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银令、侍女

    更新时间:2018-09-25 15:00:00本章字数:3397字

    第四十六章 银令、侍女

    风雪神戟的戟尖,并不是圆形枪头,也不是单纯的薄刃,而是扁平的菱形四刃,两道锐刃锋利无比,两道钝刃亦是如此。

    整个戟尖,更是有一尺余长,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心里发寒。

    此刻,凌天风施展出毒龙钻戟技,攻击力道增加了五成,那数千斤的力道,威猛无铸,轰然撞出,整个空间都像变凝重了。

    但神戟击出的速度,却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依然快得很。

    砰!

    神戟与大铁锤轰然碰撞,发出了一记无比响亮的金属颤音,让人吃惊地,却是兵器碰撞过后的景象。

    只见神戟斜向上撞出,而大铁锤则压在戟刃上,中年人手里握着铁锤,整个人悬浮在空中。

    这一幕如同定格,像是凝固了的画面。

    观战者却是知道,这两人是在比拼力道。

    中年人借助泰山压顶的气势当空压落,而凌天风双脚扎在地上,借助大地保持身形。

    呼……呼……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中年人更是涨红了脸。

    两件兵器剧烈地颤动起来,铁锤上更是有大量的火星往四方喷溅。

    而场上的动静,此时早已引来了不少武者观看,都是天工小院内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是卢子键的弟子。

    这些人在远处看得惊奇,简直不敢相信中年人竟拿不下一名少年,中年人有多厉害,他们可是多有耳闻。

    然而,就在此时,凌天风发出一声低吼,神戟一抖,磅礴力道再次奔出,这一下他用上了剩余的两成力道。

    中年人对上他的八成力道都已僵持不下,现在陡然再增两成力道,当即整个人以及大铁锤,都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然后不太稳地落在了几丈外,脸色苍白。

    “承让了。”凌天风笑道。

    中年人冷哼了一声,目带不甘,面色难看,这次真是脸丢大了。

    凌天风却没再理,走到卢子键前点头道:“颇为趁手,有此兵刃,甚是欢喜,多谢卢前辈的精心铸造了。”

    卢子键颔首:“那现在老夫向你罗列下用材清单及价格,有些材料颇为贵重,不知小友是否负担得住?”

    两人又再次回到了主殿,分宾主坐下,上了烫茶,待左右的人屏退后。

    “小友先看看。”

    凌天风接过清单一看,不由倒吸了口气,这个花销,还真是不斐。

    “星辰钢市面价一百五十两黄金一斤,共五斤,计七百五十两。”

    “云纹钢市面价一百两黄金一斤,共十斤,计千两。”

    “……”

    “共一万二千八百两黄金。”凌天风眉头微微一蹙,确实蛮贵,就算一般的四级势力都不容易拿出来。

    “果然,品阶神兵都不便宜,自己免费请人打造尚如此贵,要是去买,价格怕是翻倍也未必买得到。”

    凌天风沉吟起来。

    自己身上现存黄金白银虽有不少,但居家不易,还需现金周转,能用物品抵押,自是更好。

    “卢前辈,晚辈这里有些物品,看能否入你法眼,给抵个价。”

    “哦,先瞧瞧。”卢子键眉毛一掀。

    大半个时辰后,凌天风心满意足地出了天工小院,回了客栈取马,再次踏上归程。

    这次他拿出了好些东西,都是用来抵押的。

    首先,他将剩下的地龙血,差不多一百斤,以每斤三十两黄金的价格,抵价三千两。

    而那具地龙尸体,也作价一千两黄金卖掉。

    当然,那具火行地龙凌天风却是没有动。

    又将玄阶炼体功法《霸龙身》上下卷都抄写了一遍,作价四千两卖掉。

    而剩余的黄金,则是以真金白银付清。

    卢子键对这次的交易也还算满意,作为铸造兵器的大师,《霸龙身》这份品阶不低又完整的炼体功法,确实对他有大用,可增强其体魄与力气。

    而地龙血和地龙尸体,又能拿来修炼《霸龙身》,甚是配套。

    离开万倾城时,由于戴了斗笠,凌天风走在街上却也没有人认出他来,颇为地顺利。

    一路疾驰。

    “呼,总算回来了,这次外出,差不多用了一个月。”

    当回到千机镇时,凌天风眼里精光绽射,此次出去历练,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仅以玄铁铸造了一柄铜级神兵,修为也突破到先天三重,而且真力和灵识都附带了火之力,威力大增。

    而肉身也是增强许多,三千斤的肉身力量简直不要太逆天。

    可以说,相比一个月前,实力至少翻了数番。

    “现在,估计没有人能轻易奈何我了吧。”

