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天工小院

    更新时间:2018-09-24 15:00:00本章字数:3074字

    第四十四章 天工小院

    凌天风全力展开速度,快得像一阵狂风,都带出了残影来。

    知道是这么快的速度,就连他自己都惊讶了。没半柱香时间,就将追敌甩出了身后视野,心里则仍有些好笑。

    这可是百血镇三大猎魔团啊,自己居然明目张胆在对方眼下做出这等事。

    虎口夺食!

    这要是传出去,从此三大猎魔团都得颜面扫地。

    不过,这事已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闯荡天下就是这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只要离开了此地,一切就好办了,反正没人认识自己,唯一和自己有过较多接触的,就只有百事通那个老油头,如果能查到百事通那份上,那就算他倒霉,当然查不到更好。

    自己不是这地界的武者,百血镇的武者数量流动又很大,要追踪一个人的下落,怕是不易。

    他飞一般地在雪林中奔飞,放开了速度,也不顾闹出动静,没用半个时辰就从位于血骨岭中央的血骨沼泽地带冲到了血骨岭外围。

    直到这时,颇有些疲惫的他才放缓些速度,但还是很快,又过了没多久,就回到了镇里。

    在客栈付钱取了马,片刻也不停歇,径直朝万倾城奔去。

    百血镇因为位置特殊,故而有直通万倾城的官道。

    一天后的中午,凌天风风尘仆仆地赶回了万倾城,在客栈洗漱一番后,换上一身不显眼的青袍,外有青色披风,头上更戴了个斗笠,这才出门。

    径直来到青木书院大门外,凌天风取出了卢子键留下的信物,交给看门的院卫一看,说了来意。

    院卫一见其年纪轻轻,也没带兵器,便给其放了行,并指了路。

    却见书院内风景不错,不少后天武者在道路上行走,还有武者在练武场上磨炼武技,虽是寒冬腊月,却也有朝气蓬勃的气象。

    东拐七绕之下,又问了几次路,最后被一个好心的女性后天武者亲自带到了卢子键住处。

    却只见卢子键地位非凡,独占一片园林,园林的名字叫天工小院,内有小桥流水,楼阁亭榭,风景好不优美。

    而在园林中央地带,却竖立起一栋占地宽广的宫殿,分为中殿左殿右殿,高达近五丈。

    每座殿顶,都有一个烟囱,用来排放烟气。

    没办法,铸兵师在铸造兵器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烟气。

    凌天风走到殿外,便有一学员走来,冷着脸道:“来者止步,卢大师近日刚铸造完一柄神兵,需要休息,不接受任何拜访。”

    凌天风却不怒反喜,开心地笑了起来,“卢前辈技艺果真不错,看来我没白跑这一趟。”

    这学员嘴唇很薄,脸形瘦削,长着一副刻薄样,本来就冷着脸,现在见凌天风压根没将他的话听到耳里,顿时就拉下脸来,冷厉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点离开,否则我就将你打出去。”

    凌天风诧异地望向这名学员,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对方,不过看其也才先天六重的修为,比自己高不了多少,态度却这般凶恶,顿时激起了他的脾气。

    “好啊,有本事你就将我打出去。”

    凌天风不高兴了,也冷下脸,还朝前跨了一步,丝毫也不退让道。

    刻薄学员冷哼一声,不再警告,直接探手抓向凌天风肩膀。

    后者任由其抓住,接着肩膀轻轻一抖,刻薄学员立马像毒蛇咬了一口迅速缩回了手。

    “你……原是是体修?!但这可不是你想嚣张就能嚣张的地方。”

    刻薄学员从腰里拔出长剑,先是挽了几个剑花,剑气四射,凌厉异常,想以此震慑凌天风。

    凌天风却是双手负在背后,昂首挺胸地朝铸兵殿走去,当刻薄学员一剑刺来时,凌天风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刻薄学员顿时一声惨叫,眼睛也闭了起来,等其再睁开时,却见眼皮出现了烫伤,红通通地,泪水都出来了。

    “三师兄,五师兄,你们快来,有人强闯。”

    但他也不是轻易可打发的角色,当即就大声叫了起来。

    接着,就有两人分别从左右两殿跑了出来,光着膀子,皮肤通红,身上染着不少灰尘,想必是正在铸造兵器。

    两人拦在了凌天风面前,态度很不友善。

    “小子,打哪来?想做什么?”

