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掘地蟒

    更新时间:2018-09-27 15:00:00本章字数:3384字

    第五十章 掘地蟒

    当所有势力派出的代表都进入落日森林后不久,古一刀也踏入其中,身后还跟着几名先天后期的剿盗军军士。

    至于军长吴月枫,则是留守在外。

    古一刀一行坠在后面,主要是想观察整个大比进程,看有没有违反规矩的家伙。

    没多久,前方传来了打斗声,更有一些武者有观战。

    古一刀当即就奔了过去察看。

    却是见到段鹰这位铁血门主,被一先天少年武者,打得落荒而逃,竟丝毫没有了一位真玄高手的风范。

    这一幕,让他十分诧异,简直无法理解。

    但下一刻,便见那位叫凌天风的少年武者,大喝一声,持着一柄丈长的大戟,追了上去。

    古一刀顿时就来了兴趣,不禁嘴角饶有兴味地笑了起来。

    由于周围观战的人太多,凌天风并没有选择惊世骇俗地收起神戟,不然储物宝物的秘密将会为更多人知晓。

    于是持着神戟追去,但神戟份量极重,这让他难以提速,才几个呼吸,段鹰就窜得没影了。

    眼见失去目标,正战意激荡的凌天风别提有多扫兴,他冷冷看了观战者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就朝先前刀足鳞虎逃跑的方向追去。

    现在大会才刚开始,还剩余两天时间,还是不要过多地暴露自己的实力,是以脱离他人的视野是极其有必要的。

    毕竟猎杀魔兽才是大比的排名关键,与其把过多时间放在耀武扬威上,还不如多做些实在的事。

    其他人一见凌天风消失没影,虽然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但也选择了离开,去寻找魔兽才是重中之重。

    方才使者古一刀也说了,三级势力的代表不许主动攻杀二级势力的代表。

    尽管那凌天风是先天武者,但其毕竟是代表三级势力,纵然方才与段鹰的比斗表现地极其强势,但再强也不能违背规则主动攻杀他们,所以这些二级势力的代表,就都将此事压在心底。

    但白齐风与洪核乱两人却是心绪繁乱不堪,凌天风的强势登场,让他们登时就打消了在大比后火并凌家的想法,并且开始在心里考虑,以后当如何面对凌家。

    凌天风的崛起太快,才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已达到如斯程度,若再给他时间成长,那凌家以后岂不是一家独大,再也无人抗衡。

    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再说凌天风追着踪迹,一路之上,又遇到了两头魔兽,一头先天初期的青冰狐,一头先天后期的黑角墨马。

    并没费多大劲就解决了这两头魔兽,随着继续追出,来到了一片满是积雪的峡谷中。

    忽然,他感到了不对劲,耳朵一动,就有嘶嘶的声音传来。

    他正要后退,忽见前方厚厚地积雪炸开,接着四方八面都积雪掀翻,一个个高昂的脑袋,从地穴中探了出来。

    “掘地蟒?”

    那硕大的尺余粗的黑色蟒脑,高高昂起,蛇信子吐出,却是带着倒刺。

    这些倒刺十分地锋利,就像两排缩小版的獠牙一样,而这也是掘地蟒名字的由来,蛇信子上的倒刺,使得它们轻易就掘动土石。

    而碰到坚硬的石头,它们就会喷出具有腐蚀金石能力的毒液,将其腐化开。

    凌天风面色变了,自己竟无意中闯到了一群掘地蟒的老巢,此时光是破雪而出的掘地蟒,就有三四十条,条条都有人的腰身粗壮。

    这些掘地蟒吐着猩红的带着密集倒刺的分叉粗信子,晃动着那菱形的黑色脑袋,一条条渐渐从地穴里升起,盘在了雪地上,朝凌天风盘着小半个身子快速爬了过来。

    凌天风手持着神戟,一脸的难看之色,这些暂时出现的掘地蟒恐怕只是这峡谷里的一部分,其余掘地蟒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被这动静惊扰。

    而且,光是四周这三十多条掘地蟒,就足以让自己喝一大壶的了,其中十条就有九条是先天境,剩下的那条更是真玄境。

    “逃。”

    凌天风当机立断,朝山坡上奔去,开玩笑,他还没本事撑住这么多掘地蟒的进攻。

    那些掘地蟒也反应极快,发出难听的嘶嘶声,接着嘴里就喷出了一大堆的暗黄色毒液,仿如三十多支利箭。

    “该死。”

    凌天风瞬间变了颜色,这些毒液是何等的厉害,那可是足以熔金化石的,他哪里敢让身体沾上。

    至今他都还记得在那张仙寨内的枯生蟒,毒死了两位凌家武者,黑东原的死亡惨状,更是让他心生恶寒。

    手中长戟忙收入宝玉空间,接着就地数滚,凭借着灵识的感应,险之又险地将这些毒液喷射全部避过。

    这时,掘地蟒全部迅速追了上来,那景象,就像是三十多条恶犬一拥而上。

    凌天风哪里敢迎战,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这么多魔兽。

    长剑在手,斩出数道凝炼的剑芒,天火真力凝聚的剑芒带着高温,斩在了掘地蟒身上,倒是造成了不轻不重地皮肉伤害。

    但凌天风知道,此等伤害对这些皮糙肉厚的掘地蟒来说,算得上是无关痛痒。

    “如果只有几条我倒是敢赌上一赌,但这么多条,还是算了吧。”