    凌天风颇有一种扬眉吐气苦到甘来的感觉。

    凌府。

    穿得厚厚实实的杨伯身形有些臃肿,此刻正站在长廓上望着飞雪,神色间眉头紧蹙。

    杨伯这些日子过得,还真是不顺心,偌大一个凌家,在这当口,风雨飘摇,不少人都在虎视眈眈。

    随着家族排位大会的到来,由于凌府当家人的迟迟未归,不少凌府的武者,都偷偷离开了,加入了其他势力。

    在这些离开凌府的武者看来,凌天风撒了个弥天大谎,凌傲天压根就没回来。

    更糟地是,不仅凌傲天不见人影,就连凌天风这位少主,也是杳无音讯。

    实在等得心急如焚,料想凌家怕是要在这段时间内,经历一次大的变故,这些武者不愿跟着受累,于是选择了早点脱离凌府,和其撇清关系。

    内忧外患,压力巨大,杨伯这些日子可是操碎了心。

    但他毕竟只是个后天八重的武者,又上了年纪,这就更加力不从心了。

    好在其他势力并没有太过咄咄逼人,凌府武者也在经过上一次的整顿后,变得没有再如之前那般肆无忌惮,行事小心许多了。

    但也有个别武者,欺上瞒下,吃里扒外,更有几人还挟带了一些凌府的家产逃跑,好在白敬欢出手抓了回来。

    在等待凌天风归来的这段时间,凌天灵和凌天依那里,却是有了回复。

    那边的回复很简单,只快马加鞭送回了一封信,外带一块令牌,秘银打制的令牌流动着白色光华,上面只写了简单的三个字——炎虎令。

    信里说,关键时刻,可用此令召唤出一头炎虎力兽。

    力兽是什么?

    杨伯不清楚,他毕竟是一后天武者,一生都在千机镇这块小地盘,见识很少。

    思绪正游荡间,忽家丁匆匆来报,少主回来了。

    杨伯当即喜出望外,忙朝凌天风住的小院赶去。

    当见到精神面貌大变的凌天风后,杨伯忽地一愣,少主这样子,似乎是又变强了。

    以前还能隐约觉得少主很强,但现在,凌天风给他的感觉,却是一种压迫而来的强大。

    “天风,你可算回来了。”

    杨伯激动道,在外人面前,他会称凌天风为少主,但私下,却更喜欢叫天风。

    凌天风点了点头,脸上荡漾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微笑:“杨伯。”

    杨伯立即就张罗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

    一老一少举杯共谈,席间说了凌府的近况,又把从太阴院寄来的信和令牌给凌天风。

    “二妹三妹进步也太快了吧,修为比我还高。”

    看着信的内容,凌天风不由开心笑了。

    当初两个妹妹走之前,修为就不比他低,进了太阴院后,实力进展也不错,拜了如墨长老为师后,修为更是一下就突飞猛进了。

    现在凌天灵到了先天七重,凌天依也是先天四重。

    看这个样子,用不了一年时间,凌家的实力将会迎来质的飞跃。

    “如果父亲还在就好了。”

    不由想起了父亲凌傲天,若是他能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高兴坏了。

    “天风,什么是力兽?”

    杨伯这时指着银色令牌道。

    杨伯的问话一下将凌天风拉回了现实。

    “力兽,其实也没什么的。”

    凌天风作为少主,家里有不少典籍,他都有翻看过,所谓力兽,其实是真力凝成的魔兽。

    武者一旦到了通灵境,就会从精神中自然地凝出灵识,灵识可控制体内达到一定强度的真力凝聚为力兽。

    力兽分两种,一种是魔兽,一种是凶兽。

    据说,凝聚出的力兽,与现实中的魔兽凶兽,实力都相差无几。

    “原来如此,这也太神奇了。”杨伯感叹道。

    “这块令牌里的力兽,是真玄九重境的炎虎魔兽。”凌天风灵识侵入驭兽令中,感受一番道。

    “真玄九重?那岂不是说,凭借这块令牌,我们凌家就可以平安度过这次家族排位大比?”杨伯猛地瞪眼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凌天风也笑了,补充道:“但力兽没有真力的补充,随着力量消耗,是会越来越弱,直至最后化为虚无。”

    “那用多少给它补充多少就好了。”杨伯道。

    “哪里有这么简单,力兽并不是生物,它只是一种真力的存在方式,要补充它的力量,需要同一种真力才行。”

    “也就是说,只有修炼同一种功法的武者用同一种真力才能补充?”杨伯恍然大悟道。

    “不错。”凌天风将驭兽令收入宝玉空间,又问了一句陈锋。

    “他的进度很不错,已经成为先天体修了,我前天就见他举起一块千斤重的巨石。”杨伯想了想又道:“他很珍惜你给他的机会,平日表现很不错,不是修炼就是保护在我旁边。”

    闻言,凌天风点了点头,这般看来,这陈锋确实是有心报效自己了。

    “那以后,还可以多多帮助他,以后我可能经常在外闯荡,但凌家的家业却需要人打理,先让陈锋保护杨伯,以后再倚重他。”心里暗道。

    吃完饭后,凌天风回小院,打算洗个澡,结果一推开房门,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那香味挺特别,闻起来又很舒服。

    他眼睛一扫,不由惊诧了,只见自己床上坐着名少女,一见他进来,就立马站起迎了上来。

    这女孩长得十分漂亮,年纪也只十四五岁,眉如柳叶眸如星辰,不施粉黛的精致小脸白里透红,就像一个红苹果,好想咬上一口。

    “你是谁?怎么在我房里?”凌天风打量后道。

    “少主,我……杨管家说,奴婢以后是您的侍女。”那少女尽管羞答答,但还是咬着牙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