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四章 苏小瑜的来历

    更新时间:2018-12-17 15:00:00本章字数:3317字

    第二百一十四章 苏小瑜的来历

    面对飞奔着冲杀而来的五十名真玄境黑甲军士,凌天风几乎是眼都不眨一下,手持大戟,飞跃而出,打算以一打多。

    “你们,都得死。”

    随着冰冷的话音一落,凌天风已经飞速地砸出一戟,一名军士眼神一跳,忙以快刀格档,铛地一声,结果这柄上等精兵,直接被一斩而断,大灭魔戟的戟刃穿过快刀,砍在军士身上,只听得一声惨叫登时响起,却又立马戛然而止。

    其余军士闻声看去,却见身旁的被击中的那名军士胸膛破开,接着倒飞而出,摔在了他们后边的街道上,眼看是不能活了。

    “杀!”

    黑甲队长见此,不由眼神一跳,却仍强行稳住心神,喝令道。

    其余被凌天风一戟吓住的军士,几乎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连握着快刀的手都抖了几下,但听到队长的命令,自然是再次冲了上去。

    凌天风面容冷肃,典型地人狠话不多,他这个仿佛地狱杀神的样子,让许多军士都心里发寒。

    不等军士主动进攻,凌天风趁着这当口,再次挥出几戟,每一戟都命中一个军士,而其下场,自然是毫无半点疑问,一击致命。

    纵使是以刀格挡,还有真力护盾和甲衣的防御,但凌天风的大灭魔戟,实在锋利无双,又势大力沉,哪怕是一头巨大的魔象,估计都得被他一戟劈飞成两半,更别说这些普通的真玄境军士了。

    尤其是凌天风最后一戟,横扫而出,以戟身狠狠地砸向一名军士的胸口,以玄铁打造的戟身,沉重无比,直接将快刀崩成粉碎,又接着崩灭护盾,虽然没打破甲衣,但那名军士的胸膛却猛地凹陷,当场吐血并被狠狠打飞,他的身体向后撞去,一连撞倒了六七人。

    而这撞倒的六七人,亦都不好受,最先被撞倒的两名军士,受到巨震,当场被震碎脏腑,直接死亡,后面几人虽然好些,可也受了不轻的伤,狂吐血不已。

    见此无人可挡的神勇,剩余的军士刚刚凝聚的战意,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只觉是遇到了一人形杀·器,一个凶猛无比的恶魔,哪里还有再战的勇气,一个个面色惨白,都懒得调转马头了,直接飞身后退,瞳孔深处涌现出恐惧的光芒。

    军士队长亦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没想到会溃败地这么快,实在是有些不甘心,他还从没遇见过这般狠辣的主。

    “吴队长,还不快逃。”一名心腹见他还在发愣,忙喝道。

    黑甲队长这才猛地反应过来,暗骂自己瞎想什么,居然还想以一己之力去与这个少年硬拼,这不就是找死吗?

    然而,正当他要退走时,凌天风早已经锁定住了他,此人是通灵三重境,是这一队军士的队长,放走谁都不会放走他,只有以雷霆手段斩杀了此人,方能真正地震慑住剩余的军士。

    他一戟砸落,更是用上了泰山八戟第二重,力道增加一倍。

    黑甲队长双眼猛地一跳,好快地速度,都带出重重戟影了,仓促间,只能及时地以快刀格挡,快刀内更是注入了通灵境的真力。

    然而,在绝对的实下和上等银级兵器的斩杀下,那柄快刀不论是注入真玄境的真力,还是通灵境的真力,都几乎没有区别了,都是一碰触到戟刃,就会为两截,仿佛快刀是豆腐做的一般,压根就不能阻挡分毫。

    “小子,我们可是拓跋家族的,你敢杀我们?!”黑甲队长情急之下,咆哮道。

    “哼,原来是拓跋家的走狗,难怪敢这么横行无忌,肆意杀人。”

    黑甲队长亮出身份,本来是想吓退凌天风,但后者不但不为所动,反而脸上更多了一分肃杀之气,“正好我与拓跋家族不合,正要杀尔等解气。”

    忽然悬停在黑甲队长头上的大灭魔戟再次动了起来,直接砍落。(刚写到这,接到砍文消息,该结局了)

    大灭魔戟一路顺利地切开真力护盾,切开黑色甲衣,切开了黑甲队长的胸膛。

    至此,黑甲统领方才颜色大变。

    “糟糕,踢到了铁板,跑。”他直接一喝,率先朝后逃去。

    当即其余的军士,都疯狂跟着逃离,个个一脸惨白,眼里全是恐惧,马背上的少女,则被全部抛落,以减轻载重。

    苏小瑜及时下降,手指连弹,顿时二十余道真力化成的云团将这些女子全部接住。

    “想逃,没门,凌某说过,你们都得死。”

    凌天风则冷哼一声,重新跨上汗血龙马,火速追杀上去。

    一路斩杀,无一合之敌,还没跑出镇街,更是被凌天风释放出九头狮子力兽,以及斩出一道数十丈长的戟芒,几近所有黑甲军士都尽皆死掉。

    “哼,你更得死。”

