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诛邪金令

    更新时间:2018-10-11 23:00:00本章字数:3138字

    第七十八章 诛邪金令

    工作人员早已不耐烦凌天风话这么多,但当凌天风取出一具尸身并说是无念道人的,当即就睁大了眼,满是不敢相信。

    赵古阴三人更是惊得目瞠口呆,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样子。

    但看凌天风这般作态,不似做假,不禁有些无言以对了,想嘲讽却怕那尸身真是无念道人的。

    而殿中的其他武者,更是愕然,没想到这出闹剧竟发展成了这样。

    难怪这少年一点都没把赵古阴三人放在眼里,而且说的话都是经过考虑的,并非随口逞能。

    工作人员瞧了尸身一眼,因为无念道人是被一枪贯胸的,所以整张脸都没被破坏,轻易就辨认出来了。

    “阁下稍等,此事不小,我得请主管过来主持。”工作人员连忙起身喊主管去了。

    赵古阴三人面色难看,怎么会这样,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明明是个还有些稚嫩的少年,想恐吓欺负一下,结果这个少年一点也不平凡,竟然自带了储物宝物,还带来了无念道人的尸身。

    难怪他主动提出这个赌,难怪有恃无恐地很。

    可惜现在明白已经晚了。

    三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想立即退走的意思,但又有些好奇凌天风是不是在故意吓唬他们,用一具假尸来诈走他们。

    正在犹豫间,凌天风却冷冷看了过来,冷笑道:“你们可不能走,事情没完,就算你们走了,这里可有这么多人,要是走了我就把事闹到黑豹堂,让你们丢尽脸面。”

    赵古阴三人顿时就被吓住了,脸色都已发白。

    看这架势,十有八九地上的尸体还真可能是无念道人的尸身,不然眼前少年的语气何以如此笃定呢。

    工作人员很快去而复返。

    返回时,跟在一个身体有些发福顶部有些脱发的中年人身后,中年人气息不凡,虽是平常行走,却让人生出一种压迫感来,应该是通灵强者。

    “且让唐某看看。”

    中年人扫了凌天风一眼,接着就低头看向地上的无念道人尸身,又拿出画像对比,还看了兵器,更是输入真力进入尸身内查探。

    半响后,中年人站起身来,脸上带着笑意:“小兄弟,这确实是无念道人的尸身,他可是你所杀?”

    凌天风抱拳道:“那就好,听说他的尸身很宝贵,值不少金子,所以特意带了过来领赏。至于他是不是我杀的,这问题不重要,重要地是,又一个为害四方的大淫贼死了。”

    中年人不禁多看了凌天风几眼,这才觉得眼前的少年不简单,居然面对他都不卑不亢,能够有条有理地保持自己的态度。

    若换做常人,定然会拍着胸膛说是自己杀的无念道人,凭此绝对能轰动一时,扬名立万。

    “如果是小兄弟杀的,那小兄弟真的是厉害了。”

    中年人好言好语道:“小兄弟应该知道,郡王孙是爱惜人才的主,他又是青藤郡排名前五的天才,是郡王最宠爱的人,若是你杀的,郡王孙定会派人来请你入住黑豹堂,待遇怕是极为地优厚。”

    凌天风却不置可否地一笑,道:“多谢前辈的好意,不过在下只是一山野小子,自在惯了,还暂没有此打算,而且,这无念道人也并非靠晚辈一人之力,我只是被派来领赏金的。“

    中年人展颜一笑:“看来小兄弟还有同伴,那就更好了,将你的同伴也一起喊来,一起进黑豹堂,郡王孙必不会亏待你们的。”

    “唉,前辈,这事我单个不好作主,怕是还得回去和他们商量一番,毕竟人各有志,是不。”

    凌天风微笑着。

    “不错,你回去商量一下也是好的,郡王孙可是十分爱惜人才的主,攀上了,一辈子的前途都基本无虞了。”

    中年人想了一想,又道:“赏金的事,不急,若不嫌弃的话,唐某愿带你入黑豹堂一观,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开玩笑,能斩杀无念道人的少年,纵使不是一人独力杀之,也挺厉害了。

    况且看这少年的神态气度,一点也不慌张,言行举止,皆有股若有若无的气度。

    所以中年人认为,眼前的少年就算不是人中龙凤,也是一个将才,是一个可以办大事的人才。

    “参观黑豹堂?“凌天风眉毛一动,笑道:“黑豹堂的大名,晚辈可是听说过很多次,那绝对是个好地方,郡王孙更是人中龙凤,能得郡王孙看中,确实是人生之幸事。”

    中年人微笑着。

    “不过,晚辈现在还有件私事得处理,参观黑豹堂的事,怕是要等会儿。”

    中年人面色一变,自己也算是放低姿态说尽好话了,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不给面子,当即笑脸一收。

    “有什么事比唐某将你引见给郡王孙还重要?”

