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宝玉主人

    更新时间:2018-09-15 15:00:00本章字数:3175字

    第二十五章 宝玉主人

    提到精神力修炼,凌天风就忍不住想到那个神秘的黄金盒子,盒子里边的那东西实在太邪乎了。

    “虽然不知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但的确对我修炼精神力极有帮助,如果没有它的话,我就是再修炼一年,也无法到达现在这个程度。”

    事不宜迟,凌天风再次打开了那个盒子,这次他学乖了,只打开了很小的一个缝隙,而且一掀开就立即盒上。

    果然,又是一股浑厚的精神威压,凶残地扑了出来,直奔凌天风的脑海。

    凌天面脸色一变,差点就抵挡不住,虽然这次的精神威压比上次少了一半,但也不是当前的他所能对付的。

    幸好,胸口挂着的心形宝玉再次及时地散发光芒,并到达了凌天风脑海,削减了将近六成的精神威压。

    “这宝玉似乎通灵,每次都控制在我堪堪所能承受的那个限度。”

    闪过这道想法后,凌天风再次进入了修炼。

    先是《玄阳功》。

    感受着真气运转在经脉内如同背负着重壳的蜗牛一般爬行着,凌天风缓缓静下心来,竭力抵抗着精神威压发起的一次次对灵魂的进攻。

    ……

    九日后,凌天风睁开双眸,他感受到了丹田的异动。

    “龙卷真气开始蜕变了吗?”

    他仔细感受着,并且以他如今的精神强度,却也能够基本内视自身体内的情况。

    只见丹田中有着一股完整而浩大的龙卷风,尽皆由青色的真气气流形成,这股龙卷风以极快地速度在丹田中移动着,并有阵阵劲风的呼啸声响起。

    忽然,龙卷风中出现了一道青光,那道青光在风暴眼的正中心,跟随着龙卷风快速移动着。

    而在移动的过程中,青光不断地散发出吸扯力,周围的真气气流顿时就有些被吸入到了青光内。

    青光以缓慢地速度增大,而龙卷风的体积也微不可察地小了很少一部分。

    凌天风脸色一喜。

    真气龙卷全部化成青光的那刻,也就是自己踏入先天的时间。

    “《玄阳功》上说,这个过程会持续十天到一个月不等,真气越是精纯,越是浑厚,转化的时间就越长,当然,这也意味着其根基越扎实。”

    接下来的日子,凌天风将所有精力都用来修炼玄阳功。

    他希望在真气转化为真力的这段时间里,修炼出更多的真气,好打下更牢固的基础。

    当然,《圣心譔》也在一同修炼。

    凌天风每次感受着灵魂受到的阵阵精神威压冲击,心情就好得很。

    因为,他发现精神之力的强度是和灵魂强度相关联的。

    精神之力越强,灵魂强度也变强了。

    如今,他的精神力,若没猜错的话,足足是以前的四十多倍。

    “也不知精神之力要涨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凌天风也是无语了,虽然越到后面精神之力增加得越多,但如今二十多天都过去了,仍是没见饱和的迹象。

    又过了几天,体内的真气龙卷风已消失了近半,并以越来越快地速度消失着。

    而那团青光,也变得大了许多,从最初小指甲盖那么大一块,变成了现在鸽蛋大了。

    轰隆隆……

    忽然,凌天风脑海响起了如同海浪滚滚的不绝轰隆声,整个灵魂也颤动起来。

    “怎么回事?”

    凌天风脸色大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接着便感受到那浑厚的精神之力如一团白茫茫的月光,从灵魂中脱离出来,并将灵魂给包裹起来。

    精神脱离灵魂!

    并独立存在!

    还反过来保护灵魂!

    “这……这就是所谓地精神之力达到一定程度吗?”

    凌天风只觉得这段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足足四十九倍的精神之力,才换来今天这一结果,实在来之不易啊。

    这一瞬间,他忽然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各部位构造等。

    精神内视!

    更是察觉到气海的龙卷移动状况。

    “融合!”

    凌天风精神大震,运转《圣心譔》,调动部分精神之力前往气海,并附着在了那团青光上。

    真力青光与精神之力白光顿时发生了交融,变成了苍白色的一团,并仍在紧密地蠕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苍白色光团,一分为二,化成了两团。

    一团留在了气海,以加快修炼速度。另一团则返回了脑海,变成了一颗丸子,犹自滴溜溜地旋转着。

    一时间,凌天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首先是丹田的那团真气,似乎拥有了自己的意志,竟主动释放出愈加强横的吸扯力,顿时真气龙卷消解的速度大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小。

    而脑海里的那颗丸子,也就是《圣心譔》中所谓的灵识,则正在改造其他的精神之力,使得所有精神之力都与真力发生作用。

    呼呼呼!

