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生还

    更新时间:2018-09-11 12:29:55本章字数:3262字

    第十七章 生还

    “我现在之所以还活着,不是因为我没经历过生死,反而经历的太多了,但我却越活越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运气?实力?呵呵,都不是,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因为我比别人狠,比别人更不要命。”

    “哼,说这么多干什么,是向我炫耀吗?那就大可不必,因为今天的局,不是你想掌控就掌控的。”

    凌天风虽然愤怒,但脸上却没一点畏惧,看着秦明的眼里更是有着可怜之色。

    “笑话,我怎么会掌控不了?”

    秦明冷笑。

    凌天风摇了摇头,把目光望向另一个士兵,道:“就算你俩成功拿到了这些宝物,你以为秦明会和你一起分吗?”

    “你错了,他不但什么都不分给你,反而还要杀了你。我想你应该知道,秦明是个什么样的人。”

    剩下那名士兵立即变了脸色,看向秦明,又看向凌天风,最后一句话也没说,直接退到了一个角落。

    秦明的脸阴沉下来,冷声道,“你不会真的相信这种鬼话吧,很明显这是挑拨离间,他是想分化我们两个,再逐一击破。”

    那名士兵听了,摇了摇头,咧嘴道:

    “秦明,你少忽悠老子,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吗?幸亏凌少主提醒了我,不然我就算现在活得好好的,等离开这里,还不是一样要被你杀死。”

    秦明在剿盗军内有着不小的名声,又骁勇善战,那名士兵虽同为后天九重,但离秦明还差了些实力。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秦明冷眼盯着士兵,一副怨恨之色。

    那名士兵稍一沉吟,不动声色道:“事已至此,大家已无信任可言,不是你生就是我死。所以,今天这里的结果,就看运气了。”

    他抬起手指,朝宋瘦子一指,道:“我解决他,你解决凌少主,最后剩下的两人,再一决生死。”

    “也就是说,我们四个,只有一个才能活下来。”

    此言一出,不止凌天风变色,就连秦明都愣了一下。

    “好,好。就这样,我喜欢这样的解决手段。”

    秦明大笑着。

    凌天风冷冷地看着这两人,只觉得一股浓烈而愤怒的杀意在胸腔汹涌澎湃。

    “宋哥,是我害了你。”凌天风很难受。

    “少主,不怪你,是我们自己不小心……你保重。”宋瘦子一脸惨笑,踉跄着朝外逃去。

    他断了一只臂膀,战力大打折扣,兵器又是飞刀,被近战会死得更快。

    现在,他只希望把这名士兵引开,帮凌天风拖住一些时间。

    那名士兵见此,登时就追了出去,等解决了宋瘦子,再回来坐山观虎斗。

    而五个包袱,都还在宝库中,没人敢动。

    眼见只剩下凌天风一人,秦明咧嘴笑了起来,“虽然我擅长的兵器没了,但秦某刀法也还不赖,凌少主,我劝你还是乖乖认栽吧。”

    “等杀了你,这里就全是我的了。哈哈哈,我现在都忍不住想象,十年以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成立一个二级家族,娶上十几个老婆,那日子可真惬意。”

    他直起刀,面目狰狞的扑了过来,途中手腕翻抖,斩出道道刀芒。

    凌天风之前与田无忌大战,不论是真气还是力气,到现在都没完全恢复过来,再加上一些剑伤,所以根本就不敢硬扛。

    于是身形急退,窜入了墙后的那方大洞,数次凌空跳跃,很快就来到了那方池子旁。

    池子的水全是幽绿色,甚至还不时翻滚,可想毒性是如何剧烈。

    秦明追了进来,目力贯注,就看到黑暗的空间里,凌天空正站在一方池子旁,一副嘲弄的神情。

    “死到临头,还敢顽抗,纳命来。”

    秦明不疑有诈,直接冲了上去,他大步飞奔,脚踩在地面上,地面上的坑坑洼洼有不少积水,那些地方都有或轻或重的腐蚀迹象。

    这都是枯生蟒之前弄出来的。

    凌天风之前有观察过,所以进来时就特别小心,都是选择跳跃到干净的地方。

    但秦明却没有多想,他现在急着杀掉凌天风,然后好卷东西跑路。

    忽然,秦明双脚底出现了些异样,似乎靴子被烧出洞来,接着脚底板就传来烧心的痛。

    他停住身形,低头猛然看去,当看到那正被迅速腐蚀的脚底板,登时整张脸都露出了恐惧无比的神情。

    古胖子的死亡惨状,可还在他眼前无法散去呢。

    “完了,这双脚不保。”

    一时间秦明陷入了焦灼地惶恐中。

    早已做好准备的凌天风见此,立时劈出道道棍芒,打在了池子里。

    顿时就有大量池水被震出,犹如一阵雨朝秦明那边落下。

    秦明闻听异响,急忙抬头,却见一阵阵绿色的水滴罩落,他心生不好的预感,但这时来不及后退了。

    接着,秦明就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他的整个身体,都被池水迅速腐蚀出无数的小洞,血肉模糊,死状无比惨烈。