    凌天风却伸手一指赵王孙三人,悠然笑道:“前辈误会了,天大的事也没有去见郡王孙重要,但是,这事只有在这里,只有当场才好解决,所以,还请见谅。”

    中年人看着赵古阴三人,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道:“那唐某倒要看看是出怎样的戏。”

    “自然是好戏,不过可能前辈不是很爱看。”

    凌天风转过身去,冷眼看着赵古阴三人,“三位,想必三位的记性不会那么差,方才的事应该都还记得吧。”

    三人脸色煞白,俱都不敢言语。

    “既然记得,那就要说到做到,否则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周围的武者笑了,也有人叹气。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赵古阴三人今天因为自己的多嘴,算是彻底身败名裂了。

    三人相视一眼,俱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苦涩,心里实在后悔地很,眼下的形势让他们好难做,妥妥地骑虎难下。

    “唐主管在场,你们绕不过去的,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还是如实说了,别杵在那浪费大家时间。”

    反倒是一名真玄高手看不过去了,劝道。

    赵古阴三人红着脸,低下了头,好半响才朝凌天风嗫嚅道:“老子,老子,老子。”

    “你们是苍蝇吗,凌某可一个字都没听清楚。”凌天风甩下脸来。

    三人顿时就气急了,忍不住抬起头来,气愤地看着凌天风,眼里凶光毕露。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得饶人处且饶人。”三人怒喝着。

    凌天风愣了一下,好样的,还真是死不悔改,那就让你们彻底屈服于现实吧。

    “得饶人处且饶人?哈哈哈,这是凌某今年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了,若是凌某打赌输了,你们可是要在凌某脑袋上刺三十三个剑洞,凌某的脑袋就这么大,刺下十个已然没地方了,还要刺三十三个,是谁的心歹毒。速度快点,按照我提出的条件,恭恭敬敬地对凌某喊上三声老子,然后滚出黑豹堂。”

    赵古阴三人不说话了,被反驳得哑口无言。

    而唐主管这位通灵强者,也基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脸色有些难看,转过身去,不说话了。

    “好,喊就喊。”三人像豁出了命一般,大着声音道:“老子,老子,老子。”

    脸色已比猴屁股还红,眼里更是要滴出血一般。

    凌天风扭了扭脖子,又扭了扭腰,扩了扩胸,这才若无其事道:“今天天气很不错,就是不知道前辈还有没有兴致带晚辈去参观黑豹堂?”

    唐主管脸色有些难看,刚才自己还把黑豹堂夸得十分好,现在却觉得脸有些辣辣的。

    “还真是一出不适合唐某看的好戏啊,不过,错过了更是要后悔,今天就不带小兄弟去了,来人,给小兄弟结清赏金。”

    中年人转过身就要离去,刚走出几步,忽道:“小兄弟贵姓,又是哪位大家族的公子?”

    凌天风咧嘴微微一笑,“免贵姓凌,双字天风,却不是大家族的公子,而是小镇里的山野小子,不值一提,提了前辈也不会知道。”

    “凌天风?好,唐某记住了,以后若还有兴趣来黑豹堂,方便的话,仍可来找凌某。”

    说罢,转身走了。

    而赵古阴三人,见唐主管走得不见了背影后,立刻抬起脸来,一脸凶恶无比的样子,“姓凌的小子,你果然够种,也够阴险,但这事还没完。我们走。”

    说完,也不等凌天风回复,甩脸就离去。

    凌天风耸了耸肩,压根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耐心等待着给自己结赏金。

    过了大约盏茶时间,工作人员喊了他一声。

    凌天风看向柜台,便见上方已经摆有了三张令人一看就喜笑颜开的大金票,还另有一块金光闪闪的牌子。

    “这是三万两金票,这是你的猎手腰牌。”

    “猎手腰牌?干嘛用的。”凌天风收好金票,将金牌拿在手里看了起来。

    腰牌是以纯粹的黄金打制,正面刻着一根青藤,反面则是一刀一剑,刀剑交叉,底下还刻有个‘诛’字。

    “猎手腰牌又叫诛邪金令。”

    工作人员态度算不上好,但比最初还是好了不少,详细解释道:

    “但凡完成了悬赏榜上任务的人,就可以获得一块诛邪金令,每个任务只颁发一块令牌,每个人也最多只会有一块令牌。拥有此令的武者,从此可以面见青藤郡内任何一城之城主,并不用行礼下跪。”

    凌天风听到后面那句,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