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白马独臂

    更新时间:2018-10-07 23:00:00本章字数:3099字

    凌天风修炼的天火真力,若能吸收到外界的火之力融入到真力里,轻易就能转化为天火真力。

    换言之,吸收炼化外界的火之力,是他快速增加体内天火真力,提升修为的快速方法。

    为了更好地吸收从熔浆内散放出的火之力,凌天风不惜脱掉衣裳,打开周身的毛孔,口鼻呼吸法亦用上。

    更是运转《天火九焚》,顿时就像给那些火之力下了香铒一般,纷纷朝凌天风涌了过来,通过其周身无数毛孔,口鼻等部位,鱼贯而入一般,迅速到了凌天风体内,又来到其经脉中。

    经脉里有天火真力在流转,外界火之力一进入经脉,就会被这些天火真力带动着流转,最后到了丹田内,经过一番炼化,就变成了天火真力。

    由于炼化了血气天火,凌天风炼化火之力的速度,可谓是暴增,几乎是吸收多少就炼化多少,那些残余在体内别处的火之力,亦被吸到丹田里,迅速炼化掉。

    就这般,凌天风大肆地吸收炼化起火之力,全副身心都放到了修炼中,连时间的流逝都没怎么注意了。

    转眼就是一天一夜,当天火真力都把整个丹田充斥了,凌天风这才有些意犹未尽地,停止了。

    “这么快就从先天七重到达先天九重了,厉害。”

    就连他自己都不由不感叹血气天火带来的巨大作用,若没有它,恐怕在此修炼十天半个月,才可能突破一个小境界吧。

    第一次在缺离山时,也修炼了差不多的时间,但那时这边的火之力浓郁无比,又是从先天一重突破到先天三重,自然容易许多。

    通常——

    每个大境界的前面几个小境界,往往都比较容易突破,而到后面几个小境界,就要难得多了。

    武道修炼就是这样,越到后面路越难走,甚至有些天资聪颖的武者,十年都难以突破一个小境界。

    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讲,这也算是武道的魅力之一。

    正因为越往后越难修炼,所以高境界的强者越来越少,小境界间的实力差距也会越来越大,那份成就感,自然也就越强,而能够获得的地位权势,也越高越大。

    “虽然已经吸收满了,但是,等用血气天火精炼后,天火真力还会减掉不少。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将其精炼到一定程度,再巩固一段时日,直至达到先天极致,再一举破入真玄境。”

    由于炼化了第一种天火,所以突破境界压根没什么难度,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这也是《天火九焚》的优点,但同时也是其缺点,因为若一直没炼化天火,就会一直无法做出大境界的突破。

    精炼的过程就比较简单了,主要利用血气天火的火之力,充分发挥其威力,不断灼烧,一些真力中的杂质,或者一些其他功法修炼出的真力,就会被生生灼烧成虚无,剩下的就是精纯的天火真力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血气天火真力。

    呼!

    又是一天一夜。

    三月二号这天下午,凌天风总算出了火山口,下了缺离山,找到马匹,再次动身前往万倾城。

    他脸上带着微笑,这表明他对这两天的进步还是挺满意的,事情很顺利,让他很满足,很放松。

    这一天一夜,他完成了对天火真力的初步精炼,精炼过后,丹田内的天火真力减少了约半成左右。

    而威力,却是反向增加了一些。

    毕竟品质越高的东西,就越好。真力越精纯,威力自然也越大。

    落日余辉,映照绵延青山,美丽田园,凌天风一人在官道上策马奔腾,好不惬意。

    这又是一种别样的意境。

    忽然,前面的岔道里冲出了一骑,那人跨着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白马,马蹄跑得极快,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匹宝马。

    凌天风坐下的马虽也不错,马力上乘,但只能算得上是良驹。

    看到了这样特别的宝马,凌天风不禁多瞧了白马背上那人几眼。

    这一见,却不由有些惊讶,那人居然是个独臂汉子,右边的衣袖空荡荡的,也没用什么东西扎住,任由其随风飘荡。

    因为只见到背影,也不知其样貌如何,但是看到那人穿着一身青衫,在马背上身姿挺拔,凌天风不禁下意识要料想那是个光明磊落坦荡豪爽的人物吧。

    而且那人似乎与白马感情很好,也很默契,都不用马缰绳,也不用马鞍,也没发出什么命令,那匹白马却跑得撒欢一般,十分地轻快,也十分稳当。

    凌天风有些好奇,但无奈追不上,追了一阵,索性也就放弃了。

    傍晚时,凌天风进入了路途上的某个镇子,找了间客栈,准备休息一晚。

    而且,身上全是汗臭味,不洗个澡换身衣服,明天怎么去神兵大展见人啊。

    因为客栈的布局比较特别,外边有个院子,而马棚就在院子一侧,凌天风刚一进入,就是一愣,之前道上见过的那匹纯白宝马,也在马棚里吃着草料。

    “不会这么巧吧。”

