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 巧计脱身

    更新时间:2018-11-28 12:00:00本章字数:3046字

    第一百七十六章 巧计脱身

    凌天风不禁沉默。

    金盔人见此,不由双手抱胸,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如果凌天风拒绝的话,那其所说的,血魔骸骨被藏在其他地方一事,自然是假话了。

    而那时,他尽管动手杀了两人就是。

    “好,给你检查。”

    就在金盔人想要出手时,凌天风忽然开口答应了。

    这让他感到意外,感到难以理解,血魔骸骨被藏,是真的?

    他不懂凌天风为何沉默,沉默之后又答应他?

    其实,这是凌天风故布疑阵,让对方搞不懂其想法,虽然看似没什么用,实则是在给其制造心理困扰,让他对自己捉摸不透。

    没办法,震天侯绝不是当前的凌天风所能对付的,若不采取些不一样的办法,自己很可能会被对方一直控制。

    凌天风想从这种被“镇压”的状态中,找到一丝自我,一丝跳脱。

    金盔人最终没有出手,他盯着凌天风。

    后者则传音与卢子键,“卢前辈,这是你脱身的唯一机会,将储物宝物给他……等我引离他,你将身上的标记给清除,然后逃得远远地。”

    “不行,这事是我引来的,先前已让你给老夫挡了一劫,这第二劫,老夫已然不忍心……”

    卢子健打心底过意不去,本想让凌天风脱身此事。

    但却忽然发现,血魔骨被凌天风收起,他这时就算再不忍心,再过意不去,也是无济于事。

    “凌天风,我……你要保重。”

    在卢子健看来,凌天风是决计无法逃走的,金盔人可是一封王后期强者,眼下的情况,自然是能逃一个算一个。

    咬了咬牙,卢子健眼里闪烁着不甘之色,却只能取下储物手环,并主动切断与手环的心神联系。

    手环被抛出,然后被金盔人控制在空中悬浮着。

    其毫不犹豫地咬破舌尖,喷了血液在手环上,然后心神与手环建立联系,同时他便感应到了手环中的所有物品。

    “没有……居然没有。”金盔人将储物手环甩了回去,他还不至于抢一手环,“小子,走吧。”

    这两人,他都不想放过,毕竟事关天狼太子,一旦泄露半点信息,就会有诸多猜测加之在天狼太子身上,让其处在风口浪尖。

    但是,金盔人只能放卢子健离开,不这样的话,他就拿不到血魔骸骨。

    其实三人都心知肚明,金盔人是不会留下活口的,不过是想先取到血魔骸骨,然后杀掉两人。

    而凌天风与卢子健,却只能另寻机会,能活一个是一个。

    卢子健接过储物手环,重新滴血认主,这时他的伤已经好了近半了,已然可以行动,只不过并不是很利索。

    “凌天风,你小心。”

    卢子健传音后,转身便朝东方离去,速度并不快。

    其实卢子健心里还是有疑问的,一是金盔人为什么只探测到自己有储物宝物,并肯定凌天风没有,那么,凌天风的储物宝物,是如何避过金盔人的探查的。

    第二个疑问,便是凌天风接下来如何脱身,他很肯定,凌天风决不是金盔人的对手,甚至连一合之敌都算不上。

    “小子,他不见了,你现在能放心了吧,赶紧带本侯去取血魔骸骨。”

    金盔人沉声道,话里一如既往地冰冷。

    凌天风点了点头,率先飞掠而起,便朝先前奔来的方向返回。

    谁料金盔人却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其肩膀,五指间喷出黑色的真力,瞬间侵入了凌天风体内,控制住其几大穴脉,并封堵了凌天风的丹田。

    “小子,你速度慢,还是我带着你飞吧。”金盔人嘴角挑起一抹嘲笑。

    “那也没必要控制我吧。”凌天风脸色一惊,接着冷声道。

    “哼,你小子有心机,本侯必须控制住你,免得你耍滑头。”金盔人冷哼一声,旋即单手抓住凌天风,穿破树叶,在高空迅速飞去。

    凌天风只能就范,对方问一句,他答一句,途中微调了下方向,最终一个多时辰后,来到了那条大河旁。

    “停。”凌天风出声。

    金盔人便带着他降到河边,“你藏在了河里?”

    “不错。”凌天风辩明方向,随后朝下游·走去,自顾自地寻找。

    金盔人自知若此时问凌天风,对方也不会回答,只是催促道:“你小子快点,磨磨蹭蹭地,是何打算?”

