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奇怪女孩

    更新时间:2018-10-21 18:00:00本章字数:3072字

    第一百章 奇怪女孩

    一群人听到门主二字,不禁缩回了手,神态有些畏惧。

    赤条条的冰冷女人扣住了凌天风的手腕,带着他走。

    却见大殿周围是一些房间,足有十几个,房门半开半掩着,可以清晰地听到每个房间都在传出浪荡和娇喘声。

    沿着石阶走上二层,二楼和一楼差不多一样的布局,但房间少了许多,只有六个房门,其中有三间隐隐传出细微的呻·吟。

    另外,他还注意到,无论是一层大殿还是二层大殿内的墙壁上,都绘满了各种淫邪的图案,十分露骨,让凌天风这个已经尝过女人滋味的少年脸上一片赤红。

    冰冷女人在二楼停了一下,指着其中一个门道:“俊小子,那就是我的房间,门主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以来房间找我。”说着就将凌天风的手往她胸·脯上蹭来蹭去。

    凌天风一开始挣扎了一下,却被她冰冷的目光瞪了一眼,也就不好再反抗了。

    冰冷女人让凌天风摸了几下,很快就有反应了,两点蓓蕾硬了起来,脸色一片潮红。

    她迟疑了一下,最终咬了咬牙,蹲了下来,将脸凑在凌天风下方,张嘴就要含上去。

    这时,忽然一声冷哼从三楼传落。

    冰冷女人身体一颤,急忙站起,拉着凌天风朝三层走去。

    凌天风不禁更好奇了,有些想知道这个门主长什么样,是不是个几百岁的老怪物了。

    到了三层,同样有个大殿,大殿内放着个香榻,有半透明的轻纱垂落。

    香榻很软,上边摆着许多动物柔·软毛皮,都是纯白色的,一个曼妙的身影穿着一件鹅黄·色长裙,正慵懒地侧躺着,露出了光洁如玉的小腿。

    “禀门主,他很不错。”冰冷女人冰冷道。

    “嗯,你退下吧。”曼妙身影的声音听在凌天风耳里,简直无比酥麻,他感觉自己都要化了。

    不禁心里一惊,忙施展破障秘术,抵制了对方的魅惑干扰,瞬间眼神清明。

    冰冷女人当即走下楼去。

    “你过来,吻我的脚趾。”

    曼妙身影似乎天生就自带魅惑。

    凌天风迟疑了一下,顿时一股威压就盖在了身上,这是属于通灵强者的威压。

    然而,凌天风却松了口气,这威压,似乎不过如此,顶多也就通灵三四重吧。

    不过,他还是依言走了过去,掀开轻纱。

    一股十分香透人心的气味扑入鼻内,让他心神一颤,差点失守,幸好自己内心够坚定,只一摇头,眼神复又坚定起来。

    看向榻上那道曼妙身影,又不禁眼神发直,果真是个天生的尤物。

    这是个女孩,大约十六岁,眉目精致,体柔身细,皮肤如雪如玉,澄澈干净,光滑细腻,浑身却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魅惑。

    “看什么?吻我脚趾。”

    女孩皱了下眉,语气中虽有训斥意味,但这个皱眉的动作,却看得凌天风心疼无比。

    “果然可怕,这功力,怕是登峰造极了吧。”

    凌天风不断地施展着破障秘术,以此保证自己神智清醒。

    “你多少岁了。”他吸了口气,出乎诧异地问道。

    女孩也诧异了好一会,看向凌天风的眼里,居然有着一种复杂情绪,似惊诧似恼怒又似自怜。

    “再多嘴,我会关你十年。”女孩声音冷了下来。

    “关我?”凌天风心中一动,这座大殿住的全是女性邪修,那那些男的呢?

    一个镇子的男子,他们在哪,就算被采尽阳气而死,也得有尸身吧。不禁暗暗留了个心眼。

    他心里闪过这些想法,嘴上却道:“我不是变·态,也不是欲·望缠身的人,你要我吻你脚趾,这是在做梦。”

    “哦?”女孩神色一变,似乎起了丝兴趣,不禁凝目看向凌天风,眼神里秋波荡漾,“我长得不美吗?”

    这句轻飘飘的问话,反倒把凌天风一时间问住了。

    但他知道,不论是说美还是不美,都会将对话的主导权交出,于是硬邦邦地憋出一句话:“你美不美,关我屁事,你现在老实回我问题,你多少岁了,想对我做什么。”

    凌天风之所以敢这样说,是知道了对方的修为,虽然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但要拿下自己,怕是颇得费一番苦功夫。

    而且,他知道这个女的,最大的本事就是魅惑人心,轻易就让人心神失守,但自己灵识强大,心志坚定,还修炼了破障秘术,可以说,魅惑对他根本没有什么用。

    既然奈何不了自己,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直接谈。

    听凌天风再次问到这个问题,女孩神色活泛了一下,反问道:“岁数很重要吗?”