    他看到了鼻孔喷出的气息一丝丝融入到了空气中,他感受到了全身毛孔都隐隐颤动着,似乎是气机大开的迹象。

    接着,他眼前闪过一道光,视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以看到很远处的蚂蚁抬腿爬行。

    他耳朵一阵轰鸣,接着就听到了很远处的虫鸣声,微风吹动草叶的声音。

    并且,他意念一动,灵识就发生各种变化,变做刀,变做剑,甚至融入到目光中影响他人的精神。

    各种各样的变化,接连出现,凌天风既惊又喜,只觉得这一切都太值得了。

    而且,心态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前没踏入先天,总觉得低人一等,心里有股巨大的压力。

    现在却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哪怕碰到再大的困难,也能独自应对,似乎自己拥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这也难怪,谁让先天武者在小小的千机镇是一方不可小觑的存在呢。

    “咦,谁在动本尊的圣心宝玉?”

    忽然,一道带着威严的声音凭空响起。

    凌天风面色一变,忙朝四周看去,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接着,他就感受到体内多出了一股异种精神,不断地游走。

    凌天风立刻动用灵识去追击,但却被那股精神轻易给压制得一动也不能动。

    “谁?谁在暗算我?”凌天风大声道。

    “暗算?哈哈哈……居然有人对本尊用暗算两个字,有趣,有趣得很。”

    接着,凌天风便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并无实体,而是虚形的。

    这个虚形人影头发花白,有着三寸长的白色长须,身上则是一身纯白无暇的衣袍,额头上还有条金色的龙形印记。

    白衣老者甫一出现,就对着凌天风微笑:“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有人在后天境界就修炼出灵识,真是厉害。”

    凌天风当即面色大变,这人到底是谁,居然一下就看出了他的深浅,恐怕不是一般人物。

    “小家伙,本尊刚才查探了你的身体,却也发现你资质平平,根骨一般,但你却拥有极佳的精神天赋,居然能修炼圣心譔,实在不简单啊。”

    凌天风心里一惊,表面却无表情道:“前辈到底是谁?想对我做什么?”

    “本尊是谁不重要,重要地是,你脖子上戴的这块宝玉是本尊的,之所以出现,也是因为曾在宝玉上留下了灵识印记。”

    “所以,前辈是想来取回宝物的了?”凌天风沉吟一声:“前辈只管取走吧,我不是前辈的对手。”

    “小子你倒是识时务,知进退,不过,这宝玉本就是我故意流传出的,曾被赐予我的九徒弟,他死后我就懒得再找回来。”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眼里有惋惜地神色。

    “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这块玉的?”

    “这是我家祖父传下来的,已在我凌家保管了两百多年,并且,这块玉旁边还有我祖宗的留言,说是不到家族危机,万万不能动用。”

    白衣老者闻言,当即陷入了思索,嘴里则是喃喃道:“我那九徒弟心性良善,若遭遇危险,如有人救了他,必会以宝玉赠之。”

    半响后,白衣老头回过神来,再次看向凌天风,审视了好一阵。

    “也罢,此玉既在你家待了两百多年,便是你的了。这宝玉乃极厉害的宝物,你现在只是得到了它,却还没真正让它认主。”

    凌天风当即心中一动,忙追问道:“我曾滴血,它也和我建立了联系,为何还没有真正认主?”

    白衣老头哈哈大笑:“你这小子……这宝玉极为重要,在它遇到合适的主人前,本尊不会解除留在里面的印记。”

    凌天风当即恍然大悟。

    原来这白衣老头虽把玉赐给了他九徒弟,但九徒弟死后,他在宝玉中留下的灵识印记就再次被激活,重新掌管此玉。

    想到这里,凌天风就有些无奈了,这宝玉在凌家两百多年,居然是一直在给他人保管罢了。

    “那前辈如今欲作何打算?”凌天风并没有动强占此玉的心思,此玉虽神奇,但他还不敢强行占取。

    “此玉如今于本尊没多大用了,本尊观你在后天境就凝出了灵识,定然借助了什么法子。之前本尊曾感受到此玉释放圣光保护你灵魂,想必你修炼出灵识也是不容易。”

    “本尊见猎心喜,今日想收你做记名弟子,不知你可愿意?”

    白衣老头说完就紧盯着凌天风,似乎也微微有些紧张。

    凌天风心中一动,老者这么说,那岂不是只要自己拜师,对方就会以宝玉相赠?

    但自己又岂是那种见了好处就扑上去的人,只见他略一沉吟,面露好奇地反问道:“不知前辈修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