    凌天风回头冷笑一声:“阁下,你很急吗?我看是急着回头去杀我的同伴。”

    金盔人嘿嘿笑了声,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但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是在下游?我带你走,到地方便吱声。”

    金盔人再次抓住凌天风,在翻滚的河面上空朝下游飞去。

    飞了大约十多里,凌天风在空中便远远地见到一个高崖,大河的水都奔崖下去了,料想是座高瀑,底下应该还有个深潭,应该适合藏身吧。

    便道:“前面那个瀑布,放我下来,我去水里找。”

    金盔人缓缓降到瀑布一侧,低头一看,不由微惊,居然是座高达百丈的大瀑布,水流湍急,水势凶猛,滚滚滔滔,声音震天。

    “小子,如果你想耍小聪明的话,那本侯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金盔人明显不好糊弄,他料想凌天风是想借水流逃走。

    “你不信我?那好,你下去,我告诉你位置。”

    凌天风冷笑一声,这条河足够大,亦足够深,目力看不到水流底部,加之能灵识出窍的封王强者并不多,他们都是特例,震天侯明显没这个本领。

    震天侯不由有些犯难,不论是自己下水,还是凌天风下水,总得有人下水。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下水,但在下水之前,必须将凌天风控制好。

    眼珠一转,取出了一宝物,是条发着金光的绳索,很粗大,就要往凌天风身上捆绑,因为他怕凌天风趁他入水期间,也跳水逃了。

    凌天风一看,不由有些恼怒,那绳索,是捆魔索,市面上倒也常见,主要是用来捆绑被抓住的魔兽,对大家伙尤其有用。

    这是把自己当成牲畜了吗?

    凌天风脑里闪过这道念头,虽然恼怒,却没有说话,因为那没有用。

    捆魔索上有种异力,越挣脱,就会捆得越紧。

    金盔人手法粗暴,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将凌天风捆了好几大圈,双手与腰身被捆在一起,然后还将绳尾系在了一棵大树上。

    “说吧。”意思是让凌天风指出血魔骸骨所藏放的位置。

    凌天风哼了一声,“在瀑布底的水潭里,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外面看不到的。”

    说得既具体又含糊,金盔人还想再问,但见下方的大水潭也并不是很大,游一圈只需两盏茶的时间,料想这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不开被封堵的丹田。

    “在哪一边。”朝水潭飞落之前,他还是问了一句,这样可以帮他缩短寻找时间。

    凌天风自然是说河对面那一边,这样距离上远点。

    金盔人点了下头,随后跟随着瀑布飞了下去,在凌天风的灵识感应中,一下就扎入了下方的大水漂。

    说是水漂,其实面积上赶得上一汪湖,毕竟三百米宽呢。

    感应到其入水,凌天风嘴角扯出一丝得意的笑,封堵他的真力?还差了点,自己可是修炼的天阶功法,真力中又有两朵天火。

    他心念一动,当即丹田内浓郁的火红色胶状真力团中,便飞出了两朵天火,彼此一融合,风助火势,火涨风力,便朝将丹田堵住的黑色真力飞去。

    黑色真力质量极高,又十分精粹,确实可以轻易将通灵武者的丹田封堵好几个时辰。

    但是,凌天风可不是一般的通灵武者,他法体灵三修,手段奇多。

    血气天火与罡风天火彼此一结合,呼啸着朝黑色真力撞去,奇快的速度和恐怖的高温,仿佛金锤,而黑色真力形成的一层阻碍,则如鼓皮。

    金锤轰击鼓皮,结果可想而知,只用了三下撞击,黑色真力便被冲得溃散开来。

    随后,凌天风的滚滚真力,从丹田中冲出,并在两朵天火的带领下,朝被封的几处大穴冲锋而去。

    几乎只用了不到十息的时间,凌天风便解决了金盔人对自己留下的第一重控制。

    “捆魔索吗?呵呵。”

    凌天风一张嘴,两朵天火便飞出,来至一处绳结前,血色天火在下,散发恐怖高温,迅速熔化绳索,罡风天火在下,化成小刀形状,不断地切割绳索。

    又花了不到十息的时间,捆魔索便被切断,凌天风转了几个圈,便脱离了捆绑。

    “哼,凌某可不是好相与之人。”

    凌天风自语一声,随后跳进了水里,任由水流冲洗一阵,将对方留在身上的印记给冲刷掉。

    随后,他上游了一小段,接着沉至河底,将身体埋在了厚厚的河沙下,敛息屏气,仿似睡着一般,连灵识都关闭了。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不敢乱走,唯恐造出动静或留下其他痕迹,这样根本就逃不了多远。

    没过多久,他透过轰隆隆地河水声,隐约听到一声愤怒的吼叫,之后就再没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