    “对,很重要,我知道你们驻颜有术,虽然你看起来也就十六岁,但很可能你已经几百岁了,因为你的魅惑之术,已经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以你在这方面,功力深厚,纵使几百岁了,仍可以维持不老容颜。”

    “可是,我才十六岁,我又怎会去吻一个几百岁老怪物脚趾,想想都觉得恶心。”凌天风是彻底挑开了。

    “有意思,好久没听到有人敢这么和我这么说话了。不,应该是从来没有人敢忽视我的美,抵制住我的魅惑,而直接问我的年岁,有意思。”

    女孩仿似在自言自语,“你这么想知道年岁,那我就告诉你,本门主确实只有十六岁,呵呵,这样说出来,似乎感觉更好了。”竟然嫣然巧笑起来。

    “怎么可能?”凌天风惊骇无比。

    “有什么不可能的。”女孩反问。

    “那你到底是谁,你到底在这做什么?”凌天风心思有些乱了。

    “你这个问题问的好,但我不想回答你,除非你吻我的脚趾。”女孩纤眉微微掀动了一下。

    “你为什么执著于这个呢?”

    就算知道对方只有十六岁,就算女孩不是在撒谎,凌天风也不会贸然去吻女孩的脚趾,这有关于他的尊严。

    “因为我必须执著。”见凌天风仍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女孩忽眨了下眼睛,“你现在一点都不怕,之前的害怕是装出来的,所以你是故意进来的,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对方看穿了自己的意图,凌天风反而心里轻松起来,意念一动,一套衣服就出现在了手上,背对着女孩穿好了。

    “你猜得没错,我是故意进来的,我要找一个人。”

    “找人?那你可找错地方了。这里的女人都已经回不到以前了,这里的男人已经醉生梦死彻底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当然,还有更多的人,他们享受了无穷的身体乐趣,命运又是公平的,所以,他们都下地狱了。”

    “就算是已经死了,我也要找到他。”凌天风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产生,“你不是说,你要把我关十年吗,那么那些被你关住的人,是死是活?他们在哪。”

    “你还真是不放弃,既入生欲,终入地狱。”

    意思是,既然来到了这个生理欲·望肆意横流的地方,就别想再活着离开了,死了也不能离开。

    “你说还是不说。”

    凌天风却脾气上来了,自己的父亲进入了这种地方,哪怕是他已死,哪怕自己拼掉小命,都要将他带回千机镇。

    “说又怎样?不说又如何?”女孩没想到凌天风反应这么大,忍不住也心里涌起了一丝生气。

    “你可以不说,但是,我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你也可以选择说,可我还是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凌天风眉间挑起一丝暴戾。

    “何苦呢?天道本就无情,世道更是无情,人活着就是为了欲·望,你来了我这里,就应该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好好享受这肉·体撞击带来的无尽欢乐就是,保管你会欲仙欲死。”

    女孩嫣然一笑,瞬间百媚丛生。

    “何必说得这么美好,不就是将人体阳气采补光,最后死去。”凌天风毫不留情地指责道:“先前我斩杀了无念道人,他是一个大淫贼,真后悔把他修炼的那本功法毁去,不然我也要让你们尝一尝什么叫羞侮,什么叫把身体榨干,什么叫所谓的欲仙欲死。”

    “你不用后悔,这座殿里的女人,其实都想尝尝被采补的滋味,我手上就有一本功法,叫《黄龙捣海术》,你如果想修炼,我现在就给你。”

    说到这里,女孩神色明显没有抑制住的兴奋起来。

    凌天风却眼皮一跳,果然,这群女人为了肉·体欲·望,是什么都不管了,随心所欲,极乐天堂。

    “恬不知耻。”凌天风呵斥一声,重新走到香榻前,厉声道:“你到底害死过多少人。”

    “哼,就你这气性,如果是我师父,早就将你拍烂喂野兽了。”见居然有人敢呵斥她,当即就不假颜色了。

    凌天风板着脸,冷笑:“哼,就你这货色,如果是我师父,早就将你浸猪笼了。”

    “小子,你找死。”

    “淫女,少威吓我,你可奈何不了我。”说罢,已经形成规模的灵识散出,充斥在大殿内,形成了一股威压。

    “没想到,你还藏了些本事,那又如何?待我擒住你,定要将你调·教成一条摇尾乞怜的小狗。”

    女孩动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