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郡城势力

    更新时间:2018-10-14 16:00:00本章字数:3502字

    第八十四章 郡城势力

    其实在场武者也并不是真正动了杀气,只是心里极度地不平衡,搞得很不爽而已。

    凌天风既然道了歉,自然不会再追究下去,否则就显得自个很没面子,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下去?

    “都散了吧,小兄弟运气太好,这事你们羡慕不来,福气也太好,同样你们羡慕不来。”

    守将挥了挥手,让大家散去。

    然而,却没有人听从他的话,大家仍杵在原地,一副压根没打算走的意思。

    “守将大人,不急,小兄弟既然说还差三尾金鲤鱼,难道大家不好奇吗?”

    有人解释道。

    其实都想瞧一瞧凌天风是如何钓到金鲤鱼的,就算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当看个热闹也可以。

    守将点了点头,也不走了,站在凌天风后面,笑道:“小兄弟,你继续,我们在旁看着不出声,应该不会打扰到你吧。”

    钓到金鲤鱼的诀窍,可是靠灵识游动在缓水区域,发现金鲤鱼后,制造幻觉,让其以为哪怕没有鱼饵的鱼针都是好吃无比的食物,并且没有任何危险,这样,金鲤鱼就会下意识地紧紧咬住鱼针。

    如果这边动静很大的话,确实会把游到缓水区域内的金鲤鱼吓走,但大家都不出声的话,确实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凌天风点了点头,“那大家尽量不要喧哗好了。”

    说着抛线出去。

    众武者都屏息凝神起来,仔细看着水面的动静,同时又注意凌天风的举动,可一阵凝视后,任何异常都没发现。

    不过,这一次凌天风虽然平静悠闲,却久久没钓上金鲤鱼来。

    “没办法,这片缓水区域,暂时还没金鲤鱼过来。”

    闲暇之余,凌天风转头看了众武者一眼,询问道:“如果我现在钓上了红鲤鱼和绿鲤鱼,你们打算出什么样价位买走它们?”

    “你打算卖给我们?”

    众武者闻言,皆是有些欣喜,也有些不敢置信。

    因为凌天风方才的谈吐,其实已经吓到了他们,光是在太阴院内就有三个妹妹是关门弟子,而且还扬言要见院主的关门弟子。

    这重身份和这份胆识,让众武者都以为凌天风是某个大势力的子弟,很有权势,更是不缺金钱。

    所以,大家一开始都有些懵了,以为听错了什么。

    “不错,可以卖给你们,但是我不清楚这边市场价,如果收益还算可观的话,多耗费些时间和精力,也不无不可的。”凌天风温言笑道。

    “那太好了,市场价虽有波动,但还是有赚头的,这样,我们定个价,红鲤鱼一尾一千两黄金,绿鲤鱼一尾三百两黄金,可好?”

    这个价格确实是很地道的市场价,虽然在凌天风看来是有些低了,可那是因为他身家巨富的缘故,其他武者可没什么钱财。

    其实,若不是身边这些武者大多是势力子弟,不然,就连一千金币都很难掏出。

    “那行,咱就按这价买卖。”凌天风想了想,最终接受了。

    他话音刚落,就提起了钓竿,只见鱼针处死死咬着一尾红鲤鱼,仿佛一抱住一箱黄金死不放手的守财奴一般。

    “这尾谁要?当场钱货两清,公平公正的买卖。”凌天风将红鲤鱼抓在手里。

    “给我,这是一千金票。”一位光是面相看起来就大富大贵的红袍青年说道。

    凌天风交过红鲤鱼,另一手接过金票。

    红袍青年当场就将之放到了自己的鱼蒌里,然后朝城门跑去,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守将问。

    “通报需要时间,况且她见不见我,还是未知数,与其干等着,不如在此多看会稀奇呢。”

    红袍青年哈哈笑道。

    这会儿,凌天风又钓上了一尾红鲤鱼。

    本来他可以用更快地时间的,但这片缓水区域鲤鱼就这么多,一下子钓完了,就得挪窝换别的地方,还不如多等等,自己也趁机多熟悉一下灵识的操控。

    红鲤鱼一钓上来,就有一名富家子弟,嚷着要首先买了。

    凌天风自然是微笑着,虽然是一千两黄金,在他看来并不多。

    但是手底下有那么大一帮人,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光是季信就每年要两千五百两黄金的年俸,能碰到这么一个捞肥油的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

    不仅不错过,还要大肆地狠狠地赚上一笔。

    他已经在此坐了六天六夜,也就是说,他在这里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这般卖鲤鱼,是不会被禁止的。

    只有那些专以钓鱼为生的人,太阴院才会禁止踏入这边,更是禁止卖鲤鱼给他人。

    何况凌天风又已经钓上了三尾金鲤鱼,他说过,这三尾金鲤鱼是用来见太阴院弟子的,所以与卖鲤鱼这个事相比,凌天风自不会被禁止。

    “守将大人,这片区域相对是在上游,一时半会没金鲤鱼过来,麻烦你先帮我把这三尾金鲤鱼交上去,它们是分别用来见我三个妹妹的。”

    闲暇之际,凌天风向守将请求着。

    “好的,自然会为你通报到位,只是,你想见的哪三位太阴院的关门弟子,还请告知名姓。”

