漏,这两个女的死了总比活着让人省心。

    几人推开破碎的石门,走了进去,便见有一条台阶,台阶下方是个甬道。

    几个走到了甬道尽头,结果面前还挡着一扇铁栅门,铁条都是手臂粗的那种。

    通过铁栅门的缝隙,七人看到了里边摆放着的诸多宝贝,足足两大箱黄金,十几箱白银,还有不少的珠宝玉器,珍贵的凶兽皮毛鳞甲等材料,还有灵草丹药,闪闪发光的兵器……

    另还有一排书架,上面摆着不少书册,看样子应该是秘藉。

    只这一看,众人的呼吸都粗了不少。

    嘶嘶……

    忽然,耳里传来了让人听了难受地嘶嘶声。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条水桶粗的花蟒从宝库中的一堵墙后面爬了出来,双眼幽绿色,蛇皮色彩鲜艳,整个身子足有二十多米长,分叉的蛇信子猩红无比。

    “枯生蟒,是五彩枯生蟒。”

    黑东原面色一变,身子忍不住后退一步。

    凌天风等人闻言,亦是一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一条品阶不低的凶兽。

    关于五彩枯生蟒的介绍,凌天风曾不止一次在书上看到,据记载,此蟒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毒性十分强烈。

    “怎么办?这可不是一般的凶兽。”

    “别急,肯定有办法的。”凌天风道。

    现在宝库的铁栅门将枯生蟒和众人分隔开来,暂时还没有危险,不急着退走。

    忽然他瞥到了自己此蟒幽绿的眼睛,顿时灵机一动,忙道:“此蟒虽厉害,我们一时间很难杀死它,但它也有破绽。

    凌天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继续说道:“我们利用铁门闹出动静,将它引过来,古胖子你负责斩断蛇信子,宋瘦子你就负责用飞刀射瞎它的招子。”

    众人一听,当即同意了这套方案。

    黑东原举起铁块开始砸铁条,哐当哐当的声音响个不停。

    枯生蟒感应到动静和生物靠近的气息,就朝铁门迅速爬了过来,接着猛地扑向铁门。

    众人这时早已后退,只见枯生蟒的蛇头重重地撞在了铁栅门上,张开的血盆大口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足足四排倒钩形的牙齿显露出来,尖锐无比。

    古胖子见状,趁着蛇上下颚完全张开眼睛失去视野的时机,从侧边闪上去,手起刀落,迅速斩下了那条猩红的蛇信子。

    枯生蟒吃痛,像条件反射般缩了回去,这时宋瘦子看准时机,利落地甩出一柄飞刀,朝枯生蟒的招子射去。

    下一刻,飞刀准确地击中了枯生蟒的眼睛,血光飞溅,其痛得张嘴,庞大的身躯都缠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