    “秦明,你害人害己,这就是你应得的下场。”

    凌天风冷声说了一句,便小心翼翼地离开了这里。

    来到宝库,他迅速捡起五个包袱,放在了一起,然后就躲在墙后,等待着那名士兵的到来。

    他整个人像头蛰伏的毒蛇,屏息凝气,整个宝库都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没一会,就有轻微至极的脚步声传来,如果不仔细听的话,很可能就听不到。

    那脚步声在三丈外忽停了下来,似乎那名士兵在观察里边的动静,但黑暗中他根本看不了多远。

    大约听了小半响,见里边还没任何动静发出,那名士兵再次动了起来。

    估计是以为凌天风两人同归于尽了。

    但也有可能,其中一人就正在墙后埋伏着他。

    脚步悄无声息,缓缓而来,凌天风竖起耳朵计算着距离。

    “就是这时。”

    凌天风从墙后猛然窜了出来,直接一棍砸了下去。

    那名士兵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地心都狂跳起来,但还是及时举起钢刀挡住了铁棍。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铁棍携带的巨力,直接将他打地后退数步。

    凌天风得势不饶人,狂蟒棍法立即施展开来,顿时便见甬道中棍影无数,上下翻飞。

    砰砰砰!

    兵器撞击声猛然大作。

    那名士兵硬接了十几记,脸上早已变了颜色,甚至萌生退意。

    他哪会想到活着的是凌天风,而凌天风居然还有如此神力对付他。

    那秦明是吃屎的吗?

    巨大的力量砸落,这名士兵竭立抵挡着。

    但他毕竟是平民子弟,好不容易修炼到后天九重已是烧了高香了,其他方面仍多有不足。

    要是让他知道,他面前的凌天风,曾服用了一株足足五百年份的血参,还有不少的紧肌丹,蕴力丹的话,估计他早就跑了。

    凌天风光是肉身力气,就足有七八百斤,又岂是一个肉身寻常的后天武者所能媲美的。

    很快,士兵双手被震得发麻,虎口亦是裂了开来。

    砰!

    钢刀被生生砸断,接着士兵便见一道迅疾的棍影朝其脑袋砸来,他来不及闭上的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了巨大的恐惧。

    砰!

    头破血流,甚至颅骨都打碎了,死得不能再死。

    “现在,就只剩自己和黑叔了。”

    凌天风冷冷瞥了一眼,便往回走去。

    捡起五个包袱,全搭在了齐眉棍上,又将那玄铁块用厚实的兽皮包了起来,做成包袱,背在了背后。

    很快出了宝库,来到外边,从远处捡来一些火把,丢在了这间大屋里。

    接着他就朝南边跑去,由于负荷过重,只能是小跑。

    他很快就跑到了外环,忽然,他看到了那一条大蟒,对,就是那条枯生蟒。

    此蟒躺在地上,身体缠曲着,一动也不动,身上有数道可怖的剑伤,此刻仍在流着血。

    凌天风忍不住跑了过去,却看到枯生蟒蜷曲着的身体里缠着一个已不成人形的人,都变形了。

    还有大量的毒液盖在那人脸上,都腐蚀出了森森白骨,形容可怖。

    而蛇的腹部上方,则被利剑生生割出一道半米多深的一丈多长的巨大伤口,那个剑柄还露在伤口外边。

    “黑叔。”

    凌天风心口一痛,忍不住就要掉泪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黑东原竟与枯生蟒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二者竟同归于尽。

    凌天风抽泣了一声,便打起精神来。

    眼下他自身安危不测,只得收起心思,继续跑路。

    很快跳出了盆地,回头一望,便见寨子中间的那栋大屋子已火光冲天,在夜空里显得十分亮眼。

    “这东西太重了,我还是先把它藏起来。”

    凌天风解下后背的兽皮包袱,直接将其抛落高崖,随后将一些贵重且不易损毁的东西取了出来,如两柄锋利的短匕,一截枪尖,以及那些珍稀的矿石等,都放在另一个包袱里,将其掷落崖下。

    将剩余的东西都放好,凌天风便往东边的路口小心摸去。

    走了一半路途,就远远看到路口处有火把的火光出现,在火光照耀下,一大批盗匪从山路上跑了出来。

    “该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群盗匪一见是最中间的那座屋子被大火淹没,立刻变了颜色,他们可是知道,寨子里的所有好宝贝,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放在了里边。

    “快,快去救火。”

    为首那人正是陈雄楚,此刻他面沉如水,心里更是升起很不好的预感。

    虽然那些宝贝都藏得严实,但他们消失这么长时间,恐怕藏得再好也会被发现,而屋子被烧,估计那条枯生蟒也遭遇了不测。

    一群人匆匆冲入寨中。

    这时,陈雄楚脚步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

    “不好,我们被骗了,快,快去守住路口,别让任何人离开,那该死的贼子很可能还没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