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兄妹相见

    更新时间:2018-10-15 16:00:00本章字数:3107字

    第八十六章 兄妹相见

    “没有,只说要见两位师姐。”执事女弟子说完施礼而去。

    凌天灵与凌天依相视一眼,目中都是惊喜,“快,快去见大哥。”

    两人离家已近一年,虽然在太阴宗一切都好,但凌天风是她们唯一的亲人了,久不相见,实在思念。

    “叫上青姨一起去。”

    青姨就是洛一青,当初凌府的四位先天武者之一,护送两女来太阴宗的就是洛一青,当初凌天风还把家族内那柄削铁如泥的云纹长剑赠予了洛一青。

    蓝仙峰,灵雪洞府附近。

    洛青雪静静地站在一座瀑布前,看着浪花飞舞水流激荡,心情很宁静。

    “水流激荡,水虽柔,却也具有极大冲击力,水因势利导,无势而无力,有势而具力。”

    洛青雪呢喃道。

    身具天水体质的她,在拜入太阴院后,立刻被传授地阶的水行功法,加上其资质,如今修为已节节攀高,已经先天五重了。

    “再等几年,等出师了,到时定要为父报仇。”其眼中闪着仇恨的光芒。

    “青雪师姐,有人要见你。”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洛青雪回头一看,却见一名外门的执事女弟子站在身后施礼。

    “见我?谁?”

    她自问自拜入太阴院后,还没真正踏出过山门,所以纵使长得再美貌,也没机会认识外边什么人。

    “他说他叫凌天风。”外门执事女弟子偷偷看了洛青雪一眼。

    如今的洛青雪,身子经过调养,如同一块白净的美玉,丰盈而清丽,发育也很好,相信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

    “好的,我知道了。”

    明明眼中闪过一道欣喜之色,脸上却仍旧很安静,一副无喜无悲的样子。

    执事女弟子看得清明,心里有许多猜测,洛青雪的这个反应,不像是兄妹间的,反倒是有些少女情愫掺在里边。

    “果然天风哥哥来了。”

    洛青雪心里如有头小鹿在乱撞,待执事女弟子走远了,脸上才害羞地脸红起来,她急忙回了洞府,精心打扮一番,还穿上了最爱的碧绿裙子。

    “师尊赐予我的还魂丹,我给了天风哥哥,他不会只是来感谢我吧,我才不要他的感谢呢。”

    心里还有些忐忑,生怕凌天风是个呆子。

    太阴院主峰,掌座峰,盈凤阁。

    皇姆姆正在教郡主一套天阶剑法,剑气如电光,穿过虚空,就滋啦滋啦地响。

    这套剑法,叫做《电虚神剑》,主攻伐,擅诡异,十分厉害。

    这时,早先那名执事女弟子走到了阁楼外。

    “来此何事?”

    阁楼外站着护卫拦住了她,竟然是两个内门师姐,外门执事女弟子当即就心惊不已,没听说内门弟子给关门弟子看家护院的,哪怕是院主的关门弟子,也不曾具备这个待遇啊。

    “两位师姐,我是龙吟殿的一执事,九阴河边有一少年,他钓到了三尾金鲤鱼,只为了让传句话给霸盈盈师姐。”

    霸盈盈就是锦衣少女登记在太阴院弟子簿上的名字。

    两位内门师姐当即就露出了惊讶之色,没曾想居然还真有人有这个胆子。

    “什么话?”

    “踏茅渡九阴河者,千机镇凌天风也,相见是缘,希求有缘再见。”女执事弟子道。

    “知道了,师姐她正在修炼,不许打扰,既不是求见,等有机会,我再通报与她。”

    “是。”这名女执事弟子,不由有些失望,兴冲冲而来,结果连面都没见到,真是瞎忙活。

    不过,皇姆姆的强大灵识,却是自然而然地感应到了盈凤阁楼内外的风吹草动,这一幕自然也没逃过。

    “居然有人钓三尾金鲤鱼只为对盈盈说句话,姆姆我倒要看看是谁。”

    庞大的灵识之力从她体内外放,很快就操控着来到了九阴河边,将河边的情景都映照于心。

    “又是那名少年?”

    在她灵识感应中,那名少年身边居然围了许多男武者,少年坐着,几乎没什么人说话。

    这时,少年钓上了一尾绿鲤鱼,立即就有一武者奉上三百两的金票,换了绿鲤鱼朝城门跑去。

    皇姆姆嘴角露出不屑,原来这名少年苦苦修炼出的灵识之力,居然是用来钓鲤鱼卖钱,真是让她小瞧。

    心中虽然对少年低看了一等,但却并未撤去灵识之力,她还想多观察一会,找到那个献上三尾金鲤鱼的少年。

    没过多久,少年又钓上了一尾红鲤鱼,立刻又有一武者,奉上千两金票,换了红鲤鱼朝城门跑去。

    “看样子,那三尾金鲤鱼就是他钓上来的,却不知是谁买走了,然后用来带话给盈盈,可恶。”

