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九阴江

    更新时间:2018-10-12 16:00:00本章字数:3222字

    第八十章 九阴江

    凌天风自是不知赵古阴三人堵截自己一事,是被人操作的,而操作的那人,此刻已对他青眼相加,就等弄清其身份,然后将之以盛重礼遇请入黑豹堂。

    离开了郡王府后,凌天风又去逛了下城内的各大商铺,好不容易来城内一趟,若不了解见识一番,岂不白来了。

    他身上光是钱银,就有太多。

    凌家三百年的底蕴就有一万多两黄金,抄了千机镇几大势力,也得了近三万两黄金,宝玉空间内遗留的金银也有三万多两,虽然拍卖神力丹花去了几千两,打造风雪神戟也花去了几千两,招收武者购买兵器花去了五万多两。

    但是,杀死无念道人得到了十六万两,用其尸身又领赏了三万两,所以凌天风还有近二十万两黄金,其中大半都带在身上,只余了三万多两交给杨伯用来打点凌府。

    正所谓财大气粗,有钱了胆子就壮,大手大脚花起来也不觉如何心疼。

    何况第一次来郡城,这里边繁华似锦,商品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好东西更是不少,自然是见着看上眼的,就都买了些。

    整个下午逛下来,几乎花了将近五万两黄金,首先是给自己的女人杨明月买了一套首饰,这套首饰具有宁神静心,温养元阴的辅助作用,是一套宝器,所以价格上就贵了些,共一万三千两黄金。

    对此,凌天风可一点也不后悔,给自己女人买东西,天经地义,而且首饰戴在身上,也令杨明月增艳不少,更赏心悦目了。

    再加上首饰有些辅助作用,都说人养玉,玉也养人,凌天风恰是看中了这个,希望这套首饰能让杨明月开心,若是早日怀上孩子,那就更好了。

    只要他有了孩子,也就没那么多担忧了,对列祖列宗,对其父亲,也有了个满意的交待。

    当然,他待杨明月也是真心的,杨明月对他也是死心塌地,两人感情还是挺好的,都很爱对方。

    又选了三件首饰,虽只是三件,但每件都价格不斐。

    其中两件是一对耳坠,都十分好看,精致地很,总共花了他六千两。

    另一件是一枚玉佩,青色的蝴蝶形状的玉佩,里边点缀着雪花一般的白色光点,非常好看,恰如一个女孩的名字。

    耳坠自然是送给两位妹妹的,而这个标价七千七百两的贵重玉佩,却是送给洛青雪的。

    他与洛青雪只相处过数日,但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更有不明不白的情愫在其中。

    洛青雪送给自己一粒价格不可估量的还魂丹,那自己也不能随便送点什么,要送就送具有象征心意的,女孩子又喜欢的物事。

    所以,这块名为‘青心’的玉佩,就恰如其分地对应了自己的心意。

    除了首饰之外,凌天风又买了些别的,一些修行丹药,治疗伤药,特产材料,衣服兽皮,还有一件给杨明月护身的金蚕小软甲,还有一些关于介绍地理人文的书籍。

    所谓地理,就是整个东域的大地图和青藤郡内的地图书籍。

    而人文,则是介绍强者的。共分三大榜单,又叫天地人三榜。

    天榜是封王强者的排行榜,囊括了整个华风帝国境内的封王强者。

    地榜则是通灵榜,主要指青藤郡内的通灵强者排行。

    人榜则指青藤郡中的真玄高手排行榜。

    三榜看下来,凌天风顿觉对武道境界又多了一些认识,自己虽已在武道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段距离,但却还有更为漫长的道路要走。

    不觉一阵雄心澎湃。

    “人榜共有一千名,无念道人居然也排在内,排到了九百四十六,厉害。”

    凌天风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更进一步,自觉不借助炎虎力兽也能斩杀无念道人。

    但是,自己能够越阶斩杀,那些真玄境的武者,就不能越阶了吗?

    无念道人排在人榜九百多名就已经接近通灵强者,那人榜排名前一百的,是不是都可以挑战通灵强者了。

    虽然通灵强者这个境界,与真玄境的实力存在很大差距,几乎可以说是质的飞跃,但难保没有天才鬼才做不到这一点。

    默默思量一阵,凌天风只觉自己前路还很漫长,他现在已经在先天境达到了实力瓶颈,暂时没有多少提升。

    “等回到千机镇,我就得静心闭关一段时日,争取早日突破为真玄高手,这样心里才更有底。”

    当然,这种心情虽迫切,却也不急在一时半刻,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是要玩个尽兴。

    这时,他不知觉间走到了花柳一条街。

    但看两边的楼阁上都张灯结彩,各种彩带装饰着,精致的窗帘也打开着,不少燕肥环瘦都站在阁楼上,朝下边的男人花枝招展,媚眼如丝,好生妖艳。

    凌天风脸微微一红,暗道这就是极负盛名的柳月街吗?

    春风杨柳轻如雪,明月春江天上流!

