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四样材料

    更新时间:2018-11-23 22:00:00本章字数:3523字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四样材料

    又过了三日,转眼明天便要前往帝都,正在一楼大厅内一起吃酒的凌天风与浪青等人,却是悠闲得很。

    这次,路基和应雪柳,将陪同前去。

    “前几天都在参悟武技,没空和大家一起聚,今天得好好喝一次。”路基哈哈大笑着。

    这时,余埒从楼上下来,冷着一张脸要出去。

    “余兄,来吃杯酒?”浪青爽朗地招呼着。

    余埒瞥了他一眼,声音冰冷道:“今晚东方赤金请客,你现在吃饱了,到时还吃得下吗?”

    说完走出了客栈,孤独地在街上漫不经心地闲逛起来。

    浪青被话噎住,无言以对,不过余埒说得对,几人相视一眼,当即放下筷来。

    “要不,我们也在郡城内转悠转悠,还没来得及观赏,就又要离去,不免有些可惜。”经过几天的相处,应雪柳和浪青的朋友,相处得还算融洽。

    这时,忽然一人走进客栈,身上的衣服很醒目,因为胸口绣有个“炼”字。

    “凌公子,我家堂主叫我将此物交给你。”却是一封信,被恭敬地双手递来。

    原来,这人是百炼堂内的一名弟子。

    凌天风随手打赏了他十两黄金,“你在此稍候,待我看完。”

    说完展信一看,却见上方写着铸造神兵所需的材料,而被红色标注的那些材料,则是需要凌天风准备的。

    看完后,凌天风不由沉吟起来,面有为难之色。

    “我看看。”霸盈盈拿过信,轻轻一笑,“凌天风,你别担心,这上边你缺什么就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浪青等人也都知道凌天风正在准备炼制一柄新的神兵,亦道:“凌天风,你要是缺什么,作为朋友,乐于帮忙。”

    凌天风微微有些感动,“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我再藏着掖着,就不像话了。”

    他将信铺在桌上,用手指着,“这些被红色标注的,便是我还欠缺的材料,共十三样。其中我的心血一碗,这个没问题,而落冥石沉香晶等八样,其实郡城都有卖,如果买的话,共需要八万两黄金,这个我也拿得出。只是,这一元重水,墓金骨,太岁精土和九狂紫核,却不知何处去寻。”

    一元重水,十分罕见,凌天风修炼《魔之左手》,便需要此物。

    墓金骨,更是不凡,是金色的骨头。一般死去的强大武者墓里,或封王境魔兽的尸骨,才有可能是金色的。

    太岁精土,顾名思义,乃圣药太岁头上的土,并且这土,并非普通的土,而是沾染了太岁的精气神的精土,武者若服食炼化,更是能让骨骼坚·硬十倍。

    至于九狂紫核,则是一种叫九狂的上等魔兽的晶核,但只有封王境的九狂魔兽,其晶核才是紫色的,此核散发狂暴狂怒的气息,可慑人心神,骇人胆魄,非同小可。

    浪青等人看着这四种物品,每一样都珍稀异常,若在郡王宝库里有,那必定属于精品。

    “这冶焱大师,还真是把你把当财主了,琢磨几天,居然琢磨出一个这样的清单,咋不让你去抢郡王府宝库呢。”路基瞪大着眼,不满道。

    浪青亦是皱紧眉,语气苦涩:“唉,老弟,你到底是打造一柄神兵还是打造一个神级宝物?光这清单上所列宝物的价值,不说上百万,那也差不了多远。”

    应雪柳则仿佛想起什么,“凌天风,你不是有军功吗,不如去军功兑换殿看看,说不定就能兑换到呢。”

    凌天风摇了摇头,解释道:“这等材料,一旦出现,自然是好好保管,根本就不会放到兑换殿里去让人兑换。”

    时间一下沉滞住,众人陷入了思索中。

    这时,霸盈盈微抿了抿嘴,轻笑道:“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方才传讯与我师尊,这些宝物她都有呢。”

    霸盈盈是太阴院主关门弟子,身份尊贵。

    凌天风眼睛一亮,“盈盈,这是真的吗?”

    “嗯,我怎么会骗你,我跟师尊说了,让她派人送去百炼堂,你呢,留下那碗心血,把其他八样宝物购置好,然后随我们高高兴兴地去参加宴会。”霸盈盈拉了拉他的衣角,眨眼道。

    凌天风却仍有些不敢置信,这未免太巧了吧,还是说太阴院主有收藏癖好。

    不过,霸盈盈既然这般肯定地说了,他也没理由去怀疑是骗自己的。

    “盈盈,幸好有你,谢谢。”凌天风诚挚道:“这四样材料,都非比寻常,价值不斐,你师尊他需要多少,如果太多,恐怕我得花一点时间去筹集。”

    “不用,以你的千机城作抵押就是。”霸盈盈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却对觉得不妥,想了想又道,“等你什么时候宽裕了,到时再给钱,你的两个妹妹,可都在太阴院,千机城也移不动,所以你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

    凌天风愕然,这还真的是这样,不过,他堂堂正正,又怎么会跑?

