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嚣张的西装男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5:15本章字数:3122字

     现在的情况对于龙倩集团来说是很不利的,而最大的威胁其实不是韩氏集团,而是三哥。三哥那里却是太多不稳定因素了,说不定自己一个不注意,杀手事件还会再发生一次。寒倩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叶扬并没有急着答应,而是问道,“你凭什么保证韩氏集团会如你所说不会再对龙倩下手?”

    “凭你手上马上会有韩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易水云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个条件未免有些太好了吧!叶扬暂时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拒绝的。更何况,现在的情况看来,三哥和韩氏怕是迟早翻脸,三哥怀疑韩敬天,而韩敬天看起来已经是易水云这边的人了,双方必定有争斗,到时候还有自己在里面搅混水,那样龙倩集团就更有时间做一些事了。

    这些念头在叶扬脑海里很快闪过,也不再犹豫,说道,“好!”

    易水云舒心一笑,说道,“那叶先生,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股份转让协议很快就拟好,到时候再联系。”

    叶扬点点头。再次看了一眼易水云,这股份直接给人的魄力,也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就算是男人也不一定有。再加上易水云的魅力,不知道会有多少青年才俊会栽在她手里。难怪韩敬天老狐狸似乎都对她有几分敬畏。

    “我很好奇,易小姐为什么能相信我能帮你们拉到三哥呢?”叶扬抬眼问向易水云。

    易水云轻笑道,“因为叶先生不是一般人。”

    叶扬皱眉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自己好像没在易水云面前表现过自己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啊?难到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扑倒她?不过这滑稽的理由也只是一闪而过。

    “我房间的香味,是特制的。叶先生能克制自己,那份自制力,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易水云还真给了叶扬这个理由。

    叶扬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女人好像总能看透人的心思,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说实话,那自己再追问下去也是没有意义的。

    正好这时叶扬的手机响了起来,叶扬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李敏菲。

    易水云察言观色的本领可是有的,便开口说道,“协议拟好我会联系你的,叶先生有事就先去忙吧。”叶扬应了一声,又看了易水云一眼,便随着易水云叫来的中年人走了出去。

    等叶扬走后,易水云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出来吧。”

    衣橱被缓缓移开,里面出来一个人,竟然是韩敬天!

    “你都听到了吧?”易水云很冷淡地说道。韩敬天面色有些难看,很是气愤地冲着易水云说道,“你为什么要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要知道如果把消息泄露了出去,我董事长的位置可就坐不住了!”

    易水云冷笑,说道,“韩敬天,你似乎忘记了,你的大儿子已经转让给了我百分之十,你的百分之四十五早就名不副实了。不要在乎这些小利益,帮宋先生做好了事,你赚的钱会比那百分之十多得多,或者,会比整个韩氏都多!”

    韩敬天听到易水云的话,顿时语塞。想起自己那大儿子韩越,说是在美国读书,结果却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一个麻烦。竟然色迷心窍把自己曾经给韩越的百分之十股份全部都转让给了眼前这个叫易水云的女人,而且还惹来了一堆一看就是亡命之徒的所谓“保镖”每天跟着自己。

    但是自己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个女人的手段极为可怕,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愣是在短时间内又从其他股东那里得到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韩敬天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受制于易水云。

    易水云见韩敬天似乎怒极,还是说了一件稍微让韩敬天高兴的事,“韩越说他三天后就回江东市,你很快会见到他了。”

    韩敬天虽然对韩越将股份背着他转让给易水云的事很不满,但是韩越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比起韩庚来,韩越成器多了,从小懂事又上进。反正易水云暂时也没做什么对韩氏不利的事,就算要做,韩敬天也没好办法阻止,只能听之任之。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却是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不理会屋子里两人的各怀心思,叶扬出了九号别墅的大门,便接通了李敏菲的电话。

    “喂?李姐,找我什么事?。”叶扬有些歉意地说道。

    李敏菲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事吗?就是有一个大人物需要你治病的事情。”李敏菲怕叶扬想不起来,还特地补充说道。

    叶扬经李敏菲这么提醒,自然想起来了,还顺带想起了苗香兰那小妞。“当然记得了。”叶扬答道。

    “那你现在有空吗?”李敏菲的语气好像有些急。叶扬听出来,便急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来天南路十八号吧。”待叶扬应了一声,李敏菲便挂掉了电话。

    叶扬收起手机,脑中闪过关于天南路的信息。天南路在江东市那代表的不是财富,而是地位。能在天南路居住的,一定都是公家的高层。看来这次的人物果然不简单。

    收起思绪,便叫上一辆出租报上地名。

    天南路十八号门口,叶扬按下门铃,很快就有一个中年保安出来,“你找谁?”