    “公子,你面生得很,有兴趣进来喝杯香茗吗?我们飞燕阁漂亮的姑娘可不少,绝对有合你口味的。”

    一名老鸨向凌天风招揽着。

    “不了。”

    凌天风转身就走。

    都说享乐丧志,眼前这杨柳街就是个温柔窝,自己年少多金,正是她们的抢手菜,若今日管不住,陷了进去,岂不得把身体都掏空?

    回了客栈,休息一晚。

    第二天春光大好,骄阳明媚,春意盎然,一看天空就让人心情开朗。

    “驾。”

    一骑出城,扬起风尘。

    却是朝九阴山而去。

    九阴山,与郡城只有百余里远,不到半个时辰的路程。

    当凌天风赶到时,却见九阴山在一条大河的对面,大河水流汹涌,宽约四百多米,浪花翻卷,肆意拍岸。

    “此江就是九阴河吗?果然极具蛟龙气象,据说九阴山的格局是卧虎牵龙。虎指的是九阴山内的一座卧虎谷,龙指的就是这条九阴河。”

    “卧虎牵龙——虎为女,龙为男,所以该风水是聚尽周旁百里阴气,又让此河挡住周遭阳气,阴入阳出,聚阴拒阳,如此方得太阴,好厉害的风水。”

    凌天风一阵端详,暗下惊叹。

    却见九阴河两岸,居然看不到一只船,哪怕连叶扁舟都没有。

    正思量如何过岸,却见有一人来到了身后,是一位锦衣青年,桃花眉丹凤眼,唇红齿白,长得极为俊美。

    “公子是要去九阴山吗?”锦衣青年笑问。

    凌天风多看了其几眼,微微一笑,这哪里是个什么男人,明明是个长相极为靓丽的女孩,大约十六岁。

    “正要请教。”凌天风抱拳。

    “原来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啊,要不公子先说说,你来九阴山干嘛?”锦衣青年盘问道。

    “有两位妹妹拜入了太阴院,许久未见,特来看望。”凌天风实话实说。

    锦衣青年点了点头,指着激荡湍流道:“但凭人力而渡,过了江,要见什么人,就钓什么鲤。”

    凌天风看向对岸,果见那边有许多男子坐在江边,手里垂着钓竿,似乎是在钓鱼。

    不禁疑惑起来。

    锦衣青年看出了凌天风脸上的疑惑,况且凌天风生得俊朗,还是一位翩翩少年,举止也极礼貌,就忍不住多解释了几句。

    “太阴院是专为女武者设立的宗门,任何男性都不得踏入山内,这是铁律,太阴院弟子又都是极优秀的,故少不了一些倾心仰慕追求的人,当然还有些来此探望的太阴院弟子的亲人。”

    “为了不打扰院内弟子修行,故设立了一项规矩,渡过江,需钓到鲤鱼。想见的如果是太阴院外院弟子,就钓上一尾绿鲤鱼,如果是内院弟子,就钓上一尾红鲤鱼,如果是关门弟子,就钓上一尾金鲤鱼。只有钓到了鲤鱼,守门弟子才会帮忙去通报。至于见不见,却是太阴院弟子自行决定,谁也无法强迫。”

    听完这个奇怪的规矩,凌天风忍不住笑了起来,长见识啊,这真是一个有趣的规矩,同时心里也更放心了,他还担心天灵天依,以及洛青雪会遭受一些登徒子的骚扰。

    “果然送两妮子来这,是明智之举啊。”不由暗道。

    “多谢告知。”

    凌天风忽再次抱拳,很认真地问道:“不知姑娘是不是太阴院弟子,如果是的话,又可否告知是外院弟子,内院弟子还是关门弟子,还有,姑娘若不嫌弃,可否将芳名告知在下,这样以后在下就能专程来拜访姑娘了。”

    却是半玩笑之语。

    锦衣青年脸色微微羞红,佯装嗔怒地看了凌天风一眼,细声道:

    “原来你早就看出我女扮男装了,真是……好了,你要渡江就快些过去吧,因为日落之后,所有太阴院弟子都不会见人,你必须要在日落之前钓到鲤鱼,这其中的难度可不小,有些人一连半个月都没钓到呢。”

    说到这里,锦衣青年就已纵身如飞燕,掠到了岸边,然后脚踩水面,似蜻蜓点水一般,快速掠去。

    却有传音直接落入了凌天风耳里:“想见我?却是难度不小,至少得钓上三尾金鲤鱼,然后守山弟子就知道你要见谁了。”

    凌天风摸了摸鼻子,三尾?看来这个少女身份不凡寻常,他都有些好奇了。

    他当即也追了上去,掠至岸边,取了一根茅草,掷在河流上,身形一动,就踩住了那根茅草。

    顿时茅草如一道水箭一般,变得极有力量,快速在湍流中行进起来,其速极快。

    “都说登萍渡水,一苇渡江,今天我也体验一次吧——踏茅越江。”

    凌天风背负着双手,看着前方那个蜻蜓点水急速远去的曼妙倩影,一脸笑意吟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