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你死我活

    更新时间:2018-09-26 15:00:00本章字数:3250字

    第四十八章 你死我活

    “只能一个人么?”凌天风却是注意到这点,每方只派出一人的话,对他倒是有利。

    白家的家主白齐风,洪家的家主洪核乱,闻言亦是一喜,每方只派出一人的话,那段鹰一人也不能拿他俩怎么样。

    两人更是下意识相视一眼,只要两人联手,倒可与段鹰周旋。

    而段鹰,却是脸色阴沉下来,先颁布的这两条规则,对自己可不利。铁血门平日作恶太多,若是那些人一同联合,自己岂不有危险?

    不过,又有谁能真正奈何自己?十年过去了,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古一刀继续道:“本次大比,主题为狩猎,时间两天,后天中午结束,根据所杀魔兽的实力排名。若出现势力层级升降,帝国会做出通牒,势力降级,将会失去帝国保护。”

    这一点,倒是整个华风帝国的排位大比通用规则,众人也都清楚。

    比如,凌家这次若沦为二级势力,万倾城就会发出通牒,取消对其为期一月的保护,其他势力可在这期间,对凌家打压,占其财物,抢其家产。

    当然,凌家也可花重金请人来保护自己,或者依附某个三级势力。

    “若无问题的话,排位大比现在就可以开始了,诸位好自为之。”古一刀摆了摆手。

    当即,这些势力就开始筛选出战的那人,毕竟每个势力都带了好几人来,有些家主也不愿涉险。

    凌天风则对陈锋与白敬欢点点头,第一个冲出了隔离地带,窜入了落日森林内。

    一踏入其中,眼前就一暗,那高大的古木和密集的青藤,让里面的空间不仅暗淡,还很拥挤。

    但也有一些积雪透过叶隙堆在了地上,积雪在的地方,那里就亮了一些。

    凌天风散开灵识,真力贯注于双目,前者感应周围的活物气息,后者则让他看得更远。

    “没有危险。”

    很快,他就适应了这边的丛林环境,再次飞窜起来,双脚或点地,或蹬树,或是手抓着青藤飘荡。

    袖里则随时藏了柄普通神匕,腰上挂着柄精钢长剑,以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

    嗖!

    就当他跃在空中时,旁边树上射出了一道残影,速度极快,凌天风拔出长剑,一道剑影划过。

    在空中掠过,回头再看时,却见两截蛇尸从空中掉落,蛇身是花花绿绿的,脑袋更是三角形。

    凌天风也没在意,丛林中的毒蛇是极多的,他这么快速地赶路,那些毒蛇轻易就发觉,这一路上,他都斩杀了十余条毒蛇,还有些别的毒物。

    其实,他心里也有疑问,按理说天气这么冷,蛇类都应该冬眠了,但落日森林这地方的蛇类,却并没有。

    “这些充其量是毒物,连魔兽都算不上,要猎杀魔兽,还是得往落日森林深处去,毕竟那里连接着魔兽森林的一部分。”凌天风又暗暗想道。

    这次排位比的是狩猎,所以猎杀魔兽才是最重要的,杀死后的魔兽不一定要连尸体一起带回,只需割下该魔兽身上最具特色的一个部位带回就好了。

    而在凌天风匆匆赶路时,其他势力的代表也都在后面追了进来。

    段鹰冲在了第二个,他有意与这些二级势力的代表者拉开距离,也不想一开始就招惹隐隐联手的白齐风和洪核乱。

    所以,他的第一目标,就是追上最先进入森林的凌天风,将之迅速解决掉。

    现在,在场的势力,也都明白过来,半年未露过面的凌傲天,并非是在外办事,很有可能是,已经遭遇不测。

    而凌天风的出场,让所有人都明白,凌家这是在做最后的搏斗,一个刚踏入先天的小家伙被迫无奈地来参与排位大比,几乎没有人看好。

    其实就算段鹰不出手,其他人若寻到机会,也是会对凌天风出手的,毕竟他看起来又弱又年轻。

    再说段鹰在后急追,却仍是没见到凌天风的人影,但他知道,凌天风并没有藏起来,而是冲在他前面。

    这一路的痕迹和毒物尸体就是证据。

    这让他卯足了劲狂追。

    心中却越追越惊,那凌天风也就先走没多久,大约也就三十息时间,结果他在森林里追出了将近二十里,却仍没追到人影。

    这样看来,这姓凌的小子,果然透着古怪。

    又追出了五里,此时已经接近落日森林的内围了,这里已经能找到魔兽的踪迹。

    “咦,那是……?”

    却见一头丈余高的黑狼魔兽死在了地上,那硕大且坚硬的头骨,都被破开。

    “这是什么兵器造成的?威力好大!”

    段鹰吃惊了,不论什么走兽,其头骨都是最坚硬的,而这么一大块头骨都能破开,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记得那小子以前是使棍的,这次没带棍,只带了柄长剑,不可能是那小子,而这黑狼也才刚死去,莫非这里来了个厉害人物?但是,黑狼的一只耳朵不见了,只割下一只耳朵,这不就是参加大比的人做的吗?”