    叶扬报上了李敏菲的名字,中年保安应了一声,便掏出钥匙给叶扬开了门。正巧这时侯一辆宝马张狂地向叶扬开来,然后刹车停下。

    “刘叔,这人是谁啊?不是什么角色都可以随便进门的吧?”车上下来的人打量着叶扬,语气傲慢地问道。

    叶扬看着这个傲慢的西装男,还没说什么,倒是保安刘叔给叶扬解了围,“二少爷,这位先生是来找李小姐的。”

    但是西装男听到这话却没有放过叶扬的意思,“李小姐?就是那个寡妇?怎么,你是那寡妇养的小白脸?”

    叶扬听到这话,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根银针,轻轻一弹,便封住了西装男的哑穴。西装男只感觉到自己穴位上有些刺痛,刚想骂叶扬,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正好这时候李敏菲和一个看起来一脸官相的人一起走了出来,西装男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立马凑了上去,指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叶扬。

    刘叔见状立马上去解释道,“田先生,是这位先生和二少爷有些误会,然后二少爷就…”

    刘叔没说完,中年男子便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我这侄子可能和先生有些误会,我代替他给先生道个歉。”说完,还很诚心地给了叶扬一个微笑。见叶扬不搭话,便看向了一旁的李敏菲。

    李敏菲平时也看不惯西装男,但是毕竟今天是有正经事的,而且中年男子的面子不能不给,便上前说和道,“叶扬,这事儿就算了吧。”

    叶扬也不好回绝李敏菲,便去西装男身边拔下了银针,又在西装男其他几个穴位上扎了几下,西装男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立马开口“你等着我….”

    “住口!”中年男子开口制止道,“还不给叶先生道个歉!”

    西装男没想到一直很疼自己的四叔会是这样的反应,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四叔的话他不敢不听,很是憋屈地说了句,“对不起!”

    中年男子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下,看向叶扬笑道,“之前李小姐说叶先生在中医一道上颇有研究,今天能认识叶先生,田某深感荣幸啊。”

    叶扬笑笑,谦虚道,“哪里,我只是祖上传下来一些,略懂皮毛。不知道病人在哪里?”

    “请跟我来。”说完,中年男子便带着叶扬进了别墅。李敏菲也在一旁作陪。

    西装男却是停在了门口,看着叶扬的背影有些恨恨地说道,“让你嚣张!”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叶扬跟着进了别墅,很快就看见一个老熟人苗香兰。

    “你怎么在这里?”苗香兰看见叶扬有些惊讶。叶扬无奈地笑笑,指了指一旁的李敏菲,“李姐叫我来给人看病的。”

    苗香兰看向李敏菲,见李敏菲点头,便不再疑惑,还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说不定这病你还真能治。”

    中年男子在一旁看着,又听到苗香兰也这样说,心下对叶扬也多了几分信任,田家和苗家渊源极深,这几年那位的病情也一直是苗香兰照料,想来苗香兰都说有希望那肯定是有把握的。

    还不等几人再说话,楼上便传来了佣人的惊呼声,“老爷子昏过去了!”

    众人一惊,迅速便往上跑。进到房间,叶扬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七十来岁的样子,但就算是现在的样子也可看出以前的威严。

    还没等中年男子开口说什么。叶扬立马掏出银针,运起内劲,飞快地用鬼门十三针封住了老人的几处命门。然后用手探上老人的脉搏。

    这一探让叶扬心里有底了,这在中医上就是积劳成疾,而现在的医学上不是给大补就是给输各种营养液,但是人的年龄大了怎么能吸收那么多。

    只要疏导好,这事儿就好办了。见叶扬胸有成竹的样子,中年男子立马有了希望,过来问道,“叶先生,能治吗?”