    凌天风嘀咕一声,官道并没穿过这镇子,镇子是在官道外十里远……这个缘份就有些巧合了。

    将马交给小二打理,凌天风平常一般走进了客栈,一层是个大厅,摆着不少桌子,供客人吃饭喝酒。

    因为正是傍晚,用餐高峰,大厅内的客人还是较多的,已经没有空桌子了。

    不过,凌天风却一眼看到了那个青衫独臂汉子,在窗子旁边的一张桌子上背对着自己,独自占一张桌子。

    凌天风抿了抿唇,朝其走去,“朋友,可否赏个座,人太多,已无空桌了。”

    青衫独臂汉子本在自酌自饮,饮完口酒,就得换筷子夹菜,虽然麻烦,但动作已然很麻利了。

    见有陌生的人过来说话,独臂汉子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凌天风,当看到是个十分年轻身材却很高大面容很冷酷的少年时,不由微微惊讶。

    “出门在外,不要客气,请便就是。”独臂汉子点了点头。

    凌天风却看着他那张满是风尘又满是沧桑的脸孔,不由有些愣神,汉子年纪并不大,但面容有些倦色,瞳孔中更是有些暗沉的光芒,但却很干净。

    这个样子,让凌天风好奇心大发,很想知道这汉子的一切。

    不过,还是得先坐下来再说。

    独臂汉子吃得有些简单,就一碗酱牛肉,十来片的样子,还有一坛酒,酒坛很破旧,有股呛人味,看样子是劣酒。

    这时小二走了过来,问凌天风吃些什么。

    凌天风笑了笑,取出百两银子放在桌上,笑道:“但凭你们后厨做,捡好酒好肉上就是。”

    小二拿着银两笑嘻嘻地走了,走出几步又转身怪异地看了独臂汉子一眼,心想这人和一豪爽公子拼桌,会不会面子上过不去。

    “朋友,路赶得急,有些口渴,若不介意的话,借朋友的酒呛下嗓子,提点精神。”

    独臂汉子再次抬头,诧异地看着凌天风,这少年既明知自己喝的是劣酒却还要喝,到底是为何?

    他可不信世上会有自讨苦吃的人,本来再等会儿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却偏等不了这片刻工夫,真的有这么渴吗?

    切!一点都不像。

    虽然疑思重重,但独臂汉子还是递过酒坛。

    凌天风接过,举起,倒灌了两口,果然是劣酒,辛辣地很,让他差点咳了起来。

    “多谢了。”将酒坛放在桌上,凌天风微笑着道:“朋友,之前在官道上在下其实见过你,看到你的纯白宝马,就有些好奇,本想追上结识,无奈在下的马力不及,本以为无缘再见,却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再碰到,不得不说还是有些缘分在其中的。”

    话里的意思虽有些突兀,萍水相逢而已,还是不要乱搭讪人。

    但是凌天风的话,还是说得在理,也没有什么不怀好意,所以并没引起独臂汉子的反感,当然警觉是少不了的。

    独臂汉子这才正式打量起凌天风来。

    “说吧,到底想做什么?是仇家还是朋友,不要绕圈子,直说就是。”独臂汉子沉声道。

    “朋友误会了,路上百无聊奈,看上感兴趣的就想多聊几句,权当打发时间,在下凌天风,千机镇人,此次是去万倾城参加神兵大展。”

    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凌天风干脆先自报家门了。

    “千机镇人?还姓凌?”独臂汉子不由有些愕然。

    “不错,在下正是千机镇人,姓凌,怎么,朋友也知道千机镇凌家?”凌天风给予了确认。

    “不错,确实知道。不瞒小兄弟,此次去万倾城,我并不是奔神兵大展去的,而是冲凌家的招收布告去的。”

    独臂汉子叹了口气道:“我叫季信,不是华风帝国的人,是赤云帝国过来的,之前在红叶镇看过凌府发的招收真玄武者的布告,所以就动了心。”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难怪他知道千机镇和凌家,不过,该不会他现在还没猜出自己的身份吧。

    凌天风表面不动声色,仍然笑着:“也就是说,季兄是真玄高手了,失敬失敬,凌某可是一点也没看出来。”

    他之前就一直在猜这季信的修为,但季信气息收敛地很好,没有丝毫外放,所以凌天风一直在仔细观察感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