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季信与心力

    更新时间:2018-10-07 23:00:00本章字数:3099字

    第七十一章季信与心力

    “真玄高手?哈哈,小兄弟说笑了,真玄武者也只能在小地方称高手,其实真玄武者,比先天武者,也并没有多厉害,只不过真力品质更高,真力也更多罢了。”

    季信摇了摇头,眼里不无讥讽,“只有通灵武者,才配称真正的高手吧,通灵境武者,凝聚力兽,靠驱使力兽就可与蛟象等凶兽厮杀,而真玄武者,顶多与魔兽打打。”

    对于季信说的这些,凌天风是知道的,但这番话是自嘲,还是看不起真玄武者?

    他还没听出意思来。

    “不知季兄说这个做什么?真玄境无论在镇里,还是在城里,都已然是高手,这是事实,何况季兄自己都说自己是真玄境。何必自嘲,何必自己看不起自己?”

    凌天风有些不悦。

    “唉……”季信却摇起头来。

    这时,小二开始给这桌上菜,接连上了四个肉菜,还有两坛好酒。

    “季兄,凌某方才喝了你的酒,现在也请你吃。”凌天风认真道,语气中并无半分虚伪。

    季信点点头,倒是不客气,直接开吃了。

    凌天风也自然不会光看着他人吃。

    “对了,小兄弟,你是去给凌府招收真玄武者一事帮忙的吧。”吃了一阵,季信抹了抹嘴道。

    “额……算是吧。”凌天风吱唔一声,承认了。

    季信听了,却是神色有些振奋,脸上挤出丝笑道:“我也是刚看到布告上的消息,为了及时赶去参加,所以都没做什么了解,如果小兄弟方便的话,可不可以与我说说这千机镇凌家。”

    “这个嘛,无妨。”凌天风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说起这个凌家嘛,我还是挺了解的,那就从一开始说起吧。”

    “千机镇凌家,是个已传承三百年的三级家族,这一代的凌家少主,本来是个资质平平的少年,十五岁才后天五重境,本来他这辈子都要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完,但是,因为一件事的发生,让他不得不站出来。”

    “什么事?”季信好奇问道。

    “一件隐秘的大事,凌家家主消失不见,他怀疑是被杀害了。因为凌家人丁单薄,他父亲那辈无兄弟姐妹,也无叔伯婶姑,所以整个凌家就只剩下凌家少主和他的两个妹妹……于是为了传承凌家,不让其断绝香火,不把家业败落,凌家少主果断地站了出来,从家族宝库中取出丹药,刻苦修炼,不到半年时间,就修炼到了先天五重,更是在家族排位大比上斩获头名,保留了家族的等级。”

    “之后,他更是血洗一直与凌家不对付的铁血门,铁血门主在家族排位大比中被一头黄金狮子杀死,铁血门自然也就降级为二级势力,为了应付凌家,铁血门花重金从万倾城的四级势力钢刀门请来了两位真玄中期长老,用来解决凌天风。”

    “然而,这两位长老直接被凌天风给杀了,铁血门更是被血洗,在清洗月里,凌家成为千机镇唯一的三级势力,从此一家独大,收获了大量财物地产。”

    “后面,更是因一个侍女,与恶贯满盈的大淫贼无念道人展开厮杀,借助一头力兽,将实力已达真玄极致的无念道人斩杀,那无念道人身上带了大量的金票银票,凌家一夜之间巨富,所以这才有钱招真玄武者。”

    季信一直在认真听着,越听眼睛就越亮,似乎很欣赏凌天风口中的这个凌家少主。

    虽然凌天风讲得很简单,许多地方都甚至略过,季信听完仍是搞不懂这位凌家少主为何会这般厉害,他也知道,这些都是秘密,不可能说与他听。但他隐约感觉到,这位凌家少主很不简单。

    “听小兄弟这般说,看来这位凌家少主很不简单啊。对了,现在这位凌家少主是什么修为了?”

    “这个嘛……不好说,修为有些低,还不到真玄。”凌天风尴尬笑了笑,“但修为低不是问题,实力够强就行了,季兄虽然是真玄高手,但不一定就是凌家少主的对手。”

    “你又不知道我的实力,怎么敢这般肯定?”季信有些不服了,“等明天见了,若有机会的话,倒要向这位少主好好讨教讨教,我季信十二岁入先天,十六岁入真玄,二十一岁就差点成为通灵强者……妖孽不敢当,但天才二字却是还能用在我身上。”

    “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一万个真玄境武者里,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是我的对手。但愿这位凌家少主英武不凡,可以让我尝一败吧。”

    季信的语气很平淡,不像是夸夸其谈,凌天风还没听完就皱起了眉,真的假的,有必要说得这么玄乎吗?

