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 立杀威之心

    更新时间:2018-11-30 13:00:00本章字数:3095字

    第一百八十章 立杀威之心

    话已至此,凌天风若再不明白所有事,那便真的是傻了。

    “那个流言,你们可知是谁传出来的?”

    凌天风有些疑惑,他确实是得罪了拓跋战,但对方乃大家族子弟,又有天才的自傲,本就轻视自己,更不会屑于采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所以,传言的发起者,绝不会是拓跋战,更不会是拓跋战示意的。

    对方发出传言,是想搅弄是非,兴风作浪,让自己和千机城都不安宁。

    这般看来,对方的心机很阴险。

    凌天风不由回想起自己得罪过的那些人。

    盗匪?

    不像,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而且都是粗鄙者,哪晓得用这种毒计,何况,他剿杀的那些盗匪,根本就不敢报复他。

    诸天殿恶人?

    也不太像。一来诸天殿的余部,在死亡峡谷时,被白荒等强者尽数诛杀,经此役后,诸天殿彻底解散,就算还剩下一些残余零落,亦只能在阴暗里活着,或窝在麒麟城不敢出来。

    二来,他们那些人,作恶是一把好手,但用计?却差得远,而且同样无法将手伸入帝都。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怀疑对象了。

    “御魔城外城大长老柳正气?”

    想到此人,凌天风不由微微眯起眼睛,这个人倒是有很大嫌疑。

    一来,此人是通灵境中的佼佼者,二来,此人之前是天瞳组织的护法,掌握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手底下更能联系到一些人,估计与帝都中也有人来往,三来,此人将黑瞳令丢失在了凌天风手里,护法身份不保不说,更是要受到严惩,他心里怕是怀有满满的怨恨。

    凌天风越思量,越觉得传言的幕后之人,是柳正气。

    此人心机深沉,虽被贬去护法身份,但仍是御魔城的长老,能量很大,金银亦多,有条件并有能力运作这一切。

    “看来,这个麻烦,不得不解决。”

    现在才只是前面三个月,千机城便已如此难捱,若自己一直在华风学院,恐怕还未等到淘汰赛,后续的流言还会继续出现并愈来愈严重,直至有人率先出手,随后应者云集,凌府怕是会因此损失惨重,甚至家破人亡。

    “好歹毒的计谋,借刀杀人,兵不血刃,果然是个人物。只可惜,凌某因种种变故,提前回来并得知了一切,那么,事情的风向,便不会再由你操控。”

    凌天风心里已然有数,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但是,他眼下确实没有时间。

    还有,他必须得隐瞒自己回来的消息,血魔骸骨对天狼太子极为重要,对方根本不会善罢干休,震天侯又对他怀有大恨,也不会容许自己在自己的地盘快意恩仇。

    “天狼太子虽不会私下来华风帝国,但震天侯却可能会来寻找我和卢子健,他是封王强者,我可不是其对手,而且他能飞行,估计不用多久,就会得知我俩的身份,并上门找来。”

    “时间不多了。”凌天风慨叹一声,这次弄不好,估计小命不保,“如果我能请到封王强者就好了,但这个不太现实,毕竟震天侯人在暗中,可随时出手,请来的封王强者,却不可能全天侯保护在自己身旁。”

    “实力,一切都需要实力。”

    “我回来的消息,需要保密,你们吩咐下去,不许泄露。”

    凌天风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与凌天灵说了一声,便回了船上给他空出来的一房间,然后默默修炼起《魔之左手》。

    转眼,四天过去,大船在千机港口靠岸,这是新建出来的港口,属于凌府所有,还有一座新建的城堡,供养着驻扎在此的凌府武者。

    凌天风在房间内换了身衣物,并易了容,变成了一个麻子脸,披头散发,腰悬一柄斩刀,冷冰冷的,目光中凶气逼人。

    跟随着凌天灵等下了船,上了码头,然后飞掠向那座城堡。

    在那里短暂逗留了会,主要是凌天灵需要多吩咐几句,其中有一半武者留在了城堡内,其他人则跨上马背,径往千机城奔驰而去。

    这里离千机城不过三百里距离,即使是普通的马匹,也只用一两个时辰即到。

    不过,城堡内伺养了两匹普通魔马,被凌天灵与凌天风骑了,这样赶路时间又缩小了大半。

    大约半个时辰,凌天风便回到了千机城,然而,与离去之前的繁华相比,眼前所见,却是一片空阔,街道上的行人,少得很,且大都是些自恃有几分本事的武者,平常百姓很少见到。

    便是用一片凄凉来形容,都不为过。

    凌天风嘴角抽搐了下,他没有过多停留,便冲内城中的凌府奔去。

    有凌天灵领路,即使他大变模样,照样通行无阻。

    凌傲天恰好在府内,经过调养与修炼的杨伯修为已至先天,正在与凌傲天汇报。

    “家主,那南山观的,又洗劫了朱泉镇的三个村庄,还杀了十多名庄子里的后天武者。”

