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战斗开始

    更新时间:2018-12-08 17:00:00本章字数:3707字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战斗开始

    千骑奔行,惊动一城!

    很快,凌天风等,赶至城门前,守将见此,便将先前关好的城门令人打开。

    一千骑鱼贯而出,铺排在城池前,严阵以待,倒是有些气象。

    这时,一道身影,亦从空降落,手里捧着琴,碧绿衣裙,长发飘飘,身姿惊世,宛若仙女下凡。

    一时间,众多目光都望了过去,一下便认出,是平日寄居在凌府的那个娴静俏丽的少女,甚至他们还听过许多传言,说此女是少主的女友,以后是要嫁给少主的。

    因此,许多武者都羡慕死了凌天风,身边总是不缺美女,而且都是巨漂亮的那种俏丽少女。

    当然,羡慕归羡慕,可没有谁会在面上表露出来。

    这时,只见俏丽少女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漂浮在城墙上空,盘膝虚坐,那张古琴,就放在双膝之上。

    铮!

    纤指一弹,这是试琴声。

    还待再看,却在此时,隐约感觉地面有些震动,似乎是远处奔来了浩荡的骑队,骑队人数不少,隔着老远就引发了地动。

    众人看去,过了一会儿后,便见远处的官道之上,快速奔来了大量的骑兵,密密麻麻,人头攒动,一看就知数目不在少数。

    苏小瑜遥遥望了眼,随后收回目光,不再关注城墙下的任何事,一双明眸盯着面前的古琴,纤秀的双手,仿佛春日被微风吹动的柳条一般柔软灵动。

    美妙而宛转的琴声,从其指尖跃出,琴声附带了真力,与音波一同传出,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

    一阵琴声跃动,随后清丽的歌声响起,这声音极为好听,并蕴含着一股力量,直逼人心,让人瞬间为之痴迷。

    “江楼上独凭栏

    听钟鼓声传

    袅袅娜娜散入那落霞斑斓

    一江春水缓缓流

    四野悄无人

    唯有淡淡细来薄雾轻烟

    看月上东山

    天宇云开雾散、云开雾散

    ……”

    远处奔动的马匹,亦放慢了速度,以洪焰门为首的,四千余武者,一时间竟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并在马上认真倾听起来。

    “这是《春江花月夜》的曲谱。”

    双方都有喜乐听曲之人,很快就辨听出来了苏小瑜弹奏的是何曲。

    凌天风也认真听着,虽然知道苏小瑜动用了一种特别的力量,让人在琴音与歌声中,感受到了一股清媚,但还是忍不住去听。

    一曲罢,洪焰门等人,也已列阵完毕。

    “哈哈,好曲,好歌声。”

    从对方的队列中,走出了一人,狂笑着,“小姑娘,这千机城片刻即破,要不你从此随了洪某,洪某定要宠你上天,让你享尽荣华富贵。”

    此人坐在一匹异兽紫鳞豺背上,身材高大威猛,长有络腮胡,身上散发着一股炙烈的气息,显然其修炼的功法,是火行。

    而其神色猖獗,狂傲无边,通灵巅峰境的气息,有些浑厚,有些咄咄逼人,隔着三百丈远,滚滚传来。

    “这就是洪焰门的门主,洪炎,成名许久,是地榜强者,名次不高,排在末三位,其成名绝技是烈火焚天,并且有一把火焰刀,可使刀芒附带火焰,威力恐怖。”

    季信从旁向凌天风介绍道。

    凌天风点了点头,面色未改,依旧清淡。

    “地榜共三十六名,他能位列其中,看来是有些本事的。”只淡淡点评了一句。

    旋即,凌天风驱马上前几步,此马仍是汗血龙马,只不过变化了形态,汗血龙马本身的实力,就是通灵境后期。

    不然,三十万两黄金才买到的坐骑,在战斗中一刀就被砍死了,岂不得心痛死。

    “洪贼,为何要侵犯吾城?”

    凌天风开口,疏朗的声音传荡过去,如今两军对垒,就不必装有重伤了,装伤反倒显得假。

    “哈哈,凌家小子,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送死,好得很,正好省了去寻你的工夫,今日一并解决,若不乖乖投降,杀无赫。”

    洪焰门主洪炎神色张狂,“至于为何侵犯?这还用问吗,这世道,强者为尊,这天下,弱肉强食,你们没有这个实力,却还想占据千机城,简直白日做梦,洪某今日来此,便是要打醒你们。”

    “哦。”凌天风淡淡地哦了一声。

    洪炎对他不咸不淡的反应,当即怒了,冷哼道:“小子,不要装模作样了,你今日进城时,不少人都看到你身受重伤,此时的你,压根就不能出手,怎么,还想诓我?哈哈,还是洗干净脖子,任听发落为好。”

    声音传荡十里,双方共五千余武者,都听到了。

    顿时,凌府武者中,不少人变色,看向凌天风,心里不安起来。

    “哈哈,重伤也好,无事也罢,凌某的本事,总之大得很,你们来几人,凌某就杀几人,要不,试一试?”

    凌天风不置可否,并主动挑衅,让对方在心里产生怀疑。

    正所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你辨不清,就是真正的目的。

    “哼,都这时侯了,还想和老子玩,简直笑话,老子这就玩死你。”

    洪炎脸上闪过一道狞笑,随后挥手,发号道:“诸位,对于不识好歹的人,想必你们比我还清楚,接下来应当怎么做?”

