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锤炼精神

    更新时间:2018-09-12 13:00:00本章字数:3403字

    第十九章 锤炼精神

    “圣心譔?!”

    飞入脑海的那些文字,恰是大陆上的人族通用文字,于脑海十分清楚地显示,就如在眼前一般。

    凌天风读着。

    半响,他就明白了金色文字是什么。

    这是一篇叫《圣心譔》的功法,而其开篇,就是介绍“灵识”的修炼方法。

    “灵识?”

    凌天风若有所思地沉吟起来。

    根据功法介绍,人有三识,分别是身识,意识以及灵识。

    身识是指身体的各种感觉,具体为触视听味嗅等。

    而意识是指人的思想,思维,想法等。

    至于灵识,却是一种特殊的能量,由强大到一定的精神之力与体内力量相结合。

    一旦灵识产生,武者就会拥有内视,外视等能力,更能施展灵识攻击,伤害他人的灵魂。

    “看起来挺厉害的样子,就不知修炼出来后,有没有这么玄?”

    凌天风顿时就对灵识修炼感兴趣了,开玩笑,能直接攻击人精神的功法,想想就让人兴奋。

    “按照功法,要修炼出灵识,首先得强大自己的精神之力,也就是武道意志。”

    而锻炼精神之力的方法,里边也介绍了不少,其原理都是锤炼人的意志。

    如雪地苦修,如在瀑布下修炼,如在水底修炼……

    简而言之,就是让修炼过程中产生足够的痛苦刺激人的精神,以提高忍耐上限。

    当然,这些借助外力的刺激,都只是下下策。

    文字里还提到,如果能够直接借助精神威压来修炼,那效果会更好。

    “确实剖析地有道理,要不我试一试。”

    将灵识的修炼原理领悟明白后,凌天风眼睛都发亮,大有跃跃欲试的想法。

    再想起自己之前的修炼经验,其实也没有多大不同,只是需要在修炼时融入自身精神就可以了。

    当然,还要有足够的痛苦去刺激精神。

    出了宝库,凌天风用细绳系住心形宝玉,又挂在了脖子上,顿时心境就变得宁静详和了。

    再加上现在心里轻松,凌天风坐着坐着就有了倦意,随后上了床,眼皮一搭就睡着了。

    这一觉,凌天风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精神完全放开,一点都没有紧崩,只觉得十分的舒适,那些倦意疲劳等,都在迅速地消失。

    不过,这一觉他并没睡多长时间,天还没亮,他就醒了,估摸下时间,居然只过去了一个时辰。

    虽然睡眠时间严重不足,但睡眠质量却提升了不知多少倍,他一点都没感觉到疲惫,就连身上的那些伤口都恢复地快了不少。

    浑身从里到外地无比清爽,连思维都变得清晰许多,凌天风只觉得自己十分地精神,十分地清醒,似乎就连理解领悟能力都提升了。

    “好爽啊……”

    都不禁发出感叹的凌天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居然如此神奇,也太厉害了吧。”

    激动一阵过后,凌天风开始思考如何修炼灵识。

    眼下,他不太好离开凌府,因此借外力来提升修炼难度触发痛觉的想法,就只能放弃。

    而在凌府中,又找不到理想的环境。

    一时间,凌天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之前从张仙寨宝库地洞内带出的黄金色盒子。

    “对了,还不知那个盒子里什么呢?”

    取来盒子。

    凌天风并未急着打开,而是用棉布擦去了其表面的污渍,又用湿布擦拭了一遍。

    只见整个盒子焕然一新,通体仿若黄金铸成,色泽锃亮,颇有金属质感。

    但他知道,盒子并非黄金所铸,其材质十分地独特,摸上去有种柔和的触感,极不寻常。

    这盒子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又长时间无人发现,说不定就有什么秘密藏在里边。

    凌天风这样想着,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他轻轻拉起锁扣,缓缓打开一条缝隙,还未来得及朝里边看,便有股恐怖的精神威压冲击着他的脑海。

    那股精神如同血海巨鲸,暴躁猛烈,就像是一头吞吃生物的恶魔,无比恐怖惊人。

    凌天风面色大变,忙合上盒子,切断了那股精神威压的释放。

    但是,已然冲出的那部分精神威压,却仍未消失,继续直扑凌天风。

    由于自身精神与盒子中冲出的那股精神相差太远了,凌天风根本就无法抵挡这股冲击,当即就头痛欲裂,差点灵魂失守。

    这时,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他胸口挂着的心形宝玉散发柔和的碧绿光芒,接着凌天风就感觉到,脑海中的那股威压被削减了九成之多。

    凌天风只觉得好受了些,他低头看了眼宝玉,暗自庆幸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情况仍没有好转太多,剩余那还不到一成的精神威压仍是很强劲,它们在突破宝玉光芒的护佑后,继续向凌天风的灵魂发起进攻。

    凌天风竭力抵挡着,一股就像被锥刺的灵魂剧痛猛然冲击着他的身心,他的意志,他求生的欲望。

    “《圣心譔》,给我运转。”