    凌天风进入时,刚好听到了这一耳,朱泉镇是千机城辖内五镇之一,不由大怒。

    “看来,这些人行事越来越明目张胆,再不治一治,估计……得闹翻天。”

    他心里闪过这道想法,决定一旦将卢建木的事给解决,便彻底将周围的势力肃清一番。

    凌府是按了官印的四级势力,镇长和城主等官职,都是经过官方加印的,是正统,是正宗。

    若动手的话,占了大义和正理,是其他势力寻衅杀人,他这是反抗,是正当防卫,料想万倾城那边也不会说什么。

    而且他与燕城主说得上话,既占情理又有关系,就算是大肆血洗一回,也没有人敢跳出来指责他。

    但现在的关键,不在于这件事,而在于血魔骸骨这件事,他被弄得都不敢抛头露面,只能以易容行事。

    “父亲,你看谁回来了。”

    凌天灵拉着凌天风的手,走入了大殿。

    凌傲天望着一麻子脸的青年,不由有些错愕,莫非灵儿找到了看中的对象,还带回家给他看?

    凌天灵也快十五了,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做父亲的,见女儿带回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难免会这样想。

    可是,这副尊容?未免有些丑陋了些。

    凌天风见其神色,不由有些好笑,暂时将方才的种种不愉快的情绪给舒解了些。

    “父亲,是我啊。”凌天风笑着开口道。

    声音一点都没变,有些疏朗,有些磁性。

    凌傲天当即满脸惊喜,哈哈大笑道:“原来是天风你啊,回到家了,干嘛还这个样子?为父还以为你是灵儿的男友呢。”

    “父亲,你在说什么胡话?”凌天灵一脸羞臊地低下头。

    凌天风亦是尴尬地别过头去,真是为老不尊啊,一开始误以为也就罢了,后面认出来还这样说,这不是纯心让两人尴尬吗?

    不过,在真魔大陆上,兄妹结为夫妻的,也并不在少数。

    当然,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像那些注重血统血脉的家族,便禁止与外人通婚,实行的是“自产自销自给自足”。

    还有那些偏僻地方的穷苦人家,长兄娶不到妻,小妹嫁不出去,于是才这样。

    但绝大多数的人家,都不会这样做,连提都不会提的。

    好在,几人都知道这是句玩笑话,这事很快就揭过去了。

    “父亲,我已经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一切,方才又听到杨伯的汇报,你们不用担心,我不知道也就罢了,可一旦知道,那些人都跑不了。”

    凌天风脸上闪过一丝杀机,他是真的动了怒火,如果是事出有因,或者自己这边不占理,那还可以轻微处理些,但那些势力,纯粹是趁火打劫,是蓄意对付他们。

    这样的话,便是仇,是敌,是仇敌,是要刀兵相见分出生死的。

    “天风,你有此心,自然是好,但是,那些流言,之所以传播,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为父问你,你是不是得罪了那个拓跋战?”

    凌傲天却没有察觉到凌天风说此话时的神态,他仍有些担心,如果传言是真的话,千机城碰到的麻烦,还是先隐忍一阵吧,主要还是让自己的儿子安全,不要在淘汰赛上出现意外。

    “父亲,你别担心,我的确是得罪了拓跋战,但是,我并不惧他。”凌天风大力拍着自己胸膛保证道:“关于淘汰赛,我会闯过去,拓跋战他还奈不何我。”

    “所以,你只管放一万个心。”凌天风信誓旦旦,却还是话锋一转:“只是,手上有件棘手的事,需要马上处理,等料理完此事,我便大立杀威,定让那些家伙后悔不迭。”

    “不急,家里还能稳住,你回来的消息,我会保密好,不过,你应该去见见苏姑娘。”

    凌傲天放下心来,凌天风既然这样说了,那眼前的困难,便只是暂时的,而流言,也会不攻自破。

    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比对自己还要信任,虽然凌天风有时候莽勇了一些,但其实他的行止,都是心中有数的。

    “小瑜吗?先别知会她,我这次回来,只是见父亲一面,现在我就要骑落云马,去万倾城办事。”

    凌天风想了一想,时间紧迫,他若与苏小瑜见面的话,难免儿女情长,害她白担心,白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