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追杀

    更新时间:2018-09-20 15:00:00本章字数:3141字

    第三十五章 追杀

    当凌天风提议将玄铁棍与玄铁块融合一起,打造为一柄大戟,并加入其他珍材时,门猛然被推开,接着闯进来了一位黑衣老者。

    “贤侄女?!”

    老者鹰眉箭目,眼神极其凌厉,冷漠的面容上此刻流露出激动之色。

    凌天风停止了交谈,望向那黑衣老者,只觉对方气息似一头猎豹,不动风山,动如闪电,十分不凡。

    “可是卢伯父?”洛青雪忙走上前去,凝望着那老者。

    而黑衣老者卢建木点了点头,将洛青雪拥入怀中轻轻拍了拍其肩:“不错,老夫正是卢建木,贤侄女,你快告诉老夫,你家到底发生了何事?”

    洛青雪当即掩面泣道:“事情是这样的……早年我父亲在外闯荡时,曾受过重伤,肝脏受损,从此只能吃素食,无法炼化血肉,日渐消瘦,自此修为也几乎停步不前。”

    卢建木放开洛青雪,鼻子抽动一下,道:“那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我知道这事。而你父亲人如其名,是天纵其才,天骄之辈,如果不是因为我,修为怕早已超过我了吧。”

    洛青雪流出两行清泪,悲伤道:“父亲后来也踏入了真玄境,勉强继承了家族,但排位大会上,实力差了他人许多,再次受到重伤,境界跌落。家族从此再无光景,最后更是受到血蛊宗的压迫,父亲不从,那血蛊宗就……整个洛家,就只剩下青雪了。”

    “血蛊宗?!可是那个新近崛起的四级宗门?”

    卢建木眉头深深皱起,面有恨色道:“此宗崛起太快,据说血蛊宗主实力很强,而该宗的独门手段——炼制血蛊,更是残忍狠辣,令人闻之色变。”

    洛青雪点了点头:“青雪家破人亡,已无路可去,只得投奔卢伯父。”

    “贤侄女你放心,在这万倾城里,再也无人敢欺负你。只是伯父实力有限,不能帮你彻底报此血仇,但从今往后,我便认你为干女儿,视如己出。”

    卢建木又沉吟半响,忽道:“不行,伯父仇家无数,手上沾了太多鲜血,庇佑你那是害你,我不放心。”

    他望向卢子键,眉毛一凝道:“子键,这事还得拜托你,我让青雪认你作义父,你可愿接受,并从此好好待她?”

    卢子键眼皮一抬,忙道:“堂兄,你只管放心便是,凭我们兄弟的情谊,定会帮你好好照顾青雪,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顿了一顿,卢子键又道:“我是青木书院的大导师,青雪你往后便和我住在青木书院,不管你有无修炼资质,我都会保你一生衣食无忧。”

    洛青雪当即眼睛又红了,掉下两行泪,施礼道:“青雪拜见大义父,二义父。”

    卢建木和卢子键听闻此话,忙一人扶住青雪一臂:“好,好,好。”

    青雪抹了把眼泪,幽幽道:“其实青雪拥有修炼天赋,而且是……天水体质。”

    “什么?天水体质?”卢建木两人皆是大吃一惊,这可是修炼水行功法的顶尖体质。

    两人相视一眼,那眼中的光芒,就像是发现了一个绝世宝藏。

    两人一人捏住洛青雪的一边手腕,输入真力查探,小会儿后,都露出了无与伦比的激动之色。

    “好好好,太好了,有此天赋,说不定青雪你报仇有望。”

    洛青雪见到两位义父都十分高兴,心里也觉得开心了些。

    凌天风则在旁看着,还嘀咕了声:“难怪眼泪这么多啊,原来天生就是水做的啊。”

    “小子,你说什么呢?”

    卢建木作为金牌杀手,感官灵敏地不像话,一下就瞪眼过来。

    “没呢,夸青雪呢。”凌天风忙解释着。

    “哼,别以为老夫耳朵不好使。对了,你谁啊?你怎么在这?”

    卢建木似乎这才发现凌天风的存在。

    后者顿时就无语了,搞了半天,才发现有外人在,难道自己就这么没存在感?

    好在卢子键简单地解释了下。

    “也就是说,是你救下了青雪,并养好了她的身体。”卢建木质问道。

    “大义父,你不要吓他啊,他可是青雪的救命恩人呢。”洛青雪不同意了。

    卢建木板着的冷脸顿时就松开了,没办法,洛青雪可是自己的义女,关系匪浅。

    “好,你小子为了救青雪,不惜得罪狂刀门,算得上是有胆有识,老夫就不为难你了。而且,你救了青雪,这是一份大人情,我卢建木定不会让你白救。”

    卢建木想了想,忽从怀中摸出一块金色的牌子,递了过来。

    凌天风好奇地接过,只见牌子正面刻着一个杀字,反面则刻着一个暗字。

    “此乃暗族杀生令,持此令,老夫可以帮你杀一个人,只要此人修为在通灵境下,并且和你有仇,老夫就绝不会拒绝。”

    凌天风心神一凛,忙将此物收了起来,这可是好东西啊。

    “那就多谢前辈了。”凌天风忙抱拳道。

    “好了,你还有什么事吗?”卢建木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道。

    这是在赶自己走?

