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上门质对

    更新时间:2018-10-05 23:00:00本章字数:3559字

    第六十六章 上门质对

    无念道人与罗无心一事,让凌天风身家大肥,同时也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

    毕竟十六万两金票,这么巨额的财富,一般四级势力的多年积蓄,也不会比这个数多上多少。

    所以,惹他人眼红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财帛动人心。

    好在他只是数了数,没当场说出来,旁边看着的凌府武者,只知道钱很多,却不知具体多少。

    这时其实也有些后悔,如果陈锋没搜身就好了,自己直接将无念道人的尸身收起来就好了,可谁又想到,这道人会带这么多钱在身上。

    凌天风反思了一会,觉得以后还是自己来搜战利品比较好,财不露白是保障生命安全的好办法,自己可不能再无缘无故就被这东西给害了。

    尽管事后严令当时在场的所有凌府武者都对此事保持严口风,不许对外泄露半点。

    但难保有个别武者,起了不轨之心,将此事外泄,引来外人觊觎。

    “看来,还得提升自身实力,这些凌府武者,能帮到我的不多,只能帮我打理好地盘,真正出面对付高手时,解决大麻烦时,还是只有自己。”

    凌天风叹了口气,果然要想做大做强,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单靠一番苦心孤诣地经营,就可以解决所有事。

    要想发展,要想变强,就需要大量资源,需要人力物力财力和势力,而这些东西,就算没危害到他人的利益,也会在不经意间,惹人眼红心跳。

    回到凌府,小院里的东西,都搬到了新居所,看着这又气派又大的新居所,凌天风脸色缓和许多。

    一个月不见,凌家变化还是挺大的,甚至杨明月都有了四个丫环,在新居所里使唤,毕竟端茶倒水这些事,总不能让杨明月亲手吧。

    “天风,你回来啦。”

    杨明月变化也挺大的,比之初见时更丰润了一些,身材也更标致,一身碎花的蓝绿长裙及地,而上半身则小蛮腰盈盈不堪一握,胸前更是凸出地有些惹眼。

    眼睛瞄了瞄,任由杨明月挽着自己的臂膀走进卧房,在桌前坐了下来,房里已经打好了热水,准备好了干净的衣物。

    两人说了些私房话,凌天风就脱衣服洗澡,杨明月帮他搓着。

    “对了,罗无心找了过来,还带了一极厉害的真玄高手,让我把你交出。”凌天风随口道。

    “啊,那怎么办?他是不是逼你了,你要把明月交出去吗?实在没办法的话,那明月也不怨你。”

    杨明月惊呼一声,脸色很不好看,很担心地说道。

    “看把你吓的,不用担心,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住,还怎么让凌家在这个世道强盛起来,那个真玄高手,也就是罗无心那不可饶恕的师父,已经被我杀了,至于罗无心,你更可以放心,他现在被我擒拿,修为也被废掉,已经是一废人,没什么用了。”

    凌天风摸了摸佳人的脸,故作轻松笑道。

    杨明月略羞涩地嫣然一笑,嗔道:“坏死了,白让我担心。”

    换好衣服,杨明月带着凌天风在府子里四处转了转,看了下施工进度,尤其是那个宝库,是重中之重,不能出半点隐患,专派了信任的武者在此全天侯看护。

    又去了练功室。

    一看到那四方四正的大石屋,凌天风脸上喜色流露,看着像是挺不错的。

    推开石门,便见里边很大,足有十丈长十丈宽,高达五米,没有屋顶,露天修炼用的。

    因为以凌天风跃起的高度,轻易就是十丈,以后怕还要增高,索性就做了无顶处理。

    “还不错,以后就在此修炼了。”

    凌天风赞道,然后直接打发杨明月回去了,自己则在练功室里待了下来。

    转眼三天过去,陈锋过来禀报,说是罗家已经派了人来接罗无心,要见凌天风一面。

    凌天风从练功屋里传出声音:“这等事让杨伯出面处理就是了,你们在旁看着一点,以后无重要的事,就不要来打扰本少主。”

    语气中略带训斥。

    的确,若什么事都得凌天风出面,那养他们这帮武者干嘛,饭桶吗?

    只是交接处理这样的事,能让手下做好,自己就不用耗时间插手,除非他们处理不了,凌天风才会出手。

    像罗无心的事,哪怕对面罗家家主来了,又如何?

    无非是交金子赎人,罗家再怎么说也只是三级家族,在城主府里办事的那位,也只是真玄境,而凌天风却是实实在在斩杀了三位真玄高手的天才,不一定要给那个面子。

    何况,凌天风只是少主,并非凌家家主,如果是凌家家主,那就得出面了。

    陈锋听出了凌天风话里意思,朝里道:“来的是罗家一位真玄长老,手下会跟他说,少主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不容任何人打扰。”

    等了少会,没见里边传出声音,陈锋便走了。

    又过了两天,陈锋忽急匆匆来报:“少主,不好了,钢刀门派了人在镇上调查李无极李上清两人的事,估计很快钢刀门就会找上门。”

    “我知道了,你看着办。”

    里边传来了凌天风不带语气的声音。

    陈锋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脸上的担心却消失了,少主这般无动于衷的语气,显然就是有恃无恐。