    他身边围着近二十余名通灵强者,闻言,都是一脸笑意。

    “洪门主,这还用问我们吗,自是杀个片甲不留。”

    望着那边肆意的大笑和满满的轻敌意味,凌府武者却是严阵以待,抿紧嘴,紧握着手里兵器,眼角深处,有浓浓的杀机弥漫。

    季信则关注着,并时刻向凌天风介绍着对方那些通灵强者的身份。

    “少主,那蓝衣男子,乃路家堡的当家,那个嘴巴裂开的人,则是富春岭的岭主,他身后有十三人,系着黄金腰带,他们就是十三洞主……”

    没一会,凌天风对于对方来了哪些势力,这些势力又来了哪些强者,心里都有了个数。

    “福冥港,富春岭,路家堡,燕子坞……很好。”凌天风喃喃自语一声。

    “看来诸位都等不及了,那好,给我上,杀无赫,对了,城墙上那个小娘子,可是老子的,谁都别想跟我抢。”

    这时对方一阵大笑毕,洪炎大手一挥,当即七个四级势力,二十五个三级势力,共四千余名武者,都跳下马来,朝远处奔去。

    之所以不骑马,一是这些马都是普通的马匹,对于战斗几无用处,很容易就被杀死,还不如留着,以后还要用到呢。

    眼见对方冲来了四倍于己的武者,声势浩荡,汹汹而来,凌府武者俱都心里一紧,这可是场硬仗。

    然而,凌天风却是回头微微一笑,轻声道:“诸位,临阵不退缩者,方是英雄好汉,且放宽心吧,有本少主在,他们必会被打成落花流水。”

    虽知是鼓舞士气之言,但众人,还是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这时,城墙上琴声再次响,依旧是《春江花月夜》,宛转而曼妙,如春风拂面,舒缓着众人紧张甚至恐慌的心情。

    而远处的敌人,则在这期间,靠得很近了,个个狰狞地大笑着,咆哮着,战意很高涨。

    “姓凌的小子,你别再装神弄鬼了,受了重伤出不了手,想靠这个来吓退洪某,痴人说梦。”

    洪炎见凌天风仍是一副镇定自若,并且没打算出手的样子,不由心中大怒,忍不住讥讽道。

    双方的距离,被快速拉近,只有不到五十丈了。

    这个时候,凌天风甚至能听到身后凌府武者砰砰跳动的心跳声和急促紧张的呼吸声。

    显然,要不是自己顶在最前头,要不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这些凌府武者中,早就出现了临阵脱逃者。

    “洪老贼,凌某看你是个人物,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投降于本少主,我会考虑留下你的小命的。”

    凌天风忽大笑不止,神态狂傲无边,并且身上散发出了一股通灵境的气息,甚至比洪炎的还要炙热。

    “有没有搞错,老子要杀你,你反倒要老子投降于你?”

    洪炎不禁对凌天风的反常举动,产生了一愣,但很快便不屑,哈哈笑道:“很有趣,我倒要看看你把这话说出口时,有没有经过脑子想一想,唔,等下就挖出你的颅骨看一看。”

    凌天风听了,却没有半点害怕之色,反而摇了摇头,摆出似乎是可怜,又似乎是惋惜的神色。

    随后,他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黄金小盒子,随着其叹气声音结束,他掀开了小盒子。

    没有全部打开,只打开了约一半的角度,旋即,一股令人心惊肉颤地精神冲击,从盒子中滚滚传出,并朝前方传去。

    洪炎等四千余武者,原本还一脸猖獗笑意,然而,在感受到这股磅礴浩大的精神冲击,直接冲入他们脑海,并朝灵魂冲去时。

    这些人面色瞬间大变,变得满脸惊恐,紧接着,俱都露出一脸痛苦之色。

    这一幕,让凌府武者一时间看得一怔,他们也感受到了一股精神冲击,隐约朝他们冲了过来,但极为微弱。

    这是因为,真龙神晶释放的精神冲击,绝大部分都是朝盒子开口的方向传去,其余方向,都是些余波。

    他们感受到的,就是一些余波。

    “一……二……三。”

    这时凌天风在心里默默数了三息,随后将盒子重新盖上,顿时,那股强烈的精神冲击,失去了后继,消失了。

    但已经释放出的精神冲击,要么朝远方继续冲出,直至能量耗尽,要么仍在敌人的脑海里,继续冲击着他们的灵魂。

    当然,还些通灵强者,因凝炼出了灵识,其灵魂倒是有一层灵识暂作阻挡,能够勉强耗掉一些精神冲击,但剩下的,亦足够给他们造成麻烦,甚至让其灵魂受到损伤。

    “诸位,给我上,降者不杀,但凡敢抵抗者,则杀无赫。”

    凌天风冷酷地一挥手,随后身形一动,冲向了洪炎,手里更是多出一柄神剑。

    他后边的凌府武者,不论是城主凌傲天总管季信,还是陈峰白敬观张若狂等人,都毫不迟疑地,紧跟着凌天风杀了上去。

    而其余凌府武者,见到敌人俱是一脸痛苦之色,甚至有些人因承受不住精神冲击,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还有一些人,灵魂很弱,更是直接倒地不动了,显然是直接被冲散了灵魂。

    当即心里大定,战意汹涌而出,趁着这大好机会,坐在马背上,挥舞着兵器,嘴里大声嚷嚷,疾驰着冲杀了上去。

    顿时,来犯千机城的武者,都是脸色大变,他们其实很想上去砍杀,但因头脑剧痛,根本就出不了手。

    形势比人强,无奈之下,只得纷纷朝后退去,转身就跑,因太过痛苦,手里的兵器,更是纷纷丢掉。

    对于此情此景,毫不夸张地,可以直接用丢盔弃甲来形容。

    但是——

    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能跑得掉?

    凌府武者骑在马背上,跨马追杀,刀刃锋利,只三五息,便赶了上来,对着这群暂时失去作战能力的敌人,挥动兵刃,如砍瓜切菜般,毫不留情地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