    最后关头,凌天风忽想起了圣心譔,当下的情况,不正是锤炼意志的好机会吗。

    虽然这机会太过危险,一不留神就会弄丢小命,但眼下别无他法,只得死扛了。

    他立马紧守心神,咬牙竭力抵抗,同时分出小部分心神运转《玄阳功》。

    真气在他经脉中缓慢地流动着,犹于龟速一般,但凌天风一点也不敢着急,几近所有心神都在与那股精神冲击作斗争。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终于,凌天风完成了真气的一周运转,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猛然一震,竟然增强了一些。

    于是抵抗起来,也不像之前那般水深火热,生死悬于一线。

    不过,仍是十分地吃力。

    “拼了。”

    咬牙低语一句,凌天风再次运转玄阳功,边锤炼自己的意志边修炼。

    时间转眼就是三天。

    经过三天的苦熬,凌天风的精神比之前至少增加了一倍,已经基本能扛住了那一成的精神冲击。

    而真气的韧性,也在这三天时间里有了不小的增强,毕竟是在那种压力下修炼。

    “呼,好险啊。”

    回想这三天,凌天风差点有落泪的冲动,真的算得上是度日如年,一直紧崩着自己,都不知怎么熬过来的。

    接着,脸上就露出了笑,那是一种收获的喜悦,是为自己的巨大付出而感到值了的欣慰。

    “接下来,我就要修炼武技了。”

    因为精神强度的增加,使得凌天风可以分出更多的精神投入修炼,而其他精神,则继续抵挡着那股精神冲击。

    ……

    一个半月后,凌天风汗水淋漓地躺在了地上,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连眼皮都懒得动一下了。

    “太累,实在太累了。”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那简直可以用炼狱来形容,实在是悲催到了极点。

    连续四十多个日夜,无时不刻不在顶着那一成精神的冲击,就像是背负着一座山那么大的压力,无论做什么都举步维艰。

    光是想想,就让人心里发毛,心惊胆颤,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压着自己。

    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在亡命的苦修下,凌天风的精神强度提升了足足十余倍,修为亦是来到了九重大圆满——真气龙卷。

    而那股精神冲击,也终于在自己的水磨工夫下,全部耗尽。

    本来,那一成的精神威压不断地冲击自己的同时,也是在处于不断耗损的状态中。

    而宝玉却时刻维持着那股精神冲击的强度,它将削减的九成之多的精神威压陆续释放。

    到了后面,更是完全一股脑地将剩余的两成精神威压直接放出。

    “呼!”

    凌天风躺在地上,像死猪一般,脸上却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这段日子,实在太不容易了,当然,熬了过来后,却觉得一切都值了。

    他在地上躺了足足一个时辰,这才勉强提起余力,爬了起来。

    当回到房间再次看到那个盒子里,眼皮都跳了起来,身体更是打着颤。

    凌天风完全不敢想象,盒子中装的是什么?

    第一次打开,才只打开那么一丝缝,才打开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让自己在炼狱中苦熬了这么久。

    “可怕。”

    心里发着颤地给出一个评价,接着他就颤着手将盒子拿起,放在了房间墙内的一个暗格里,并发誓再也不轻易动用了。

    接下来的时间,凌天风给自己放了两天假,好好地放松一下。

    而宝玉仍是一如既往地神奇,让他的睡眠质量得到了保证。

    浑身轻松舒适,心境也宁静详和。

    终于,他走出小院,来到凌府大厅,面见了杨伯,开始了解这段时间凌府及千机镇发生的事。

    杨伯看到凌天风的状态,内心欢喜,满面微笑,但当被问及近来情况时,笑容又收了起来。

    首先,是关于剿盗一事的后续情况。

    当初,军长吴月枫震怒,带领手下直扑张仙寨,却发现张仙寨已化为火海。

    于是军长又带人寻迹追踪,当追到一岔路口后,几条去路都有了人马移动的痕迹。

    军长不敢分兵,毕竟那群盗匪里有一极厉害的真玄武者,而他所带来的人马中,虽有两位真玄境统领,但都只是初阶,恐怕不是那人的敌手。

    为了避免重蹈千机镇武者伤亡惨重的覆辙,吴月枫集中兵力,选择了其中一条路继续追击下去。

    半天后,吴月枫追上了盗匪,但可惜地是,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当然,这部分盗匪没一个生还,而其携带的一些财物等,也尽数被吴月枫带走。

    吴月枫回来后,为了给千机镇诸势力一个更好的交待,便开始寻找季林的下落。

    那季林也是一位统领,真玄一重的修为,自从那晚逃路后,就销声匿迹,没有任何音信。

    不过,吴月枫在这事上花费了大力气,布置了诸多人力,甚至还动用了不少关系。

    终于,在搜寻了大半个月后,季林被发现了踪迹,居然逃到了千里之外的北暄城。

    吴月枫立即联系驻扎该城的军方势力,总算将其抓捕。

    季林被抓到后,吴月枫对其进行了审理。

    那季林本来那不肯招,但在动用了许多极惨烈的酷刑后,终究是招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