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欺人太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4本章字数:3354字

    韩庚这一语,顿时让韩敬天看着叶扬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护犊子的人就是如此,就算儿子再不成器,也用不着其他人插手多管闲事,很显然叶扬是触犯了他的底线。

    可叶扬却是看着这对父子冷笑,他叶扬若是做事情都瞻前顾后的话,早就向阎王爷报到不知几回了。

    寒倩准备上前缓解气氛,叶扬却先一步感觉到了局面的变化,这时候韩敬天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有人进入了场地。这时候叶扬也看出了来人不简单,尤其是他身后的两个保镖,那特别的气息让他嗅到了久违的杀气。

    一般人的身上是绝对没有这种气息的,所以这三人如果不是混黑的,那也绝对不是做正经买卖的。

    想到之前田萌萌对他说过的话,韩敬天涉黑,也就证明他和道上的人有牵连。这一来的话,不难想象,此人怕就是韩敬天的靠山了。

    只是不知道,这几个人与对付龙倩集团和寒倩的是不是同一路人。

    叶扬抚了下额头,心中真是感慨万千,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但愿杀手和意外都是同一伙人干的,这样他解决起来也不费事儿。不过直觉告诉他,事实怕是往往朝着最复杂的方向发展。

    看着寒倩淡然的站在那里,他不禁觉得奇怪,就这么一个喜欢逞强小女生,到底是得罪了谁,惹得这么多人想置她于死地。

    韩敬天没空在这个时候和叶扬算账,他忽略了他们直接迎面走向了进来的三人。

    “三哥,见到你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韩敬天上前和来人握手,那殷勤的样子,连他自己儿子韩庚都看着觉得恶心。

    叶扬好奇的挑挑眉,问道,“韩少,那人是谁啊?难道地位还比你老爸高出许多吗?”

    韩庚大概是心情不好在走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谁问他,居然顺着叶扬的问题就答道,“什么地位比我爸高,不就是个走私贩,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句话一出他自己也是一愣,等回神看到叶扬正对着他灿烂微笑,他顿时整个人不好了。自己真是太迟钝了,怎么能够随便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叶扬笑着说道,“哦,原来是个走私贩啊,如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警察的话,他们会不会给我发举报奖金?”

    听到他这么说,韩庚顿时恼怒的说道,“你特么给我闭嘴,想找死你就这么做好了,三哥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你的。”

    这韩庚也真够逗比的,明明就是他不小心说溜嘴,现在他却威胁自己。若是这事儿归根究底,怕第一个倒霉的人怕就是他自己。

    不过叶扬犯不着为了这样的小人闹出事儿来,一个势力的存在就意味着有许多的支柱在支撑着。他如今一个小小保安,只求每天安稳度日,可还不想给自己招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直觉告诉他,这个三哥就是一个麻烦,若是得罪了怕得捅了马蜂窝,以现在寒倩和龙倩集团的处境,并不适合和对方交恶。

    就在那三哥和韩敬天寒暄的时候,仿佛注意到了叶扬的打量,一个眼神正好朝着他看了过来。

    叶扬淡定自若的回以一笑,反正笑一下又不要钱,最主要的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就算满心算计,也应该只敢放在心中做文章,绝对不会在这种地方乱来的。

    果不其然,三个目光复杂的移开了视线,他只是到场走个过程,和韩敬天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带着保镖又匆忙离开了。

    对于这个韩庚口中的走私贩“三哥”,还是引起了他的一些兴趣,要不要顺道调查一下,这几起发生在寒倩身边的意外,到底和他有没有直接关系。

    这时候韩敬天又回来了,他冷冷的看了眼叶扬,自然是有些看不上的意思。就算这小子长的再怎么样,也不过就是个穷保安。他儿子虽然不争气,可跟这穷小子比起来,不管哪方面都是最优秀的。

    正所谓慈父多败儿,韩敬天如此护短注定了他的儿子就很失败。叶扬甚是看不惯这种不负责的父母,孩子生下来那就得好好教育,否则生出来祸害人,还不如直接弄墙上去得了。

    “你就是那个几次三番欺负我儿子的保安,好大的胆量啊。寒倩,你今天带着这个人来是要当众羞辱我韩家吗?”韩敬天发飙的对象不是叶扬,他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寒倩。

    起初还以为寒倩真的带了个很有背景的男人来这里。可如今知道对方不过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保安,那么今天这事儿就得他说了算。

    他一个商场混迹这么多年的老狐狸,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不成?今天他就要当众让寒倩答应和他小儿子韩庚的婚事,否则绝不会轻易让她安然离开这里。