    段鹰很是困惑,但还是继续追了上去。

    凌天风呼了口气,总算是赶到目的地了,到了这里,再深入就会碰到越来越多的魔兽。

    所以,自己可以停下匆忙的赶路了。

    “嗯,东南边丛林茂密,也隐蔽,大都是小型的魔兽和毒物,难以察觉的危险容易突如其来。”

    凌天风沉吟一声,决定往较开阔的地方去。

    毕竟自己的兵器是大戟,而他的长处也是肉身力气,所以在开阔地带更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也容易猎杀到大型的凶猛类魔兽。

    魔兽也分等级,和修士一样按境界划分,但没有划分得那么细,不像武者每个境界分九重天,魔兽的每个境界只分初期,中期及后期。

    而一般的后天境魔兽只比凶猛的野兽厉害些,只有先天魔兽才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方才斩杀的那头黑狼,就是先天初期的魔兽,这种层次的魔兽,凌天风都有些看不上眼,都不想将其尸体放入宝玉空间。

    毕竟宝玉空间的大小是有限度的,也就自己住的小院那么大,之前放下两具地龙尸体时就占了约五分之一的地方。

    向着开阔的地带悄无声息地走着,灵识散开到十丈大,目光也盯视着周围的动静。

    虽然灵识还可散开至更大范围,但时间一长,就会疲惫,维持在十丈大小,其消耗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走出半里许,忽然前方灌木中传来了声音,凌天风精神一震,感觉是个大家伙。

    “这气息,至少也是真玄境初期。”

    他悄悄摸了过去,等足够近时,透过叶隙,看了过去,却刚好看到一双望来的带着血光的冰冷眸子。

    吼!

    那魔兽一声低吼,四蹄一蹬,带起一阵狂风冲了过来。

    凌天风这才看清其全貌,原来是一只全身披着冰冷的黑色鳞甲的虎类异兽,头上有个王字,四蹄有力,却肋生一对类似螳螂刀足一样的双臂。

    “刀足鳞虎,真玄初期。”

    凌天风顷刻间分析出,接着风雪神戟到了双手上,也是奔动上去,神戟狠狠撞出。

    刀足鳞虎动作十分敏捷,却是避开了戟尖的冲撞。

    凌天风动作一变,如秋风扫落叶般地狂乱一扫,正好砸在扑来的刀足鳞虎身上,数千斤的力道轰然爆发,直接将这头高过丈余的真玄境魔兽打飞。

    刀足鳞虎撞在一棵大树上,掉落在地,吃痛地抽搐了几下,鳞甲更是被戟刃刮中,碎裂出一条缝。

    “畜生,还不受死。”凌天风携戟冲了上去。

    刀足鳞虎已然有了一点智慧,虽然来人修为一般,但气势既凶且狂,比自己还要猛,当即就有些畏惧了。

    它转身就跑,速度还很快。

    凌天风无奈,暂时将神戟收入宝玉空间,手持长剑追了出去。

    “小子,哈哈,总算找到你了。”

    追出一段距离后,途中忽跳出一人拦住了凌天风,脸上有大喜之色。

    “段鹰,你来得正好。”

    凌天风停住身形,冷笑着看向对方。

    “小子,你这个样子,我很不喜欢,你个连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见到了本门主不是应该害怕吗,不是要跪地求饶吗?”

    段鹰咧了咧嘴,脸上杀意弥漫,拔出了腰间的那柄血色单刀。

    这柄单刀也是削铁如泥的神兵,虽只是普通神兵,却很是不凡。

    “害怕?你想错了,凌某见到了你,不但不害怕,还很激动,十年前你曾重伤我父亲,今天,我就要将这仇报回来。”

    凌天风冷哼一声,接着手里也出现了柄长过一丈的大戟。

    段鹰却是看着那柄大戟,面色微微一变,光是大戟的外貌,就不一般。

    “你这兵器,怕是神兵吧,而且,你居然拥有储物宝物,难怪有此自信敢与我叫板。”

    段鹰看着凌天风:“不过,你小子怕是脑袋不灵光,区区先天也敢与本门主叫板,这不就是寿星佬吃砒霜,嫌命长吗?”

    “我看你才是笑话,我与你势如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若连叫板都不敢,那还打个屁,直接伸脖子让你抹了就是,看来段门主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凌天风摇了摇头,一番话下来,并不觉得这段鹰能压制住自己。

    所谓高手过招,都是先开口打压对方焰气,涨自己士气。

    但方才这番对话,凌天风却没有占下风,反而挑动了段鹰的怒火,以及在对方心里落下了一层阴影。

    形势一触即发。

    “受死吧,小子,看不将你碎尸万段。”段鹰手里血色单刀一翻转,斩出了一道血色刀芒。

    “哼,大言不惭,且看凌某废了你。”凌天风神戟一抖,轻易打碎了血色刀芒,接着主动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