    “季兄你这……不是我不愿相信,只是你的话,确实很难让人信服。”凌天风摊开手,无奈道。

    “我知道,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过,看在和小兄弟有眼缘的份上,我就小小展示一下。”

    季信说罢抱双手于胸前,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凌天风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但没发现有何动静,就要端起酒碗喝一口再说,忽然自己酒碗里的酒,缓缓转动起来,越转越快,到最后都形成了一个漩涡,接着,漩涡炸开,酒水四溅,无数滴酒水洒到了空中,瞬间凝结为冰碴子,如豆子一般,噼里啪啦掉在了地上。

    “怎么样?”季信睁开眼,有些自豪地看着已有些目瞪口呆的凌天风。

    凌天风张了张嘴,这一幕确实有些厉害了,以他的灵识强度,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轻易就收入心里。

    但是,季信闹出的这个动静,却让他有些看不懂,现场没有任何真力的波动,也没有精神波动。

    “厉害,简直神乎其技,能告诉凌某怎么做到的吗?”凌天风确实佩服这一手。

    “唉,雕虫小技罢了,你要是能看到我于无形中杀人,那恐怕会更惊讶。”季信提到这事,目光中就荡漾着神采。

    “我在官道上观你策马,不用马缰,也没马鞍,更不发出吆喝,那白马就跑得撒欢儿,一开始我以为是你与白马感情深厚,彼此间十分默契,但现在看来,说不定是另有其事。”凌天风重新往酒碗里倒了半碗,喝下。

    “你猜得都没错,两者都有吧。”季信笑了笑,“那匹白马叫白玉仙,是头魔兽异种,我也是侥幸用这点伎俩驯服了它,不过,小兄弟你可别小瞧这点伎俩,我可是仗之,南北闯荡多年,多次绝处逢生。”

    “哪敢,这哪里是伎俩,简直就是神乎其神的武技。”凌天风真心夸赞道:“对了,季兄可否告知你是怎么做到的。”

    季信闻言,默了一阵,仿若在回首往事一般,眼里都还有痛苦之色:

    “不瞒小兄弟,季某以前也是风光人物,别说成为通灵强者,就是封王强者,也有可能。我家族的人也都指望着我带领家族崛起。但是,在我即将跨入通灵境的那个月里,一个漂亮的女人靠近了我……这事不提也罢,简而言之,就是被她骗了,她在酒里掺入了一种毒药,毁去了我的修炼天赋,使我再也不能寸进,永远停留在真玄九重境。”

    凌天风叹了口气,没想到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天才,就毁在了美色手里,还真是令人扼腕叹惜。

    “武道路断绝,自是让我痛苦万分,随后我的师尊也放弃了我,将我逐出门庭。失去了师尊的庇护,季家一夜之间,被一批神秘的黑衣人全部……都死了,只剩下我逃出来了,这些年,那群神秘黑衣人还不时追杀与我。苦难让我成长,让我悟出了一种全新的修炼方式,我将之称为心力。”

    “心力所至,无影无形,但却拥有玄妙莫测的威力,可操控水火,可沟通飞禽走兽,可让事物生出种种变化,而要做到这一切,只需我运转心力即可。”

    “心力?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力量?”凌天风呢喃着,很震惊。

    “不错,据我所知,还真的没出现过,不过,这种力量极难修炼,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继续修炼下去。”季信像泄气的皮球,无精打采了。

    “季兄你果然是天才,能修炼就不错了,人族在探索的道路上,总要面临数之不尽的未知,只要有信念,就一定有道路。”凌天风安慰道。

    “只要有信念,就一定有道路?!这话谁说的,很有力量,也有道理。”季信评价道。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地是,你的仇。”凌天风皱了皱眉,“灭门之仇,比天地还大,难道季兄放弃了?”

    “放弃?哼,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杀掉那批人,这些年我也不是白活,已经查清楚了为什么要对付我家,据说是在找一样东西,一件比超凡神兵还要贵重的宝物。”

    “比超凡神兵还贵重?难怪。”

    凌天风撇了撇嘴,超凡神兵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天下神兵分七等,普通神兵,铜级神兵,银级神兵,金级神兵,随后才是超凡神兵,入圣神兵及帝级神兵。

    他的风雪神戟花了很多珍贵材料,都只是铜级神兵,如果季家真有比超凡神兵还厉害的宝物,让人灭门也就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