    凌天风苦笑一声,看向卢子键:“前辈,我们再聊一会打造神兵之事。”

    卢子键点了点头,与凌天风移步另一处,临走时凌天风对洛青雪笑了笑。

    半个时辰后,凌天风一脸心满意足地出了万珑殿,事情谈妥,自然是浑身轻松。

    接下来,就是等待二十天,卢子键可是向自己承诺过,一定会赶在千机镇家族排位大会前炼制好神兵。

    回去退了客房,凌天风策马疾驰,朝城外奔去。

    是时候回千机镇了。

    却不料,早已有人盯上了他,他才刚出纯风客栈,坐上马背朝城门奔走,监督他的几人中,就有人离开。

    一柱香后,那人进了无血庄园,不久庄内就哒哒哒地一阵马蹄声大作,接着十余骑马出了庄园,直奔城门。

    “三师兄,这天冻地滑地,马也走不快,这次我就不信那小子能活着逃出我们的追杀。”

    “有三师兄出马,自然手到擒来。”

    “话说那小子够横的啊,居然敢多管闲事,重伤我狂刀门师弟。”

    “哼,这种人做事不带脑子,活不长久,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他还只是一毛头小子。”

    十余骑马顶着寒风,但马背上的这些狂刀门武者却丝毫不受风声地干扰,仍在交谈着。

    没多久,他们就出了城门,又问了守城士兵是否见到一少年坐马离去,往哪方走了。

    确认方向后,这群人就一路狂追。

    守城士兵哪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笑道:“那小子怕是死了。”

    “不错,这些年来,这样的情况我都碰到十余次了,城内不许杀人,一旦离城,很快就会受到狂刀门追杀,似乎还没有人逃过他们的毒手吧。”

    “那咱们赌一赌,赌那小子能活多长时间。”

    说到这,顿时就有十余名守城士兵附和着,值守的守城官更是嚷嚷着要坐庄。

    有的人赌活不过半个时辰,有的赌一个时辰,还有人则赌半日。

    凌天风自不知这些守城兵以及追兵的事,他一个人策马奔腾,驰骋在官道之上,由于马蹄裹了布,所以路面并不是特别滑。

    “也不知出走的这几日,凌家有什么变化没。”

    “时间不多了,父亲恐怕是回不来,随着家族排位大比的时日逐渐接近,凌家武者说不定会生出异变。”

    想到这事,凌天风就有些着急,恨不得自己立马赶回凌家坐镇。

    不过,这事并急不来,与其干担心,还不如趁着这时间,好好修炼一下呢。

    这几天,《天火九焚》正式展开了修炼,体内的玄阳真力在慢慢地转变为天火真力。

    凌天风还专门测试了下,同样射出一道指芒,玄阳真力只能将一木板洞穿,但天火真力却可将木板三倍厚度的石板洞穿。

    威力何止增大三倍,几乎是十倍不止。

    “照这速度,再过几天,体内的玄阳真力就会全部转化为了天火真力,到时修为突破,就会和吃饭饮水般简单。”

    “而到了先天九重,要再做突破,就得寻找天火来酌炼天火真力,真力质变,才能踏入真玄境。”

    心思流转间,吞服下一枚沸身丹,顿时体内气血都变得滚烫起来,生陈代谢加快,丹田活性大增,玄阳真力变得十分活力,以更快地速度转化为天火真力。

    凌天风当即调动灵识,辅助修炼。

    又奔了小百里,忽见到前面有家店,座落于荒野间,孤零零地没什么人气。

    早先他来时,就在此吃过一回,至今回想,牛肉面的味道仍是不错。

    再者,这大冷的天气,顶着寒风驰骋,就更冷了。

    凌天风穿得还算厚实,但仍觉得有些冷,又不舍得用真力御寒。

    若非他体质不错,筋骨强壮,皮肉结实,怕是得冻得难受。

    吁!

    跳下马背,马牵进了棚子,凌天风坐了下来,朝店家道:“两大碗牛肉面。”

    店家自是答应,没一会就送来了两碗面。

    哧噜哧噜……

    凌天风开心地吃了起来。

    哒哒哒……

    远处忽传来一阵马蹄声,听声音似在狂奔。

    凌天风吃完面,取出银子结了账,这才抬头一看。

    便见远处风雪中奔来了十余骑,上面坐着的,全是狂刀门弟子,来势汹汹。

    他心里一惊,忽有不详的预感,二话不说忙跳入棚中,策马冲到了道上,扬鞭重重打在马臀,坐骑吃痛,狂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