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五章 震天侯

    更新时间:2018-11-27 11:58:08本章字数:3090字

    第一百七十五章 震天侯

    凌天风从弱小成长到如今实力,也是有原因的。

    除了气运较好之外,他还很有自知之明。

    眼下的处境,的确是不容耽搁,天狼太子修炼《荒血圣功》十二载,其实力已经深不可测,另外还带了一位封王强者,还有四十人的护卫等。

    对此,凌天风想都没想去交手,直接思考如何尽快逃离此处。

    因为一旦被对方追上,恐怕就很难逃脱了,基本可以说是死路一条。

    卢子键见凌天风有所打算,当即便放开身心防备,任由一朵火红色的火焰进入了体内。

    随后他便感受到,身体状况好了许多,亏损严重的气血,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照常流淌着,与心脏协调合作,将生命体征给很好地稳住了。

    “卢前辈,还记得这是何物吗?”

    凌天风将还魂丹取了出来,当初洛青雪送给他的还魂丹,就是托卢子键转交的。

    而那枚还魂丹,可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在麒麟城诸天殿内,凌天风以身试毒酒,利用还魂丹救了自己性命,并因此毒死诸天殿的十个头目,从此一举成名,此事还被各种改编,视为传奇也不为过。

    眼下拿出的这枚还魂丹,却是凌天风斩杀诸天殿恶魔,获得大量军功才兑换来的。

    那次一共兑换了三枚,一枚交给了凌傲天,一枚留给了凌天灵凌天依两人。

    果然,卢子键见到还魂丹时,眼睛都瞪大了,“你还留着?……不对,你在诸天殿不是用了它吗?”

    凌天风简单解释了句,“这是军功兑换的。卢前辈,你放心,别的不敢说,只要你还剩一口气,我就能将你救回来。”

    卢子键连连点头同意,他丝毫也没有怀疑这句话有假。

    “既然你执意救我,大恩不言谢。”卢子健想行抱拳礼,但光是举手这个动作,就让他痛得冽嘴。

    没办法,除了肋下那个被箭射穿的伤口,他全身上下,可是有足足五十多个血洞。

    凌天风先一步制止了其行礼,随后一点也不嫌弃地,将其背在后背,轻轻一跃,便跳下高枝。

    他不敢在树冠之上飞行,因为视野开阔,太容易被发现。

    一路狂奔,偶尔飞掠,但不论速度如何快,凌天风的身形都很稳,落地很轻柔。

    卢子健感受到平稳,这对于伤口的快速愈合很有效果,他暗运真力,炼化药力,治愈伤体。

    三四个时辰后,伤势恢复了许多,血早已止住,伤口正在结痂,同时骨髓吸收药力之后,又造出了一部分新血液,直接将其生命状态给拉升,开始接近正常体征了。

    凌天风寻到了一个山洞,里面还有一头形似黑熊的通灵中期魔兽。

    凌天风想到这类魔兽力大无穷,便生了兴趣,与其比拼气力,结果居然被打飞,后面虽换了左手与熊掌对拼,但还是连退几步。

    他啧啧啧地称赞几句,碰到硬茬子了,无奈,只好施展灵识,这才将其解决。

    鸠占鹊巢之后,还剥其皮毛,斩其四掌,食其血肉。

    补,很补。

    两人吃得很尽兴,浑身都暖洋洋的,剩下的血肉,则交给了血气天火处理。

    吃完之后,两人闲谈了一阵,接着各自修炼。

    忽然,凌天风面色一变,忙传音道:“卢前辈,不好了,有杀气。”

    卢子健忙睁开眼,诧异地看向凌天风。

    “我的灵识感应到,一位封王强者在朝我们逼近,杀气很重。”

    凌天风第一时间想到此人的身份,很可能就是追杀而来的天狼太子的心腹——震天侯。

    随后,他看向卢子健,对方能如此准确地追来,定然是依据什么线索。

    “莫非,箭上有鬼?”

