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招收真玄

    更新时间:2018-10-05 23:00:00本章字数:3437字

    第六十七章 招收真玄

    杨伯话语虽平静,但语气中的势头,却变得越发有力量。

    “所以,我不知钢刀门诸位找上门来,是有别的什么事吗?如果没有,那还请离开,这里庙小,屈尊不下诸位。”

    说完就端起茶,闻着茶香,气定神闲地抿了一口。

    而这一番话下来,可谓是彻底让钢刀门等人火冒三丈,脸色阴沉地像是能滴下水来。

    “小老头,你知道自己刚才说什么了吗?”

    “知道,就事论事,实事求是,据理力争,以理服人而已,言语中若有不当之处,不求诸位原谅,只求心中无愧。”

    这个样子,仿如见过了大风浪一般,说得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般。

    李当绝拳头已然握紧,杀心渐起,恨不得当场就拍碎这老头的脑袋,拿来喂狗,以出此气。

    “好个实事求是,看来,凌家在这千机镇做了两个月的大,就不知这个世道是如何的了,更不知钢刀门是什么。也好,老夫双手已经久不沾腥,今天就在这里做一遭吧。”

    已然缓缓站起身来,手摸向刀鞘。

    “哈哈,钢刀门想杀老头?尽管来就是,反正老头寿命短,活到现在也够本了,你杀了老头,老头一后天小人的命,换一真玄高手的命,值当,太值当,动手吧。”

    杨伯放下茶杯,抬起脑袋,露出脖子,还真是一副任杀任剐的样子。

    李当绝却眼珠转动起来,他这话什么意思,是一命偿一命吗?自己杀了他,杀了这屋子人,那自己等人,是不是都走不了?

    想到听说的无念道人被凌天风杀掉一事,那事传得神乎其神,似乎真是真的,再看眼前这老头的样子,难道那姓凌的真敢对自己出手?真有实力拿下自己?

    不禁疑思渐起,握住刀柄的手亦放松了一些。

    “看来,这千机镇是有大人物要出世,才先天修为,就已颐指真玄高手,气使四级势力,钢刀门长老这事,想此般说辞就将老夫应付,未免过于理想化了。”

    “两尊长老不是小事,纵使掺合进这种有着帝国法律明令的家族恩怨,钢刀门的人就是钢刀门的人,不论谁杀害了他们,都将迎来钢刀门的制裁。”

    李当绝渐渐冷静下来,对方这副有恃有恐的样子,虽说不像装出来的,但这般举止,必定有所依仗。

    凌家依仗的是什么,是凌天风?

    凌天风就是再强,也只是一先天武者,才刚成年,毛都没长全,不像是他。

    不过,自己也打听过了,凌天风崛起之势不到一年时间,就从后天五重修炼到了先天七重,这种修炼进度,一般天才都做不到,只有那种极厉害的天才人杰,才有可能如此吧。

    所以,此前资质平平的凌天风,忽然如慧星一般崛起,其中定有古怪,莫非是得了一神秘传承,或是拜了什么厉害的师父?

    如果不弄清其依仗,自己根本就不敢妄动,若真是惹到了什么大人物,到时自己都不知怎么死的。

    越想越觉得事实是这样。

    如果没有奇遇,或者没有谁背后帮凌天风,是绝不会平白无故从普通少年成长为一个掌管如此家业的少主的。

    所以,他仗着其依仗,不将钢刀门放在眼里,连老夫的面都不见,只派了一个管家来与我做推诿,必然是不怕我,更不怕钢刀门出手。

    连钢刀门都敢得罪,这般看来,背后来头是极大极大的,不行,我不能被一个老头就激将地恼羞成怒,更不能一怒出手。

    思来想去,李当绝再次坐了下来,默默思索着。

    “师尊,你还要想什么?两位师叔就是他们杀的,我们就应该杀了他们,根本就不用考虑。”

    马脸青年却待得不耐烦,在旁愤懑道。

    “师兄,这事莫非另有难处不成,一个先天小子,仗着有些本事,侥幸杀了一成名多年的人物,就从此目中无人,这种事我们又不是没碰到过,有何担心的,无非就是那小子,故弄玄虚罢了。”

    随行的一位真玄初期长老如是道。

    “也许,师兄是想到了什么,这姓凌的事迹,倒也传奇,指不定就发生了奇遇,或者碰上了什么厉害人物给他撑腰。这般有恃无恐,师兄自然要多想想,李无极两位长老的事,与整个师门比起来,孰轻孰重,可想而知,当绝师兄心里一定是有数的。”

    另一位随行的真玄长老,皱了皱眉,帮着李当绝说话。

    钢刀门一行人一听,不禁也都觉得疑窦重重,贸然出手,怕是很可能会惹祸事。

    杨伯见到此幕,就更加放心了,少主让他如此对付这行人,他之前对此种方法是持怀疑态度的,但现在看来,凌天风竟然是神机妙算,唱空城计。

    他默默也思量起来,这计策到底是哪部分起作用了。

    莫非是,自己?