    一跃追上黑甲统领,神戟一刺而出。

    后者满脸恐惧,忙斩出一道刀芒,以作阻挡,却被神戟穿透,接着只听皮肉裂开的声音响起,戟尖刺入了其心脏,黑甲统领瞪大着双眼,心里还残留有恐惧。

    杀死这队黑甲军后,凌天风呼了口气。

    苏小瑜降落在他旁边,轻声道:“他们是拓跋家族的,你这下是彻底得罪了这个六级家族。”

    “没事,拓跋家族再强,权势再大,也奈何不了我。”凌天风冷笑一声,“接下来,我就好好表现一番,让整个化风学院,整个帝都,甚至整个华风帝国,都彻底地见识到我真正的实力。”

    拍出一掌,黑甲统领的尸体被真力摄取,收入了宝玉空间。

    “我们走。”

    当即两人跨马而去,直接消失在镇子里,上了官道,至于这边的后事,总会有人收拾的。

    汗血龙马飞快狂奔。

    “凌天风,你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吗?”苏小瑜沉默了许久,忽然朝其传音。

    凌天风不由一愣,苏小瑜怎么主动说起这遭了,往常可是很神秘的,但凡有关这边的话题,都会被她巧妙地避开。

    “自然是想。”

    凌天风策马奔上官道旁的一座青山,跳落马背,与苏小瑜坐在一块巨石之上,望了眼四周,“你说吧,我可是一直都好奇地很,从认识你以来,就觉得你是另一个世界过来的一样。”

    “另一个世界?”

    苏小瑜噗嗤笑出声来,随后背过身去,双手往脸上摸了一阵,再回过头来,原来是卸去了易容伪装,露出了其本来的面目。

    凌天风不由有些疑惑,但没有去问她为什么忽然要恢复真面目,反而看直了眼。

    “小瑜,你是我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女孩,实在太美了。”

    望着苏小瑜那副绝世容颜,凌天风不由赞道,尤其是苏小瑜此刻还特意用上了她自带的一些媚术,看着清丽至极,清纯无比,其实媚到了骨子里,让凌天风早就久经磨炼的一颗坚忍不拔之心,都麻酥麻酥的。

    “凌天风,你错了。”苏小瑜忽摇了摇头,眼里有回味之色,“其实,还有一个女孩,和我一样漂亮,甚至我与她,可并称真魔大陆上的绝世双娇。”

    “啊?她是谁?我认识吗?”凌天风不由一愣,居然还有这等事,不由好奇心起。

    “你自然是认识的。”苏小瑜面若桃花地白了他一眼,“只不过你一直不知而已。”

    这么一说,凌天风更疑惑了,自己居然还认识这等美女,可与苏小瑜在容貌上平分秋色并列天下第一且自己认识的,会是谁呢?

    “难道她是东域第一美女,传说中的那位玲珑郡主,深受昭武帝宠爱,其父更是威震东域,被称为帝国柱梁的靖亲王。”

    见凌天风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中,苏小瑜也不去打扰,而是站了起来,面向西方,清亮的目光夹杂着一丝深邃。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如果没有你提醒,我恐怕会一辈子被蒙在鼓里,实在是藏得有些深。”

    凌天风恍然道:“没想到盈盈就是玲珑郡主,是东域第一美女,她应该是使用了什么宝物或是秘术,遮住了其真正的容颜,但是,那次在死亡峡谷附近,她突破通灵境时,曾经展露过真正的容颜,是真正的天仙美貌,和小瑜你都不分伯仲,而且,她还是天凤血脉。”

    之前凌天风还疑惑,霸盈盈的姓氏,因为华风帝国的皇室姓氏就是霸字,而霸盈盈还是帝都人,在这边还有一家应该很强盛的家族,居然可给他提供珍贵的息壤、一元重水等材料。

    因为,霸盈盈就是玲珑郡主。

    “你有没有想过,霸盈盈为什么找到了你,并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让你去参加天才选拔赛?“苏小瑜又开口问道。

    凌天风抚·摸了下额头,这个有些难以启齿啊。

    好在,苏小瑜问出之后,就帮他给出了回答。

    “因为她看好你,甚至把少女的爱情都给了你,希望你能杀入最终的东域天才总决赛,成为那八强之一,并击败天狼太子,这样,盈盈就不用再受天狼太子的逼迫,不用再嫁给他,而是嫁给你。”

    凌天风默不作声,但还是点了点头,只觉心里头既沉甸甸,又甜密密,能得东域第一美女亲睐,并以身相许,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但更幸运地是,自己不止被霸盈盈心仪,还和苏小瑜也有了男女之情,若最终他能与二女结为伉俪,岂不是要受到天下男子的妒恨?

    “小瑜,你绕了这么多,还请直说吧,我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凌天风伸出双手,从后面轻轻地搂抱住苏小瑜,将脸深深地埋入一头清香的乌黑秀发中。

    真正地软玉香怀,真正地夫复何求,恐怕男人一辈子最大的希望和盼头,无非于此吧。

    苏小瑜没有丝毫反抗,反而脸上露出了一丝欢喜的轻笑,静静地站着,任由凌天风搂抱着,甚至轻轻地游·走着。

    “凌天风,我其实不是东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