    卢子健的肋下伤便是被天狼太子射的,如果真有什么问题,那应该就是这个了。

    然而,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容他去寻找验证,他直接将卢子健背到背上,然后窜出了山洞,朝东方飞掠而去。

    而灵识所感应到的那个封王强者,也马上提速,紧紧追了上来。

    尤其是,封王强者可以高空飞行,不止速度快,还不会绕路,追及起来,一点也不费力。

    没多久,那位封王强者,便到了凌天风的上空,并朝下方森林俯冲下来。

    凌天风面色难看,果然自己天真了一回,面对封王强者,他速度再快,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好在,此时天色将明,林间已有些微光亮。

    “哪里走?”那人身形高大,穿着铁衣,头戴金盔,落在了凌天风前面。

    其声如金属撞击,铿锵有力,甚至震得耳膜发响,“让本侯一阵好追,该死。”

    凌天风冷眼看过去,见那人太阳穴突出,身形凝实,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个厉害人物。

    “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追杀我们两人。”凌天风寒声道,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对话。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地是,你们两个,将成为我的刀下亡魂。”

    此人办事雷厉风行,甚至不想多耽搁片刻,直接手一伸,一柄大长刀便握在手中。

    “呵呵,阁下也是封王强者,是有身份的人,要杀我们,总得给个理由吧。”

    凌天风感受到了从封王强者身上传出的威压,这不是灵识的威压,而是多年生杀予夺的上位者威压。

    可想而知,此人十有八·九,便是天狼太子倚重的震天侯。

    而其修为,更是让凌天风感到无力,至少是封王后期。

    凌天风虽对自己自信,但当所面对的对手在实力上远远超过自己时,这种自信起不了任何作用。

    实力差距太悬殊了。

    “杀两只蝼蚁而已,本侯需要理由吗?”金盔人不屑地嗤笑一声。

    “你说的很对,我很赞同。”凌天风从嘴唇里迸出声来,“不过,血魔墓中,最重要的血魔骸骨,已经被我藏起来了,你杀了我们,容易得很,但要找回血魔骸骨,哼,做梦都别想。”

    金盔人脸色微变,虽然不怎么相信凌天风所言,但万一真是这样,自己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己徒劳一场也就罢了,但若耽误了天狼太子的修炼,岂不是罪该万死?

    他明显地思虑了一番,方才厉声道:“小子,你很聪明,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将成为粉碎。”

    凌天风咧嘴冷笑一声,“你有这个实力,可以说这样的话,但这种自信,弄不好会让你疏忽大意。我承认自己很聪明,甚至比阁下还要聪明,怎么样,听了这样一番话,你还有何打算?”

    古语云,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彼此掺合,最是让人难以判断。

    凌天风这番话,很有水准,绝口不提对方信与不信,而是直接玩起心理战,承认对方厉害,但却指出,不要阴沟里翻船,你实力是有,但确实没有我聪明,怎么样,你还敢和我玩吗?

    这已经不是激将了,而是龇牙咧嘴地挑衅,你不是说你厉害吗,那有本事就和我玩一次。

    金盔人不由走近数丈,双目如自带光华,爆射出两道精光,上下地打量着凌天风。

    凌天风背着卢子健,面不改色,镇定自若,仿佛手里握着所有的王牌,能让自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卢子健在最初看了金盔人一眼后,则直接闭上了眼,只是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至于其他不合时宜的表情,半点都有没展现出来。

    “小子,你果然很聪明,本侯已经很久没碰到像你这么有趣的小家伙了。”金盔人冷笑一声,“也罢,你先说吧。”

    听话里的意思,就算不相信凌天风所言,也只得按照凌天风的想法来。

    后者微微眯了眯眼,道:“血魔骸骨事关重大,你们需要,我们也需要,不过,现在我俩差不多是阶下之囚,已别无选择。”

    他顿了顿,接着说:“血魔骸骨不在此处,你要想得到的话,须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金盔人闻言,指节骨噼里啪啦响起,“已经很久没有人与我谈条件了,你说。”

    看得出来,他在忍着怒火。

    凌天风自然知道对方此时的心情,对方没什么玩的意思,顶多只是有几分好奇,自己若一再触及其上位者的威严,对方自然是怒气腾腾。

    但该说的必须得说,毕竟这可关乎生死,他可不想成为一只老实地任人宰割的羔羊。

    “我带你去,你放他走。”凌天风没有多余废话,说完就直视着金盔人,目光很倔强。

    金盔人脸色有些难看,按其本意,拿到东西后,这两人都得死。

    毕竟血魔骸骨的事,不能被太多人知道,尤其不能被其他帝国的人得知,不然,这会暴露天狼太子的一些事情。

    他本想第一时间拒绝,但看着凌天风宁死不屈的眼神,不由迟疑了一瞬。

    “此人身上有信号,就算跑了,我也能将他追回来。”金盔人转念一想,“可以,但是,你得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怎么证明?”凌天风眉头一皱。

    “你没有储物戒指,但他有,他如果要走,先将储物戒指给我检查。”

    意思再明显不过,金盔人的灵识扫过两人,凌天风除了带着一柄神级长剑,就再无长物,而卢子键手腕上却戴着一储物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