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合欢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5本章字数:3214字

    “小姐,你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啊,我是个男人,被你逆推情何以堪啊。”虽然叶扬这么说,但他的眼中,却是精光闪过,头脑清醒得很。

    女人这会儿还不知死活的微微一笑,“我的名字叫艾兰,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帅哥,我很少看到你这么帅气又与众不同的男人,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这个叫艾兰的女人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下一秒她就动手了。一个顺势拉拽,她直接将叶扬压倒在地,整个人以骑乘的姿势坐在叶扬身上。

    这种姿势相当的暧昧,而且这时候叶扬的两只手已经迅速被这个艾兰从不知道哪里拿出来的麻绳,将叶扬捆绑住了双手。

    “美女,你不是要动真格的吧?哥我一辈子的名节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被破坏了啊。”

    “是嘛,那我就更要试试看了。”对方迅速的将叶扬的双手绑住,然后才开始动他的衣服。

    眼看自己就要成为对方的囊中之物了,叶扬的心情一阵的激荡。这是何等的难得啊,他要是不好好配合,都对不起自己。

    这时候艾兰突然嘴角勾起,那妖娆的样子任哪个男人看了,都得双眼冒火。可是她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算计。

    “哎,美女,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得对我负责,总不会这时候还要去做点什么吧?”

    艾兰闻言,一只手碰了碰叶扬的脸,男人的肌肤像他这个样子,真的是很不错。

    叶扬身上有一股闲散的气质,一般人觉得他是无法担当重任的,可是他本身就是一块已经经过雕琢的好玉,现如今只是想让它蒙尘,不想让自己变得引人注目。

    “我得去看看你的女老板,你说若是现在有个男人上了车,会对她做什么?”

    这话才说完,叶扬却已经是轻松的解开了手上的绳索,下一秒他就将艾兰扑倒在地。

    艾兰妖娆一笑,对于现在这状况一点都不担心,她的手来到了叶扬的脖子处,细细摩挲一阵之后,她才问道,“敢让一个杀手抚摸你最脆弱的地方,真的以为我不想杀你吗?”

    叶扬摇头,“美女,我能说你长的实在太漂亮了吗?你没感觉你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吗?”

    被这么一说,艾兰顿时开始审视自己。在她身子往后挪的时候,突然感觉背部的心脏处被尖锐的利器顶着。她瞬间就想到了那是匕首。此刻,叶扬的眼神带了一丝挑衅,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你真要对我动手杀我?难道不觉得可惜么?我的样子长得还不错吧。”艾兰不是一般女人,说话的同时,对他不断施展自己的魅力。

    叶扬受不了对方故意的诱惑,忍不住黯哑着声音说道,“女人,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话让艾兰咯咯直笑,她伸手摸着叶扬的脸,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有点嘲笑叶扬不敢行动的意思。

    “我有没有说过,女人如果不要脸,定然是天下无敌。算我怕了你,万一你是A字开头的病毒携带者,那我碰了你,岂不是就得死于非命,这也太惨了吧。”

    一听这话,艾兰顿时笑不出来了,以她的魅力,在行动中几乎无往不利,可是叶扬就是个例外,这个人看起来很不正经,却对美女很有抵抗能力,竟然丝毫不被她的魅力所迷倒。

    叶扬故意微微低头,现在两人距离如此近,这么做只会让他们的情况更加暧昧。

    感受到眼前男人强大的气势,艾兰顿时就有些心慌了。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吗?她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毕竟每次她杀的对象如果是男人,光是靠着脸蛋就能够把这些人轻易的就杀死。

    “走开啦,不想做点儿有意思的事情,就别趴在我身上,知不知道你很重?”艾兰一个膝盖顶踢,本以为还会让这怪咖痛苦一阵子,谁知道无巧不成书。

    叶扬正打算起身放了她的,谁知道这女人突然使出暗招,结果二人本来还有点距离的身体,也因为这件事情,叶扬一个闪避,然后防守,反而彻底的压住了她。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区别在于身体的曲线,当叶扬感受到胸膛的软绵,这才暗叹这女人还真是有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胸大无脑的类别。

    “美女,打个商量,你到底是来找我做什么的?”叶扬决定不浪费时间,便开口问道。

    这时候艾兰却是脸色微红的说道,“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离开?”

