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 城主燕飞仙

    更新时间:2018-11-06 18:00:00本章字数:3126字

    第一百三十二章 城主燕飞仙

    将护卫队长的令牌亮出,凌天风一路通行,进入了城主府任务殿。

    “老弟,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完成了几个任务啊。”

    恰巧余不亏在场,他是来交任务的,见到凌天风神色匆忙地进来,当即招呼道。

    “余老哥,你在这里啊,太好了,我有事和你商量。”

    凌天风喜道,这事他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若是有余不亏帮忙的话,倒可以分担不小压力。

    “怎啦?”两人出了殿门,到了一僻静处。

    凌天风当即将昨晚在诸天殿内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得余不亏脸色连连变化。

    “老弟,你这是要上天啊,居然做成了这等事,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余不亏震惊地瞠目结舌,盯了凌天风好半响,才缓过神来。

    “你把这事说给老哥听,是对老哥的信任,说吧,你需要我做什么。”余不亏道。

    “我一次斩杀这么多恶徒,还需要你帮衬点,不能让这事泄露出去,所以,我不能直接上交领取军功。”凌天风沉吟道。

    “老哥明白了,你是需要专门的人来鉴定并颁给你军功,任务殿的工作人员,你不放心是吧。”

    “对,最好找有份量的强者,而且,我立下这么大功,现在心里还有些害怕,若是身份暴露,那些恶人定会报复与我,千机镇怕是有难。我需要老哥的庇护。”

    余不亏是护卫军统领,手底下有一百一十名护卫,他又和其他护卫统领结交,应该可以护住凌天风和千机镇一段时间。

    “我明白了,但是,我如果调动麾下,怕是需要你付出些代价,最好是军功,不然没人愿意。”

    余不亏摇了摇头道,忽眼睛一亮,“我有一办法,定能保你无虞,跟我来。”

    凌天风当即跟去,很快进入了城主府内府。

    “卜总管,余某有要事求见燕城主。”

    卜总管是个岁数很大的老头,也不知活了几百岁了,浑身不散发一点气息,仿佛一块萝卜干。

    但没有人敢小视这位总管,因为他是城主燕飞仙最信任的人,实力亦极强,是通灵后期,与余不亏都差不了多少。

    卜总管瞥了两人一眼,见两人都是一副很凝重认真的神态,当即点了点头,领着二人走到了一小院外,小院的门扁上,写着“书房”二字。

    “你们在此等着,我这就去通报。”卜总管丢下一句,走了进去。

    凌天风看着这间小院,心里有些感慨,没想到燕城主的书房,竟然是一座景致雅观的小院,院内假山流水,小桥楼亭,都错落有致,布置甚是巧妙。

    同时,他也嘀咕着,搞不清楚余不亏为什么带他来求见城主。

    很快,卜总管去而复返。

    “城主同意了,跟我来。”

    卜总管领着两人踏进小院,来到了一小亭外,小亭中有一青衣中年人,静静地坐着,正在翻阅着一本扉页泛黄的古籍,面前的小石桌上,还有冒着热气的香茶。

    “你们进去吧。”卜总管双手束立在小亭外,静侯着。

    余不亏朝凌天风使了个眼色,两人踏入小亭,朝青衣中年人低头抱拳道:“属下拜见燕城主。”

    青衣中年人抬了下眼皮,“余不亏,有什么事,直说吧。”

    余不亏当即指向凌天风,忙道:“这位叫凌天风,现在是我麾下的一位护卫队长,同时我俩因为合力击败黑鳞怪物,焚尸山,灭黑天蝠之事,彼此相见恨晚,兴之所致,结拜为兄弟,这次之所以来求见城主,是想让城主庇护于他。”

    青衣中年人这才看向凌天风,目中掠过两缕不易察觉的精光,脸上很快闪过一丝惊讶,凌天风的年纪和修为,让他此微惊讶。

    “你的名字,本城主也略有耳闻,据说年少英雄,让狂刀门吃过大亏,先天境界就成为了人榜高手,不止有柄铜级神兵,还拥有储物宝物,这些日子来,更是在千机镇建造城池,有和万倾城分庭抗礼之势头,不简单。”

    青衣中年人燕飞仙缓缓说出了这些话,如数家常般,让凌天风有些心惊,万没想到连城主都注意到了自己。

    “没想到属下的一些小打小闹,竟让燕城主知道了,属下实在受宠若惊。”凌天风忙回应道。

    “现在只是小打小闹,以后就不一定了,等你成长起来,终归成为一个大人物,你的潜质和能力,本城主亦是十分看好,余统领是聪明人,正好看中了你的潜力,所以不惜屈尊与你结拜为兄弟,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好棋。”

    燕飞仙仍是不疾不徐地说着,神态语气之间,却无半点波动,让凌天风心里打鼓,有些搞不懂对方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燕城主谬赞了,属下不敢当。”凌天风谦卑道。

    燕飞仙点了点头,平淡道,“说吧,到底找我什么事?”

