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百血镇

    更新时间:2018-09-22 15:00:00本章字数:3038字

    第四十章 百血镇

    凌天风自是不会与他废话,都不带技巧的,直接是普通的招式,刷刷刷三下狂砍,便将紫帽武者砍得倒飞出去。

    不待对方落地,钢刀丢出,狠狠劈落,差点将紫帽武者一刀两断。

    “还剩一个。”

    凌天风继续追去,当快追到山脚时,那位三师兄被他截住。

    凌天风似笑非笑,“你逃不掉的。”

    “求你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财。”三师兄当即就面色惨白,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这次怕是在劫难逃。

    没有办法了,只能先以钱财稳住对方,说不定有一线生机呢。

    “哦?我倒想看看你这条小命值多少黄金。”

    “五……五百两……”当看到凌天风那不屑的目光时,三师兄急道:“一千两……一千八百两,对,一千八百两,这是我全部身家了。”

    凌天风却嗤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还不太明白,一千八百两对我来说,可只是个小数目。其次,杀了你再拿金票不是更好吗?”

    “那你想怎样?就不能放我一马?你杀了我,狂刀门绝不会放过你。”

    三师兄冷厉道:“你杀了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但你杀了我,可就是真正得罪狂刀门了,你要知道,我的身份不止是内门弟子,还是李当绝长老的侄儿。”

    “李当绝?”凌天风想了想,不认识,“那又怎样?”

    “你就不怕灭你满门吗?就算你现在跑了,李长老还是会找到你,他可是追踪高手。”三师兄开始诓人。

    “既然这样,那我就更留不得你了,而且,本也没打算留你的小命。”

    凌天风说完,持剑杀去。

    剑刃挥劈,斩出道道火红色刀芒,携带酌热的气浪,狂涌而去。

    三师兄竭力抵挡,利用玄阶刀法增持的力道,全力以赴,然而,每抵挡一剑,他都要被劈退七八步。

    五六剑之后,三师兄只觉手腕奇痛,手筋都要被震断了一般,越发吃力起来。

    但他毫无办法,只得拼。

    半响后,凌天风将其一剑贯胸,只觉对方也稀松平常。

    “还内门弟子,也就如此。”凌天风摇了摇头,连越阶杀人的快感都很少。

    又搜了此人怀里,掏出了十来张百两的金票,都染了血。

    将金票收好后,凌天风想了想,似乎少了一个人,还有,之前这人撤退时说了一句“援兵还没到”。

    所以,消失不见的那个人,很可能回狂刀门搬救兵了。

    如此的话,那此地可不宜久留,而且,眼下怕是连千机镇也不能回去。

    杀了这么多人,狂刀门不可能放任不管,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自己若是回千机镇,一路之上必然被人瞧见,很容易泄露踪迹。

    “去血骨岭吧。”

    略微思索后,凌天风决定好了当下去处。

    血骨岭是万倾城境内的最大山脉,延绵数百里,里面不仅野兽无数,还有不少的魔兽也在血骨岭内。

    虽然血骨岭比魔兽森林小了很多,还不到魔兽森林的十分之一大,但还是有不少武者去血骨岭打猎,或是猎杀魔兽。

    “还剩二十来天就是家族排位大比,大比的内容差不多也是狩猎,我现在去血骨岭,在丛林中磨练战斗本领,熟悉丛林地形,这对家族排位大比也有帮助。”

    “而且,我同时还能修炼《毒龙钻》”

    思量罢,凌天风当即朝当初寄放马匹的那户人奔去。

    “有人吗?”

    却见那屋门紧紧关着,凌天风也不好直接喘门。

    叫了好几声,声音哄亮,附近百米都能听到了,但屋内却没动静。

    他又绕到屋后,瞧见十匹马系在了树上,自己的马也在其中,并且地上还有不少的陷阱痕迹。

    “不好。”

    凌天风脸色微变,狂刀门的马在此,又布下陷阱,恐怕这户人家遭了毒手。

    顾不得再思索,直接一抓,木窗破掉,接着窜了进去,却没见到人影。

    又来到灶屋,这才见柴窝里趴着三人,一男一女一小男孩,都被反手绑住,一动不动。

    将三人翻过身来,却见三张脸惨白无血,眼睛凸出,脑袋上还有凝固的血,看样子是被一掌拍碎了天灵盖。

    “怎么会这样?是我害了他们?该死。”

    凌天风心里很不好受,武者之间的仇杀,不应该连累到普通人,但狂刀门却下此毒杀。

    其实不杀这户人家,也丝毫没影响,可还是杀了,这不是杀人狂吗?