    皇姆姆已经把凌天风当成了靠钓鱼而谋私利的小人,虽然此举无可厚非,但事关郡主,她就无法容忍。

    因为初来太阴院,并不知道太阴院是严禁这种专以钓鱼卖而盈私利的事的,她之前又只是每天抽一小点时间关注凌天风,所以并不知道凌天风所为,是以一下子就误会了凌天风。

    “这种鼠目寸光的人,原本还打算招入禁·卫军的,但是,以其如此见钱眼开的心性,怕是难以忍受住朝臣和武将的收买,用他就是给自己招麻烦。”

    皇姆姆内心如是想道。

    虽然没找到究竟是何人以三尾金鲤鱼献媚于郡主,但她已经下了决心,不管是谁,那句话都不会让郡主听到。

    收回灵识之力,嘴唇微微一动,就有声音传入守住门口的两个内门女弟子耳里。

    “方才有人托带话给霸盈盈一事,务必烂在肚子里,不得让郡主知道,否则,重罚。”

    那两名内门弟子感受着那份威严的语气,脸色瞬间发白,连连点着头,对前面的空气道:“前辈放心,我俩一定守口如瓶。”

    “好。”笼罩全身的那股威压瞬间消退。

    两名内门弟子这才如释重负,深深呼了口气。

    “姆姆,刚才怎么了?”霸盈盈见皇姆姆方才有些出神,好奇问道。

    “没怎么,我们接着练《电虚神剑》吧。”皇姆姆微笑着。

    “嗯,对了,姆姆,这一剑应该出剑要有准备时间,导致它不够快,有什么办法让它更快吗?”

    霸盈盈边演示边询问着,全然不知方才围绕着自己发生了何事。

    ……

    九阴河边,情景依旧。

    只不过在此期间,凌天风已钓上了二十几尾鲤鱼,绿红金三种都有,这片缓水区域,几乎被清空。

    “还有人需要吗?”

    凌天风自己的事办好了,帮他人钓,只是顺手之事,虽然有钱赚,但对他来说,不是很重要。

    话音刚落,却还有十几人举起了手。

    虽然总共有一百多名武者,但真正想花钱买鱼的,只有四分之一,其他的人要么舍不得那些钱,要么决定放弃了这种难度太大的追求。

    凌天风点了点头,来到另一片缓水区域,其他人都跟着。

    又钓上了几尾,还待再钓,却见城门处走出三人,一个女人,两个女孩,俱是一脸兴奋,满脸笑容。

    “大哥,大哥。”

    隔着老远,两个打扮漂亮的女孩就古灵精怪地叫了起来,凌天灵还略显含蓄,凌天依年纪更小,才十二岁,自然不懂顾忌与矜持。

    清脆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吸引了一大堆武者的注意,他们纷纷回过头去,只见两个女孩都打扮地漂漂亮亮地。

    约十四岁的大女孩穿着一身蓝色紧身宫裙,显露出了其良好的身段和略具规模的胸·脯,脸蛋很精致,带着温善的笑容。

    约十二岁的小女孩则穿着粉红色衣服,粉嘟嘟的脸上有着可爱调皮的笑容,声线很高,正在大呼小叫着,看样子十分兴奋。

    另一个女人则三十多岁,皮肤很紧致,相貌也还标致,脸上也带着笑意。

    女人的修为是先天九重,大女孩则先天八重,小女孩也不低,已然先天六重。

    “果然是天才。”

    众武者自是一下子就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你的两个妹妹出来了。”守将道。

    “我知道。”凌天风朝后瞥了一眼,众武者立刻分开。

    “大哥,你总算来看我们了。”凌天灵跑了过来。

    “没办法,家里事多,到现在才忙完。”凌天风放下钓竿,大步走了上去,一手揽住一个小妮子。

    “好久没见,没想到你们都长这么大了。”

    “大哥,杨伯给我们来信,说你斩杀了无念道人,你才是成长最快的,也太厉害了吧。”

    凌天依将脑袋直往凌天风怀里钻。

    “还好,如今我们终于团聚了,只可惜父亲……”凌天风眼睛红了,声音都有些哽咽。

    “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凌天灵忍不住问。

    “父亲,父亲……”凌天依更是带着哭腔唤着。

    “回去再说。”凌天风用手擦去了两个妹妹的眼泪,“这次大哥是想接你们回去一段时间。”

    “好。”两妮子重重地点着头。

    “青姨,多谢你了。”凌天风又对洛一青笑道。

    “这是哪里的话,你不是说过吗,她俩,就是我的半个女儿。”洛一青眼睛也有些红,总算等到今天这一刻了。

    杨伯给她们早就写了信,千机镇发生的许多事都在信里有提及,家族危机已经渡过,她们也总算可以回去看看了。

    能看到凌家不仅没事,反而越来越好,洛一青打心里欢喜地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