    “那好,我这就写下字据。”

    说罢,从空间取出文房四宝,刷刷刷地写了字据,并按上手印。

    “好了,你到时交给你师尊吧。”

    霸盈盈点头接过,轻笑道:“别搞得这么严肃行不。”

    凌天风当即点头,然后瞬间变脸,笑容满面,“盈盈,你果然是我的福星啊。”

    “……”

    ……

    华都,乃华风帝国的帝都。

    华都之中,繁荣似锦,通灵满地走,真玄多如狗,更是随处可见封王强者。

    高大的建筑,漂亮的阁楼,宽广的庄园,阔大的街道,更有富丽堂皇的皇宫,气派宏伟的宫殿。

    皇宫旁边不远,则是当今第一亲王靖亲王的王府,亦是宏伟浩广。

    靖亲王没有子嗣,只生了一女,因长得花容月貌,才十五岁便被誉为东域第一美女。

    由于边疆战事吃紧,靖亲王已在边疆主持战事许久,又无子嗣,妻子也跟随侍奉,所以王府之事,一应由其妻弟打理。

    其妻弟,也就是郡主的舅舅,其名铁关东,亦是一名封王境强者,为人冷酷,但做事又条条有理,治理得王府家风极严,甚至可以用纪律性来形容,颇得靖亲王赏识。

    靖亲王更是请示华风皇帝,为铁关东谋得禁军教头一职。

    此刻,铁关东却拿出了传讯令牌,一看,见是郡主传讯,冷酷的脸上,不由浮出了一抹微笑。

    “舅舅,盈盈好想你,你有没有想盈盈,对了,盈盈这次参加了青藤郡的天才选拔赛,并获得了前十名,明天,我就要回帝都了。”

    “呵,是盈盈啊,怎么样,在外野不野?开不开心?舅舅可是想死你了,快点回来,舅舅给你做好吃的。还有皇宫里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也一直在问你去哪了,回来了到时去见见他们。”

    “好啦,舅舅也真是的,盈盈只想念你,其他人都不见。对了,舅舅,我要打造一柄神兵,还差四样材料,是这四样,一元重水,太岁精土,九狂紫核,墓金骨,家里还有吗,很急。”

    铁关东一声沉吟,“盈盈放心,你什么时候要,舅舅就什么时候送过来。”

    虽然太岁土和墓金骨府里没有,但以他的权势身份,只要去搜寻,就一定能寻到。

    “尽快,在天才争霸赛上盈盈就要用,对了,一元重水准备两份,留一份在家里,我回来后有用,舅舅,你把这四种材料,都送到青藤郡城百炼堂就好了。”

    “???帝都不是有更厉害的铸兵大师吗,何必去青藤郡炼制?“铁关东不解。

    “哎呀,舅舅,你还要不要盈盈想你了。”

    接着传讯玉牌一暗,对方掐断了联系,铁关东脸上露出溺爱的苦笑,接着便去派人办这事了。

    ……

    将心血以及另八样物品都送到百炼堂,这时天色也已经黑了。

    郡城内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在夜里逛街,更是一种独特的享受。

    如今又是五月天,夜色微凉,却点缀着漫天繁星,别有一番趣味。

    凌天风一行五人,出发得较晚,待赶到郡王府外时,门口早已悬灯。

    不过,这次由东方赤金举办的天才宴席,却不在郡王府,而是在不远的黑豹堂。

    凌天风不由想起第一次来郡城任务堂领赏时的情景,那位唐主管还邀自己入黑豹堂呢。

    时间过得真快,或者说自己成长得真快,恍如隔世,再次望着那扇大门,却更多了几分自信与底气。

    “五位天才,快快进来。”

    门内走出一道绣着金线的白袍身影,竟是郡王五孙东方白金,主动迎了上来。

    凌天风五人哪敢受此礼仪,忙快走几步上了台阶,回了一礼。

    跟随着进入黑豹堂内。

    凌天风不由打量起来,据说这里边可是有近千的天才人才呢,全是东方赤金和东方白金这两兄弟网罗的。

    但一路却只是穿廊过院,只瞧见几组巡逻的护卫。

    凌天风不由更好奇了。

    “五位,到了,随我进去吧。”

    几人来到一座大殿,只见里边流光溢彩,光彩通明,更有浓厚的酒肉香味和鼎沸人声传出。

    “这次请了这么多人吗?”凌天风侧头问道。

    东方白金摇头一笑,“不多,你们是最后一批,共计四十八人,都是在六合山擂台之上大放异彩的天才,至于多出来的人,却是黑豹堂搜罗的人才天才。他们虽修为不如你们,但也都是府上门客,趁此机会,大家见个面,一是瞻仰下诸位天才的风采,二是表演个节目,替宴席增添些乐趣,想必凌公子,霸姑娘你们不会介意吧。”

    五人是宾客,自然不会拂主人的意,“哪里会介意,正要见识下大公子和五公子多年心血付出所招揽的人才天才呢。”

    旋即走进殿内,只见月光石的光辉映衬着夜光杯的莹光,更是摆放了几个烈火熊熊的炉子,上边摆着铜锅,正煮着肉食呢。

    殿内最里边,是一张跪坐的桌席,东方赤金坐在左首,空出来的右首,应该是给东方白金留下的。

    而两侧,亦各自摆放着十二张跪坐式的桌席,每张可供坐两人,恰好坐下四十八人。

    这些桌席的后边,则是一些八仙桌,约有百来桌,都坐满了人,正是黑豹堂内的天才人才。

    凌天风五人在最后的几个位置刚坐落,便听地鼓乐声大起,接着殿外走进来一队俏丽的舞女,一身绿衫罗裙,在殿中央轻盈地舞动起来。

    舞姿赏心悦目,酒肉亦十分美味。

    宴席的气氛极好,宾主融洽,彼此笑容满面,倒是吃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