    守将自是一口应承下来,这本就是他的职责。

    “一个叫凌天灵,一个叫凌天依,两人都在如墨长老门下,另一个叫洛青雪,却不知师承的是哪位长老,你只需向她们通报我的名字即可,在下凌天风。”

    “好,这就为你通报。”守将吩咐跟着的亲信,该亲信提着鱼蒌朝城门跑去了。

    “凌天风?”现场众武者则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凌天风的钓鲤鱼技术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并非是靠运气,恐怕真的是掌握了什么诀窍。

    除了钓鲤鱼技术外,其本人亦是年少多金,俊朗自信,修为也是不凡,真像是那些出身大派或大家族的天才子弟。

    能认识这样的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现场不少家族子弟或宗门弟子,都纷纷向凌天风自我介绍起来,希望能与凌天风结交。

    凌天风微信着点头,不断说着“久仰”的话,偶尔也会多问几句。

    边钓鱼,边与周围的众武者聊着天,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但凌天风却并非完全不走心,他还是暗暗记住了一些出身大家族或大门派的弟子,也因此对青藤郡城内的一些势力有了一些了解。

    “诸位,实不相瞒,在下还是第一次来郡城,却不知这郡城内有哪些五级势力,它们又有哪些特点。”凌天风特意问道。

    这虽是众人皆知的事,但他确实不知道。

    当即就有人开口为其介绍,旁边还不断有人补充着。

    不多久后,凌天风便对郡城内势力有了一个基本的印象。

    和万倾城一样,郡城的郡王是郡内第一强者,郡王府,也是郡内第一势力。

    而除了郡王府外,另有几个五级势力。

    它们分别是风族和拓跋支族两大五级家族,玄幻宗,御魔宗和太阴院三大五级宗门。

    风族是青藤郡内的本土势力,已有千余年底蕴,树大根深,是世家门阀,在郡内很有影响力。

    而拓跋支族更是了不得,据说拓跋主家,也就是主脉,是前朝之主,是大玄帝国的皇族。

    前朝大玄帝国,曾是占据了东域过半领土的超级帝国,据说是七级势力,但后来崩解,领土被帝国内的几大势力瓜分,这些势力后来建国,也就是现在东域的七国。

    也就是说,大玄帝国一分为七,化作了七个帝国。

    而大玄帝国的皇族,则分散为好几脉,眼下青藤郡城内的这一支拓跋支族,是第五个支族。

    虽然听着很唬人,但是,随着岁月流逝,几大支族间,已经各自为政,再加上彼此距离遥远,皆不在同一个帝国内,所以彼此间几乎没有了联系。

    不过,他们还是自称为拓跋支族。

    毕竟大势已去,谁也不敢自称自己是拓跋正统,拓跋主脉,不然会遭受到帝国清洗的。

    至于三大五级宗门,其所擅长的皆不相同。

    玄幻宗是名门正派,派内弟子较少,但个个都是大家族子弟,都是些资质不凡的人物,看起来就很正派很大气。

    而御魔宗,则拥有他们的自立之道,其精通驭使魔兽,训化魔兽。

    魔兽与人族在以前可是誓不两立的种族,好在这,只是大势,其中小部分魔兽甚至是凶兽,还是可以通过驯化而为人族服务的。

    但是,驯化魔兽可不简单,其中门道和讲究极多,操作又极繁杂,所以御魔宗收了大量的弟子,靠人数来提高量产。

    通过驯化出来的魔兽,每一头都要高价卖出,一点都不便宜。

    当然,御魔宗主要驯化四类魔兽。

    一类是飞禽,用以载人远行,这类尤其贵,动辙至少就是十万两黄金一头,与银级神兵一个价位,甚至有的都和超凡神兵差不了多少。

    一类是马类魔兽,这类魔兽耐力极好,速度又比平常的马快上许多,自身还有些战力,所以价格上通常也不便宜,三五千两黄金都只能买到最差的。

    但即使是最差的魔马,也能日奔两三千里路程,若更好些的魔马,怕是得日奔七八千里,甚至还有传说中的万里魔马。

    季信的那头白玉仙,就是一头魔兽异种,可以日奔近六千里,是他自己驯化的,这得益于其自创的心力。

    据说那万里魔马,至少也得八九万两黄金一匹。

    第三类魔兽则是大力魔兽,用来载物干活。

    这类魔兽通常性格温驯,战斗力又低下,但是体型庞大,力量也极大,它们能拉得动几万斤的货物,能拉得动从下游到上游去的大型船支,能用于建造防御工事,更是被当作在战争中输送军粮的宝贵工具。

    而第四类魔兽,则是战斗类魔兽,种类极多,但大都有所局限性,而且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熟悉,这样才能彼此心意相通,当然,为了尽快上手,可以对它们使用血契,也就是血脉契约。

    虽然这样做会有损部分魔兽的灵性和潜力,但胜在可以尽快上手,而且几乎不会出现反噬失控的情况。

    虽然四类魔兽都各有其所长,但是数量稀少,这导致了其根本不能普及。

    凌天风听闻这些后,却心中一动,想着有空去御魔宗买上几匹低价的魔马。

    他常年在外奔波,光是赶路就要花很多时间,如果有一头马力极佳的魔马的话,倒是可以省去不少用于赶路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