    凌天风略一迟疑,来到亭外,接着手一挥,亭子外的空地上就多了十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燕飞仙与余不亏连看去,目中闪过狐疑之色,似乎认出了其中几人的面貌。

    凌天风放的毒,毒性极强,但面目没有毁去,所以并不影响观相识人。

    “这是诸天殿主?风无敌?”

    余不亏亲自见到十人的尸体,仍有些震惊,不敢想象凌天风是如何从恶魔盛宴中,在众目睽睽下,将十人毒死,并全身而退。

    燕飞仙的脸上,则渐渐显露出大惊之色,瞳孔放大,嘴唇动了动,道:“到底怎么回事?”

    凌天风当即将此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属下在御魔城与御魔城的外城管事大长老柳正气之子决斗,击败他得到了五万两赌注,离城后受到柳正气派人的追踪,被我杀了,从他身上搜到一块黑瞳令。”

    说着凌天风将黑瞳令取出,恭敬地交给卜总管,卡总管看了眼,又走进亭中交给了燕飞仙。

    “果然是黑瞳令。”燕飞仙一喜,若有所思了一会,“你接着说。”

    “这次属下是刚结束三个月的入职训练,一口气接了三个斩杀恶人的任务,所以去了麒麟城,了解城中的情况后,刚好赶下麒麟城东诸天殿势力一年一度的酒会,为了完成任务,就冒险参加了。”

    接着凌天风将在酒会上发生的一切,都提了一遍,没有半点隐瞒。

    他边说边看着燕飞仙的脸色,只见这位万倾城第一人,听得脸色接连变化,虽不剧烈,但表情变化已很明显,从平静到愤怒,从愤怒到担心,从担心到吃惊,边吃惊又边为凌天风捏了一把汗,暗想着他是如何从近千恶魔围绕之下如何脱身的,待全部听完,眼里只剩下了震惊与佩服。

    其余两人,余不亏和卜总管,亦是目光复杂地看着凌天风,余不亏再详细听一次,才发现这个过程是多么惊险,越发对这个新结拜的少年,充满了希望。

    卜总管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他还从没见过如此离奇而疯狂的事,让他都感到不可置信,若非凌天风所述过程详细,眼前的十具大恶魔尸体,又在亭外摆着。

    燕飞仙站起身来,走到亭外,看着这十人,先查看其伤势,再去第二次看十人的脸,沉吟了一会道。

    “听你所说,本城主知道你找我什么事了,因你在酒会上借助黑瞳令震慑众人而脱身,柳正气必然会得知是你杀了他的人,抢了黑瞳令,你的事若被当晚的人抖出去,柳正气势必难脱丢令的罪过,现在黑瞳令还在你手上,所以,他会想方设法找人来对付你,以拿回黑瞳令。”

    “另一方面,诸天殿若是知道了你并不是天瞳组织的护法,亦会对你动手,并不是为了报仇,而是出于泄愤,因为你耍弄了他们,怕就怕柳正气直接找人把你的身份说与诸天殿的人听,这样他们的报复也会很快到来。”

    凌天风神色一凛,朝燕飞仙抱拳道,“燕城主心思灵敏,一下就想到了这么多,把属下的顾虑全部说了出来,所以还请燕城主看在我冒险杀恶人的份上,可否庇护于我。”

    余不亏见机也忙道,“城主,我老弟乃人中之龙,不仅潜力巨大,而且会来事,会办事,胆大心细,是个做大事的人,若是成长起来,以后必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还希望城主保护他。”

    燕飞仙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思量许久道:“如有贵人相助,你就是个气运滔天的人物,如无贵人相助,相信你也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逢凶化吉,俗话说锦上添花万不如雪中送炭,你既央求于本城主,本城主想先听听你的想法,再作考虑。”

    凌天风忙抱拳道:“谢城主大人,其实属下自己并不如何怕那些人报复我,属下怕的是那些人无恶不作,又无所不用其极,是坏到了骨子里的恶魔,万一他们对凌家出手,那报复绝对是毁灭性的,我不想见到这一幕,还望城主大人为此事作周全的安排。”

    “此事,确实是个麻烦,因为那些人无孔不入,千机镇又那么大,要想震退他们,可不容易。”

    燕飞仙摇了摇头,面有为难之色,“这样吧,本城主并没太好的办法,只能做一些安排,关键还是靠你自己。”

    “请城主大人指示。”凌天风神色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