    凌天风苦笑不已,只觉得自己运气不好。

    这时,又有十数条掘地蟒破雪而出,也纷纷追上山坡。

    凌天风差点亡魂大冒,只得撒腿就狂奔,一跃近十丈,几个起落就逃出了这边山坡,而掘地蟒的速度也十分快,竟然没被落下多少。

    凌天风见此,忽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若是能将这些畜生引诱至林中,怕是会引起其它魔兽的骚乱吧。

    也不仔细思量后果究竟会如何,当即就停下身形,挥剑劈出一剑芒,直接将最先那头掘地蟒给劈得翻滚在地。

    其他掘地蟒继续追来,凌天风时快时慢,即走即停,没多久后,就将这五十多条掘地蟒给带到了开阔的丛林地带。

    吼!

    一头犀牛魔兽发出巨吼,从半道截出,就要拦住凌天风,但当看到后边那密集的大蟒后,很没骨气地直接掉头就跑。

    又过了没多久,五六头嗜血狂狼也加入了逃亡之旅。

    半个时辰后,什么野猪,朱厌,蛮牛等魔兽,尽皆被惊动。

    而千机镇一些势力的代表武者,亦是愕然地发现了这一幕,但也面色大变,根本就不敢招惹,直接往侧方逃离。

    古一刀正领着几名先天军士在森林里烧烤一头羔羊,忽然侧方奔来了一堆魔兽,这些魔兽像见了鬼一般,狂奔不止,其中大多是先天魔兽,也有两头真玄魔兽。

    这些魔兽来势汹涌,几人根本就不敢拦路,就连要烤好的羊肉都不要了,忙朝侧方退了开去。

    退到足够安全的距离外后,几人就见各种魔兽在前方狂奔过去,接着眼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少年。

    “凌天风?!到底怎么回事?”

    古一刀脑子像掉进冰窖了,完全无法想象凌天风居然能让一大批魔兽发狂逃奔。

    不过,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因为掘地蟒的成群出现,紧紧追在凌天风身后。

    “靠,这小子怎么招惹到它们的?”

    古一刀摸了摸鼻子,脸色古怪地很。

    他可是知道,这掘地蟒是极爱记仇的,而且,掘地蟒的习性,非常特别,别的蟒类一到寒冷天气,就要休眠,而掘地蟒则是越冷越活跃。

    “完了,若是不能尽快摆脱这些畜生,恐怕这群没脑子又爱记仇的掘地蟒,会一直追下去。”

    古一刀摇了摇头,开始有些不放心凌天风的安危了。

    凌天风也有些急了——

    一开始他是出于戏弄心里,想引诱这些畜生在外耀武扬威一番,但现在发现,似乎这些家伙认定了自己,竟不依不挠地追着自己。

    “靠,别逼我啊,把老子搞火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都跑了近一个时辰了,已是下午,落日森林内天色转黑,尽管这对蟒类压根没什么影响,但好歹得给人留点喘息的时间啊。

    “如果我现在摆脱它们,不知这些畜生会做什么?”

    跑出了那么远,这些家伙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再回峡谷的路,管他呢,只要能在森林里闹出骚动就好了。

    森林里越乱,对自己就越有利,因为掘地蟒一路会惊动许多魔兽,让它们惊慌失措,四处奔逃,这时候,所有的危险都是流动的,同时也是自顾不暇的。

    这时,自己也就能利用良好的听力,视力和灵识,以及体力,展开一场单兵作战式且彻夜彻日式的收割了。

    念此,他当即就轻身上树,几次借力,就到了百米高的树顶,轻易就隐藏好身形。

    那些掘地蟒追着追着就失去了凌天风的目标,一开始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失神,接着又在原地不安分地转圈。

    大约过了半柱香工夫,五十多条掘地蟒发出嘶嘶声,掉头回去。

    回去的爬行速度就慢了许多,但这时夜已黑,它们似乎也失去了一些方向感,毕竟这次跑出了足够远的距离,成群结队的掘地蟒绕着路,一路之上再次惊动了不少的魔兽。

    这些魔兽撒腿就跑,没头没脑无方无向地一顿狂奔不已,凌天风这时也行动了,借助风雪神戟势大力沉的凶猛一击,在路上竟堵住了不少出逃的魔兽。

    如果是换做其他武者,必然不敢招惹狂奔中的魔兽,魔兽的体型不可小觑,狂奔起来时,那惯性可不是一般地大,一般武者贸然出手,恐怕会被狂奔的魔兽撞飞。

    但凌天风却不存在这个问题,以他的肉身力气和风雪神戟,埋伏在狂奔魔兽的前方,敛息屏气,待魔兽经过时,毒龙钻悍然出手,神戟如条毒龙狠狠撞出。

    那魔兽在数千斤力道和穿金裂石的穿透力下,直接就被神戟撞翻出去,神戟更是深深扎入血肉。

    “又来了。”

    解决了好几条魔兽后,凌天风望向远方,却见一头黄金猛狮子,狂奔出逃。

    当即就提速追上黄金狮子,让他略微惊讶地是,这头魔兽,居然是真玄中期。

    “没想到连这个境界的凶猛魔兽,也都被成群的掘地蟒惊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