    一个光头大汉冷着眼道。

    “老五,问这些做什么,就是个先天武者,何必废话,拿下再说。”另一个蓄着长须的中年人目光更是冷厉。

    凌天风感应了下对方两人的修为,却也不惧,中年人是真玄中期,也就是真玄四重到六重的境界,而光头大汉则是真玄初期。

    “那你拿下我吧,凌某倒要看看你们有几分手段可以制住我。”

    凌天风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两人。

    两人闻言,不禁惊疑起来,而之前的刻薄武者,亦是一脸懵逼。

    “哈哈哈,虚晃一枪,倒把两位给吓住了。”

    凌天风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道:“天工小院果然名不虚传,但我此行并非来挑事的。这是我的信物。”

    说罢递出,三人一看,面色皆是微变。

    “原来你就是那柄大戟的雇主,不错,很有胆识。”光头大汉道。

    “哪里,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不当真。”凌天风忙抱拳赔礼。

    “但玩笑可不是这样开的,虽然你是雇主,但也由不得你放肆,毕竟身份差距摆在这里。”

    中年人接过信物,看了一眼就收入怀里,不但不让道,反而逼近了一步。

    凌天风眉毛一皱,看这样子,对方是想和自己比划比划,狠狠教训一下自己。

    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无法息事宁人了,那也好,正好要试验一下神兵大戟的威力。

    “那我和你打一场好了。”凌天风摆了摆手,“我是来取兵器的,等有了兵器,我再找你讨教。”

    中年人撇了撇嘴,冷笑道:“真是好笑,那柄大戟该不会是你为自己打造的吧,狂妄,毛头小子才几斤几两,就想使动一柄一千二百斤的神兵?”

    “一千二百斤?”凌天风却是知道了自己兵器的重量,不由欢喜,比想象地还重了一些,不错。

    “你哪里来那么多废话,等下再与你打,打完再说。”他迫不及待地想去看自己兵器了,一刻也不愿多耽搁。

    “好,这可是你说的。”中年人冷笑一声,“那我等下就替你爹娘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叫强弱有尊,长幼有序。”

    “却是万分期待了。”凌天风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中年人与光头大汉闻言,差点被这话气得吐血,这骄狂的语气,真是欠揍。

    三人进了中殿,殿内极为空旷,却摆着许多铸兵工具,光是火炉就有七个,一个大火炉,两个中火炉,四个小火炉。

    火炉里烧着烈火,滋滋地烧着。

    “小子,你先在这等着,我给你去通报。”

    光头大汉进了大殿后方。

    盏茶时间后,光头大汉再次返回,接着卢子键出现,双手还举着一柄一丈八分的大戟。

    “凌小友,你来得还真是时候,老夫昨天才打造好,你今天就过来了,也不给老夫一点时间多欣赏欣赏。”

    卢子键一见凌天风气宇轩昂地站在殿中,脸上浮现出一抹笑。

    “卢前辈,明年三月,晚辈定会准时将此戟送来,话说您老的神兵展,晚辈可是期待地很哩。”

    凌天风旁若无人地接过话,居然一点也不紧张。

    中年人和光头大汉在旁看着,心里却是猜想起来,不知这少年是何方神圣,竟与师尊这般说着话。

    作为卢子键早年的徒弟,两人对卢子键的脾气,可是清楚着呢,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对一个无亲无故的小辈这样说话。

    中年人此时更是有些后悔,也暗恨那老十七大呼小叫,连情况都不问清楚,就与此人交恶。

    交恶却也不怕,他担心地是,等下师尊若是知道他与这个姓凌的小子要打上一场,会不会因此被大骂一顿呢。

    “的确值得一来,但如果没你的这件神戟坐镇,神兵展怕是要黯然许多。”

    卢子键抚摸着大戟,眼神都有些迷离:“却也不是老夫个人的神兵展,而是整个天工小院的。老夫生平收了二十多个弟子,在这几年里,他们差不多都有得意之作问世,加起来,怕也有不少神兵了,到时场面怕是不小。但是,只有小友你的这柄神戟,才是最独特价值也最大的。”

    闻言,凌天风不禁大喜,他从卢子键的话里嗅到了另外一层含意,那也就是神戟并非普通的神兵,而是品阶神兵。

    “还请卢前辈细说。”当即恭敬了许多。

    “老三,你先和凌小友说说品阶神兵吧。”卢子键却是得意地卖了个关子。

    中年人脸色更不好看了,但师命不可违,这时也不便提出拒绝,免得引起师尊怀疑。

    “是,师尊。”

    中年人瞥了眼凌天风,道:“天下神兵万千,但十件里面就有八件是普通神兵。在普通神兵之上,才是品阶神兵。”

    “品阶神兵有严格的等级划分,从低到高分别是铜级,银级,金级,超凡级,圣级以及帝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