    也许,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做此事,都达不到这个效果吧。

    一来,自己的管家身份,让自己待客,可以在名义上说过去。

    二来,自己的后天武者修为,让人小瞧的同时,更是能引起那些人生疑。

    一个后天修为的老头管家,大言不惭从容应对随手就能捏死他的钢刀门人,无异于找死,但正因此,才让钢刀门人觉得自己拥有强大的依仗。

    半个时辰后。

    凌府大门,杨伯笑着将钢刀门一行人送走,看着冷眼离去的这行人,杨伯摇了摇头。

    暂时是送走了这些人,尽管这些人走之前放下各种狠话,但对杨伯来讲,却并没放在耳里。

    这些人,终究是慑于疑神疑鬼,被打发走了。

    而凌府,将再次迎来一段时日的平静,毕竟少主不出面,他们就看不到少主的实力,更别说弄清凌天风的深浅了。

    当然,杨伯也猜到,这行人绝不会就此轻易离去,肯定会在这边留下几人,暗中观察,另外的人则是回宗门复命,最后到底如何,还是要看钢刀门高层的决定。

    不过,说是如此说,十有八九却是此事揭过去了。

    呼了口气,杨伯又去练功室把结果说了,凌天风听完后,笑声道:“当下还不是与这群人正面相对的时候,这次耍了他们,将其吓走,以后就要更加小心了,千万不能露出马脚,也不能大意。”

    杨伯称是。

    “对了,杨伯,你明日派人发布告,凌府需要招收真玄高手十人,年俸五百两。”

    “之前不是招收过吗,上次在布告上也都写了,一样的价,但没有人来应聘。”杨伯不解。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之前还没有人知道有我这个人,现在嘛,斩杀三尊真玄高手,其中更是有无念道人这样的大高手,实力值得他们追随,我也足以驾驭他们,所以他们定会好好考虑的。”

    说得并不是十分清楚,但大概意思杨伯是听懂了,这就是声名在外与名声不显的区别。

    就像是旅游一样,同一个地方,风景一样,但有名声和没名声,却让这个地方变得很大不同。

    有名声的风景,叫胜地,行人如云,皆来观赏。没名声的风景,叫美景,外人不知,自然不会来。

    “当然,现在要求要提高,五百两是底价,凌府需要真正的高手,所以年俸的价格,还可以再提高,封顶千两,这样真玄中后期的武者也能请来。”

    “另外,跟以前一样,不得招作恶多端的人,不得招来历不明的人,也不能招太过普通的真玄高手,如果没有能力,招来了也难使。”

    两人一阵商量,最终杨伯带着急切的心情离去。

    照凌天风这般搞,看来小小的千机镇,很快就限制不住凌天风了,招这么多高手,一旦驾驭住,并把这股力量完全发挥好,许多事情都轻易可为了。

    或许,凌家甚至能够成为四级势力呢?

    不过,势力的评级,较为复杂,除了十年一度的家族排位大会外,就是上报城主府,像四级势力的评审,更是要上报郡主府。

    而且,这事还需要和那些人搞好关系,要么上头有人,要么破财使自己在上头有人,只要上面有了人,势力评级这事就好办许多了,只要符合四级势力的评级条件就可以了。

    次日,凌府奔出数十骑,快马加鞭,奔袭周围的数十个镇子,广发布告。

    其中更是有三骑,直奔万倾城。

    这三骑到了万倾城后,径直来到青木书院,找到了天工小院,声称要见卢子键前辈。

    卢子键此时正在大殿里品茶,见凌天风派了人来,顿时笑颜展开,“三月逼近,这小子是给我送风雪神戟来的吧。”

    离三月的神兵大展已只有几天时间,他正琢磨着要不要派人去千机镇催下这小子,让其把神戟送来。

    神戟一到,整个天工小院的神兵展,都会增色不少。

    他急忙喝了口茶,就让弟子宣见。

    待看到来人时,不由大为失望,既没看到风雪神戟,也没看到凌天风。

    “你们是凌天风的人?他派你们来做什么?他有没有说,三月神兵展就要到了。”

    来的三人为首者,正有张若狂,他躬身恭敬道:

    “卢前辈,我们是凌府武者,凌天风是我家少主,这次来拜见前辈,也是我家少主安排,至于神兵展的事,少主提了一声,说等手头的事忙完,一定赶来。”

    “手头的事?他能有什么事?”

    卢子键并没派人去打探过凌天风的事,所以压根不知道凌天风最近搞出了多大风头。

    “禀前辈,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凌家需要招收十名可靠的真玄高手,用来办事。”

    “什么?一个小镇里的三级势力,居然要招收十名真玄高手?”卢子键以为自己听到了今年来最好笑的笑话。

    “不错,此行前来,正是想请前辈帮忙,现在凌府已向数十个镇子发出了招人布告,但总的说来,镇子里闲散的真玄高手,一直都很少,他们主要都在万倾城里,而凌府在万倾城并不认识什么大人物,除了卢前辈。”

    “所以,你们是想让我帮忙你们招人?”

    “是的,我家少主说,以前辈的赫赫声名,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随口吩咐一声,就能办妥,而且会出现应者云集的盛状。”张若狂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