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坦白从宽

    更新时间:2018-09-13 15:00:00本章字数:3032字

    第二十一章 坦白从宽

    凌天风闭关一个多月,此次出关的消息,立刻被凌家众武者得知。

    当晚,千机镇的其他势力,也大都得到了这一消息。

    由于凌傲天已遇不测的事实仍未被他人知晓,众势力虽多有猜测,却仍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布下眼线继续暗中观察。

    毕竟这时候离家族排位大会只差两个月时间,只需等到那时,凌傲天是否真正消失,便会揭晓。

    如果现在就忍不住动手,一旦推测失误,后果将不堪设想。

    凌天风也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在对凌家打主意,身边的眼线也必然不少。

    本来他还想当天晚上就去将宝物取回来,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

    此事不急着处理,万一因此被人掌握了行踪,说不定就会引发别的变故。

    ……

    次日,凌家举行了大会。

    大半依附于凌家的武者参会,还有不少的商铺掌柜及佃主庄主等,也都一一到来。

    凌天风在会上露了面,望着这群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尽管他知道其中大半人都心怀鬼胎。

    在询问了有关凌家最近的情况后,凌天风宣布了自己不日将踏入先天的消息。

    此言一出,那些掌柜佃主等人还不觉得怎么,众武者却像是揭开了锅的热粥,纷纷议论起来。

    “天啊,这么快?少主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

    “以前少主花了一年时间才从四重踏入五重,现在才三四个月,就直接从五重到即将跨入先天,一般的天才恐怕也做不到吧。”

    “少主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绝不会改变如此之大,以前还有些贪玩爱闹,现在除了闭关还是闭关。”

    “闭关那么枯燥,也不知怎么忍耐得了。”

    “不对,少主不是受了重伤吗,按理说现在才刚养好伤吧。”有人发现了这点异常。

    而赵武阳和白敬欢,本来面带微笑,听闻了这则消息,顿时就变了脸色。

    虽然后面又迅速调整过来,表面露出吃惊之色,嘴里也说着恭喜的话,但凌天风还是捕捉到了两人眼中的些许慌乱。

    “恭喜少主啊,家主不在都能这么厉害,实在了不起。”

    “对,少主福泽深厚,不仅修炼速度快,还洪福齐天,能绝处逢生,上次连黑东原都遭遇了不幸,但少主却逃了出来。”

    震惊过后,这些武者又开始纷纷拍起马屁来。

    凌天风面露微笑,看似享受这一切,实则十分冷静,并没有飘飘然。

    等大家都议得差不多了,凌天风摆了摆手,笑道:

    “多谢大家的祝贺,等我突破先天,到时凌家的实力就又上一层楼了。”

    “另外,我父亲虽在外办要事,有好长一段时间未露面,但凌家的一些大事,包括我的修炼进度,都已经通过书信告知,正等着回信呢。”

    此言甫出,立时有些人变了脸色,虽然掩饰地很好,但还是有瞬间的破绽。

    凌天风只这么一望,便知那些人心里有鬼,是以一听到凌傲天的消息,就心里紧张。

    当然,现在不是摊牌的时候,凌天风自不会逼问,反而是睁只眼闭只眼,权当没看见。

    白敬欢和赵武阳也有些紧张起来,连语气都变小声了些。

    “敢问家主什么时候回来?”

    “少主,不要怪我多嘴,家族排位大比就要临近了,家主赶得及吗?”

    “很久没见到家主了,也不知他的身体好不好,有没有想大家?”

    这些问侯中,也不知有多少是真情实意,有什么是虚情假意。

    面对这些问侯,凌天风笑道:“大家放心,我父亲一定能在家族排位大比前赶回来,到时大家不仅能看到我父亲的人,还会看到我父亲实力大进的样子,哈哈哈。”

    要骗就要骗得大胆些,这样别人才会更信以为真。

    一时间,就连那些掌柜佃主等人,也都个个激动起来,凌家越强,他们的日子也就会过得越好。

    他们可不像这些武者,他们只希望日子越来越好,生意和产业越做越大。

    而武者却没那么死心塌地,武者不信其他人,只相信自己,所以一旦碰到对自己不利的事,就会考虑后路。

    这时,杨伯也走了上来,笑道:“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听。”

    底下的武者当即就傻眼了,还有好消息?真的假的?

    “大家可知道二小姐和三小姐去哪了?”杨伯故意卖关子道。

    “去哪了?”