    叶扬奇怪了,这女人刚才还想对自己始乱终弃来着,这会儿怎么又开始装起圣女贞德来了,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看什么看,人家不舒服啊。快被你压的喘不过气来了。”艾兰忍不住抱怨道。

    叶扬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她。

    艾兰见叶扬根本不为所动,顿时脸上就露出了痛苦之色,额头上也开始布满细密的汗珠。

    这会儿叶扬的眼神认真了起来,这个女人是真的不舒服。只不过不是因为她体质差,而是因为她服用了某种东西。他迅速起身,将人扶起来,下一秒已经按在了她的心口之上。

    比起听脉搏,叶扬更喜欢搭心脉,其实都差不多,不过看病能够不忘讨便宜,这是叶扬的天性,暂时是改不了了。

    艾兰本想抗拒,可是她现在浑身无力,这让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慌之色。

    叶扬看完之后凝重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被人下了毒?而且还是罕见的蛊毒。”

    一听这话艾兰顿时搂住了叶扬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是挂在叶扬身上了,她吐气如兰的在叶扬耳边虚弱的问道,“你知道蛊毒的事情,你到底是谁?”

    “很抱歉,我是知道蛊毒的事情,不过我和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叶扬知道对方的意思。

    从艾兰的反应来看,她知道自己身上被人下了蛊毒,那么到底是什么人会做这么没人性的事情呢?

    这时候艾兰的脸色开始变得潮红,整个人都仿佛进入了十分激动的状态。瞧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整个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了,却开始伸手扯他的衣服。

    靠,这蛊毒难道还是合欢蛊不成,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啊。女人一旦中了合欢蛊,若是没有在限定的时间内吃下可以控制蛊毒的药物,就会神志不清,只想找男人做那种事情,直到最后死在这件事情上。

    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蛊毒,与其是说有人对艾兰恨之入骨,倒不如说有人想要控制艾兰为他们卖命。

    这就是叶扬为什么觉得艾兰这个人很矛盾的原因,明明看起来就不像是杀手,可身上的血腥味却如此浓厚,原来她都是在这种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杀人的啊。

    对方此刻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她想扯叶扬的衣服,在叶扬阻止之后,她就开始改扯自己的衣服。瞧那个样子,不达到目的根本就不停下来。

    叶扬本来是在想事情,所以耽误了那么一两分钟,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衣衫不整了。

    叶扬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中开始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看不见故我不心动……”

    不过这么念根本是没用的,因为对方已经朝着他扑了过来。这个女人此刻毫无杀伤力,叶扬又怕伤了对方,所以干脆就没动手反抗,结果他就被推倒在地,艾兰此刻就坐在他身上。

    火热的红唇下一秒就落了下来,叶扬这会儿也是被搞得心头火起,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自己虽然眼睛嘴巴爱占女人便宜,但如果是实战,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予尊重的。

    尤其是对方现在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他要是顺从了,就是趁人之危。传出去他叶扬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如此狼狈,多丢脸面啊。

    艾兰这时候已经把手放到了叶扬的皮带上,这个女人的大胆行为让叶扬一阵的心驰荡漾,恨不得什么都不管了。

    不过下一秒他还是出手了,一根银针直接扎进了艾兰的后勃颈,下一秒她就倒在了叶扬身上。

    这个女人如今还是衣衫不整呢,他立刻帮她整理好,这才重新观察她的情况。蛊毒和一般的毒药是不一样的。蛊毒是因为有蛊虫,这是有生命的,它受到养蛊之人的控制,所以可以随时遭到操控。

    而叶扬若是想要对付这个蛊毒,就得想办法再不惊动这个蛊虫的同时,将它给杀死,这才有用。

    否则他就只能够让蛊虫暂时沉睡,不过这样一来艾兰也会受到蛊毒的影响,变得嗜睡起来。

    到底能不能把合欢蛊消灭,叶扬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这时候艾兰的脸还是很红,只不过因为失去意识,所以没再做出什么骇人的事情来。

    “唉,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我都还拒绝,难道我这是要转行当神父了吗?”叶扬喃喃自语,但他的手已经在艾兰的背上扎下了三针。

    这时候行针需要在艾兰的胸前做,这让他有那么点犹豫,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之地啊,若是自己随便去扎两针,真的好吗?

    不过他也没机会考虑了,合欢蛊比他想象的要凶厉的多,这时候艾兰已经有开始要慢慢苏醒的迹象,她那样子,叶扬表示再多看一样,他保不齐就化身饿狼了。

    艾兰现在是神志不清,但是蛊毒闹的太厉害,使得她的身体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渴望做那种事情。她的手挂在了叶扬的脖子上,随即伸手到了他的下巴处,显然是想要抓住他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