    看来,这事并不是很难处理。

    当日傍晚,钢刀门的人就到了凌府,来的是一位真玄九重境的长老,其名李当绝。

    除了李当绝外,还有几位真玄初期武者,一些办事的跑腿先天弟子。

    一上门,脸色就很不好看,被杨伯领到了会客厅,奉上热茶。

    “不知钢刀门诸位大人前来凌府,有何贵干?”杨伯坐在一旁笑了笑道。

    “有何贵干?啊哈,你是什么东西,一后天武者也配招待我等,快让那姓凌的小子出来,否则,我可管不住手里的钢刀。”

    李当绝带来的一位马脸徒弟喝声道。

    陈锋守在杨伯旁边,听了这话,忍不住就要出口训斥,杨伯伸手制止了,皮笔肉不笑道:

    “诸位若是嫌招待不周,大可离开凌府,千机镇是小地方,供不下诸位的脸面。”

    那位马脸先天武者顿时被这话噎住,是啊,别人又没请自己来。

    “不对,我们可是来问罪的。”心里觉得好不对劲,愣了会才想起来是来干嘛的。

    “大胆,你一老头就不怕死?我劝你还是乖乖叫你家少主出来对质,这事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哦……说来听听,倒是想知道诸位想干什么?老朽虽不起眼,但凌府的事,我都能做主。”杨伯反倒不担心了,看这样子其实也并不吓人。

    “你能做主?好,那老夫就与你说。”

    李当绝冷声道:“你家少主,姓凌那小子,是不是杀了两个钢刀门的长老?”

    杨伯闻言一愣,略作思考,半响忽道:“有这回事吗?我可不记得,不信你问问凌府其他人,或是镇子上的其他人。”

    李当绝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居然不承认?也太不把钢刀门当回事了吧,当天屠杀铁血门那么大的事,他都已经找人查清楚,就是凌天风干的。

    可现在,凌府的管家居然信誓旦旦地说,压根没此事,这岂不是睁着眼说瞎话?

    “你敢骗老夫?信不信老夫把整个凌家都屠杀了,一个不剩。”

    “我信,钢刀门有这个实力,也有明面上触碰帝国法律的底气。”

    杨伯认真地承认了。

    “但是,我家少主确实没做过这等事,而且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做这种得罪大势力的事,以他现在的底子,是决计不会碰这种事的,你们要是不信,就真的是与我家少主不对付,故意来找事的。”却倒打了一耙。

    李当绝当场震怒,一掌下拍,桌案如瓷器一般,碎地不成样子。

    这事都抵赖,看来真地是钢刀门久不创下杀名,让人觉得威风不再了。

    “好,好个凌府,倒是李某小看了,徒儿,把铁血门的人带来,当面质对下,看他们有何话说。”

    那名马脸武者当即出了凌府,不到半个时辰,就领了十几人进来,都是铁血门剩下的人,其中更有一位先天武者。

    铁血门的事虽已经翻篇了,剩余的铁血门经过商议,自行解散了,其中有些本地武者,拖家带口,自是不易迁离,仍留在镇子里。

    “李大松,当天凌府与铁血门的战斗,是不是有两位钢刀门长老在场,并且,两位钢刀门长老都死在了凌天风手里。”

    李当绝冷声问道。

    叫李大松的先天武者闻声一颤,尤其是看到碎掉的桌案后,更是面色抽动着。

    “是,小的确实亲眼所见,两位钢刀门长老,一个叫李无极,一个叫李上清,是本门众人商议,前往钢刀门请来的,而且,李无极长老被当场杀害,李上清长老则当场逃离,但凌少主追了上去,虽不知最终生死如何,但这么久不露面,料想已不在人世。”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两头为难,眼下的情况,李大松真是身不由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那你身后这些人呢?也都是铁血门的弟子吗?他们可曾见到两位钢刀门长老,并见其被惨害?”

    李大松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叹了口气。

    那些弟子也都听说凌天风英勇斩杀无念道人的战绩,知道如今的凌天风越来越了不得,他们还要在当地生活,哪肯得罪,但已经卷入了这件事里,只得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是,李大松长老说得千真万确,并无半分虚假。”众铁血门弟子道。

    闻言,李当绝脸色越发深寒,他努了努嘴,朝杨伯冷笑着:“说吧,现在看你还想如何死不认账?”

    杨伯却似乎并没半点慌张的样子,下午凌天风给他密授了口信,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仍旧笑道:

    “他们所说,的确没错,确实有两个不属于铁血门的真玄高手参与了战斗,并给凌府在战斗中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所以少主这才狠下心下杀手。”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二人就是钢刀门长老,就算知道是,那又如何?”

    “十年一次的家族排位大比,十年一次的清洗月,这本就是给底层势力互相解决积怨的时机,帝国法律可是明令说了,而且,但凡参与进这种事情的,就只能代表事件双方中的一方。”

    “两位钢刀门长老参与进此事,要么替铁血门出头,要么替凌府算账,不论哪种,都是个人行为,并不能以其他身份掺入这种事,所以,钢刀门长老的身份,在这出事里,是失效的,是不存在的,是子虚乌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