    一时间心情沉重起来。

    “你们安息吧。”

    凌天风很想葬下三人,但时间不等人,又想花钱拜托别人做此事,却又怕重蹈覆辙。

    一旦狂刀门援兵一到,就会多方询问,他一找别人,那人就会遭殃,就像眼前的这户人家一样。

    无奈之下,凌天风只得将三人遗体整理一番,不忍地离开了。

    再次来到屋后,将陷阱破坏,他牵了自己的马,又牵了另一匹,用作备换,其它的马则全被赶走。

    “驾。”

    一路朝血骨岭奔去。

    而在他离去后一个时辰,狂刀门的援兵终于赶到了。

    这次来的人不多,只有三人,一个是跑回去报信的李四,另两个则是狂刀门这代的大师兄和二师兄,皆是先天九重修为。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同门的所有尸体,又去老刘家看了眼,这才确定对方已离开了。

    “看现场的打斗痕迹,三师弟十人一起上都没打过对方,后面三师弟逃跑更是被杀,看来,对方可不是普通的先天武者,我俩虽强,但不一定就能对付此人。”二师兄分析道。

    “不错,所以我们还是将此事上报宗门,让长老处理此事。”大师兄也同意。

    接下来,三人将同门的尸身及随身物品都放到马车上,由二师兄护送。大师兄则先一步回去禀报此事,请来门中长老来此调查,此为后话。

    傍晚时,凌天风来到了血骨岭外围的百血镇。

    百血镇由于靠山吃山,镇子里的势力就有些特别,别的镇子要么是家族,要么是宗门,但百血镇却是武者聚合组成的猎魔团。

    而且,这边的真玄高手,比之一般的镇子要多不少,武者的战力也要高出一个水准,毕竟猎杀魔兽是刀口上舔血的事,经历的战斗一多,战力也会因此提升。

    来到镇内,道路并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随处可见,两旁的建筑也大都破旧,还很简陋,但店铺却不少,武者也多,只是女人很少。

    凌天风在镇子里走马逛了一圈,最后选定了一家看起来较大较新的酒楼。

    酒楼人很多,吃酒的人大多卖相不文雅,酒至酣处,大冬天都有光着上半身的酒徒,桌子旁却随时放着兵器。

    这种地方,却还有艺妓在大厅某角落弹动琵琶,清唱婉转之音。

    算是一抹别有韵味的风景吧。

    凌天风扫了眼,径直上了二楼,没想到上方吃酒的人也很多,只剩下了一张空桌子。

    在空桌坐下,小二跑了过来,一见其面生,不由讲了下这边菜和酒的特色。

    由于挨着血骨岭,平日猎魔团都会将猎杀的野兽或魔兽尸体,送至酒楼,故而这边的菜大多是肉菜。

    而酒也不一般,是特制的血骨酒。

    据小二说,这血骨酒乃是用一些魔兽的血和骨头与烈酒泡制而出,味道十分腥辣,劲也是又猛又足。

    凌天风顿时来了兴趣,一口气就点了半桌子菜,又叫了一坛黑虎血骨酒,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这一吃,果然发现没白花钱,菜不仅味道好,吃得还浑身发热,酒更是让肠胃都热辣辣的。

    正吃得开心,却不料有人坐在了他对面,不仅动筷子吃他的菜,还抢了酒坛直接用嘴喝。

    凌天风顿时就恼火了,见过没皮没脸的,却没见过如此没皮没脸的。

    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脏兮兮的老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一双手全是垢物,都发黑了。

    “你……”

    凌天风正要训斥对方,却见老头摆手,嚷嚷道:“等老头吃完,再任你处罚。”

    便只得作罢,双手抱在胸前,也没吃东西的胃口了。

    老头见此却是吃得更放肆了,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吃得贼开心。

    “你可以说了。”

    总算吃完,老头摸着肚皮咧嘴笑道,这个样子让凌天风更是恼火,但还是冷静下来。

    “看你这样子,并不像要赖账,说吧,你打算用什么来回报我。”

    “聪明。”老头却是惊讶了,认真打量一番凌天风,点头道:“厉害,小伙子不简单啊。”

    “废话就别说了,还是说点实质性的吧,不然这半桌子菜,却不便宜。”

    凌天风脸色阴沉下来。

    老头讪讪笑了笑:“小伙子是初来乍到吧,看你面生,吃得又极好,老头才找上你。对了,我叫百事通,今天吃了你的饭,若不嫌弃的话,就用消息来给你抵债,怎样?”

    老头的修为很一般,却也不怕其耍花样。

    “也好,你姑且说说,如果所说的事,不值这顿饭钱,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自然,老头既敢如此张狂行事,自然是对自己知道的消息抱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