    “不是说拜入宗门了吗,也不知拜的是什么门派?”

    “看来两位小姐也有自己的际遇啊。”

    不少武者心里一咯噔,只觉得今天听到的消息,都很刺耳。

    这也难怪——

    前阵子他们可是狂得很,以为家主遭遇不测,少主年轻管不了事,所以行事就有些霸道,甚至直接抢凌家的一些东西拿去用。

    现在,形势居然大逆转,如果真像凌天风所说的,那他们岂不是大错特错了。

    不禁心下有些后悔,暗中决定,开完了大会,就去将东西归还了。

    杨伯笑眯眯地看着众人:“两位小姐也是有福之人,前阵子在洛一青的护送下,到了青藤郡并拜入了五级势力太阴院做记名弟子,这段时间又有来信,信中说两位小姐已被如墨长老收为门下弟子。”

    “怎么样?这是大好事吧。如墨长老可是通灵境强者,能成为她的弟子,不说飞上枝头变凤凰,但凌家有太阴院的名头,以后可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对对对,以后的凌家肯定会变强。”

    “哇,通灵强者,那岂不是在万倾城都能横着走的人物?”

    “我都忍不住期待了。”

    顿时一大片叫好的声音。

    而那些之前生出异心的武者,心里则变得尤为苦涩,正悔不当初地懊恼着呢。

    “少主,杨管家,徐某有事要汇报。”

    忽然,这时从众多掌柜家站出一人,面白无须,嘴唇略厚。

    凌天风诧异地看了此人一眼,之前这些人可是汇报过手头的工作,现在又要汇报,怕是真有什么事。

    “徐掌柜,请说。”

    徐掌柜当即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少主,有件事您可能不知道,在您闭关的这段日子,凌家差点乱了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变了颜色,就连杨管家都急了起来,顿时狠狠地瞪向徐掌柜,示意他不要乱讲。

    而那些心里有鬼的武者,脸色难看,暗下咒骂着:“要你多嘴?”

    凌天风一见大家的反应,顿时便知道徐掌柜接下来想讲什么,本来他就打算处理此事,但杨伯不答应,这让他也没辙。

    没成想现在跳出来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趁这场合想挑明这事,顿时就让他心里一动。

    “还有这等事?快讲。”凌天风故作不知。

    徐掌柜忙正色道:“少主不知,这段时间我所执掌的回春堂,堂里有不少的珍贵药材,还有一些上好的药粉等,这些东西价值不斐,但却被某位凌家武者给强行借用,连借据也不写,直接是强行抢走。”

    “敢问少主,此等恶劣的事算不算严重?”

    “大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凌天风佯装大怒。

    徐少主一见凌天风这般反应,立时精神一震,原本还以为凌天风会怕事,只将此事轻拿轻放呢,但看这个态度,此事怕是要放上台面来处理了。

    他当即道:“少主请明察,此类事其实不止发生在回春堂,其他的商铺也有发生,像李掌柜的裘仙铺被拿走珍贵的兽皮,赫掌柜的凤羽堂被拿走稀珍的珠玉……等等,这些事我们都和杨管家汇报过呢。”

    “放肆,趁我父亲不在,当凌家无人了吗?”凌天风怒喝一声:“杨伯,你怎么没跟我说?”

    杨伯当即解释道:“少主你闭关已经很累了,一出关再要处理这一大堆烦心事,怕是要累坏身子,所以我就想过几天再说此事。”

    “杨伯,我知道你为我好……唉,算了,算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凌天风又对徐掌柜道:“这事可有人证物证?”

    “禀少主,都是我等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千真万确,绝无诬蔑。”

    徐掌柜忙保证道。

    “那好,我倒想知道,做出这等事的,到底是哪些人?”

    凌天风沉下脸来,冷声道:“各位掌柜,你们先别说,本少主大度,就先给那些人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

    “杨伯,你去点一柱香,一柱香后,若无人肯主动站出坦白,那就休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立时就有家丁去点了香。

    而场上所有人都静默起来,一些武者更是面无表情地低着头。

    “少主这是在逼我们低头呀。”白敬欢也苦恼起来,做那事的人中,他可是带头人之一。

    “如果我们不站出,徐掌柜再点我们名,少主知道后,又能拿我们怎么样?他毕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有什么能耐?”赵武阳则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还有几名实力不错的后天九重武者,则看着白敬欢和赵武阳的脸色,欲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