    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看似大家都很熟络,其实全部都是虚伪。没有几个人是真的当谁是朋友。这时候大家都发现了寒倩和韩敬天那边的气氛不对劲。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时候在主人的宴会中去围观主人笑话,是非常没格调的事情。他们就算心中很好奇,却还是得安耐住性子,不过去凑热闹。

    倒是跟几个熟人在闲聊的李敏菲,发现了那边的情况不妙。她对寒倩也不过就是欣赏,远没到要出面帮忙的关系。不过她对叶扬的印象不错,加上他两次帮了自己,所以她不能不管这个闲事。

    寒倩淡淡的说道,“韩世伯,今天我是敬你为长辈,才过来赴宴的。至于我带来的人是什么身份,我觉得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什么。若是你不欢迎我们,我们大可现在离开,绝对不会影响你的宴会。”

    真是太天真了,叶扬发现他这个未来老婆太善良了,居然错把豺狼当温顺小狗。一看就知道韩敬天今天是有备而来,若让她轻易离开,他今天布置的局岂不是就要泡汤了。

    果然接下来韩敬天的话,就立刻开始针对寒倩了,“侄女,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正因为我和你父母有些交情,所以才不愿意看见你这么执迷不悟下去。

    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疼爱。作为一个父亲,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宿。这穷小子一无所有,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是因为你的钱财而接近你的呢?”

    这话让寒倩愣了一下,她倒不是怀疑叶扬居心不良或者真是为了自己的钱。而是在想,如果叶扬真的身份不一般,那大哥到底是用什么方式让他甘愿来她身边当个打杂小弟?

    见她不说话,韩敬天继续道,“寒倩啊,你是个好女孩,应该懂得这个世界上人心险恶。伯伯我见过不少这种妄想攀高枝投机取巧的男人了。我担心你被骗,所以千万不要再和这个保安来往了。”

    叶扬在一边听的一阵冷笑,他要是居心不良,这韩敬天就该是世界第一大恶人了。他儿子三番四次的对寒倩不礼貌,这已经够让人不耻的了。

    一个老子不但不教训这么不成器的儿子,反而还助纣为虐的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如果寒倩真的会相信他,那除非是她脑子有问题。

    果然寒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冷冷的说道,“世伯,我叫你一声世伯是尊敬,我也希望你能担得起这句称呼,别再说过分的话了。叶扬是我的保安没错,但我和他……”

    “对啊,我和寒妹妹那是他大哥定下来的婚事,正所谓父母不在长兄为父。她的大哥寒九龙和我是最铁的哥们。他说要把妹妹嫁给我,这一点总不会有错吧。”

    寒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扬,刚才她明明想要解释清楚整个事情的,怎么到了叶扬这里,一切非但回到了原点,而且还越来越乱了。

    韩敬天听到这话,就知道叶扬这是摆明了在和他对着干。他心中恼怒,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语重心长的劝叶扬不要痴心妄想。

    寒倩这样的好女孩,就应该配最好的男人,而叶扬显然是不行的。这话的确很伤人,不过谁也不知道叶扬对寒倩有几分真情。所以韩敬天的态度,似乎也无可厚非。

    不过目前叶扬的态度,让寒倩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一边的李敏菲却是有点小失望。

    从一个阅人无数的成熟女人的角度来看,她从叶扬身上看到了一个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独特魅力。这样的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敢作敢当的人。

    只可惜寒倩似乎还没看到叶扬的优秀之处,所以她才显得对叶扬没多少信任。

    李敏菲上前一步说道,“韩总,其实我倒不觉得这小保安真有你说的这么差,说不定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不知道呢。”

    叶扬没想到这时候站出来替他说话的居然是李敏菲,说实话刚才他是希望寒倩能够站出来辩解的,最好是能够把他扯的谎话给圆了。

    谁知道寒倩这个女人也真是够固执的,这会儿还在意着不能和他扯上太多关系,反而让他的身份受人质疑。

    有了李敏菲的加入,韩敬天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对于李敏菲他倒是有几分敬意,这个女人和寒倩不一样,同样是掌管公司,但李敏菲的商业手腕却比之男人分毫不差。

    “李总,这件事情我想应该不劳烦你动口,都是我家的私事而已。”韩敬天言下之意不想让李敏菲横插一杠。

    可李敏菲却说道,“抱歉,若只是寒总家事,我倒也的确不好管。可前些日子我刚和寒总成了姐妹。现在寒倩是我的妹妹,看到她在这里受人指指点点,我这个做姐姐的没道理置之不理。”

    寒倩看向李敏菲,眼中带着一丝感动,她没想到一向态度冷硬对谁都不假以辞色的李敏菲,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她说话。

    “喂,你这老女人,这关你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